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零九章 菲洛公司的国际主义精神

第一百零九章 菲洛公司的国际主义精神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是冯女士和佩曼先生吧,欢迎欢迎,请坐下吧。小冯,你也找地方坐下。”

    孟凡泽从写字台后面绕出来迎接冯啸辰一行,招呼着他们入座。一名20来岁的姑娘跟在孟凡泽的身边,替他做着翻译。

    宾主双方握手问候之后,分别落座。冯舒怡和佩曼分坐了两张沙发,冯啸辰自己找了把椅子坐在旁边。孟凡泽与众人打过招呼后就坐回到写字台后面的大椅子上去了,他的秘书赵锐坐在旁边,给这次会谈做着文字记录。

    服务人员进来给众人倒上了茶水,然后又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房间。

    “部长先生,很冒昧前来打扰您。首先请允许我代表我的婆婆晏乐琴女士,对您给予啸辰的照顾表示衷心的感谢。”会谈开始,冯舒怡率先发言,说的却不是生意上的事情。

    冯啸辰在德国的时候,曾经向晏乐琴说起过孟凡泽对他的提携。这一趟冯舒怡到中国来,晏乐琴专门叮嘱她要去表示一下感谢。一个10亿人口大国的副部长是何等显赫的身份,晏乐琴是能够想象得出的,自己的孙子年纪轻轻就能够得到部长的青睐,这简直可以说是前世修来的运气。她这个做长辈的如果不表示一下,未免就太不知好歹了。

    冯舒怡的话倒是让孟凡泽有些意外,他看了看冯啸辰,然后笑着说道:“冯女士,你和晏女士都太客气了。小冯是我们的干部,做了很多很出色的工作,组织上对他关心照顾是应当的。其实,我没有照顾到他多少,反而是他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应当向你们表示感谢才对。”

    “部长先生真是说笑了,啸辰还只是一个孩子呢。”冯舒怡说着,戏谑地瞟了冯啸辰一眼,果然见冯啸辰面有尴尬之色,估计是不满于自己被人小看了。

    “听小冯说,冯女士这趟到中国来,是来进行投资的?”孟凡泽把话引到了正题上。

    “是的。”冯舒怡道,她指了指坐在一旁的佩曼,说道:“我这次到中国来,是专程陪同佩曼先生来的。佩曼先生是德国菲洛金属加工公司的特派专员,是到中国来进行投资考察的。他获得了公司的全权授权,可以与中国方面签订合资协议。菲洛公司的总裁与我婆婆的一名学生非常熟悉,因此可以说这桩投资是由我婆婆促成的。”

    “感谢晏女士的一片爱国之心。”孟凡泽道,说完,他又把头转向佩曼,说道:“佩曼先生,我代表中国政府,欢迎贵公司到中国来进行投资。”

    “谢谢部长先生。”佩曼赶紧说道。在孟凡泽的面前,他有些如坐针毡的感觉,生怕哪句话说错了会引起部长的不悦。一位中国的部长或许管不了他,但自己的老板肯定会非常在乎部长的情绪,部长如果不开心,老板会不会迁怒于自己呢?

    “佩曼先生的公司是从事哪方面业务的?”孟凡泽像拉家常一样地问道。

    “我们公司主要是做油膜轴承的,也做一些机床上的螺杆。”佩曼规规矩矩地答道。

    孟凡泽点点头道:“油膜轴承?我听说过这个东西,是不是内燃机、压缩机、鼓风机上面都会用到这种东西?它和咱们平常用的滚珠轴承相比,有哪些好处,小冯,你能说说看吗?”

    冯啸辰道:“油膜轴承属于滑动轴承的一种,根据流体润滑膜压力产生的原理不同,分为流体动压轴承、流体静压轴承和流体动静压轴承,根据流体介质的不同,又分为矿物润滑油、非牛顿流体、其他液体和空气等。

    油膜轴承的最大优点就在于主轴和轴承之间有一层薄薄的油膜,没有金属间的直接接触,因此几乎不会磨损,摩擦阻力很小,使用寿命也远远长于滚珠轴承。此外,油膜轴承还具有良好的吸振能力,运行平稳、噪音低,非常适合用于大型发电机和轧钢机等重载荷设备。另外,对精度和转速要求较高的精密机床上面也广泛地使用油膜轴承。”

    孟凡泽认真地听罢冯啸辰的介绍,对着冯舒怡笑道:“呵呵,冯女士,你听见没有,你的这个侄子专业水平非常高啊,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部长先生太夸奖他了,小孩子会骄傲的。”冯舒怡摆足了一个婶子的姿态,惹得冯啸辰在旁边又冷哼了一声,以示不满。

