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张和平的身份(月底加更求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张和平的身份(月底加更求票)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两个壮年男人以儿童不宜的方式亲热了好一会,彭刚才把张和平放开,用手指着站在门口面面相觑的冯啸辰和邢本才,对张和平问道:“老张,这是你朋友?”

    “我给你介绍一下。”张和平走到冯啸辰身边,郑重其事地向彭刚介绍道:“这是林北重型机械厂的生产处副处长,小冯,冯啸辰。这位是……”

    “我是冯处长的司机,彭队长叫我小邢就可以了。”邢本才赶紧谦恭地做着自我介绍。当司机的,难免要和交通队找交道,有这么个机会结识一个交通队的副队长,对于邢本才来说也是非常有价值的。如果彭刚不介意,邢本才甚至打算过几天从采购站拎点北宁省的特产过来“走动走动”,相信吴锡民是会支持的。

    “哦哦,冯处长,邢师傅,二位请坐吧。老张,你就自己找地方坐下吧,反正你也没把自己当作外人。”彭刚同样对于冯啸辰的年轻感到惊奇,他快速地与张和平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招呼着几人坐下。

    寒暄了几句之后,张和平把冯啸辰想考个驾照的事情向彭刚说了一遍,彭刚二话不说,抄起桌上的电话便叫来了一名警员,对他吩咐道:“小刘,你带这位冯处长去试试车,一次把所有的科目都考了。如果合格的话,给他发一个临时的执照,冯处长有急用的。”

    说罢,他又扭回头,向冯啸辰抱歉地说道:“冯处长,有一点我得先说明一下,开车这种事情可不能随便,咱们也得按照严格要求来考,这也是对你的安全负责,是不是?如果你能够通过考试,那么我马上可以给你发个临时的执照,你先用着,回头再来补正式的。如果万一没考好的话……”

    “那我就申请领个练习执照,回去再练一段时间。彭队长这样严格要求是对的,我完全没意见。”冯啸辰表态道。

    “那好那好,你们要不要喝点水?如果不用,那就快去快回吧,晚上我做东,请冯处长和邢师傅吃饭。”彭刚说道。

    冯啸辰向彭刚和张和平道了谢,便与邢本才和那位小刘警官一道出了门。小刘警官不知道冯啸辰是什么来头,听彭刚喊他处长,又见彭刚语气颇为客气,便把他当成了领导,话里话外不无恭敬。

    看到几个人离开,彭刚走过去关上房门,给张和平递了支烟,然后笑着问道:“老张,你这是搞什么鬼,这个小冯处长,莫非是你们的人?”

    张和平当然不是什么采购员,他所在的那家所谓物资贸易公司,倒是真实存在的,但那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张和平的真实身份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一名处长,以采购员的身份作为掩护,从事的是神秘战线上的工作。

    彭刚曾经是张和平的战友,因为受伤而退出了现役,被安排在交通队当了一名副队长,平日里与安全部门也有着密切的联系。张和平这次正是过来找他的,倒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例行交流一些情况而已,没想到遇上了冯啸辰这么一件事。

    “这小年轻不是我们的人,他在国家经委工作,我也是这次从北方回来的时候,在火车上跟他有过一面之缘。”张和平解释道。

    “嗬嗬,一面之缘,你就帮他找我开后门,你是不是把我这里的后门看得太不值钱了?”彭刚半开玩笑地说道。

    张和平道:“你听我说完嘛。最开始,我也就是在火车上跟他随便聊聊,交个朋友。当时他还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在林北重机驻京城采购站工作,没错,就是刚才那位邢司机工作的地方。我看他年纪小,还真的就相信了。”

    “哈哈,你这次老狐狸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呢。”彭刚幸灾乐祸地揶揄道。

    张和平摇摇头,自嘲道:“唉,真的老了,判断力下降了。后来,我们遇到了一起突发事故……”

    接着,他便把钳夹车抢修的事情向彭刚做了一个介绍,听得彭刚也不禁一愣一愣的,被这个年轻人的魅力和精干给镇住了。

    “不错啊,能够在一团乱麻中间迅速理清头绪,抓住主要问题,而且敢于拍板,这哪是一个20岁的小年轻干得出来的事情。”彭刚评论道。

    “对啊!”张和平道,“我也是因为这一点,才觉得这年轻人不简单。有头脑,有能力,有担当,有魄力,能够符合这样条件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了。”

    彭刚笑道:“可不是吗,咱们局这么多年,也就出过你老张这么一个怪胎,能够和这位小冯处长相媲美。”

