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强中更有强中手

第一百四十七章 强中更有强中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听着王建国蹲在车上对自己的师傅夸夸其谈,通原锅炉厂18岁的女焊工杜晓迪在车下早就气得俏脸生晕了。她是李青山带着去京城参加电焊工比武的3个徒弟之一,另外两位都是男工,岁数也更大一些,算是杜晓迪的师兄。

    刚才大家从客车那边一路走过来的时候,这个王建国就凑在他们几个人身边高谈阔论,显摆自己多么有能耐,还“晓迪”长“晓迪”短地跟她搭讪,一会说请她去山北省骑马,一会说有机会可以教她几手电焊的绝招,三句话里头倒有两句说的就是体育馆大梁那点屁事。

    冯啸辰没有听到前面的话,不知道那个体育馆大梁是怎么回事。杜晓迪、李青山他们却早就知道了,那其实就是一根普通的钢梁,承重也就是几十吨的样子。至于说全省只挑中了王建国去焊这根钢梁,一方面是王建国的确有点技术,并非浪得虚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山北省本身只是个农牧业为主的省,全省的省、地、县几级下属工业企业的数量还不如通原市一个市的企业多。王建国在山北省能够牛烘烘地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实在就是因为山中无老虎的缘故。

    王建国在杜晓迪一行面前卖弄才华的原因,杜晓迪以及她的师兄高黎谦、刘雄心里都如明镜一般,那就是因为杜晓迪长得漂亮可人,这个王建国肯定是动了不轨之心。就在刚才,高黎谦和刘雄二人站在车下,斜眼看着王建国,低声议论着要把这小子切成几块才比较解恨,他们甚至都已经商量好了是用剪板机还是直接做气割,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丫脸皮这么厚,用寻常的设备到底能不能切开。

    听到师傅招唤,杜晓迪连忙上前,轻盈地纵身一跃,便跳上了钳夹车。王建国见美人上来,心里乐开了花,连忙让出一个位置,想让杜晓迪蹲到他身边。杜晓迪哪会愿意和他凑在一起,直接就挤到李青山和冯啸辰中间去了,却没想到这样一来正好与王建国变成了面对面。对方那两束贼溜溜的目光简直就粘在她脸上了,让她觉得像是被滴了一泡鸟粪一般地恶心。

    “晓迪,你看看,这个裂口的样子,像不像跃马河大桥的那次?”李青山没有注意到王建国的表现,他用手指着裂口,对杜晓迪说道。

    杜晓迪忙里偷闲地瞪了对面的王建国一眼,然后从身上背的一个工具包里取出一个放大镜,凑上前去仔细看了看裂口的部件,点点头说道:“我觉得挺像的,您看,这里就是蔡教授说的那种片状结构。”

    “什么意思?”冯啸辰问道。

    杜晓迪扭头看了冯啸辰一眼,又回头看看李青山,不知道该不该向冯啸辰解释。李青山说道:“冯处长是技术专家,你把上次的情况跟他讲讲,让他帮忙确定一下。我不太记得蔡教授说的那些,你记性好,就说一说吧。”

    “嗯,好的。”杜晓迪对自己的师傅显然颇为尊重,她转回头来,用手指着那个裂口,对冯啸辰说道:“冯处长,你看一下这个裂口上金属的断裂情况,能不能看出有纵向的条理状裂纹?这种开裂,叫作层状撕裂,也就是这块钢板其实是一层一层叠起来的,后面这个定子向前一冲,就把钢板给撕成了好几层,因为每一层都没有原来那么厚,吃不住力,所以就会断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晓迪,你这就是乱说了吧?这明明就是一块整钢好不好,哪有一层一层的?”王建国说道。

    众人都没有搭理他,冯啸辰接过杜晓迪手里的放大镜,仔细辩认了一番,点点头道:“倒是有点这个感觉,我觉得还是请曹总工上来看看,他是金属材料专家,肯定更懂得这个。”

    冯啸辰说的曹工是指江城钢铁厂的副总工曹广山,刚才他已经在车上对裂口进行了目测鉴定,判断可能是存在着锻造时候的缺陷。听到冯啸辰喊他,他顺着车边的铁梯子上了车,来到开裂的支臂跟前。

    这么小的一块地方,要想蹲下更多的人就很困难了。冯啸辰向王建国递过去一个示意的眼神,王建国愣了一下,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站起了身,把位置让给了曹广山。刚才冯啸辰向大家都做过自我介绍,王建国知道他是个大企业里的副处长,心里多少有些怯意。他可以不把李青山这样的八级工前辈放在眼里,却不敢招惹冯啸辰这种权贵,这也算是一种民不与官斗的表现吧。

