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原来是上级领导

第一百一十六章 原来是上级领导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何主任,这是我们领导。”

    陈抒涵把冯啸辰带到何春梅的面前,向她介绍道。

    “你们领导?”何春梅抬头看了一眼冯啸辰,又揉了揉眼睛,仔细端详了一番,脸色便变得很难看了,她瞪着陈抒涵训道:“小陈,你搞什么名堂,我建议你不要租这幢楼,是为你好。你只是一个个体户,租上千平米的楼,你想做什么?想搞资本主义吗?现在国家的政策的确是鼓励一部分年轻人自谋职业,但并没有鼓励你们搞资本主义。你怎么就不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呢!”

    “何主任,你跑题了吧?”冯啸辰笑呵呵地提醒道。

    “你是小陈的弟弟还是什么亲戚?你们要冒充领导,也该找个年龄大一点的来吧,找个小青年,像领导的样子吗?”何春梅没好气地说道。

    冯啸辰在兜里摸索了一下,然后上前一步,把一个红本子放到何春梅的桌上,说道:“何主任,您先看看这个,然后我们再谈,好吗?”

    “工作证?”何春梅拿过那个小红本,看了看封皮,“林北重型机械厂……这家厂子我知道啊,你是在这工作的?”

    “您翻开看看,里面有我的照片。”冯啸辰依然笑着说道。

    何春梅漫不经心地翻开工作证,看了看照片,的确是冯啸辰,上面还盖着钢印,这是没法造假的。她点了点头,继续看里面的文字,边看边念叨着:“原来你是在外地工作的,……嗯,冯啸辰,这个名字倒是起得挺好的,你父母一定很有文化。科室,生产处,职务,副处长……,什么,你是副处长!”

    她的声音一下子就高亢起来,显然是被吓得不轻。林北重机是国家重点企业,隔三岔五也是能够上上报纸的。何春梅作为一位街办干部,对报纸内容的熟悉程度远胜于对自己老公的熟悉程度,她岂能不知道林北重机是一家什么样的单位。

    最初看到冯啸辰的工作证,她充其量是对冯啸辰没了恶感,毕竟能够在一家国营大厂工作的人,与陈抒涵这种个体户是大不相同的,属于一个值得尊重的阶层。但看到冯啸辰的职务居然是副处长,她可就淡定不能了,副处长,这就是中层干部了,林北重机是什么级别来着,一个副处长,相当于……

    “你这么年轻,就是副科级干部了?”何春梅不敢相信地问道。

    “我们厂是正厅级……”冯啸辰淡淡地回答道。

    “啊?那你岂不是……副处级!”何春梅真的被吓住了,这完全不科学啊!

    其实,何春梅一直都知道林北重机是一家大企业,比照新岭市的大型企业来说,或许应当是正厅或者副厅的级别,那么一个副处长自然就是副处级了。可想到冯啸辰如此年轻,她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会有这么高的级别,所以下意识地把林北重机的级别下调了一点,然后分析冯啸辰应当是一个副科级干部。

    即便是这样算,冯啸辰这个副科级也未免太年轻了。杨桥街办隶属于新岭市东湖区,何春梅这个街办主任的级别才是正科级,她当年提拔为副科级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七八岁了,在整个东湖区的副科级干部中都算是年轻的。现在街办的一干副主任,年纪大的有五十多岁,最年轻的也是三十六七,冯啸辰才20岁的年龄,能够有副科级别已经是逆天了。

    在一般的正处级单位里,只有生产科、财务科之类的机构,不会叫作生产处或者财务处。但这也不是硬性规定,有些单位喜欢在内部瞎起命名,非要把科叫成处,也是有的,这一点何春梅并不觉得奇怪。

    可谁曾想,冯啸辰居然告诉她说林北重机的确是正厅级企业,那么他这个副处长就是实打实的副处级了,比何春梅还要高上半级,这怎么可能呢?

    何春梅下意识地又看了看工作证的封皮,然后仔细辩认了一下钢印。应当是没错的,前些年听说过有人用萝卜私刻公章的事情,但钢印这东西好像制作工艺比较复杂,不是随便哪个私人就能够刻出来的。一些重要的证件上所以使用钢印,也就是因为难以造假。

    “冯……冯处长,你,你请坐。”

    一向从不知怯场为何事的何春梅突然变得结巴了,她站起身来,招呼着冯啸辰和陈抒涵在办公室的木制沙发上坐下,又叫来一名工作人员给他们二人倒上茶水,然后才拖过一把椅子,坐在冯啸辰二人的对面,小心翼翼地问道:“冯处长,小陈前两天说要租楼,莫非是帮你们林北重型机械厂租?”

