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九十四章 冷水铁矿

第九十四章 冷水铁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临河省依川市,冷水铁矿行政家属区。

    这是一个占地几千亩的大院,说成一个小型城市也并不为过。事实上,依川市本身就是依托着冷水铁矿的行政家属区而发展起来的,在这个城市,一半以上的居民与铁矿有缘,或者是矿山的职工,或者是职工的亲属。依川市长曾在某个场合不无嫉妒地声称,在依川市,他说话远不如铁矿的矿长潘才山管用,遇到有点天灾人祸之类的事情,他就得屁颠屁颠地跑到铁矿去化缘求助。

    顾名思义,行政家属区分为行政区和家属区两部分。行政区是铁矿行政机关以及采矿、运输、仓储、机修等部门的办公地点,还有礼堂、医院、食堂、招待所、幼儿园、小学、中学等等配套服务设施,为铁矿职工提供着从产房到坟墓的全生命周期服务。家属区是由上百幢楼房和差不多同样数量的平房构成,房屋的建筑年代从1953年到1981年不等,还有一些是尚未封顶的,房屋类型之多,堪称是当代住宅建设的博物馆。

    冷水铁矿的采矿场并不在依川市区,而是在距离市区20多公里的山里。随着开采的规模不断扩大,采场还在向更远处延伸。矿区旁边建了一些简易的住房,供工人们临时居住。他们的老婆孩子都是在行政家属区这边的,在轮休的时候,他们也会返回市区来享受现代生活。

    这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一大早,老矿长潘才山便领着一群矿领导和中层干部在办公楼前守候着了。前天下午,他接到了来自于京城的电话,通知他冶金局的工作小组将在矿山处处长常敏带领下前往冷水铁矿视察工作。常敏一行乘坐的火车于今天早上抵达依川,矿上的小车已经去火车站接人去了,很快就会到达。

    有关如何推进工业试验工作的讨论会,在冶金局开了好几天,形形色色的观点冒出来不少,却没有一个是靠谱的。

    有人认为出现当前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冶金局的态度太软弱,应当通过经委给矿山下死命令,强迫他们必须接受;也有人认为强拧的瓜不甜,要让基层心情愉快地开展工作,最好还是把矿长们请到京城来,好好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看看他们有什么要求,然后酌情予以满足;一部分激进派把这种情况归结于中国人的素质不行,说如果这事放到欧美或者日苯去,就不存在这种问题了;更有歪楼党开始大谈临水省的馒头如何如何好吃,一捏就成一团,一放开又涨成足球样大……

    常敏一开始还能耐着性子听,到最后就发飚了。她可真不愧是从矿山出来的,像是点着了炮捻子一般,劈头盖脸把众人都给训了一通,弄得像冀明这种冶金局的老人都不敢搭腔。一阵狂风暴雨过后,常敏宣布,留下一部分人在冶金局继续和矿山方面联系,她亲自带领一个小组到几个重点矿山去走访,照她的说法,这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冯啸辰坐在下面听着,身上又不禁恶寒了一阵,从罗翔飞到常敏,冶金局这些领导和中层干部,还都是把矿山那边当成毒虫猛兽来看待的。

    常敏带领的下乡小组,包括了王伟龙、冯啸辰和另外一位名叫卢志冬的矿山处科员。依着常敏原来的想法,她是不想带上冯啸辰的。冯啸辰在冶金局的一部分人眼里并没有存在感,只有诸如刘燕萍、郝亚威、冀明这些和他一起去过德国的人对他比较熟悉。在常敏看来,冯啸辰就是一个懂点外语的小年轻而已,要学历没学历,要资历没资历,不知怎么攀上了罗翔飞这根高枝,才爬上了冶金局这棵梧桐树。对于罗翔飞把冯啸辰塞进工作小组这件事,常敏腹诽颇多,等到要选人去矿山的时候,她自然也就把冯啸辰排除在外了。

    可没想到,当她去向罗翔飞报告自己选定的小组成员名单时,罗翔飞却郑重其事地建议她带上冯啸辰。单位的一把手专门提出建议,那就不能再叫建议了,而是属于命令。常敏脾气再犟,也毕竟是在机关里混过的人,怎么可能去和罗翔飞叫板。于是,冯啸辰便搭上了这趟车,一块来到了依川。

    “老妹,你可来了,我们得有一年多没见面了吧?可把老哥我给想坏了。”

    看到常敏一行从接站的车上下来,潘才山大步迎上前去,伸出两只宽厚的大手,把常敏的小手握住,使劲地摇着,嘴里说着热情的话。

    “哎呦!把我的手都捏碎了!”常敏夸张地喊着疼,把手抽出来,一边轻轻甩着,一边嗔笑着斥道:“潘大哥这是干嘛呢,调戏我这个老太婆吗?你也不怕晚上回去嫂子罚你跪客厅。”