    “你说这里是层状撕裂?我倒是听说过这个说法,不过还真没具体见过呢。小师傅,这个概念你是听谁说的?”曹广山用放大镜看过裂口之后,对杜晓迪问道。

    杜晓迪道:“是京城工业大学的蔡教授说的,我也不懂。”

    “蔡教授?蔡兴泉教授吗?”曹广山问道。

    “是的,就是他。”杜晓迪道。

    “你认识他?”曹广山诧异地问道。这位蔡兴泉教授在金属材料领域里面赫赫有名,曹广山与他打过几次交道,也说不上熟识,但对他的才学是颇为仰慕的。现在听说眼前这个小姑娘居然也知道蔡兴泉,他不免有些奇怪。

    李青山在旁边说道:“去年,我们省有一座跃马河特大桥出现了险情,也是钢梁开裂了,是我带着晓迪他们几个去参加抢修的。当时省里请来了蔡教授做分析,那个层状撕裂就是他说的。”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这件事。”曹广山脸上有些惊喜的表情,说道,“跃马河特大桥抢险的事情,在我们行业里可是很传奇的一件事情啊。用焊接的方法修复重载桥梁的钢结构,算是一个创举。对了,我还记得当时负责钢梁焊接的就是一位不到20岁的女工,莫非就是你?”

    说到这,他看着杜晓迪,眼神里充满了赞赏之争。

    刚才还在侃侃而谈的杜晓迪一下子忸怩起来,脸上也掠过了一抹红晕,她低着头说道:“本来省里是请我师傅去焊的,可是桥下那个空间太小,我师傅还有我两个师哥都钻不进去,只有我能钻进去,所以就让我去了。”

    “了不起,了不起!重载桥梁,听说还是仰焊,你这么一个小姑娘……啧啧,李师傅,你这真是名师出高徒啊!”曹广山连声地赞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一件事有多大的难度,外行人可能看不出来,但圈里的人都是心知肚明的。曹广山没有亲自参加跃马河特大桥的抢险,不过他听一些业内的同行说起过一些技术细节,能够想象得出其中的难度。

    冯啸辰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王建国,见他脸上的肌肉已经有些僵了,刚才还灼热如火盯着人家妹纸看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黯淡无光。

    啥叫当面打脸,这就叫当面打脸啊!

    他刚才一路跟人吹嘘自己焊过一个什么体育馆的钢梁,还口口声声说要教杜晓迪几手绝招,殊不知人家玩的比他要牛叉十倍都不止。焊接通行重载列车的大桥钢梁,连人家江城钢铁厂的副总工都惊叹不己的技术,他王建国那两下子够在人家面前显摆吗?

    最重要的是,人家是个女同志,而且比他小了七八岁。往回退七八年时间,他王建国还刚刚开始进厂学电焊好不好,可人家小姑娘都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

    曹广山感叹完,又回到了原题上,他问道:“蔡教授有没有详细说过,这个层状撕裂是怎么回事?”

    杜晓迪道:“他说过了。听他说,这种层状撕裂在过去很少有人研究,因为它发生的情况比其他裂纹要少得多。他说国际焊接学会从70年代初开始做过实例调查,到去年为止只统计出了22例。他说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铸造钢锭里混有气泡或者其他杂质,轧钢的时候会把这些气泡或者杂质压成条状,导致材料里出现夹层。这样轧出来的钢材看上去是一整块,其实里面是一层一层的结构。”

    曹广山本身就是搞钢材的,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杜晓迪的叙述有些不太准确,估计是没太听懂蔡兴泉的解释,也可能是蔡兴泉解释的时候故意说得比较通俗。曹广山结合自己的知识一分析就知道其中的原理了,他连连点头道:“有道理,有道理,从裂纹的形状来看,的确符合这种层状撕裂的情况。那么,小杜,上次跃马河大桥的情况,也是如此吗?”

    “就是这样的。”杜晓迪回答道。

    “也就是说,你们上次的修复方案,完全可以用在这一次上?”曹广山又说道。

    铁路桥梁的受力不会比现在这个液压杆支臂更小,而且火车高速通过里产生的震动也比钳夹车以40公里时速平稳运行时的震动要大得多。此外,跃马河大桥的修复是要长期使用的,而这一次钳夹车的修复只需要应付未来几百公里的运输就足够。如果上一次的修复方案是可行的,那么这一次依葫芦画瓢,应当是毫无问题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