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应力方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应力方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王伟龙对冯啸辰的性格颇为了解,当下也就不再和他客气,而是把他领到了自卸车的旁边,给他介绍众人正在处理的故障。

    故障是出在右侧后方的电动轮上,是电动轮中的轮边减速器齿轮发生了断齿。

    电动轮车的工作原理是用柴油机发电,然后把电力传送到每个轮子上。轮子里有一套电动机和相应的传动装置,能够带动轮子旋转,驱动车辆前进。

    电动轮车的动力是通过电能传送的,结构比机械传动的车辆要简单得多,维护起来也更为容易。由于车轮中的电动机工作状态的控制比较简单,可以随着坡度、载荷、车速等的变化而随时改变,因此发动机的效率更高。此外,在牵引和制动等方面,电动轮车也有机械传动无法比拟的优点。

    电动轮内部的驱动系统包括电动机和轮边减速器,后者的作用是将电动机的动力减速增扭传递到轮毂,驱动车轮转动。对于120吨电动轮自卸车来说,由于自重大,加之矿区路况复杂,轮边减速器的齿轮机构一直处于高温、高脉动载荷以及润滑较差的工作环境下,非常容易损坏。这一次王伟龙他们正在处理的,就是轮边减速器的故障。

    “是行星轮的轮齿折断,算上这一次,这样的故障总共已经发生过七次了。”王伟龙说道。

    “原因找着了吗?”冯啸辰随口问道。

    “正在找呢。”王伟龙道,“你看那个有点白头发的没有,他是我们厂的工程师,叫陈邦鹏,就是专门搞减速器的。其实他岁数和我差不多,就是为了琢磨这个减速器的事情,这两年生生把头发给熬白了。”

    “钦佩。”冯啸辰说道。他认出这位陈邦鹏正是刚才不乐意鼓掌的那几个人之一,估计是因为有些技术,所以不喜欢趋炎附势。对于这种纯粹的技术宅,冯啸辰一向是不太在意他们的态度的,他知道这些人眼里只有专业技术,其他的都不喜欢。要和这些人做朋友也很容易,那就是在技术上折服他们,否则你在他们眼里就只是一个路人甲了。

    “陈工,还没找出原因吗?”冯啸辰走上前,蹲在陈邦鹏的旁边,跟着他一起观察那个折断的轮齿。

    陈邦鹏扭头看了冯啸辰一眼,哼了一声,道:“冯处长经验丰富,要不给我们讲讲,这个轮齿为什么会断?”

    “老陈!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王伟龙在旁边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陈邦鹏这话明显是在挑衅。人家冯啸辰刚刚给送了肉和蛋来,你不表示感动也就罢了,还这样阴阳怪气地说话,实在有些不识好歹了。

    陈邦鹏对冯啸辰的态度也是缘于一股莫名的邪火。其实,自从发现减速器一而再、再而三地断齿,陈邦鹏的脾气就变得很坏了,跟团队里的自己人也时不时要发发飚,只是大家都习惯于他的脾气,没有和他计较而已。

    刚才严福生陪着冯啸辰过来,如此高调地宣扬冯啸辰的功劳,让处于郁闷之中的陈邦鹏更觉不爽。严福生和王伟龙都声称冯啸辰是自掏腰包给大家买了肉蛋和鸡,这一点陈邦鹏是绝对不相信的,他觉得冯啸辰肯定是拿着公款在做自己的秀,再加上听说冯啸辰年纪轻轻就是一个副处长,就更让陈邦鹏觉得不屑了:

    尼玛,这个副处长肯定是成天这样作秀挣来的,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靠着吹牛拍马升上去的官了,一副少年得志的猖狂模样,我呸!

    当着众人的面,陈邦鹏当然不能直接把这种情绪说出来,甚至在大家鼓掌的时候,他也不便特立独行地不鼓掌,所以只能敷衍着应付两下。他想着自己不去招惹冯啸辰也就罢了,却没想到冯啸辰还假惺惺地跑过来问他断齿是什么原因,他觉得如果不好好地呛冯啸辰两句,简直都对不起自己那满腹经纶。

    “老王,我这是虚心向冯处长请教啊。”陈邦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冯处长这么年轻就身居要职,肯定是学识渊博,技术精通。刚才严矿长不是说冯处长还帮人家电厂解决了维修问题吗,咱们现在也遇上难题了,请冯处长帮帮忙,也是可以的嘛。”

    “老陈!小冯是我的朋友,你别为难他。”王伟龙说道,说罢,他又准备向冯啸辰说两句打圆场的话,却不料冯啸辰抬手拦住了他。

    “我看,这个齿轮应当是疲劳折断吧。”冯啸辰用手指着断齿的地方,对陈邦鹏说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陈邦鹏冷冷地问道。