    “哈哈,能拉拉老妹的小手,回去跪一宿也值了。”潘才山爽朗地笑着,与常敏开着半荤半素的玩笑。

    “是吗?那好,来来来,小妹让你抱一个,看看嫂子会不会打断你的腿……”常敏说着就往潘才山面前凑。潘才山哪敢真的让她抱上,连忙便往后退,惹来周围一阵哄笑声。

    矿山、钢厂、建筑队这种以男性为主的单位里,风气一向是比较粗俗的,男男女女之间说一些带“色”的段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常敏18岁就到矿山工作,乍听到男矿工向她说这类疯话的时候,她也是面红耳赤,尴尬无比。但没过两年,再有人说这种话,她就能够做到从容淡定、应对自如了。

    照她给后来的年轻女孩子传授的经验,在这种环境里,你如果经不起这种言语骚扰,那是根本无法生存下去的。要想让别人不敢开你的玩笑,你就得比对方还俗还色,惹急了不妨问候一下对方祖宗八辈的女性以及男性。有过那么几次,人家就知道你的分寸了,而且还会对你尊重有加。

    常敏正是这样做的,所以能够在她原来那个矿山里混得风生水起。调到冶金局工作之后,身边都是一些“文明人”,她自然也就学着不说粗话了。不过,但凡下矿山去检查工作的时候,她还是会故态重萌,跟这些矿山的领导打情骂俏一番,以便拉近双方的关系。

    如潘才山这样的矿山领导,平日里和女下属之间亲亲打打是无所谓的,趁着酒劲搂搂抱抱也是常事,只要把握住最后的分寸,老婆也不会说啥。但常敏要往他身上蹭,他可就得跑开了,大家玩笑归玩笑,上下尊卑还是得弄清楚的。

    冷水铁矿是个大矿,潘才山的级别和罗翔飞一样,常敏反而比他要低整整一级。常敏代表的是冶金局,冶金局的上面是经委。潘才山级别再高,也不过是下属企业的干部,哪敢随便谮越。

    打闹完毕,常敏开始给潘才山介绍自己的随员。王伟龙是罗冶出来的,过去与潘才山也打过照面,双方握手之后,潘才山夸奖了几句罗冶的水平,各自打了几个哈哈。卢志冬是个年轻科员,在潘才山眼里也就是一个路人甲的角色,潘才山说了一句“好好好”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最后一个与潘才山握手的是冯啸辰,常敏对他的介绍是办公室的德语翻译。或许是他异乎寻常的年轻吸引了潘才山的注意,潘才山居然还问了他几句有关籍贯家人之类的闲话,还虚情假意地说了句请他去指导一下矿上德语资料的翻译,也算是给了个面子了。

    与矿山的其他领导一一见过之后,潘才山陪着众人往招待所走,说大家坐了一天两晚的火车,都辛苦了,先到招待所去休息休息,中午再摆宴给大家洗尘。一干人都乌泱乌泱的簇拥着冶金局的几位前行,潘才山和常敏走在前面,聊着常敏他们此行的安排。

    “常处长,你们这回来,主要任务是什么?”潘才山问道。常敏出发之前并没有向他通报此行的目的,所以他有此一问。

    常敏笑道:“我在京城呆腻了,想到潘矿长这里来换换空气,可以吧?”

    “随时欢迎啊,常处长想住多久都可以,如果想出去玩,我给你安排车子。”潘才山拍着胸脯说道,说完,他又嘿嘿笑着道:“不过嘛,你也不用骗我,你常处长是那种会闲下来的人吗?刚才一看到罗冶的小王,我就明白了,你们是冲着自卸车的事情来的,是不是?”

    常敏也笑道:“我就知道瞒不过潘矿长,其实这事也是明摆着的,罗冶的120吨电动轮自卸车下线已经两年了,到现在工业试验的现场还没有落实,罗局长那边能不急吗?你想,罗局长刚刚当上大局长,得打开工作局面。自卸车这件事让他很被动,这不,就派我们几个来向潘矿长求救了。要说罗局长这些年对冷水矿也算不错吧,这么点小事,你就忍心看着他坐蜡?”

    “瞧常处长说的,罗局长和你常处长对我们冷水矿一直都很照顾,我老潘不给谁的面子,也不能不给你们面子啊。不过,我这里也的确有一些实际困难……”

    潘才山说到这,满面笑容便换成了一脸苦相,让人觉得他简直就是一个现代版的杨白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