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给你好好安排一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给你好好安排一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我们和平河电厂联系过了。”

    在矿长办公室里,潘才山这样向冯啸辰说道。

    “结果怎么样?”冯啸辰问道。

    “对方很客气,还请老严他们吃了顿饭,上了好几条平河里的大鲤鱼。”潘才山苦笑着说道。

    冯啸辰便知道答案了,对方的反应,用一个成语来说,就是“十动然拒”,也就是十分感动,然后便拒绝了。都是大型国企,冷水矿派出了一个副矿长去联系,对方自然不会太失礼,一顿好饭是肯定要招待的。但潘才山特别强调这顿好饭,就说明冷水矿除了一顿饭之外,没有再拿到其他的好处。人家与你非亲非故,凭什么帮你解决用电指标呢?

    “他们没有提出什么要求吗?”冯啸辰又问道。

    潘才山叹了口气,道:“如果提了要求就好了,问题是,他们什么要求都没有,这我们就是狗啃刺猬,无从下口了。”

    “那咱们矿长有没有主动去分析过,他们有什么样的困难?”冯啸辰道。

    潘才山道:“我们开过两次会,大家琢磨了几点,也都站不住脚。平河电厂是个大电厂,求着他们办事的企业不知道有多少,他们有什么困难,也都一下子解决了,哪轮得到咱们这么一个矿山去帮忙。”

    要求人办事,总得付出点代价,这一点潘才山是非常明白的。矿里的领导们出过一些招,比如给对方送一些土特产品,招收几个电厂里的子弟到冷水矿来就业,或者在电厂要建宿舍楼的时候,由矿山这边以赞助的名义送一些建材过去。这样的招术对于依川县城的那些单位,比如学校、医院、供电所之类,还有点作用,但对于平河电厂来说,就是一些毛毛雨了,连人家的衣角都沾不湿。

    可如果要出手再大一些,又不合适。矿山的财产都是国家的,花个三千五千的可以算在招待费里报销,一下子花出去好几万,就不好交代了。再说,真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石材厂还有必要开下去吗?

    “这么说,咱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冯啸辰问道。

    潘才山笑道:“也不能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不,你来了嘛,我们就看到希望了。”

    “潘矿长,您不是跟我开玩笑吧,我只是冶金局的一个借调干部,你们出面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有什么办法?”冯啸辰半真半假地说道。

    临来临河省之前,他也琢磨过平河电厂的事情,但却找不出什么头绪。他也非常清楚,如果没有什么能够与对方交换的条件,要说服对方给自己调电,几乎是不可能的。平河电厂在电量分配方面的确有话语权,但这种话语权不是拿来做慈善的,人家给你调几万度电,必须从你手上换到一些东西,否则就亏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一旦开了这个先例,以后大家都来找你要开口子,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那么,平河电厂的软肋到底在哪呢?

    “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啊。”

    面对冯啸辰提出的疑问,潘才山苦恼地说道:

    “正因为如此,矿党委开会的时候,大家都推举你去找平河电厂交涉。大家觉得,你最大的能耐就是能够无中生有,从找不到希望的地方发现希望。你看,我们原来觉得冶金局没什么地方能够要挟我们,结果你搞了那么一出,就把我们都给将住了。”

    “这个……纯属巧合,纯属巧合。”冯啸辰摆着手说道,潘才山说的这些,实在算不是表扬了,更像是一种指责。

    潘才山笑道:“小冯,你不要有心理压力。上次的事情,我们一开始的确对你有些意见,但你帮我们出了主意,又帮我们联系了海外代理商,一下子解决了上千人的就业问题,相当于解决了好几百个家庭的后顾之忧,我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上次你们走得匆忙,我们矿上也没给你好好安排一下,这次我专门从罗局长那里把你要过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好好地款待款待你,找个我们矿上最漂亮的女孩子,陪你到周围去转转,我们这里的风景还是挺美的。”

    “这个……再从长计议吧。”冯啸辰感到一阵寒,老潘可真是下本钱,连矿上最漂亮的女孩子都舍出去了。到周围去转的时候,这女孩子不会还要给自己暖床吧?

