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辰宇公司

第一百一十一章 辰宇公司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听到冯啸辰的夸奖,杨海帆脸上露出了笑容,一个多月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自己的能力算是得到这位小领导的肯定了。

    佩曼也是懂行的人,看到这个现场,就知道未来自己在工作上不好糊弄了。老板是个专家,老板之下的这位二号人物也有两把刷子,自己如果不能拿出点真材实料的本事,人家就是不会买账的。不过,给明白人当下属也有好处,那就是你不用想太多的花花肠子,只要把活干好,老板自然会欣赏。对于佩曼这样一个做技术出身的人来说,这种工作氛围反而是更合适的。

    当着一干领导的面,佩曼自然要哼哼唧唧地表点意见,随便指几个地方问上几句,显得真是在进行考察的样子。汤慧华一行对于工业生产都是门外汉,也就是看个热闹,见外宾显得挺满意的样子,他们也就笑逐颜开了。

    中午的时候,杨海帆在农机厂的小食堂摆了一桌简单的宴席,款待省地县三级的领导,当然名义上是给佩曼接风洗尘。冯啸辰假传圣旨,说佩曼先生下午还要与厂里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会谈,所以中午就不喝酒了,各位领导可以随意。汤慧华有心说自己也陪着佩曼不喝酒,架不住范永康、熊小青再三相劝,最后领导们都喝了个半醉半醒,被县委办的工作人员带到县委招待所休息去了。

    送走各位领导,杨海帆带着冯啸辰和佩曼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一关上门,佩曼就把此前的傲慢嘴脸都收了起来,满脸笑容地向冯啸辰和杨海帆献着殷勤。冯啸辰已经习惯了佩曼的变脸,杨海帆虽然明白佩曼的真实身份,但看到一个白人向自己点头哈腰,还是有些尴尬。

    “佩曼先生,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不用这么客气的。”杨海帆向佩曼说道。

    冯啸辰给他俩当起了翻译。安抚完佩曼之后,杨海帆抱歉地对冯啸辰说道:“冯处长,真不好意思,还得麻烦你来当翻译了。其实我已经请了一位翻译过来配合佩曼先生的工作,不过今天咱们要谈一些内部的事情,就不适合请他过来了。下一步,我打算也要自学德语了,否则未来与德国那边合作,太不方便了。”

    冯啸辰点点头,道:“学点德语也不错,以后你还会经常到德国去考察的,省得再请翻译了。佩曼,你也要抽时间学点汉语,总不能出去买包烟都要带个翻译在身边吧?”

    后一句话,他是用德语向佩曼说的,佩曼赶紧点头,还卷着舌头用中文说了一句“我会一点点汉语”,惹得冯啸辰和杨海帆都笑了起来。

    说罢语言的问题,冯啸辰又对杨海帆说道:“海帆,以后你也不必喊我冯处长了,就称我一句小冯,或者啸辰。以后咱们在一起合作的时间还长,总是叫冯处长,未免太生份了。”

    “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杨海帆笑着应道。他的岁数比冯啸辰要大出1o岁,直呼冯啸辰的名字也不算失礼。正如冯啸辰说的,未来两人是要长期合作的,互相以名字相称,能够拉近双方的关系,如果他坚持一口一个“冯处长”地叫着,恐怕是很难成为冯啸辰的心腹的。

    冯啸辰继续说道:“关于这家合资企业的真实情况,我想也到了向你们二位明说的时候了。这家企业的真正出资人是我,这些钱是我奶奶送给我让我创业的。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其他人,是因为目前国家的政策环境并不允许我说出来。同时如果有人知道这家企业的后台老板是我,难免会到企业来揩油,届时我们也将不胜其烦。”

    这个信息是佩曼早就知道的,作为一名德国人,他丝毫没有觉得一个年轻人拥有一家企业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杨海帆事先对于冯啸辰与这家企业的关系有着种种猜测,但冯啸辰说出来的情况,无疑是他以最大胆的想象力都没有想到的那种。他最多只是觉得这家企业是晏乐琴出的钱,却没料到晏乐琴把企业送给了冯啸辰。当然,他更想不到其实办企业的钱根本就不是晏乐琴出的,而是冯啸辰自己赚的,这个情况冯啸辰至少在现在还是不适合透露的。

    “啸辰,你和这家企业的关系,在政策上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杨海帆小心翼翼地问道。