    冯啸辰道:“很简单啊,这旁边有好几道微裂纹,断口旁边有扭曲的痕迹,显然不是因为突然冲击超载导致的过载折断,而是因为过高的交变应力重复作用,导致疲劳裂纹不断扩展,最终超过极限应力,才导致了折断。”

    “嗯。”陈邦鹏轻轻应了一声,随即又说道:“的确是很简单的道理,我们也早就看出来了。”

    “疲劳折断的原因有很多:传动过载、材料不当、齿轮精度过低、设计载荷不足、轮齿接触不良,还有机加工粗糙度过高,或者热处理产生的微裂纹和残余应力影响,陈工觉得主要是哪种原因呢?”冯啸辰继续说道。既然已经开口了,他就索性显摆显摆吧。

    冯啸辰苦哈哈地买了一堆肉蛋跑来慰问大家,根本目的还是想在罗冶的职工中混个脸熟,让大家对他有些好印象。罗冶是装备制造的重点企业,在未来几十年中,冯啸辰肯定还要不断与这家企业打交道,现在结点善缘绝对是有好处的。

    可谁知道,遇上这么一个不给面子的陈邦鹏,没准还把他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冯啸辰就不得不和他掰扯掰扯了。今天如果不把陈邦鹏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他花的这几十块钱就算是扔到水里去了,罗冶的这些人会很快把他忘记,甚至受到陈邦鹏的感染,对他心存鄙夷。

    要打击陈邦鹏的气焰,总得有点干货,这一点冯啸辰是明白的。电动轮自卸车这种东西,冯啸辰前一世也接触过,作为一名机械专业的博士,理解一些这样的知识没有什么困难,他还真不信自己会让陈邦鹏给看扁了。

    果然,听到冯啸辰像相声里报菜名那样列出各种疲劳折断的原因,陈邦鹏的脸一下子就变了颜色,一半是惊讶,一半是担心。惊讶自不必说,他根本就没想到冯啸辰能够把一个问题说得如此专业,换成他自己,20岁的时候是绝对没有这份造诣的。担心之处,就是他隐隐觉得自己有可能要被打脸了,本来还想拿技术羞辱一下对方的,结果对方根本不是菜鸟,自己刚才那番做作反而成了笑话。

    “冯处长觉得是什么原因呢?”陈邦鹏反问道。

    冯啸辰笑道:“陈工这是在考我吧?那好,我就试着回答一下吧。我看了一下咱们的加工水平,觉得应当不是加工方面的缺陷,罗冶的机加工能力还是足以让人佩服的。材料方面,的确有改进的余地,不过现在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我觉得,最大的原因应当是设计载荷估计不足。听说这个减速器是陈工设计的,不知道当初设计时候应力方程的参数是怎么设定的,做有限元分析的时候网格尺寸是如何选择的。”

    “有限元分析……”陈邦鹏傻眼了。有限元这个东西他倒是听说过,也知道是用来做应力计算的好工具,可问题在于,他从来也没有用过啊。早先,国外的专业期刊上就经常提到有限元分析的概念,近几年,国内一些学者也开始使用有限元分析计算诸如水坝、压力容器、电场之类的复杂结构。陈邦鹏也曾动过心思,想好好地学一下这个工具,以便用于自己的研究工作。

    可无奈周围找不到懂这项技术的老师,学术期刊上倒有些介绍,但都语焉不详,尤其是很难和他的专业结合起来,加上自卸车的研制工作十分紧张,他只能把学习这种方法的计划往后推了又推,始终也没能捡起来。

    如今,冯啸辰直接问他这套齿轮系统是如何计算出来的,还专门提到有限元分析中的网格划分问题,让他可如何做答呢?

    明着说自己不会做有限元吗?这话怎么说得出口。诚然,当时全国上下会用有限元方法的人也没多少,他陈邦鹏不会并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问题在于,他刚刚还在冯啸辰面前装得牛烘烘的,现在让他坦承自己不会这东西,岂不是自己扇了自己的脸?

    “怎么,小冯,你懂有限元分析?”王伟龙在一旁有些惊喜地问道,他和陈邦鹏一样,也是搞技术的,自然也知道有限元分析的妙处,也同样苦于找不到一个老师能够学习学习。听冯啸辰说起有限元,他一下子就想到,这个无所不能的小冯没准还真懂这玩艺。至于说为什么他会懂,那就没法解释了,反正冯啸辰身上那些没法解释的事情也不是一件两件了,再多一件也不算个啥。

    “你懂有限元分析?”陈邦鹏看着冯啸辰,脱口而出道:“我可不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