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嫌丢人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嫌丢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冶金局是有两辆小车的,罗翔飞目前还没有卸去冶金局局长的职务,按道理的确可以使用这两辆车。但一来他已经确定要去重装办了,用冶金局的资源来干重装办的工作,有些不太合适。其次就是冶金局裁撤在即,其他的局领导和下面的干部也都需要用车去办一些事情,罗翔飞不想与他们争用,所以才派冯啸辰来找经委的行政事务局借车。

    行政事务局是负责整个经委行政后勤事务的,车队也归他们管。在以往,经委的车队除了为经委领导服务之外,在其他部门用车困难的时候,也可以借用,这是有明文规定的。罗翔飞奉经委的指示单独出来成立一个新的部门,新部门内没有汽车,找行政事务局提供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可机关里的事,不是光靠一个“理”字就能够解决的。负责具体事务的部门如果想刁难一下谁,可以找到无数的理由。

    眼下,林基明就是想刁难一下冯啸辰,确切地说,他是想给罗翔飞一点难堪。

    林基明与罗翔飞的恩怨由来已久。那是在几年前,林基明找人联系,想调到冶金局去,担任一个实务处室的处长。他的想法也很明确,那就是管后勤虽然能够有些好处,但发展前途不大,如果能够到实务处室去,干出一点成绩,就有提拔的机会。冶金局党组开会讨论了这件事,好几位局领导都认为林基明这个人没有什么实践工作经验,到实务处室工作恐难胜任,于是把这件事给否决掉了。

    当时在冶金局党组会上投了反对票的一位局领导,见着林基明时矢口否认自己投的是反对票,而是说此事未成的原因完全在时任副局长的罗翔飞身上。他把罗翔飞对林基明的批评之词扭曲扩大,演绎成罗翔飞一个人说服了全体局领导,让大家都不同意林基明的调动请求。

    也就是自那时候起,林基明便把罗翔飞恨进了骨头里。平时冶金局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与行政事务局发生瓜葛,即便是偶尔有些联系,作为局级干部的罗翔飞与仅仅是处级干部的林基明也碰不到一块,所以林基明找不到出气的机会。如今,罗翔飞成了落毛的凤凰,他那个重装办到底能不能办起来,以及未来前景如何,都还是未知数,而他又恰恰求到了林基明的头上,林基明岂有不借机发难之理。

    说起来也挺冤的,罗翔飞根本就不记得当年的事情,而且他当年也并没有对林基明说太多的坏话,说他是无端中枪也不为过。

    “按规定,我们当然应当给罗局长派车,但是你看,我们这里申请派车的单子有多少,各单位排队已经排到了八月份,罗局长能等吗?”林基明用手拍了拍桌上的用车登记本,对冯啸辰说道。

    冯啸辰道:“林处长,成立重装办的事情,是委里张主任亲自抓的,上级领导也非常重视,这件事刻不容缓。罗局长要跑的那些地方,相互距离很远,如果坐公交车,肯定会耽误时间。你这里申请用车的很多,我们能够理解,但罗局长这件事,是不是可以特事特办呢?”

    “这个我恐怕做不了主。”林基明说道。

    “那么,谁能够做主呢?”冯啸辰逼问道。

    林基明冷冷一笑,道:“这个我恐怕不合适跟你说吧?你回去问问罗局长,他自然知道谁能够做主的。”

    话说到这个程度,冯啸辰也是没辙了。自己这个副处长还没有走马上任,就算是上任了,也没资格训斥眼前这个处长。对方是拿着规章制度来跟自己为难,自己想发作也找不着由头,只能是忍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自己会把这颗软钉子拔下来给林基明插回去的!

    冯啸辰带着满腹愤懑,回到了冶金局,向罗翔飞交令。罗翔飞听罢,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就叫阎王好见,小鬼难求,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这位林大处长了,这分明就是挟私报复嘛。”

    “咱们是不是可以请委领导说句话,敲打敲打他。”冯啸辰问道。

    罗翔飞道:“算了,不值得。他说得对,冶金局本身有车,我再到委里去借车也不合适。”

    “那我让刘主任给咱们派车?”冯啸辰又问道。

    罗翔飞道:“不用了,委里的其他领导还要用车,咱们辛苦一点,就坐公共汽车好了。其实公共汽车也挺方便的,我还有月票呢。”

    “算了吧,您不嫌丢人,我还嫌呢。”冯啸辰没好气地回答道,“您好歹也是一个正局级干部好不好,而且是办公事,不是私事,还坐公共汽车?”

