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零四章 小冯真是一员福将

第一百零四章 小冯真是一员福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罗局长,我真是服了,还是您慧眼识珠,能够发现小冯这么一个人才。他可真是一员福将啊,我们这么多人努力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办成的事情,小冯三言两语就给解决了,真是太让人大开眼界了。”

    在罗翔飞的办公室里,前来述职交差的常敏啧啧连声地说道。她原本就是一个直性子的人,此前对冯啸辰有些偏见,连带着对推荐冯啸辰的罗翔飞也有几分不满,现在冯啸辰干出了成绩,常敏自然要来向罗翔飞做个表示,其实也算是一个自我检讨的意思了。

    有关开办一家装饰石材加工厂以安置全矿待业青年的事情,在经过了几天的认真讨论之后,最终由冷水矿向临河省经委打出了报告。冷水矿的业务由国家经委冶金局管理,但涉及到在当地开办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却是需要向省经委请示批准的。在此之前,为了这1000多待业青年的事情,冷水矿没少和省经委叫苦,省经委也早就不胜其烦了。现在听说他们居然自己想出了办法,既能够安置就业,又不需要花国家的钱,没准还能创造点外汇,这种几全齐美的事情,省经委怎么会不同意?

    拿到省经委的批复,冷水矿就忙碌开了,着手做工厂开工的准备工作。工厂的场地选择在了采场附近的一块空地上,那里离废石堆很近,而且是荒地,不需要走什么征地程序。此外,建在这个地方也有利于依川市的环保,因为石材加工是粉尘污染极大的行业,需要远离市区布局。

    加工设备的采购也迅速展开了,前期的投资要好几十万,这些钱搁在别的单位可能是一个大难题,但对于财大气粗的冷水矿来说,就算不上什么了。要知道,矿山的随便一辆载重汽车,就能值这么多钱。冷水矿通过各种关系,从外地聘来了几名石材加工的老师傅,加上冯啸辰在一旁做一些思路上的指点,迅速完善了生产工艺,只等选个黄道吉日就可以开工生产了。

    在石材厂紧锣密鼓进行建设的时候,常敏也代表冶金局与冷水矿签定了进行自卸车工业试验的协议。王伟龙带着协议赶回罗丘冶金机械厂,组织试验队伍,拆解车辆,只等火车皮到位,就可以把自卸车发运到依川去,启动工业试验。

    到这一步,常敏的使命就算是完成了,她再次告别潘才山一行,带着冯啸辰、卢志冬返回了京城。在回程的火车上,冯啸辰先是严肃地向常敏做了检讨,称自己没有及时向领导汇报有关情况,犯了无组织无纪律以及其他一些名目的错误。检讨完了之后,他才向常敏解释自己一直隐瞒这件事情的缘由,那是不希望让冷水矿方面觉得冶金局在要挟他们,以免在上下级单位之间造成嫌隙。

    常敏一开始对于这件事是有一些不悦的。冯啸辰独辟蹊径解决了问题,当然是一件好事,但这件事他非但瞒住了潘才山等人,连常敏都没有告诉,这就是典型的不拿处长当领导的表现了。

    但听了冯啸辰的解释之后,常敏意识到,冯啸辰的处理方法其实是更妥当的。如果常敏事先就知道这件事,却没有向潘才山通报,那么潘才山肯定会对常敏有意见,甚至会迁延到对整个冶金局都有意见。想想看,1000多待业青年的安置问题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冶金局有办法解决,却要捂着不说,以此要挟冷水矿答应他们的条件,这种事传出去,谁不说冶金局太不像个上级机构了。

    可把这事说成是冯啸辰的自作主张,就无所谓了。毕竟是年轻人嘛,不懂什么分寸感和大局感,一心只想着完成自己的任务,所以对冷水矿耍了个心眼,能算什么大错吗?冷水矿如果想拿这事来跟冶金局说理,冶金局一句话就堵回去了:我们一个20岁的小年轻能够想到的主意,你们一大堆领导都想不到,你们好意思来闹?

