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胥文良要退休了

第一百八十二章 胥文良要退休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啸辰与崔永峰见面的事情,果然没有引起秦重领导们的注意。在此之后,冯啸辰继续在秦重考察,逐项落实分包生产和技术引进的问题。尽管对于这个项目的安排存着许多不满,秦重的一干领导还是郑重其事地做出了保证,声称会组织精兵强将完成从克林兹公司分包过来的生产任务,会尽最大的努力消化吸收国外的先进技术。至于什么叫精兵强将,什么是最大的努力,那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

    在此期间,王根基与周梦诗一道回了一趟京城,几天后又回来了。这当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宋洪生、贡振兴他们都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王根基从京城回来之后的一天晚上,胥文良在自己家的书房里迎来了两位客人,他们正是重装办工作小组的冯啸辰和王根基。

    作为厂里的总工程师,胥文良住着一套在当年很罕见的200多平米的大四居,其中光是书房就有40多平米。书房正中摆着一张大号的绘图桌,桌上有带伸缩杆的台灯。靠墙的位置全是文件柜,摆满了书籍、图纸,俨然就是一个大办公室。

    “两位请坐吧,家里很乱,让你们见笑了。”

    胥文良招呼着冯啸辰和王根基二人坐下,自己也在一张藤制的圈手椅上坐下来。

    他说家里很乱,其实只是谦词,相比崔永峰的蜗居,胥文良的家堪称是豪宅了。以当年的标准,他家当然没有什么豪华的装修,但地面也是水磨石的,墙面下半截刷着浅蓝色的油漆,上半截则是雪白的石灰,书房的窗户上挂着两层窗帘,一层是厚实的布帘,一层是轻薄的纱帘。

    换成其他人,第一次走进胥文良的家,估计都会大惊小怪,再奉上无数的恭维之语。只可惜冯啸辰是有后世阅历的,而王根基作为一名官二代,眼界也颇高,所以对于胥文良家的这套装饰,都只是平淡地夸了两句,没有流露出什么艳羡的神色,让胥文良略微有些失望。

    “胥总工,我们在秦重的学习快结束了,这半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学到了不少东西,感谢胥总工这段时间对我们的教诲。”冯啸辰微笑着,说着非常套路化的官话。

    “小冯处长太客气了。”胥文良也说着外交辞令,“你们是上级领导,到我们秦重是来视察工作的。你们对我们厂的工作提出了很多很好的批评意见,对于我们厂的发展很有帮助,我们应当对你们表示感谢才是。”

    “哈哈,那就算是互相学习吧。”冯啸辰也没有纠缠这个问题,他话风一转,说道:“胥总工,这次引进克林兹技术,厂里没有安排您来主持,实在是非常遗憾啊。我听说主要的原因是您向厂里打了报告,申请退休。我记得您今年好像才56岁吧,离退休年龄还早,为什么要申请退休呢?”

    胥文良微微一笑,道:“岁数大了,浑身都是毛病。我腰不太好,别说画图,就是看图纸看久了都受不了。还有就是眼睛也不行了,老花眼加散光。我跟贡厂长和邬厂长都说了,这个项目就别让我负责了,也到该让年轻同志上来的时候了。我们这些老家伙,该让贤了。”

    冯啸辰道:“胥总工可别这样说,我看您还是年富力强呢。这次秦重引进克林兹技术,没有您这位老将出马担纲,我们还真担心秦重能不能按时按质完成分包的任务。”

    “完全没有问题。”胥文良道,“技术处的老李、老董,经验都很丰富。老李当了十二年的副总工,老董提副总工也好几年了。这次我们秦重承担的也不是什么太复杂的部件,他们俩足够拿下来了。”

    胥文良说的老李、老董,是秦重的两名副总工,一个叫李建和,一个叫董金喜,这些天冯啸辰与他们也都接触过。从经验上,这两位的确算是不错,不过要论起对技术的领悟能力,他们与胥文良还差着不少,而且也远远不及只是普通工程师的崔永峰。

    秦重方面口头上承诺会认真对待热轧机的分包任务,但在实际做出安排的时候,却让人颇为失望。技术方面的负责人,安排的是李建和和董金喜二人。冯啸辰向邬三林提出质疑时,邬三林解释说胥文良已经向厂里打了退休报告,申请提前退休,所以不便安排他负责这个需要耗时好几年的项目。

