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九十章 人生能有几回搏

第九十章 人生能有几回搏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坐在一旁的冯立已经听傻了,这画风变得太快,让他怎么适应得过来。他怯怯地说道:“杨主任,这个……你不是在和啸辰开玩笑吧,这种事,怎么可能劳动你的大驾呢?”

    “冯老师,我是认真的。”杨海帆对冯立说道,随后,他又转回头来,对冯啸辰道:

    “冯处长,请你相信我,如果在整个桐川县要找一个最合适的中方厂长,那么非我莫属。我是从浦江来的,说句狂妄点的话,见过的世面要比桐川本地的干部多得多。还有,我有在浦江工业系统的关系,可以找到工人、技术人员,也可以找到市场。最重要的是,我是真正想做工业的人,而其他的干部想的只是升官而已。”

    冯啸辰的脑子在飞快地转动着,思考着杨海帆的话。在此之前,他从杨海帆的言谈中已经感觉到这个人思想活络,而且行事果断,勇于担当,的确是个不错的人才。不过,他想得最多的,还只是未来在桐川能够借重一下杨海帆这层关系,万万没有想到杨海帆居然存着到合资企业去当中方厂长的念头。

    按照中外合资企业法规定,合资企业需要设置董事会,其中董事长必须由中方合营者担任,副董事长由外方担任。企业设正副总经理,或者正副厂长,分别由双方担任。

    德方的代表,冯啸辰是不用操心的,冯华会在德国帮他找到一个代理人,真正行使职权的,还是冯啸辰自己。中方这边的人,冯啸辰还没有一个好的主意,他本想到桐川去考察之后,再与桐川县政府商议,确定合适的人选。

    选择桐川这样一个小地方来建企业,好处就在于自己可以提出各种要求,包括中方董事长和厂长的选择,他相信,桐川县肯定不会在这些问题上跟他为难的。真正困难的,只是在于这样的人选是否存在。

    冯啸辰当然不希望桐川县派出一个二百五去当中方的厂长,因为这样意味着他要费很多精力去与这个厂长周旋。他想的最好的方案就是与桐川县达成一个协议,对方只是象征性地任命一个中方厂长,但私底下说好这个厂长并不实际管事,而是由冯啸辰推荐的人去全面负责。

    冯啸辰这些天操心的事情,是他的手里根本没有一个能够当厂长的人物。冯立、何雪珍都不是当厂长的材料,冯凌宇就更没戏了,太过年轻,也没经验。冯啸辰曾经动过一个念头,想把陈抒涵调过去。但这个念头也就是一闪而已,陈抒涵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饭馆老板,但要当一家机械企业的厂长,似乎离得远了一点。

    冯啸辰自己是不可能去做这个厂长的,他的舞台是在上层。他前一世就有过管理重大装备研制的经历,擅长的是协调数十家、数百家企业朝着一个目标奋斗。现在他也已经靠近这个平台边缘了,他怎么会扔掉这个机会,回去经营一家初创的小企业?

    没有自己的班底,实在是让人头疼。冯啸辰原准备回京城之后,和王伟龙再聊一聊,看看王伟龙那里有没有退休的老厂长之类,先挖一个过来应付局面。但他也知道,这种做法也就是病急乱投医而已,要想找到一个既愿意对他言听计从,同时又有一定决策能力的厂长,实在是太困难了。

    可事情就是这么有戏剧性,冯啸辰觉得完全无解的问题,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了转机。杨海帆出人意料地毛遂自荐,给冯啸辰递上了一把解决问题的钥匙。

    如果照杨海帆说的那样,他是浦江来的工厂子弟,父亲还是在工厂里当厂长的,那么这个人的确是比其他人更适合成为合资企业的厂长。杨海帆有能力,有热情,甚至有野心,这都是冯啸辰所需要的,没有野心的人是不堪重用的。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杨海帆今年才30岁,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杨主任,你怎么就确信这家合资企业会有发展前途呢?万一企业没办成,你又丢掉了现在的职务,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冯啸辰故意问道。

    杨海帆自嘲道:“现在社会上不是流传一句话吗,叫作人生能有几回搏,我这也算是拼搏一次吧。我相信冯处长做这么大一个项目,不会没有成算的。有冯处长你的高瞻远瞩,加上我的努力,这个项目一定能够成功的。”

    “如果不能成功呢?”冯啸辰道。

    杨海帆道:“那我也有退路,大不了回浦江去就是了,这一点冯处长不必担心。”