    常敏在现场的错愕表现是真实的,没有任何作伪的成分,这一点潘才山也能看得出来,所以他在事后只能对常敏说感谢,而没有一句怨言。反过来,只是冯啸辰事先向常敏透了风,常敏要想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恐怕也很难。

    这样一琢磨,冯啸辰哪里是欺瞒领导,分明就是勇于替领导背锅。最后的成绩是领导的,而其中的风险却由他一人担下来了。这么好的一个下属,常敏如果再不到局领导面前去夸奖几句,她也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听到常敏对冯啸辰的夸奖以及话里话外流露出来的对自己的恭维,罗翔飞微微一笑,说道:

    “小冯的成绩,也是在常处长的领导下取得的。你们这次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不但解决了自卸车工业试验的问题,还帮助冷水矿解决了待业青年的就业难题,潘才山的感谢电话都已经打到我这里来了。

    你们要好好总结一下这次工作的经验,尤其是在开展工作的时候,不仅仅是从我们上级部门的需要出发,而且还要从下属企业的实际困难出发,通过为下属企业排忧解难,赢得他们对我们工作的支持,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常敏点头不迭:“罗局长,您说得很对,我们的确是要好好总结一下经验,开展工作的时候多考虑一下企业方面的要求。对了,罗局长,现在小冯好像还是挂在行政处吧,要不,把他放到我们处来,这样的人才,我们非常需要啊。”

    罗翔飞笑道:“哈哈,这个恐怕是不行。南钢的热轧机引进项目,他也是重要的参与者之一,所以设备处和机电处那边也一直说要把他调过去呢。”

    常敏道:“也真是怪了,这么一个小年轻,怎么就成了个香饽饽,大家都抢着要呢。有句话怎么说的,叫作后生可畏,看来,像我这种老人,的确是该让贤了。”

    “你可不老,经委那边可一直说你是咱们冶金局的一枝花呢。”罗翔飞心情不错,向常敏开了个玩笑。冶金局一枝花的这个说法,其实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常敏脸上还没有皱纹,在经委大院里走过时,回头率也是颇高的。

    又聊了几句闲话之后,罗翔飞打发走了常敏,让田文健去把冯啸辰叫来。现在田文健对于冯啸辰的成绩也有些免疫了,不再像过去那样满肚子泛酸水,说得严重一点,就叫作哀大莫过于心死吧。冯啸辰在冷水矿用一个金点子折服潘才山的事情传回来的时候,田文健的感觉就是“绝望”二字,这个主意简直是太讨巧了,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真不知道冯啸辰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罗局长,您找我?”

    冯啸辰走进罗翔飞的办公室,站在他的办公桌前,规规矩矩地问道。

    “来了,坐吧。”罗翔飞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道。

    冯啸辰照着吩咐坐下来。罗翔飞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也在冯啸辰旁边的一张沙发上坐下,然后自顾自地拿出烟盒取了支烟点上,一边吐着烟雾,一边笑呵呵地看着冯啸辰,一声不吭。

    冯啸辰对于罗翔飞的脾气也算是比较熟悉了,加上他自己也没干啥坏事,相反,还刚刚做了个挺漂亮的成绩出来,所以不用担心罗翔飞剋他。看到罗翔飞不说话,冯啸辰也不着急,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和罗翔飞比起了耐心。

    “呵呵,不错。”

    罗翔飞抽完了一支烟,把烟蒂在烟灰缸里掐灭,这才笑着开口了:

    “有点稳重的劲头。不过,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心里得意着呢。这回到冷水矿去,把潘才山这个老矿长都给震了,常处长对你也是称赞有加,是不是挺得意的?”

    冯啸辰笑了笑,说道:“习惯了,也不算特别得意。”

    “你还真不谦虚啊!”罗翔飞被气笑了,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这正是他欣赏冯啸辰的地方。换成其他年轻人,做出了这样的成绩,要么就是飘飘然不知所之,要么就是赶紧装出一副谦虚谨慎的样子,以博领导的欢心,唯有冯啸辰,在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俏皮话,说明他的确是没把这些成绩看得太重,这种境界才能算得上是宠辱不惊了。

    “你这次的表现不错,能够深入到群众中去,发现冷水矿面临的主要矛盾,然后还能创造性地提出解决方案,这都是难能可贵的。”

    罗翔飞先进行了一番表扬,然后接着又点评道:

    “在具体的方法上,还有一些不够成熟的地方,太过于行险,处理不好反而会弄巧成拙。这次你所以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潘矿长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没有因为你的冒犯而生气。如果换成其他性格的领导,恐怕这件事的处理不会这样顺利。”

    冯啸辰道:“罗局长批评得对,我这次的确是有些贪功冒进了。我想的是用这件事将住潘矿长,逼迫他接受工业试验的事情,却没有考虑照顾冷水矿方面的情绪。幸好常处长非常有经验,给了冷水矿方面很大的台阶,这件事才算是没有产生什么恶劣的后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