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铁杆同僚

第一百六十九章 铁杆同僚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没人对奖金表示拒绝,这毕竟是国家的钱,不是安东辉私人掏出来的,不拿白不拿,拿了还是一种荣耀。

    签字领完钱之后,安东辉趁热打铁,邀请众人出去吃饭。几个徒弟不敢答应,都看着李青山,李青山也是见过大世面的,见状便哈哈一笑,说安司长有这样的美意,大家不去就未免太不给安司长面子了。于是刘雄、高黎谦才轻松下来,说着“同去同去”,便一窝蜂地簇拥着安东辉、冯啸辰等人出了招待所。

    安东辉选定的饭馆离杜晓迪他们住的招待所不远,不过大家还是分别上了冯啸辰和安东辉的车,坐车前往那家饭馆。李青山被薛暮苍拽上了安东辉的小轿车,他的三个徒弟则坐上了冯啸辰的车。看到是冯啸辰亲自开车,三个人都惊讶了一番,随即高黎谦和刘雄便心照不宣地把杜晓迪推到了副座的位置上,还严厉地禁止她推辞。

    好在总共也就是几步路远,没等高、刘二人整出什么妖蛾子,车就已经开到地方了。杜晓迪逃也似地跳下了车,在夜色中也没人能够看出她的脸蛋已经有些微红。

    一行人在大堂里找了一张大桌子坐下。安东辉接着李青山坐了上席,薛暮苍坐在李青山的一侧。安东辉那一侧坐的是冯啸辰和那位冷司机,杜晓迪等三个青工就只能坐在下首位置了。

    冷司机估计是经常陪着安东辉出来的,也不等安东辉吩咐,便叫过服务员,点了酒菜。因为他自己和冯啸辰二人都要开车,所以他又点了一壶茶,说明是他们俩喝的。

    四冷八热的菜品很快就送上来了,另外还有两瓶白酒。冷司机打算去给大家倒酒,高黎谦和刘雄赶紧抢过酒瓶子,做起了服务生。那年代对于酒后驾车管得并不严,所以高黎谦专门问了问冷司机和冯啸辰二人是否喝酒,结果俩人都是颇为自律的人,同时摆手表示不喝,高黎谦也就不便强求了。

    作为桌上唯一的女性,杜晓迪受到了一些特殊的照顾,那就是她面前的酒杯没有倒满,而是只倒了半杯,也就是一两白酒的样子吧。

    安东辉致了一个简短而高调的敬酒辞,随后大家便开动了。各种互相敬酒的环节自不必细说,诸如“感谢”、“荣幸”、“有缘”之类的酒桌套话被大家说了个遍。李青山一行都是北方来的,酒量颇佳;安东辉和薛暮苍二人也是没事就会小酌几杯的人,放开了喝每人至少也是八两以上的量。杜晓迪也不知道是真的不擅长喝酒,还是故作淑女,但面前那半杯酒也是换了好几轮,起码下去三四两的光景了。

    先前上的两瓶白酒喝完之后,冷司机让服务员又上了两瓶。大家都有些微醺,喝酒的速度放慢了一些,开始边吃菜边聊起了闲天。安东辉、薛暮苍和李青山三人岁数最大,凑成了一堆;三个小青工没资格和领导们搭讪,于是自己凑在一起小声嘀咕;冯啸辰两边都靠不上,只能和冷司机聊了起来。

    “冯处长,初次见面,以后多关照。”冷司机端着茶杯,对冯啸辰做出一个敬酒的姿态。

    “互相关照,互相关照。”冯啸辰客气地应着,和冷司机对碰了一下茶杯,各自抿了一口茶。喝酒的规矩是碰完就干,而喝茶就没这规矩了,碰杯也就是一个形势而已,一口闷下去二两茶水算不上什么豪爽,更像是在犯傻。

    “听说冯处长在技术上很有造诣,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冷司机颇有些八卦精神,向冯啸辰打听道。

    冯啸辰道:“我哪有什么造诣,其实我就是个初中生,初中毕业以后就当知青去了。”

    “是吗?”冷司机有些诧异,“我听李司长说,刚刚这次大营抢修,你还帮着他计算支撑臂的受力呢,他对你的水平非常欣赏的。”

    “呃……这个嘛,我算是稍微有点家学吧。”冯啸辰败了,这机械部有点邪门啊,一个司机居然都如此关心时事。

    冷司机道:“我是当兵出身的,也就是个高中文化,而且那些年你也知道的,高中读了就像没读一样,稍微懂一点数理化,还是在部队里学的。以后还要请冯处长多多指导。”

    “好说,好说。”冯啸辰敷衍着,心里总觉得哪有点不对。

    “对了,冯处长,我向你正式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冷飞云。”冷司机郑重其事地说道。

    “冷飞云?”冯啸辰脑子里一个念头一闪,我靠,不带这样扮猪吃虎的好不好,这不就是刘燕萍给罗翔飞的那个名单上的人吗?综合处副处长,和自己同一处室,同一级别,铁杆的同僚啊!

