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九十九章 讨价还价进行时

第九十九章 讨价还价进行时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听到潘才山开始讲交情,常敏脸上的笑容开始有了点温度,她说道:“潘矿长这话说的,如果是能够通融的事情,我会不帮着你们通融吗?你们工作有难处,这一点就算装备处的同志不了解,起码我们矿山处是了解的。不过,我们冶金局的难处,也希望潘矿长和其他各位领导能够体谅一下,如果不是真的麻烦,我们也不用这样来求各位帮忙吧?”

    “常处长,咱们冶金局有什么难处,你就尽管说吧,我们冷水矿全体干部职工一定会克服任何阻力,为上级领导排忧解难。”石国友不识好歹地抢着表态了。

    他是搞政工出身的,对于矿山的业务不太了解,潘才山也有些瞧不起他,因此有关自卸车工业试验的事情,只是跟他说过一嘴,没有特别交代。石国友脑子里没这根弦,听常敏一说困难,他就迫不及待地出来表忠心了。

    要说起来,石国友也是出于公心,他是感觉到常敏咄咄逼人,生怕她对矿山不利,所以才赶紧接话。他就没想过潘才山这样的老狐狸为什么要保持沉默,人家那是在等着常敏自己开口呢。

    听到石国友的话,潘才山白了他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矿山现在搞的是党委领导下的矿长负责制,石国友原则上还算是一把手,虽然实质上管不了什么事。石国友在这个场合下说话,代表的就是冷水矿的意见,潘才山是不能当面否决的。

    “对啊,常处长,你说冶金局有难处,说出来让大家听听。我们冷水矿也没多大的能力,能做到的事情,肯定是不会推辞的。”潘才山接着石国友的话头说道,顺便把态度往回收了一点,加上了一个“能做到”的前提。

    常敏道:“这件事对于冶金局来说,的确是一件很为难的事。但如果冷水矿愿意协助,那么就是易如反掌。说白了,这也是大家都早就知道的事情,那就是罗冶的120吨电动轮自卸车工业试验,需要找一个接收单位。冶金局思前想后,觉得冷水矿的情况是最适合的,各种试验条件在这里都能够得到满足,所以想请各位领导伸出援手,予以接受。”

    “电动轮自卸车?”石国友扭头去看潘才山,问道:“老潘,这就是你上次说过的那个事吧?我记得当时咱们总结过几个困难,要不和常处长交流交流?”

    潘才山又叹了口气,这才坐好身子,向常敏说道:“常处长,你们一行的来意,我是明白的。自卸车工业试验这件事,我们也没啥可说的,冶金局安排下来的任务,我们自然要接受。可你也是知道的,这一搞工业试验,我们的正常生产肯定要受到影响,弄不好今年的增产标兵,我们就拿不到了。我们体谅局里的困难,局里是不是也可以适当地给我们一些照顾?”

    “潘矿长说说看,你们需要什么照顾?”常敏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们听说国家准备从美国进口40台16立米电铲,是不可以给我们4台?”潘才山问道。

    常敏坚决地摇了一下头,道:“这是不可能的。目前电铲的引进项目还在谈判,机械进出口公司还没有最后确定引进的数量。不过,这批进口电铲将主要用于北方四个大型煤炭露天矿,给咱们冶金系统的只有8台,你们想独占4台,其他矿山怎么办?”

    “他们想要,可以去承担自卸车工业试验啊。”潘才山理直气壮地说道。

    “每家矿山都承担过国家的各种课题,这不是和国家讨价还价的理由。”常敏说道。

    “4台不行,3台也可以吧?”潘才山又道。

    常敏道:“最多2台,3台是绝对不可能的。”

    潘才山于是不吭声了,用沉默表示着自己的抗拒。

    其实,到底冶金局能给冷水矿几台电铲,最终还是有商量余地的,常敏把嘴咬得这么严,不过是一种姿态而已,这一点,常敏心里有数,潘才山同样心里有数。

    常敏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继续说道:“电铲的事情先放下,你们还有什么要求?”

