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不管杜晓迪拿起焊枪的时候显得如何稳重老练,她毕竟也就是一个18岁的女孩子而已,还不到能够喜怒不形于色的境界。像冯啸辰那样年纪轻轻就老气横秋的,只有穿越者才能做到了。

    在听说自己落榜的时候,杜晓迪的泪水就在眼圈里转来转去,总算是怕太丢人,才没有当众哭出来。背着人的时候,她已经是偷偷抹过好几回眼泪了。她当然知道自己失误的原因在于那天的钳夹车抢修,可她真的没法让自己觉得后悔,因为如果时间能够倒退,让她回到原来那个时点上,她仍然是会作出这种选择的。她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就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一个工人,一个优秀的电焊工,在这个时候怎么能够想着独善其身呢?

    刘雄和高黎谦去找主办方说理,杜晓迪是知道的,心里隐隐藏着一丝希望,觉得主办方也有可能会考虑到这个特殊情况,对她网开一面。她倒不是说非要去日苯培训不可,只是自己的成绩擦着边,而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错过这次机会真的是太可惜了。如果她这次不是获得第21名,而是100名或者更差的成绩,那她也就认命了,技不如人,还有什么话说呢?

    刘雄他们的交涉失败了,高黎谦提出要把自己的名额让给她,杜晓迪当然不会接受,这有悖于她做人的原则。再往后,她就不知道两个师兄去做什么了,也可能他们也死心了,准备接受这个结果。

    杜晓迪难受了一天,也慢慢缓过来了。她想起父亲和师傅都喜欢说点宿命的话,也许这就是她的命,命中没有的东西,她又何必去强求呢?

    再后来,她的思维就转到了另外的方面,开始犹豫着要不要去拨一下那个她早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28局5431。她知道自己不该去拨这个电话,因为她和那个年轻的处长并没有什么要说的话,也许人家工作很忙,也许人家早就忘了大营的那一夜风流……呃,应当是一夜风吹。

    可无论她如何告诫自己不要去想这件事,那个电话号码却不停地在她脑子里重复地播放着,引诱着她下楼去找电话。

    要不,就拨一个电话吧,嗯,就是汇报一下成绩,再说一下要回通原去的事情,这也无所谓嘛,一个声音在脑子里对她说道。

    不行!你凭什么去给人家打电话?他是你的什么人啊,和你有关系吗?你给人家打电话,不是招人家笑话你吗?另一个声音严厉地斥责着她。

    她能够清晰地记得那个年轻处长在钳夹车上跟她聊过的每一句话,他是那样博学,那样睿智,很复杂的事情在他嘴里都能解释得清清楚楚。她是在工厂里出生,工厂里长大的,周围生活着的都是工人以及工人出身的领导们。这些师傅们有着高超的手艺,能够生产出精美的设备,但他们没有他那样的见识,没有他那样的斯文。

    她还记得后来坐客车返回京城的时候,年轻处长在软卧车厢里说了一句让她觉得羞恼的话,她于是下决心不再理他了。那一路,年轻处长和她搭讪过好几回,她都只是还以一个冷漠的回答。可今天想起来,那也许只是他的无心之语,也可能是有别的什么意思,而自己却解释成了一句调戏的话。

    他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轻浮的话呢?他又不是厂子里那些没文化的青工。没错,他一定是想说一个别的意思,只是自己文化程度不高,理解不了,以至于错怪他了。

    杜晓迪啊杜晓迪,回去以后要多看书,实在不行就去报个电视大学之类的,好好学一些文化,要不你连跟人家对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可是,上了电视大学,自己就有跟人家对话的资格吗?就算勉强有了资格,还会有机会吗?

    刘雄和高黎谦到楼上去找她的时候,杜晓迪就正坐在床上患得患失地想着心思。她没想到,自己跟着两位师兄下楼来了之后,竟然在师傅的屋里见到了“他”。那一刻,她就已经想笑了,什么名次,什么去日苯培训,都无所谓了,他居然来找自己了,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啊。

    随后的变故,让她更是目不暇接了。机械部的一位司长亲口告诉她,他们为她争取到了一个新的名额,这算不算是双喜临门呢?今天是个什么好日子,为什么这么多的快乐会同时来到自己的身上。

