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师徒和解

第一百八十五章 师徒和解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还是师生之间心意相通,胥文良声称崔永峰是他最好的学生,而崔永峰则准确地把住了胥文良的脉,向冯啸辰献上巧计,果然让胥文良就范了。

    第二天一上班,胥文良便向宋洪生和贡振兴报告了有关阿瓦雷项目的事情,果然引起了宋洪生他们的关注。如果冯啸辰、王根基所说的阿瓦雷项目是真的,而这个项目又能够落到秦重的头上,那么其对于秦重的意义,又远大于南钢的轧机。

    天下之事,熙熙攘攘皆为名利。胥文良求的是青史留名,宋洪生和贡振兴想要的就更多,既想要秦重的利润,也想要承接海外大型项目的政绩,阿瓦雷项目恰恰能够满足大家所有的愿望。

    秦州重型机械厂党委扩大会议开了一整天,形成了一系列的决议:

    首先,由贡振兴、胥文良负责,成立克林兹分包业务项目领导小组,组织全厂的精兵强将,消化吸收克林兹转让的技术,保质、保量、按时地完成这一重要任务。

    在此之前,秦重已经向重装办的工作小组做出过同样的一个承诺,并提交了工作方案,其中也同样说到了组织精兵强将这样的话。但这一回,秦重列出来的名单与上回有了明显的不同,那些比金子还贵的七级车工、八级钳工之类的宝贝,都赫然出现在了名单上面。技术负责人也由差强人意的副总工程师李建和、董金喜变成了总工程师胥文良。

    其次,就是针对阿瓦雷的轧机项目,组成了前期工作团队,同样由贡振兴、胥文良负责。这个前期团队的任务就是根据阿瓦雷的需要,完成1700毫米轧机的总体设计,以便在未来的竞标中能够脱颖而出,获得阿瓦雷的订单。

    冯啸辰向贡振兴做了保证,即便是阿瓦雷这个项目未能成功,重装办也会继续推进国产热轧机的出口工作,拉美的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国家都有较为发达的钢铁工业,存在着新建或者更新热轧机的可能性。只要秦重的设计能够独树一帜,而且价格上具有足够的优势,拿到一个进口订单是迟早的事情。

    胥文良的热情已经被全面调动起来了,他承诺将会全心全意地学习克林兹的技术,并将其融合在新轧机的设计上。他还表示,不管阿瓦雷轧机项目是否能够谈成,他都会努力地完成这条新轧机生产线的设计,给自己的技术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冯啸辰在一个合适的机会向胥文良透露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其实是崔永峰提出了在国外寻找市场的建议,并说崔永峰提出这个建议的目的就在于希望让老师有一个实现夙愿的机会。

    胥文良懊悔之余,买了一大堆零食和几件价格不菲的玩具,亲自前往崔永峰住的筒子楼,以看望崔永峰的女儿妞妞为名,向昔日的学生道歉,并正式邀请崔永峰担任自己的助手,帮助自己完成阿瓦雷轧机的设计工作。师徒俩在经过了短暂的尴尬之后,便恢复了往日的和睦与默契,畅谈起了新轧机的设计思路。

    那一天,为了打击胥文良的自信心,冯啸辰把自己记得的后世的轧机设计理念和盘托出,着着实实地给胥文良来了一次头脑风暴。胥文良缓过劲来之后,可没打算放过冯啸辰,他与崔永峰一道,把冯啸辰按在技术处的制图室里,把冯啸辰肚子里那些超前十几年的知识问了个底儿掉。

    冯啸辰前一世负责过冶金装备的研制工作,参加过不少技术论证会。要说到每一项具体的技术细节,他当然不可能都弄清楚,也不可能都记得,但那些新颖的设计思想,他是可以信口说出的。有个别特殊的设计,他甚至还能够画出一个简图,而这样的简图交到冶金专家手里,人家一眼就能够看出其中的奥妙,并迅速地将其变成设计图纸。

    前一段时间,为了给辰宇公司做原始积累,冯啸辰把自己记得的一些小发明画成图纸,卖给了西德的厂商。但涉及到大创新的内容,他并没有拿去变现,一是出于大义的考虑,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穿越一次,有点好东西总得留在自己的国家里,发挥点利国利民的作用;二则是这种革命性的技术创新一旦披露出来,会非常惹眼,如果让人发现他把这样的技术卖到了国外,按当时的政治氛围,他是要承受极大风险的。