    “我考虑一下吧。”冯啸辰道,看到杨海帆略微有些失望的眼神,他又笑了笑,说道:“杨主任,我现在已经倾向于把企业办在桐川县了,至于说是不是聘你作为中方厂长,还容我再考虑一下。你恐怕也需要再准备一下你的施政纲领,届时我还想听一听呢。”

    “没问题!”杨海帆响亮地回答道,“冯处长,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冯啸辰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所以当下也不再和杨海帆多说什么了。杨海帆怯怯地请求冯家父子对他这次拜访的事情以及毛遂自荐想当厂长的事情严加保密,然后便起身告辞了。

    冯立和冯啸辰一直把杨海帆送出他们住的这条巷子,看着杨海帆驾车离开,冯立忧心忡忡地对冯啸辰说道:“啸辰,你这件事搞大了。”

    冯啸辰却是嘻嘻笑着,道:“爸,怎么就搞大了?”

    “这个杨主任,怎么突然就想着要去当中方厂长了?是不是你把牛皮吹得太大,让他误会了。”冯立道。他到现在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总有点晕晕乎乎的感觉,不知道杨海帆是中了什么邪,居然会对冯啸辰纳头便拜。

    冯啸辰道:“你刚才不是一直都在旁边听吗,我哪吹牛了?爸,你没觉出来吗,这位杨主任从一开始就惦记着想当这个厂长的,整个南江省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中外合资企业,这个名义可是大得很的。盯着中方厂长这个位置的人,恐怕不少呢。不过,他现在是县委书记的秘书,能够扔掉大好前途去赌这个机会,倒也是个有魄力的人。”

    冯立道:“是啊,我就怕你到时候弄不好,耽误了人家的前程。我觉得,这个杨主任人品不错,挺光明磊落的一个人,也有本事,如果因为咱们的事毁了他的前程,咱们就太对不起人了。”

    “爸,你是不相信你儿子的本事吗?”冯啸辰笑道。

    冯立摇头叹气道:“我还真是不太相信,啸辰,你什么时候懂得企业管理了?你到底是在哪学到的这些。你这趟回来,我觉得你比过去成熟了很多,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的样子嘛。”

    冯啸辰道:“爸,你相不相信有‘顿悟’这种事情?我说出来你可别不相信,我其实一直都在学各种东西,看了很多书,只是一直都没有入门。爷爷去世之后,有一天晚上我睡着觉呢,突然之间脑子里一片空明,学过的东西一下子就全部想起来了,而且每样知识是怎么回事,我都一清二楚。这件事就发生在罗局长来南江之前,所以他来的时候,我才能够跟他应对自如。”

    “这种事……我倒也是听说过。”冯立被冯啸辰给忽悠住了。在他的教学生涯中,还真见过一些学生突然开窍的例子,有些高一的时候浑浑噩噩的孩子,到了高二突然大彻大悟,学习也认真了,成绩突飞猛进,让人刮目相看。冯啸辰说自己是这种情况,冯立也就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质疑了。

    “爸,你觉得这个杨海帆能力怎么样?”冯啸辰岔开话题,对冯立问道。

    冯立点点头道:“我觉得非常不错,人很聪明,头脑很清楚,能说会道。至于说当个厂长是不是合适,我就说不准了,这还得看他是不是懂生产。”

    冯啸辰对于冯立看人的本领还是比较信任的,毕竟是当了多年老师的人,可以说是阅人无数。冯立对杨海帆的评价,与冯啸辰自己的评价基本一致,这也坚定了他与杨海帆合作的信心。至于冯立说杨海帆是不是懂工业生产,冯啸辰觉得可能问题不大,杨海帆是工厂子弟,又曾在桐川农机厂当过工人,应当是有一些工厂经验的。当然,他还需要对杨海帆进行更进一步的了解,这么一个合作者,选好了能够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可万一选错了,请神容易送神难,没准就成为一个拖累了。

    “爸,我得马上去一趟桐川,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咱们家在桐川有什么比较可靠的亲戚吗,我这趟去,需要和他们联系一下。”冯啸辰对冯立说道。

    冯立说道:“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回去。这家厂子既然是你办的,那也就是咱们家的事情。你总是要回京城去的,这边没个人盯着也不行。”

    “哈哈,老爸出马,一个顶俩。”冯啸辰笑着开起了冯立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