    “不是,是咱们南江省的一家企业,要在新岭建一个办事处,委托陈姐负责。陈姐前两天没说明白,我是专程送介绍信过来的。”冯啸辰说着,从兜里又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何春梅。

    这一回,何春梅可再无轻慢之心了,她伸出双手接过信箱,抽出里面的信笺,先扫了一眼落款的公章,不禁又惊呆了。

    那公章上写的是:中德合资辰宇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这……这是在东山地区新建的那家合资企业?”何春梅讷讷地问道。

    一家中德合资企业的成立,在南江省可是一件绝顶的大事,省报专门在头版发了一条消息,配了好几张成立仪式的照片。何春梅每天读报,哪会错过这样的大新闻,她只是没有想到,这家合资企业居然还会和自己产生瓜葛。

    “何主任也听说过这家企业?”冯啸辰问道。

    “听说过,听说过,你看,这不就是前两天报纸上登过的吗?”何春梅回身从报架上拿过一个报夹,熟练地翻到一份报纸,正欲指给冯啸辰看,突然又停下了,她看到,题头照片上站在外商身边笑得十分矜持的那个年轻人,分明就是眼前的这个冯啸辰。

    “冯……冯处长,这……这就是你吧?”何春梅用手指着照片,向冯啸辰求证道,她的眼光已经扫过了文章里的一行字:国家经委冶金局干部冯啸辰同志陪同佩曼先生抵达桐川进行考察……

    “你你怎么又是国家经委的领导?”何春梅彻底被冯啸辰的身份弄晕了,如果说冯啸辰刚才给她看的工作证还有那么一丁点造假的可能性,这报纸上言之凿凿的内容可绝对是没错的,与照片上一模一样的人脸更是不可能伪造出来。

    “我不是经委的领导,只是一个普通干部而已。我在林北重机挂职,同时被借调到经委冶金局。东山地区的这个合作项目,是冶金局协助引进的,冶金局派我来做与外商的联络工作。”冯啸辰用最简洁的语言向何春梅解释道。

    “这么说,冯处长还懂德语了?”何春梅八卦之心泛滥,好奇地问道。

    “略懂一点。”冯啸辰直接用德语回答道。

    “……”何春梅哪听得懂冯啸辰在说什么,只是觉得他那叽哩呱啦的外语颇为炫酷,眼睛里早冒出了崇拜的火星。想到家里那两个待字闺中的女儿,她早已有些心猿意马了。

    “情况是这样的。”冯啸辰不知道何春梅的心思,他正色道:“辰宇公司位于东山地区的桐川县,交通有些不便,与省里的联系有些困难,所以他们希望在新岭建一个联络处,负责采购、销售以及其他的一些事务。陈姐是他们选中的联络处主任,负责联络处的日常管理和运营工作。租咱们杨桥街道的这处房产,就是准备作为联络处的办公地点。”

    “原来是这样啊,那太好了!”何春梅满面春风地说道,她随即又用嗔怪的语气对陈抒涵说道:“陈主任,你看,前两天我问你情况,你还说你是一个个体户,原来是向我保密呢……”

    “陈姐的确是个个体户。”冯啸辰道,“她原来在琴山路开了一家个体餐馆,德国来的佩曼先生路过新岭的时候,偶然吃过陈姐做的菜,非常喜欢,所以便指定陈姐担任联络处的主任,并要求陈姐办好联络处的招待食堂,以便日后德方其他人员到南江来工作的时候,可以有一个良好的休息和就餐环境。”

    “这样也行?”何春梅都听傻了,一个个体户,就是因为做菜好吃,就被外商看中了,直接任命为联络处主任,而且还特别交代要办好食堂,这是算是哪个国家版本的灰姑娘啊?

    “这么说,陈主任说的要办餐厅,不是对外营业的,而是联络处内部使用的?”何春梅问道。

    冯啸辰道:“当然不是仅限于内部。何主任,你要知道,人家德国企业是非常讲究经济效益的,一个食堂如果仅仅是对内服务,平时没有人到新岭出差的时候,不就闲置起来了吗?佩曼先生的意思是,这个食堂平时可以对外服务,不求赚多少钱,只要能够把联络处的房租和人员开销应付下来就可以了,这样公司就没有额外的负担。所以,我今天来,是特地想和何主任商量一下,我们是不是可以以联络处食堂的名义对外营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