    冯啸辰摆摆手,道:“其实是没什么问题的。中央领导同志一直都在酝酿推进市场经济的展,私人投资办企业已经不是违法的事情了。这件事情,煤炭部的孟部长是知道的,而且也是大力支持的。不过,他也叮嘱我暂时不要说出来,因为基层有些领导的观念还比较陈旧,说出来会有一些小小的麻烦。”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杨海帆轻轻点了点头。国家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的倾向性,杨海帆多少是有些了解的,他先前那个问题,只是想再从冯啸辰嘴里确认一下,毕竟冯啸辰现在是在京城工作的,接触的都是中央部委级的领导,信息肯定会更灵通。听冯啸辰说孟部长也知道此事,杨海帆就彻底放心了,未来如果这件事情走漏了风声,省地县几级要找麻烦,有一个部长给他们撑腰,也就足够让他们渡过难关了。

    “咱们的企业,应当有一个名字吧?总不能叫作中德合资桐川农机厂,这样显得太低档了。”杨海帆又想起了一个新的问题,向冯啸辰建议道。

    冯啸辰笑道:“我也有此意,海帆,你的看法呢?”

    “起名的事情,应当是你来定的吧?”杨海帆道,“这是你的亲生孩子,怎么能让别人起名字呢?”

    “可是我没生过孩子啊。”冯啸辰开了个玩笑。

    “我也没有,我也还是单身汉呢。”杨海帆耸耸肩膀说道。

    冯啸辰此前倒是想过这个问题的,他说道:“我想过几个名字,海帆,你来帮忙斟酌一下。我觉得,叫作中德辰海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如何?”

    “辰海……”杨海帆的脸色有些窘迫,他讷讷地说道:“辰字也就罢了,我这个海字……还是不要用了吧。”

    “呃……”冯啸辰无语了,他把企业的名字叫作“辰海”,还真不是照着自己和杨海帆的名字来起的,他想到的是后世的一句话,叫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听杨海帆这样一解读,倒显得自己想用一个名字把杨海帆给套上,杨海帆毕竟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把他的名字嵌到企业名称里去,似乎有些谮越了。

    “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冯啸辰欲盖弥彰地解释着,“我是说……”

    说什么呢?冯啸辰又觉得不好挑明了。如果告诉杨海帆说,我起名字的时候压根没想到你,是你自己自作多情了,杨海帆的面子只怕是有些挂不住。既然他误会了,而且还是一个美丽的误会,那么就维持住这个误会也无妨。让杨海帆觉得冯啸辰曾经把他放在如此高的位置上,没准还会迸出更多的工作热情呢。

    杨海帆没有让冯啸辰解释下去,他说道:“我倒觉得,叫辰宇公司是不是更好一点?”

    “怎么讲?”冯啸辰问道。

    杨海帆道:“啸辰,凌宇,不正好是辰宇吗?既然公司的资金是你奶奶给的,那么把凌宇的名字放进去,不是更能让老人高兴吗?不过……呃,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说到这里,杨海帆现自己犯了个错误,甚至有些想把刚才那些话收回来的想法。冯啸辰说办公司的钱是晏乐琴给他的,可没说是给两兄弟的。自己一个外人,自作主张地把冯啸辰名下的公司改成了冯啸辰两兄弟共同拥有的公司,这可犯了天大的忌讳了。

    冯啸辰却没有想那么多,杨海帆的建议让他眼睛一亮,觉得辰宇公司这个名字的确是神来之笔,一下子把弟弟冯凌宇在公司的地位体现出来了,而这也正是冯啸辰所希望的结果。

    春节过后,冯啸辰就已经说服父母,让冯凌宇辞掉在冶金厅的临时工工作,来到桐川农机厂,给一位老车工当起了学徒。冯啸辰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直接当这家企业的董事长,他只希望当一个幕后操纵者而已。在前台,必须有一个可靠的人来担纲,而他能够找到的最可靠的人,莫过于自己的弟弟。

    杨海帆担心冯啸辰不希望弟弟染指自己的产业,而冯啸辰的想法却恰恰相反。他正是打算让弟弟学一段时间的机加工,然后到德国去镀镀金,回来接掌这家企业。如果冯凌宇有本事独当一面,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他的能力不足,那么就给哥哥当个傀儡也不错,反正真正做事的有诸如杨海帆这样的职业经理人。

    把公司命名为辰宇公司,就从名号上确认了冯凌宇在公司的地位,相当于是一家冯氏兄弟公司了。西方国家有不少兄弟合开的企业,比如什么“雷曼兄弟”……,啊呸,咱能找个更吉利点的例子吗?

    冯啸辰在心里盘算已毕,便笑着说道:“好,就这么定了,咱们的公司就叫作中德辰宇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佩曼,你过几天就回京城去,把公司注册的事情办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