    “我们采场的工作条件太差,我们打报告向国家经委申请600万用于采场的职工临时宿舍和食堂建设,经委迟迟没有批下来,冶金局是不是可以帮我们做做工作。”另外一名副矿长说道。

    常敏出门之前,对于冷水矿的情况是做过足够功课的。这份600万的请示报告,她也知情,知道主要的问题在于冷水矿提出的标准过高,存着挪用一部分经费建家属楼的心思,所以经委的财务司把这个报告给压下了,说是要审核一下造价再定。冷水矿这边显然也知道审核是肯定过不了关的,所以想利用这个机会,让冶金局去疏通。

    既然知道是这么回事,常敏自然不会答应,于是这个问题也暂时搁置了下来。

    接着,其他几个矿山的领导又从不同角度开出了价钱,每一个要求都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潘才山存的心思很明白,冷水矿可以接受自卸车的工业试验,但冶金局方面也得向他们出一个好价钱。他们提出这些要求,就是漫天要价,常敏自然可以坐地还钱,但如果价钱不能让他们心动,那对不起,这件事就只能继续地拖下去。

    谈判足足进行了一天,常敏好多次都强忍着爆发的念头,耐心地和矿山领导们说着车轱辘话。双方互相甩着武器,针锋相对,却又都留出了余地,避免事情发展到无可逆转。

    看到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转暗,看到面前便笺纸上写着的冷水矿提出的条件如此庞杂,远远超出了自己所能接受的底线。常敏轻轻舒了口气,揉着太阳穴说道:

    “潘矿长,你们提出的这些要求,我已经都知道了。这些条件,冶金局是肯定不能答应的,否则就违反原则了。这件事情,你们也再考虑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要求是可以暂时取消的。冶金局这边能够做的努力,我们也会去做。

    不过,电动轮自卸车工业试验的事情,冶金局是一定要推进的,不能让罗冶花了好几年心血,投入一百多万搞出来的设备成了一堆废铁。我希望冷水矿的领导能够识大体、顾大局,帮助冶金局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常处长,你放心吧,我们会认真考虑的。”潘才山表态表得比谁都痛快,他接着说道:“今天太晚了,大家也都累了吧?一会咱们一块去吃饭,吃完饭,让工会安排个舞会,大家轻松轻松,怎么样?”

    常敏摆摆手,道:“舞会就算了吧,我是个老太婆了,哪还跳得动。潘矿长,我们来冷水矿呆的时间也不少了,我们的意见也已经向你们充分介绍过了,你们的意见呢,我也充分了解了,所以,我考虑明天我们工作小组就离开了,火车票还要麻烦你们办公室帮忙订一下。”

    “这么快就走?还没去我们这边的小孤山林场看看呢,那边风景确实不错。”潘才山装作惊讶地问道。

    其实刚才常敏那番总结性的发言一说出来,潘才山就知道常敏是打算离开了。这种离开,倒不一定就是放弃,而是给冷水矿留出一个斟酌的时间,以便他们重新开价。今天会上大家交流的内容不少,有些信息潘才山他们也需要慢慢消化,所以常敏暂时离开也是必要的。

    常敏对于潘才山的假意挽留也不点破,只是笑笑说道:“以后吧,还有机会呢,我听说小孤山林场要夏天去才是最美的,等夏天的时候,我们几个再来叨扰吧。”

    潘才山连连点头:“没错没错,现在去倒的确不是最好的时候,那就夏天吧,咱们一言为定。对了,常处长你们是回京城去吗,依川有一趟下午2点多的火车能到京城,我让办公室给火车站打个电话,让他们把卧铺票全部留下来给你们?”

    “我们先不回京城,我们还要赶到石峰铝矿去。”常敏说道。

    潘才山道:“哦哦,老赵那里吧?他们那个矿的规模大,搞工业试验比我们方便,常处长到那去试试也行。”

    这都属于没营养的口水话,大家口是心非地说了一通。潘才山吩咐办公室替常敏他们订去石峰方向的火车票,又交代后勤去弄点依川的土特产,准备让常敏他们走的时候带上。这都是常规套路,常敏也不会说什么。

    第二天上午,大家都在房间里休整,收拾行李。冯啸辰却向常敏告假,说是去和几个在冷水矿认识的新朋友道个别。常敏也懒得跟他生气,便由他去了。

    吃过中午饭,潘才山派了严福生代表他,开两辆吉普车送常敏一行四人去火车站。看着吉普车开出行政家属院,潘才山松了口气,转身正欲返回办公楼,就听见家属区那边传来了一阵喧嚣。那喧嚣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潘才山定睛看去,只见一支好几百人的队伍正喊着口号,乱哄哄向矿山办公楼的方向涌来,领头的是一个胖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