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九十五章 时机还不成熟(求首订,求月票)

第九十五章 时机还不成熟(求首订,求月票)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看到潘才山准备倒苦水,常敏嫣然一笑,先用话拦住了他:

    “潘矿长,我可不是来听你叫苦的。你看你这冷水铁矿,简直富得流油,院子比我们冶金局气派多了,你好意思来向我叫苦?”

    潘才山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常敏噎回去了,他倒也不气恼,而是笑着说道:“什么富得流油,明明是穷山沟沟好不好?我们这个礼堂,一年到头演不了几场新电影,都是些老掉牙的片子,哪比得上你们京城。这是没人愿意跟我换,如果有人愿意,我宁可不当这个矿长,到你常处长手下当个小兵去,天天能逛大京城,不用吹这风沙,多舒服啊。”

    常敏道:“哈哈,我那破庙可容不下潘矿长这尊真神,你如果到我们冶金局去,只有罗局长那个位子能够放得下你了,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叫他让贤?”

    潘才山装作慌乱的样子,说道:“别别,妹子你可别坑我,这话传到罗局长耳朵里去,我可就完蛋了。”

    这一打岔,有关冷水矿有什么难处的话题,就算是暂时搁置起来了。潘才山心里明白,常敏不接他的话头,是想先抻着他,和他打心理战。常敏是代表冶金局下来的,带来的是冶金局的意图,潘才山从道理上说没有拒绝的权利。碰上这种情况,下属单位都是要一边表示坚决服从上级领导,一边拼命叫苦,和上级讨价还价。

    常敏光说了自己的要求,却不听潘才山叫苦,那就是要传递一个态度,即冶金局并不打算与冷水矿谈价钱,或者说,冶金局是有一些手段的,不需要通过与冷水矿做交易来达到目的。

    冷水矿方面如果心理承受能力弱,被常敏这样一唬,没准就投降了,即便不是完全投降,至少也会大幅下调自己的心理预期,使冶金局能够以较少的代价换取冷水矿的合作。

    潘才山是在冷水矿一步一个台阶升上来的,当矿长也当了七八年时间,对于上级单位的这种伎俩哪能不懂。上下级之间斗法,本来就是一场比谁先眨眼的游戏。冶金局手里有法宝,潘才山也不是赤手空拳,双方肯定得交锋若干个回合,最终再达成妥协。常敏现在不打算听潘才山提条件,以后肯定会找机会让他说的。只是如果潘才山心里有软,被抻上几天之后,或许态度就会缓和许多了。

    一行人说笑着,到了招待所。潘才山早已命令招待所收拾出了四间最好的客房,安排常敏一行住下。常敏住的是一个带客厅的套间,王伟龙他们三个则各住一个宽敞的单间,房间里都是有卫生间的,在那时候就算得上是总统待遇了。

    中午的欢迎宴席自然也是极尽丰盛。常敏让冯啸辰等人见识了一下什么叫作巾帼不让须眉,面对着包括潘才山在内四五个矿领导的轮番敬酒,她谈笑风生,来者不拒,硬是放倒了其中的两个,让另外三个也偃旗息鼓,不敢再战。王伟龙、冯啸辰等人酒量都不算很好,在一干矿山中层干部的围攻下,纷纷败下阵来,横着身体被人送回了招待所。

    工作小组在冷水矿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晚上十点钟,冯啸辰等人才从大醉中醒来,一个个揉着脑袋去常敏住的房间报道。常敏没有介意几个手下的无能,她给每个人各倒了一杯水,招呼他们坐下。

    王伟龙捧着水杯,啧啧连声地对常敏说道:“常处长,你的酒量我真是佩服了。以前我也到冷水矿来出过差,可没想到他们这么能喝啊。这要是天天都这么干,咱们的工作能不能完成且不说,我估计我自己就得喝出胃穿孔了。”

    常敏淡淡一笑,说道:“冷水矿的采场是在山里,即便是这个季节,一到晚上也是冷得刺骨,采场上的工人不喝点酒根本就抗不过去。老潘他们这些人都是从一线滚打磨爬起来的,这点酒量也都是这么练出来的。小王你说担心自己喝成胃穿孔,老潘他们几个基本上都有胃病。当矿工的,在采场上饱一顿饿一顿,没有胃病倒是奇怪了。”

    “常处长,你的酒量也是这么练出来的吗?”卢志冬下意识地问道。

    常敏道:“也是一样,过去我在矿山是安全员,矿工通宵工作,我也得通宵跟着,实在冷了或者困了,只能就着矿工带的白酒来一口,一来二去也就能喝了。”

    冯啸辰闻听,心中一阵黯然,他轻声地说道:“咱们出来之前,有的同志说应当给矿山这边多施加点压力,逼他们就范,常处长不同意,当时我还不太理解,现在算是理解一点了。”

    常敏看了他一眼,说道:“矿山有矿山的难处,他们有顾虑是正常的。咱们到这里来,是要听听他们的要求,找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方案。如果一味施加压力,你们也看到了,像老潘这种人,能在乎咱们的压力吗?”