    除了技术队伍薄弱之外,工人和设备方面的安排也同样不尽人意。交给工作小组审阅的工作计划写得花团锦簇,但对秦重情况已经有所了解的冯啸辰却能够看出其中有诸多不实之词。厂里技术水平最高的一批工人都被排除在这个项目之外,安排使用的设备也多是较为老旧的那一批,近几年新添置的进口设备尽管也列在设备清单之中,但具体安排的工时却是少而又少,完全就是走走过场而已。

    关于后面这一点,邬三林也有解释,那就是秦重还有其他的生产任务,也都非常重要,比如某某水电站使用的大型水轮机,某某煤矿的大型带式输送机等等,这些都是国家重点工程使用的装备,不可忽视。

    如果冯啸辰他们没有进行过实地考察,这样的一份报告或许就可以把他们给糊弄过去了。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考察,再看这份报告,就能够明显地感觉到秦重方面对于热轧机项目的轻视,甚至是抵触。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说的就是这种情况。秦重从一开始就对这个项目的安排存有不满情绪,但国家已经把这件事情定下来了,引进协议已经签订,相关的工作已经展开,所以他们再反对也没用,只能采取这种方法来消极抵制。包括胥文良申请退休的事情,也是这种抵制态度的表现,所谓“申请退休”,并不是真的马上就要退休。申请之后还有审批的阶段,一来二去,拖上十年八年也未可知,但冯啸辰他们却就没有理由非要让胥文良去挑大梁了。

    关于这一点,冯啸辰、王根基都能看得透,秦重方面也知道他们是能够看透的。这种伎俩叫作阳谋:我就是这样做了,你还没办法。只要我不是明确地反对上级的指示,上级也不至于因为这么一点事情就大动干戈。

    在胥文良看来,冯啸辰和王根基二人来找他的目的,肯定就是想打打感情牌,甚至可能是打打利益牌,劝说他出山来主持这个项目。胥文良也想好了,尽量拒绝他们的要求,实在拗不过的话,也可以给他们一个面子,但到时候出工不出力,他们也没啥话讲。以胥文良的看法,冯啸辰他们需要的,也就是胥文良挂个名而已,这样他们就好回去交代了。

    正这样想着,冯啸辰又开口了,让胥文良觉得意外的是,冯啸辰居然略过了有关他退休的事情,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

    “胥总工,我听说您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设计过一套1700毫米热轧机的图纸,能够让我们观摩一下吗?”

    “你怎么知道我画的那套图纸?”胥文良有些诧异。

    冯啸辰笑道:“我也是偶然听人说起的。胥总工也知道,我原来曾经在南江省冶金厅工作过,后来又去了国家经委冶金局,所以对于热轧机的技术挺感兴趣的。听说您画过这样一套图纸,我还真想看一看呢。”

    “呵呵,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胥文良笑了笑,又说道:“好吧,既然冯处长想看,那我就献丑了。冯处长也是技术专家,我还想听听冯处长的意见呢。”

    说着,他站起身,走到一个书柜前,拉开柜门,从里面抱出了一大捆图纸。冯啸辰和王根基连忙上前,帮着胥文良把图纸抱到了桌子上,然后又与胥文良一道,把图纸一张一张摊开,用镇纸压在那张大号的绘图桌上。

    “这就是一台轧机的图纸?怎么会这么多?”王根基看着这一堆图纸,不觉有些眼晕。那图纸上画得密密麻麻的,又是线条又是符号,不懂行的人看来简直与天书相仿了。

    冯啸辰笑道:“老王,这还只是一个总体设计图呢。如果要具体到各个部件,全部画出来可以装满几辆卡车。一套轧机好几万吨重,图纸画出来也得好几吨。”

    胥文良翘了翘大拇指,说道:“小冯处长懂行。”

    冯啸辰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我哪是懂行,只是因为我亲手搬过这些图纸。我在南江冶金厅的时候,经委是打算从日苯引进这套设备的,谈判都已经到快要完成的时候了,日方把图纸都送了过来,那些图纸就有几吨。”

    “这件事我知道,当时我们申请过去观看这些图纸,后来因为谈判失败了,日方把图纸又运走了,我们才没去成。”胥文良说道。

    “哈哈,您如果当时去了南江,没准咱们还能见面呢。”冯啸辰笑着说道,接着,他用手指了指图纸,说道:“胥总工,能麻烦您给我讲解一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