    “原来是冷处长啊,唉,我还真以为你是安司长的司机呢。”冯啸辰拍着脑门抱歉地说道。

    安东辉在那头和李青山聊天,却也没错过冯啸辰他们这边的谈话。听到冷飞云自报了山门,他转过头来,呵呵笑着对冯啸辰道:“小冷是我们司水电处的副处长,这次成立重装办,经委要求我们派出精兵强将去充实重装办的队伍,我们就把小冷派过去了。小冷是从部队转业下来的,非常勤奋好学,能打硬仗,以后和小冯处长搭班子,你们可得互相帮助啊。”

    “安司长,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件事一直瞒到这会才告诉我。”冯啸辰用抱怨的口吻说道,他岁数小,有卖萌的资本。

    安东辉笑道:“这不是一直都没机会吗?小冷现在正在等你们重装办的调令,也算是重装办的人了。今天你和老薛都过来了,我就带他过来认认新同事。如果不是这个由头,我还请不到小冷来给我当司机呢。”

    “安司长,瞧您说的,您需要司机,随时招呼一声就行了。”冷飞云赶紧表着忠心。

    安东辉对冯啸辰说道:“你不知道吧,小冷过去在部队的时候,是给大区司令员开过车的,我能够让小冷给我开一回车,那是何等荣幸啊。”

    冷飞云更窘了,摸着头皮道:“安司长,您要批评我就直说吧,您这样说……,唉,要不我敬您一杯酒吧。”

    说着,他便去拿桌上的酒瓶子,又拿了一个塑料酒杯,倒上了满满的一杯酒,足有二两的样子,然后恭恭敬敬地走到安东辉面前,说道:“安司长,我敬您这杯。小冷不管走到哪里去,都是您安司长的兵,您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吩咐。”

    安东辉也站起来,端着喝过半杯的酒,说道:“重装办是个有前途的地方,司里把你派过去,是给你一个充分施展才华的地方。到了那边要好好干,不要给机电司丢脸,明白吗?”

    “小冷明白,您就放心吧!”冷飞云答应一声,仰头把二两酒一口喝干。

    安东辉陪他喝了半杯酒,然后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回自己座位去了。

    俩人这一番表现,冯啸辰和薛暮苍都看在眼里,互相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这里能够琢磨出来的味道很多:冷飞云在表忠心,安东辉在托孤,同时也在传达一个意思,那就是冷飞云并不是他们甩出来的锅,而他们非常器重的人,你们可别欺负他是生人……

    这顿饭吃得皆大欢喜,散席的时候,薛暮苍和李青山已经老哥老弟地称呼开了。冷飞云和冯啸辰之间也不再互称官衔,而是分别叫起了小冯和小冷。冷飞云的岁数比冯啸辰大七八岁,但在机关里都属于小字辈,冯啸辰如果称他一句“老冷”,只怕会被老罗、老薛、老刘之类的老字辈们鄙视的。

    出了饭馆的门,冯啸辰主动提出送李青山他们一行回招待所,冷飞云则直接送安东辉和薛暮苍回各自的家。冷飞云刚才一口闷了二两白酒,但没有一点喝过酒的样子,开车是绝对没问题的。

    返回招待所这一路的时间依然很短,没等大家说点什么,就已经到了。冯啸辰停住车,打算下来与众人寒暄几句,李青山早已下了车,按着他的车门,死活不让他下来,这也是一种客气的表现了。冯啸辰的力气没李青山大,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杜晓迪跟在高黎谦、刘雄二人身后走进了招待所。他仿佛看到杜晓迪在进门之前还回头向他这边望了一眼,不等他有所表示,她便消失在门里了。

    “有机会上我们通原去玩!”走在最后的李青山向冯啸辰发着廉价的邀请。

    “一定一定,李师傅有时间来京城的话,一定联系我。”冯啸辰也说着万能的套话。

    “小杜,你怎么也进来了?”高、刘二人进了招待所,才发现杜晓迪也跟进来了,不禁诧异地问道。

    “怎么?”杜晓迪也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向两位师兄反问道。

    “呃……我和小刘本来是想给你们创造个机会的。”高黎谦说道。

    “什么机会?哼,我听不懂!”杜晓迪撂下一句话,便飞跑着先上楼去了。

    “唉,这就叫有缘无份啊。”高黎谦向刘雄发着莫名的感慨。

    “这个小冯处长,倒是挺不错的,……唉,可惜了。”刘雄也摇摇头,随即又喜形于色地拉着高黎谦道:

    “小高,我前天在商店里看到一件红毛衣,特别漂亮,就是贵了点。现在发了奖金,你说我去买了送给小王好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