    “你找收拾是不是!”张和平笑着威胁道。他当年加入组织的时候只有18岁,便表现出了非凡的能力,屡次受到总部领导的嘉奖,被誉为他们局最有前途的年轻人。彭刚是他的战友,与他是前后脚加入组织的,对他过去的辉煌颇为了解。听张和平不惜溢美之辞夸奖冯啸辰,彭刚自然地想到了十几年前的张和平,于是便把两个人一起夸了一遍。

    “正好碰上了,我看他开车还挺熟练的,听说是过去在知青点的时候学过。反正是一个便宜人情,还不如先卖给他,也算是搭上一条线了。”张和平解释着自己的行为。

    “你要卖人情,干嘛找我开后门?”彭刚道,“你在局里给他办一个内部驾驶证,不是更容易吗,而且还是那种闯了红灯都不用罚款的证件,他岂不是更感谢你?”

    张和平笑道:“他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呢,只知道我是个采购员,充其量就是门路多一点,比如认识你这位交通队的大队长。”

    “怎么,你是打算把他吸收进组织里去?”彭刚又问道。

    张和平摇摇头,道:“不急吧,还得观察一下。此外,以他的能力,在经委那边发展,肯定是前途无量的,把他吸收到组织里来,有些耽误他了。现在国家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咱们系统也提出要把单纯保卫国家领土安全转到兼顾国家的经济和技术安全,像他这样的人才,留在经济部门,对国家更有利。”

    “明白了。”彭刚点点头,“既然是这样,那我这个人情就卖得彻底一点,待会等他们回来,我做东,请他们吃饭。你呢,就算便宜你了,给你一个做陪的机会。我想,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合适,毕竟他是一个年轻处长,我这个小警察想巴结巴结他也是情理之中的嘛。”

    张和平道:“如果是这样,你不妨安排得好一点,找一家高档点的馆子。”

    “屁,这是我自掏腰包请客好不好,你以为我们公安部门像你们那样,吃喝拉撒全能找国家报销的?”彭刚怒斥道。

    张和平道:“彭副队长,我可警告你,造谣是要有证据的,你凭什么说我们吃喝拉撒全能报销?”

    彭刚抓住了张和平的语病,笑道:“造谣还需要证据吗?”

    “没证据你造什么谣?”张和平反驳道,不等彭刚说什么,他又补充道:“我让你找一家好的馆子,是我猜测小冯会主动去付账。这个人别看年轻,城府很深,不会不懂得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情的。你彭胖子平时也没啥油水吧,空有一个草包肚子,这回可以好好开开洋荤了。”

    张和平没有猜错。冯啸辰跟着小刘警官出去考试,开着车在路上转了几圈,技术娴熟,没有出什么纰漏,小刘警官当即给了他一个合格的成绩,帮他办了一张临时的驾驶执照,然后便把他带回到彭刚这里来了。听说彭刚要请大家吃饭,冯啸辰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但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应当由他来结账,理由却不是因为张和平、彭刚帮了他的忙,而是说张、彭二位加上邢本才都是他的老大哥,他作小弟的理应孝敬大家。

    因为还有外人参加,邢本才自然不便驳冯啸辰的面子,只是讷讷地说了几句客气话,就跟着众人一块走了。张和平和彭刚则连推辞都没有,便接受了冯啸辰的邀请,加上小刘警官一道,前往交通队附近的一家档次不错的饭馆大吃了一顿。

    点菜的时候,冯啸辰表现得颇为豪爽,这一点也赢得了张和平和彭刚的好感。他们倒没想到冯啸辰有海外关系,只是觉得冯啸辰是个单身汉,又有一定的级别,手里比较宽裕也是正常的。请客吃饭的态度也是能够反映出人品的,大手大脚固然不足取,但如果过于抠抠缩缩,也会让人鄙视。

    饭桌上众人只聊感情,觥筹交错之后,便纷纷称兄道弟起来。彭刚拍着邢本才的肩膀,声称以后在本区的地面上有点啥违章之类的事情,尽管来找他帮忙。邢本才则向彭刚和张和平表示,有啥事情需要林北重机出面帮忙的,他可以居中协调。张和平给冯啸辰留了个电话,说好以后保持联系。冯啸辰顺便也向大家说起了自己工作调整的事情,并声称日后肯定会有不少事情要麻烦众人。

    大家尽欢而散,彭刚叫来几名手下,分别把邢本才和张和平送回各自的住处,冯啸辰则坐着那辆林北重机的吉普车,由一名警察开着车送回了冶金局大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