    罗翔飞把脸一沉,道:“小冯,你怎么会有这种思想?谁规定一个正局级干部出去办事就一定要坐小车的?艰苦朴素的作风并没有过时!”

    “别别别,您别给我讲这些道理。”冯啸辰高举免战牌,说道:“我不是说您不能坐公共汽车,而是说您这回出去是为了招兵买马,您觉得让您未来的部下看到您是坐着公共汽车去的,会对他们有积极的效果吗?”

    “怎么会不积极呢?”罗翔飞反驳道,不过语气上已经有点软了,他隐隐猜出了冯啸辰的意思。

    冯啸辰道:“水至清则无鱼,现在也不是一味讲奉献的年代了。就算您不能承诺给别人多少经济利益,至少应当让您的新部下看到自己的前途吧?一个刚成立的部门,口口声声说是上级领导亲切关怀下成立起来的,结果一把手出门连辆车都没有,人家能相信这个机构有前途吗?”

    “净是歪理!”罗翔飞骂了一声,心里却接受了冯啸辰的这个说法。坐公交汽车对于他来说是无所谓的,他也不会觉得丢人,但在别人眼里就有不同的解读了,最起码会对未来的重装办产生出几分歧视。在一个部门草创之初,树立下属的信心是十分重要的。换句话说,有一辆小车不仅仅是给他罗翔飞撑门面,更重要的是帮重装办撑门面。

    “那你说怎么办?”罗翔飞问道。

    冯啸辰看着罗翔飞,久久不作声。罗翔飞被他看毛了,问道:“你倒是说话呀,光看着我干什么?”

    冯啸辰提醒道:“罗局长,你在经委借不到车,难道就不能找家下属企业借一辆车?现在都时兴这么干,您不会是说您借不着车吧?”

    罗翔飞哭笑不得,这个属下说话也太直率了,简直就没把自己当成领导。不过这也是他喜欢冯啸辰的地方,说话不用拐弯抹角,有什么问题都能够挑到明处,有助于他发现问题。真要像田文健那样唯唯诺诺,心里想十分,嘴里只说三分,罗翔飞也是不乐意的。

    “找一家下属企业借辆车,也不是不可以,虽然我马上就要离开冶金局,这么多年的面子还是有的。不过,要借车就得连司机一块借,有些事情让他们参与太多也不合适。”罗翔飞缓缓地说道。后面这个理由,多少有点牵强,其实本质上还是因为他不想麻烦下属企业。

    冯啸辰夸张地叹了口气,说道:“既然是这样,那这件事只能包在我身上了,我去帮您弄一辆车来,怎么样?”

    “你可不能做违反原则的事情。”罗翔飞叮嘱道。

    “您就放心吧,我有节操的。”冯啸辰大言不惭地说道。

    在京城,冯啸辰能够找的人除了罗翔飞,也就剩下孟凡泽了。不过,孟凡泽本人并没有车,也不可能帮他在煤炭部要车,冯啸辰盯上的是林北重机采购站的车子。在前几次去采购站的时候,冯啸辰就已经打听到,那里有一辆多余的吉普车,有时候冷柄国自己带着司机进京,就是开那辆车的,平时则放在那里闲置。

    冯啸辰给孟凡泽打了一个电话,老爷子现在正在忙着筹备经纬咨询公司的事情,兴致正浓。听到冯啸辰如此这般地说完自己的要求,他二话不说,便让冯啸辰直接到采购站去,说自己稍后就会给冷柄国打电话借车,而且借车的名义还是孟凡泽自己要用。

    冯啸辰坐着公交车来到采购站,采购站主任吴锡民和司机邢本才已经等在那里了,那辆备用的吉普车也已经擦得干干净净,轮毂之类的地方还有水迹,显然是刚刚洗了不久。

    “冯处长,又来检查我们的工作了?”

    看到冯啸辰走过来,吴锡民大步上前,握着冯啸辰的手,热情地说道。

    刚才这会,他已经接到了冷柄国从林北市打过来的电话,通知他把吉普车准备好,交给冯啸辰使用,时间不限。冷柄国在电话里还特别提到,冯啸辰现在已经是经委正式任命的副处长,不是林北重机的那个生产处副处长了。

    吴锡民当然能够分辨出这两种副处长有什么区别,前者是正规军,后者是游击队,那能是一回事吗?在以往,冯啸辰到采购站来的时候,吴锡民对他也是热情有加,但这一回的热情却是发自于内心的,他明白,这个年轻人的前途绝对是让自己需要仰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