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需要有个名目

第一百六十五章 需要有个名目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这件事,不好办啊。”

    机械部培训司,负责电焊工大比武活动的副司长丁海生对找上门来的冯啸辰和薛暮苍二人说道。在他们俩旁边,坐着机电司的司长安东辉,有关杜晓迪的事迹,安东辉刚才已经向丁海生说了一遍,现在就等丁海生答复了。

    薛暮苍和冯啸辰他们是坐着冯啸辰开的吉普车到机械部来的。到了楼下之后,刘雄因为是当事人,加上级别也不够,冯啸辰便没有带他上楼,而是让他呆在吉普车里等着。薛暮苍带着冯啸辰先去了机电司,找到司长安东辉,说完情况之后,安东辉便把他们带到培训司来了。

    “丁司长,我觉得这件事情你们机械部是可以说句话的。毕竟小杜同志是参加抢险耗费了体力,所以才在后面的比赛中出现了一些瑕疵。你们完全可以给她单独安排一次测试,如果她能够在仰焊中拿到更好的成绩,就说明她的水平是足够的,你们也不需要挤掉其他参赛者的名额,直接给她增加一个名额就可以了。这件事情即便是放在公开场合说,也是能够说得过去的嘛。”冯啸辰说道。

    换到别的时候,冯啸辰这样一个年轻的副处长在丁海生面前指手画脚,丁海生肯定是要感到不悦的。但这一回他没有办法,安东辉把冯啸辰带过来的时候,口口声声说冯啸辰帮了机械部的大忙,是有功之臣,又说李国兴对冯啸辰也颇为赞赏。有两个司级干部给冯啸辰背书,丁海生也就不能太小觑他了。

    “冯处长,小杜同志的事迹,的确是非常感人的,从我们培训司的态度来说,也希望选拔这种德才兼备的工人送出去培训。但是,20个名额是早就确定好的,也上了部长办公会,突然要改成21个,如果部长问起来,我们如何解释呢?”丁海生耐心地向冯啸辰说着自己的道理。

    冯啸辰看看安东辉,问道:“这件事,安司长这边到时候能不能向部长他们解释一下?”

    安东辉皱了皱眉头,说道:“如果是关于大营抢险的事情,我们司倒是可以做一个解释。事实上,有关冯处长和小杜同志,还有李青山师傅等人见义勇为的事迹,我们已经向部长做了报告。对了,部里还给你们特批了奖金,一会我会让下面的同志带你们去领出来。其他同志的标准是每人100元,冯处长和杜晓迪师傅是每人200元,主要是表彰你们后来守在钳夹车上的辛苦……

    嗯,我说到哪了?对了,我是想说,大营抢险涉及到的有关人员,部里是不会忘记的。但抢险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和大比武的事情联系到一起,就不好说了,毕竟培训的事情不是我们司负责的。如果是丁司长这边提出来,可能会更好一些。”

    丁海生顺着他的话头说道:“对啊,最关键就是这是两件不同的事情,虽然之间也有联系,但到部长那里,恐怕说不太清楚。万一部长不认同这种处理,就不太好了。”

    安东辉和丁海生的这些话,冯啸辰多少能够听明白。他们的意思是说,抢修是抢修,比武是比武。杜晓迪在抢修的事情上有功,部里会发出表扬,而且还批了200块钱的奖金,这可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了。奖金发完,这件事就算是结束了,再要扯到大比武上去,就不合适了。总不能说你干过一件好事,所以什么事情都要受照顾,赏罚都是有度的,用一个去日苯的培训名额来作为奖励,这个要求太高了。

    “可是,如果咱们这样做,未免太寒了工人师傅的心了。”冯啸辰无奈地说道。同时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去找商敬伦、欧桂生这些人说说话,或许会更好说一点。可惜不是在后世,否则找个记者发篇稿子,再雇几个水军炒作一下,冠以一两个夸张的标题,引来舆论大哗,不愁部长们不低头。

    “安司长,丁司长,如果不以抢险这件事的名义来提,是不是更好一点?”薛暮苍在旁边说话了。

    “不以抢险的名义?什么意思?”安东辉诧异地问道。如果不是因为抢险的事情,又有什么理由要去特别照顾一个第21名的选手呢?

    薛暮苍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个姑娘技术上是没问题的,这一点两位司长也都承认吧?”