    忍住,晓迪,忍住,千万不能让别人觉得你不稳重……

    杜晓迪在心里严厉地要求着自己,可冯啸辰一句话,让她的防线全部崩溃了。她一下子笑出声来,18岁的少女那如花的笑靥让整个屋子都沐浴在暖阳之中。

    “瞧把这孩子高兴的。”李青山也呵呵地笑了起来,他今天也为了这个小徒弟的事情郁闷了许久,光尼古丁都吸了好几斤,这回总算是轻松下来了。

    “唉,我们来晚了。”安东辉自责地说道。

    “对不起,安司长,……冯处长。”杜晓迪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不好意思地向安东辉道着歉,迟疑了一下之后,又转头向冯啸辰也说了一句。她原本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与冯啸辰打招呼,但又担心冷落了冯啸辰会让对方误会自己还在记恨软卧车里那件事。她不知道冯啸辰是为什么跑到这里来的,但对方既然来了,自己如果再错过这个修复关系的机会,又得后悔好一阵了。

    安东辉道:“小杜同志,这件事情,你还得好好地感谢一下冯处长,还有这位薛处长。是他们俩专程赶到机械部去,向我们说了这件事,我们才知道犯了错误。否则,我们可能就真的要对不起你这位大功臣了。”

    “是吗?”杜晓迪有些惊讶,她扭头看了看冯啸辰,又看了看两位师兄,忽然明白过来事情的原委了,她把目光对着冯啸辰,眼睛里秋波荡漾,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冯处长。”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冯啸辰感觉自己被小姑娘的眼神电了一下,浑身都有些酥麻的感觉,他连连摆手,又指着薛暮苍说道:“这件事情是薛处长出力最多,你还是谢他吧。”

    “不用不用,我原来也是工厂里的,如果不出来的话,现在也能带个小杜这样出色的徒弟了。李师傅,我真羡慕你啊,收了这么好的徒弟。”薛暮苍哈哈笑着说道。

    李青山听薛暮苍说到自己头上,连忙客气了一句,又问道:“怎么,薛处长也是当工人出身的?”

    “钳工,离开工厂的时候已经是四级工了,那会才30岁不到呢。”薛暮苍自豪地说道。

    “了不起。钳工好啊,车工一把刀,钳工一双眼,在厂子里都顶呱呱的工种啊。”李青山恭维了一句。

    “大家别急,我还有一件事没说呢,这可是跟各位都有关系的事情。”安东辉乐呵呵地开口了,他看来挺享受这种不断从口袋里往外拿宝贝亮瞎别人双眼的感觉。

    大家都静了下来,等着安东辉说话。安东辉向那冷姓司机做了个手势,冷司机走上前,从手里夹着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叠信封,递到安东辉的手上,然后又抽出一张纸,放在了屋里仅有的一张桌子上。

    安东辉郑重地说道:“为表彰各位师傅积极参加钳夹车抢修的功劳,机械部党组决定,对参加抢修工作的技术人员和工人师傅提出通报嘉奖,嘉奖令会发到你们所在的单位。另外,部党组还特批给大家一笔奖金。

    在现场的各位同志中,参与了钳夹车抢修工作的李青山师傅、高黎谦师傅、刘雄师傅、杜晓迪师傅、冯啸辰副处长,每人奖金100元;负责看守钳夹车的杜晓迪师傅,冯啸辰副处长,每人奖金100元。现在,就请各位功臣签字领奖吧。”

    “啊!”

    这一回,李青山和三个徒弟一齐都瞪圆眼睛了,脸上也都绽开了笑容。他们早就猜想过这次抢修应当会有一些奖金的,上次参加跃马河特大桥抢修,最后每人也都拿到了十几块钱的奖金。他们还在私下里偷偷讨论过奖金的额度,以及会由哪个单位来给他们发奖金。不过,他们最大胆的猜想,也仅限于每人30元的水平,万万没有想到,机械部出手竟然如此大方,每人给了100块钱。杜晓迪因为看守钳夹车,居然拿到了200元。

    成语说见钱眼开,这虽然有些贬义,但却是人的自然反应。李青山的工资高,一个月有将近200块钱,面对100块钱的奖金多少还能有些淡定。但像高黎谦、刘雄这种小青工,工资才60多块钱,而且一个是刚结婚,另一个正准备结婚,都是严重缺钱的时候,见到100块钱的外快,岂有不眉开眼笑之理。

    这其中,又数杜晓迪最为兴奋,她的工资最低,家境也比师傅和师兄差,这一下子拿到200块钱,简直就要欢喜得晕过去了。刚才谁说是双喜临门来着,这么会工夫又增加了一喜。师傅总说自己前十几年命苦,但终归会遇到贵人,从此守得云开见月明。

    自己的贵人,难道就是旁边这位明眉皓目,一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酒窝的小处长吗?

    杜晓迪只觉得自己的心都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