    “常处长,咱们不会天天都这样跟着他们喝吧?”卢志冬心有余悸地问道。他是刚结婚没多久的人,老婆也不知道在哪看了点优生优育的资料,要求他戒烟戒酒,专心准备制造祖国的下一代。他被今天这顿酒给喝怕了,担心这样喝上几天,此前攒下来的身体本钱就赔完了。

    常敏摇摇头,道:“我跟老潘已经说好了。今天是接风宴,大家可以一醉方休,再往后几天,就不能这样喝了,我们还要干工作的。你们放心吧,老潘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矿上这么多事情都要他抓,他也不能成天喝得昏天黑地的。”

    “那就好。”王伟龙道,“那么,常处长,咱们下一步干什么?我看今天潘矿长想跟你谈自卸车的事情,你没接他的茬,你是怎么考虑的。”

    常敏道:“这件事肯定是要谈的,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再抻抻他们再说。明天我打算到采场去看看,小卢跟我一起去就可以了。小王,你去跟他们的技术处谈谈,看看他们对自卸车试验有什么顾虑。至于小冯……”

    说到这里,她看了看冯啸辰,迟疑着不知道该安排他干什么好。去采场的事情,她不想带太多随从,省得太扎眼,有一个卢志冬跟着足够了。王伟龙去技术处是谈技术问题,冯啸辰不懂技术,去了反而添乱。可如果不给他安排点活,好像也不太合适,难道给他编个名目,让他留在招待所看家?

    冯啸辰看出了常敏的意思,他笑了笑,说道:“我服从安排。如果没有合适我做的工作,我想在矿山的家属区随便转转,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这样也好。”常敏马上就点头了,她倒不指望冯啸辰发现点啥,只要冯啸辰能够自己找到玩的东西,不用烦她去安排,她就满意了。她原本也没打算冯啸辰能做啥贡献,实在是拗不过罗翔飞,才把他带上了,这孩子愿意自己玩,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布置好工作,常敏便让几个人各自回房睡觉去了。卢志冬先回了自己房间,王伟龙却是跟到了冯啸辰的房间里去,关上门之后,他笑着问道:“小冯,你又在琢磨什么坏点子?家属区有什么好看的,实在没啥事,你就跟我一块去技术处吧,常处长不了解你,我是了解的,你的技术底子可一点也不薄,没准还能去唬唬人呢。”

    冯啸辰道:“算了吧,我就不去丢人现眼了。我说去家属区转转,也没想好要看什么。不过,常处长去了采场,你去了技术处,我也实在没哪可去了,不如看看他们家属区怎么样。”

    “你可注意一点,别惹出啥事来。我看常处长对你好像有点看法,没准惦着找你个错呢。”王伟龙善意地提醒道。

    冯啸辰摇头道:“这倒不至于,常处长不是个搞阴谋的人,她的心思都在工作上。只不过是因为我啥都不懂,在小组里纯粹是个累赘,所以她才看不上我。”

    “哈哈,你可不是累赘,你是个宝贝呢。”王伟龙道,“我有一种预感,咱们这一趟如果能够有所突破,没准就是从你那里开始的。我可听冀明说了,在德国的时候,那个乔尔公司的老板特牛气,连罗局长的面子都不给。结果你呱啦呱啦跟他讲了一通,那个老板马上就服软了。”

    “这个……多少有些演绎的成分吧,不能当真的。”冯啸辰笑着说道。

    王伟龙道:“总之,你好好干,让常处长见识见识你的本事。你放心,如果有什么事情,我替你兜着,我好歹也是工作小组的副组长嘛,常处长要处分你,也得过我这一关。”

    冯啸辰无语了:“老王,原来你就惦记着让常处长处分我呢?我这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怎么会让常处长处分呢?”

    “你还老实巴交?你就装吧!”王伟龙哈哈笑着,回自己房间去了。

    第二天一早,在招待所的小食堂里吃过饭,常敏带着卢志冬,在矿山一位中层干部的陪同下,坐着吉普车往20多公里外的采场去了。王伟龙则照着常敏的安排,约了技术处的处长,前去谈有关矿石运输方面的技术问题。冯啸辰自己换了身不太惹眼的衣服,消消停停地向着家属区的方向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