    “承认。”安东辉和丁海生同时答道。人家都说了可以再参加补考,而且信心满满,估计技术上应当是没问题的吧。21名和20名之间,也差不出多少,在这个问题上较真是没什么必要的。

    “她没有取得好成绩的原因,是因为参加了抢险,而且这件事还和咱们机械部有关系。咱们请人家帮了忙,最后还害得人家失去了一个本来应该得到的出国培训机会,咱们有点对不起人家,我想这一点你们两位司长也同意吧?”

    两个司长这回的回答没有那么痛快了,安东辉“嗯”了一声,没有明确表态,丁海生则假装没听完,做出一个等着薛暮苍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薛暮苍道:“这件事既然两位司长都觉得对不起这个小姑娘,那么再追加一个名额让她去培训,其实也是可以的,只是还需要有一个名义,好向部长汇报,是不是?”

    他口口声声都说两位司长,这就相当于把丁海生给绑架进来了。安东辉自然不会驳薛暮苍的面子,所以薛暮苍说什么,他至少是不会直接反驳的。安东辉不吭声,丁海生自然也不好单独出来反对,毕竟人家说的是“两位司长”,他只是其中一位啊。

    于是,丁海生继续保持着沉默,安东辉则是向薛暮苍努了努嘴,说道:“老薛,有什么主意你就直说吧,丁司长也不是外人,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

    我特喵怎么就不是外人了?丁海生在心里嘀咕着,嘴上却得顺着安东辉的话说:“是啊是啊,薛处长,我和安司长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有什么好主意,你就贡献出来吧。”

    薛暮苍笑道:“我在想,既然两个司长都同意给她增加一个名额,而现在又不方便以这个名义向部长提出来,我们可以换一个名义啊。比如说,如果有企业赞助一个名额呢,是不是就可以了?”

    “赞助?”丁海生一愣,“哪家企业赞助?”

    安东辉则是沉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老丁,如果你们的大比武得到了社会的关注,有企业愿意提供支持,赞助你们增加一个出国培训的名额,那么你们去向部长汇报的时候,就不但不是麻烦,反而算是成绩了。”

    丁海生这会也反应过来了,是啊,原来说好是20个名额,现在有企业赞助,追加1个名额,部领导怎么会有意见呢?非但不会有意见,而且还会觉得培训司工作得力,大比武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以至于有企业主动上门来提供支持,这是大大的成绩啊。

    只是,找谁来赞助呢?

    薛暮苍见丁海生的态度在松动,便把头转向了冯啸辰,问道:“小冯,你有办法联系到赞助的企业吗?”

    其实,薛暮苍在提出找企业赞助这个点子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两家企业。一家是龙山电机厂,因为大营抢修的事情,是在帮龙山电机厂做事,他们来为杜晓迪的事情买单,是说得过去的。至于另一家,那就是通原锅炉厂,毕竟杜晓迪是他们的职工,出国培训也是对他们有好处的,他们出点钱也是可以的。

    不管是龙山电机厂,还是通原锅炉厂,要拿出一些钱来做赞助都不困难,毕竟也是肉烂在锅里的事情。通原锅炉厂能够拿得出钱,但他们没有资格派人去国外接受培训,换一个方式,声称是赞助电焊工比武,出的钱用来送自己人出国,算是一种变通的方法,没准他们是会答应的。

    不过,不管是联系哪一家,都得是冯啸辰出面才合适。尤其是龙山电机厂,人家是欠着冯啸辰一个人情的。薛暮苍也考虑过了,如果冯啸辰觉得找这两家企业不方便,那他再去想点别的办法。他在经委工作这么多年,结下的善缘不少,找一两家企业化化缘,做一件好事,倒也是可以的。

    冯啸辰听到薛暮苍出的主意,想的却是另外一个方案。他没有回答薛暮苍的问题,而是向丁海生问道:“丁司长,如果可以找企业赞助的话,您觉得赞助费需要多少呢?”

    丁海生想了一下,说道:“薛处长说的这个办法,倒也可行,有一个名目,我们要向部长解释就容易一些了。至于说赞助费嘛,象征性地表示一下就可以,并不一定要把一个人出国的费用全包下来,这些费用我们挤一挤还是可以挤出来的。我觉得……嗯,2000块钱左右,相当于提供了一趟机票吧。”

    冯啸辰松了口气,说道:“如果是2000块钱,倒是不难。对了,丁司长,赞助不一定要是国内企业吧,如果是国外企业赞助,是不是也可以。”

    “你说什么?国外企业赞助!”丁海生眼睛瞪得滚圆,看着冯啸辰的神情分明就不一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