    孟凡泽没有在意这婶侄之间的打闹,他继续说道:“小冯,咱们国家的油膜轴承水平如何,你也介绍一下吧。”

    “好的。”冯啸辰道,“据我的了解,目前国内能够生产油膜轴承的企业很多,有一定规模的就有20余家,产品类型覆盖了从高速轻载到低速重载的全系列。不过,因为历史的原因,我国的油膜轴承技术与西方发达国家,例如德国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尤其是在油膜轴承的理论研究方法有所欠缺,导致产品性能相对比较落后,大型重载设备上的油膜轴承还不得不依赖进口,有些精密设备也需要使用进口的油膜轴承。

    我粗略地向进出口部门了解过,咱们国家每年用于进口油膜轴承的外汇支出高达300多万美元,这还是在许多企业因为缺乏外汇而无法进口的情况下。”

    冯啸辰说的这个数据,是他通过王伟龙了解来的。王伟龙在外贸系统有一些朋友,这方面的信息是比较全面的。

    孟凡泽在自己面前的便笺纸上记了个数字,然后问道:“引进菲洛公司的技术之后,这种情况能不能得到有效的改善呢?”

    “这个需要请佩曼先生做个解释了。”冯啸辰笑着向佩曼做了个手势,这个问题其实他也可以回答,不过,既然把佩曼带来了,总不能让他在旁边装哑巴吧?

    听到冯啸辰点自己的名,佩曼赶紧抖擞精神,认真地回答道:“部长先生,请允许我向您介绍一下菲洛公司。菲洛公司在德国是一家知名的油膜轴承生产厂商,我们拥有20余项专有技术,还参与了多项有关轴承的专利池。我们本次前往中国寻求合资机会,打算把在德国的油膜轴承生产业务全部迁往中国进行,相应的专利也会全部用于在中国的合资企业。

    我们相信,这家合资企业成立之后,将能够生产出大量符合中国企业需要的先进油膜轴承产品,为中国实现进口替代。此外,我们的产品还会有一部分返销到欧洲市场去,能够为中国政府获取大量的外汇。”

    听到翻译转述佩曼的话,孟凡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看了看冯啸辰,说到:“小冯,看起来,菲洛公司对中国很有感情啊,想中国企业所想,急中国企业所急,这种国际主义的精神,值得赞赏。”

    冯啸辰翻了个白眼,他知道孟凡泽这话纯粹是在调侃他。早在冯啸辰刚从德国回来,向孟凡泽汇报要办一家合资企业这件事的时候,孟凡泽就已经看出这家所谓的外资企业应当是与冯啸辰有瓜葛的。刚才佩曼说了许多冠冕堂皇的话,每一句都是站在中国立场上的说的,哪里像是一名德资企业雇员的腔调。孟凡泽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心里也是颇为感慨:这个冯啸辰可真有两下子,居然还能请到一个德国人来和他唱这出双簧。

    “小赵。”孟凡泽转头向自己的秘书说道:“你刚才也都听到了,菲洛公司的产品,对于咱们国家的机械行业现代化是有极大帮助的,对于菲洛公司在中国建立合资企业的事情,你要关注一下。等佩曼先生到南江考察回来之后,你陪同他去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和国家工商总局去办理一下有关登记和注册合资企业的事,务必要抓紧时间,保证合资项目尽快投产。”

    “我明白了,部长!”秘书赵锐应道。

    冯啸辰带冯舒怡和佩曼来见孟凡泽,其实就是向孟凡泽做一个交代。在孟凡泽面前,他虽然没有把话说破,但佩曼的表现已经足以让孟凡泽了解到这家合资企业的真实情况了。孟凡泽先前就答应过冯啸辰,会在工商登记、注册方面给他一些帮助,但前提是冯啸辰要说明合资企业是怎么回事。

    从佩曼那里确认了合资企业的话语权是在冯啸辰手里的,而且生产的产品也是国家工业建设所急需的基础件,孟凡泽对于这家企业就没有什么不放心了,这才叮嘱赵锐去帮忙跑腿。如果这家企业来历不明,或者投资方对中国存有恶意,孟凡泽是不会随便开这个口子的。

    走完这个程序,冯舒怡一行在京城又盘桓了两天,然后便分别启程了。冯舒怡、阿尔坎和丹皮尔三人在常敏、严福生的陪同下,出发前往冷水矿,去考察石材原料的情况。佩曼则随着冯啸辰往南江去,落实合资企业的事宜。

    引进外资是一件很大的事情,罗翔飞给冯啸辰放了一个无限期的长假,吩咐他安安心心地把这件事情办好再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