    这一回,在胥文良和崔永峰面前,冯啸辰没有再保留,而是把能够讲的技术都讲出来了。有些后世的技术先进到了当时的技术水平根本无法支撑的程度,他如果说出来,恐怕会被胥文良他们看成疯子,冯啸辰自然不会提起。他说出来的,都是基于国内的技术水平所能够做到的,有一些技术目前正在诸如西门子、日立之类的国际巨头的实验室里酝酿,冯啸辰可没打算对他们留情。

    “这几项技术,我估计国外也还没有搞出来,咱们必须要先申请专利,否则一旦我们的设计方案提出来,国外这些企业肯定会抢注专利,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冯啸辰在讲解完毕之后,郑重其事地对胥文良和崔永峰说道。

    在前一世,中国的整体技术水平落后于西方,鲜有需要担心别人抢注专利的技术,所以从中央部委到下面的企业,对于专利申请的事情都不太关心。当时国内还没有出台专利法,要申请专利只能是到国外去。而在国外申请专利的程序又是大多数企业都不了解的,这也导致了许多技术很难得到专利的保护。

    当然,凭心而论,当年国内企业不在乎保护自己的专利,也同样不在乎保护别人的专利。购买国外的设备回来仿造是当年非常普遍的做法,从中央到地方都没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一些人认为,既然我们在肆无忌惮地仿造国外拥有专利的设备,那我们再去国外申请专利又有什么意义呢?人家会愿意保护我们的专利吗?

    冯啸辰却是能够看得更远的。他知道,国家迟早是要融入国际社会的,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将会日益增强。现在我们不太重视别人的专利,也不在乎别人剽窃我们的专利。但等到有朝一日我们打算尊重别人专利的时候,如果自己手上没有专利,那么非但无法保护自己的技术,甚至还得为自己发明的技术去向国外交专利费,这将是极其窝囊的事情。

    胥文良和崔永峰都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一听冯啸辰的话,他们便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崔永峰郑重地点点头道:“冯处长提醒得对,这些思想,对于轧机设计将是非常具有革命性的,其价值无法估量。如果国外那些大型冶金企业了解到这些思想,哪怕只是听到只言片语,他们都会抢先把这种设计注册成专利,到时候我们就没法使用了。”

    “永峰,你要千万注意,冯处长说的这些思想,一个字都不能泄露出去。”胥文良叮嘱道。

    崔永峰道:“我明白,胥总工,您放心吧。我是这样考虑的,我们要尽快把冯处长说的这些想法进行验证,然后按照专利申请的规范要求,写成申请文件,请外贸部门帮助我们在国外申请专利,然后我们才可以拿出来使用。”

    “这些专利,如果公布出去,整个全球的冶金领域都要轰动了!”胥文良感慨万千地说道。

    崔永峰道:“岂止是轰动啊,我觉得简直就是一场地震了。我预感到,西门子、日立,还有克林兹、三立制钢所等等,都要疯了,他们将不得不来向我们购买这些专利,否则他们新设计的轧机就将是过时的。”

    说到这里,崔永峰把目光投向了冯啸辰,讷讷地问道:“冯处长……我能不能问一下,你说的这些想法,都是从哪来的?有一些想法,和我在学术杂志上看到的有些相似,但那些杂志上说的绝对没有你那么透彻。还有另外一些想法,干脆就是全新的,别说我,就连胥总工这样的老冶金专家,都不曾想到过,你是怎么会想到的?”

    “是啊,小冯处长,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你提出的这些思想,任何人只要能够提出一项,就能够在冶金行业中称为权威或者泰斗了,而你却是一口气就讲了十几项,这么丰富的思想,完全不可能出自于一个人身上……尤其是像你这样年轻的一个干部。”胥文良也说道。他的技术痴又犯了,也不顾这话说得有些唐突。

    “这个……说起来可能算是一点点家学渊源吧。”冯啸辰无奈地说道。他当然知道自己说的东西太逆天了,但要让他把这些先知先觉的思想都束之高阁,他又觉得可惜,这毕竟都是穿越者的福利啊。

    “怎么,冯处长的父母也是搞冶金的?”胥文良随口问道。

    冯啸辰摇摇头道:“我父母不是搞冶金的,不过我爷爷是搞冶金的,他叫冯维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