    “电厂那边的事情,你有时间就去看看,实在没时间就先放放。我们也已经等了这么多天了,再等几天也妨。关键是先休息好,玩好,年轻人嘛,总是喜欢玩的。”潘才山说得特别仗义,可潜台词却是很明确的:电厂的事情你可以先放放,但放完了之后还得去。所谓款待、旅游、暖床之类的福利,都是建立在你能够帮我们解决这个困难的基础上的。

    冯啸辰无奈了,他点点头道:“这样吧,潘矿长,先找个人给我介绍一下平河电厂的情况,明天我就过去看看,矿上找个人陪我一块去。至于说能不能发现什么机会,我可不敢保证。”

    “你明天就去?真的不用再休息两天吗?我们这里的小孤山林场风景很不错的。”潘才山还在做着努力。

    冯啸辰坚决地摇摇头:“这个不急,先安排去电厂的事情吧。”

    “嗯,也好,办完事情一身轻松,玩起来也痛快一点。”潘才山像是被冯啸辰说服了,但他随后的一句话则让冯啸辰差点要崩溃:“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让我们矿上的保卫处长宋维东陪你去,车也已经派好了。”

    尼玛,你刚才不还说让我去什么小孤山林场玩吗,这会又说早就安排好了,人和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起码的信任啊!冯啸辰在心里嘀咕着,脸上却是却着笑意。他想了想,说道:“这样好不好,宋处长跟我一起去,但他先别出面,省得引起电厂那边的警惕。从矿山再找个其他人陪着我,我就假装是去旅游的,顺便看看电厂的情况,然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潘矿长觉得如何?”

    “就依你的,你说吧,要谁陪你?矿上的广播员小彭是刚从文艺学校毕业分配过来的,人长得漂亮,说话也好听,让她陪你怎么样?”潘才山又开始施展美女攻势了。

    冯啸辰赶紧拦住,说道:“潘矿长,您想岔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要不,还是让宁默陪我吧,我和他比较投缘。还有,他块头大,万一电厂那边不待见我们,要放狗追我们,他还能挡挡。”

    “噗!”潘才山差点把一口茶水喷到了桌上,这个冯啸辰可太损了,说话就没个正形。可也就是这样的人,才能够独辟蹊径,找到解决方案。他不假思索地应道:“没问题,我就让胖子跟你一起去。不过,如果是他去,得换个大点的车……”

    换大点的车当然只是一句笑话,冷水矿的大车不少,载重三五十吨的运输车就有几十辆,但这不是用来运宁默这种胖子的,他们也不可能坐着一辆载重卡车去平河电厂。

    第二天一早,宋维东带着一辆吉普车来到了招待所的楼下,接冯啸辰出发。宋维东坐了副驾驶的位置,在当年那就属于首长专座了,从来都是官最大的人才有资格坐的。冯啸辰拉开后排车门,发现宁默已经坐在里面了,一个人占了将近两个人的位置。见到冯啸辰,宁默颇为亲热,招呼着冯啸辰上车之后,便开始掏烟,而且掏出来的还是大前门。

    “哥们,抽烟,这可是我自己挣的钱买的,别人我都没舍得给,哥们你得抽这烟,没有你,我现在还在家里蹲着呢。”宁默一边往冯啸辰的手里塞着烟,一边大大咧咧地说道。

    宋维东吩咐司机开车,然后自己回过头来,对宁默说道:“胖子,又背着你爸偷偷买烟抽了,不怕我回去告你的状?”

    “老宋,你这就不够朋友了,来来来,你也抽一根,我给你点上还不成?”宁默笑着给宋维东递了支烟,还掏出一个金属打火机帮他打着了火。

    宋维东的岁数和宁默的父亲一样大,从辈分上算,宁默也得称他一句叔叔,可宁默偏偏就只叫他老宋,弄得他也没辙。像宁默这样的半大孩子,总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与长辈平起平坐了,除了不敢跟自己的父母称兄道弟之外,把矿上的其他工作人员一概都当成了平等的同事。

    宋维东也知道这些年轻人的坏毛病,他自己的儿子在这方面并不比宁默做得更好,所以他也没道理斥责宁默。他抽了一口宁默给他的烟,然后才对冯啸辰说道:“小冯,潘矿长交代过了,我们这次去平河,一切听你的安排。你需要我做什么,直接说话就是了,我一切行动听指挥。”

    冯啸辰笑道:“宋处长这样说,我可就诚惶诚恐了,我哪敢指挥您啊。我们这次去平河,主要是了解一下电厂的基本情况,看看有什么可以抓住的机会。到了那里之后,您先不要声张,让我和胖子去探探路就好了。”

    “好咧,我就照你说的办。”宋维东爽快地答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