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八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毛遂自荐

第八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毛遂自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这个理由……勉强算是有一些道理吧。”冯啸辰淡淡地说道,“我还没来得及和于专员探讨这件事,也不好说东山行署能够给出什么样的条件。……那么,除了这个理由之外,还有其他的理由吗?”

    “有。”杨海帆毫不迟疑地答道,“建设用地、供水、供电、副食品供应等等方面,我们都会对合资企业开绿灯,保证企业的生产经营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还有,如果出现不法分子破坏正常生产秩序的问题,我们也会采取最严厉的手段予以打击,保证德国投资商和技术人员的人身安全。”

    “哦,这倒不错,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德商在桐川县是可以得到超国民待遇的?”冯啸辰呵呵笑着问道。

    “超国民待遇……”杨海帆咂摸了一下这个词,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道:“冯处长,我觉得这个词不太妥帖。我们会给德商提供更多的便利,但要说到超国民待遇,我觉得是不妥的。我们毕竟还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不是腐朽的晚清政府,不能再培养出一批洋大人来,你觉得我这个想法对吗?”

    “这是你的看法,还是你们书记的看法?”冯啸辰尖锐地问道。

    杨海帆又卡壳了。这的确只是他自己的想法,范永康给他交代的完全不是这样,虽然没有用到超国民待遇这个词,但话里话外透露的都是会给德商以最大程度的照顾,使其能够达到人挡杀人、神挡诛神的境地。对于范永康的这种观点,杨海帆是并不赞成的,而且他还有一点隐隐约约的感觉,认为眼前这个小处长应当与他想法是一致的。

    “这一点,我没有向我们书记请示过。但我想,给外商提供方便是应该的,而这种方便如果上升到超国民待遇,就有悖我们引进外资的初衷了。”杨海帆委婉地说道。

    “那我们的引进外资的初衷是什么呢?”冯啸辰步步紧逼,他很想听听,这位小官僚肚子里有多少货。

    杨海帆凛然道:“我觉得我们引进外资的目的是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实现四化。而实现四化的目的,则是为了使中国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如果违背了这个初衷,那么就算我们发展起来了,又有什么意义?”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冯啸辰一直在盯着他的眼睛,杨海帆一开始有些忐忑,后来转念一想,要扛就扛到底吧,自己还怕了这个小年轻不成。自己都已经拼到这个程度了,如果再被对方一个眼神吓倒,前面的铺垫不都白废了吗?带着这种心态,他扬起脸,勇敢地迎接着冯啸辰的目光,隐隐有些与冯啸辰较劲的味道。

    “哈哈,杨主任说得不错,于我心有戚戚焉。”冯啸辰哈哈笑了起来,顺便还拽了句古文。

    冯啸辰对杨海帆说话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赞赏,让冯立坐在旁边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儿子才20岁的年龄,也就是踩了狗屎运才混了个临时编制的副处长,可摆起架子来还有模有样的。事到如今,冯立也没法说什么了,他站身去帮杨海帆的杯子里续了点水,同时也是为了打破屋子里剑拔弩张的紧张格局。

    “杨主任,你刚才说了你们桐川的优势,那么你能不能说一下,我把企业落户在桐川,有什么劣势吗?”冯啸辰又提出了一个刁钻的问题。

    “当然有!”杨海帆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是吗?”冯啸辰倒没想到杨海帆会回答得如此干脆,在他想来,杨海帆应当是会掩饰一下的,他点点头道:“那你说说看吧。”

    杨海帆道:“桐川最大的劣势,就是我们是个小县城,工业基础薄弱,现有的几家企业里工人总体素质不高,合资企业建立之后,可能会面临着缺乏高水平技术工人的障碍。”

    懂行啊,冯啸辰在心里道。但他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说道:“这么说来,杨主任对桐川的工业企业情况,也是比较了解的罗?”

    “我曾经在县农机厂工作过几年,车工和铣工都能做。”杨海帆自豪地说道。

    “原来如此。”冯啸辰又点了点头,道:“那你说,这个问题我们该如何解决呢?”

    杨海帆既然存着要说服冯家人的心理,自然也就对这些问题都进行过深思熟虑的。其实有关桐川的劣势,即使他自己不说出来,冯啸辰也会想到的,杨海帆需要思考的,就是如何打破冯啸辰的这些疑虑。听到冯啸辰发问,他侃侃而谈道:

    “我觉得可以有几个办法。第一,我们向行署提出来,从鼓风机、东山机械厂这些企业抽调一部分工人过来,弥补桐川县技术工人短缺的问题。”

    “这个方法……”冯啸辰迟疑了一下,说道:“只能是作为最后的手段吧,强化了我们,削弱了别人,这样做事不合适。还有,行署让你们桐川县劝说我把合资企业办到东山市去,而你却撬了东山市的墙角,行署能帮你们吗?”

    “这个倒是不成问题。”杨海帆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他说道:“桐川也属于东山地区,合资企业办在桐川县,对于地区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行署的领导或许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如果冯处长这边坚持,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等到企业开始建设了,请行署调一些工人过去,他们不会拒绝的。”

    冯啸辰道:“嗯,这个方案先放放吧,还有其他的吗?”

    见冯啸辰没有接受自己的第一个想法,杨海帆并没有气馁,他继续说道:“第二,我们可以招聘一些退休工人来作为补充。有些退休工人本身身体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年龄到了,甚至是为了让子女顶替而提前退休了。如果工作强度不太大,他们完全能够胜任这方面的工作。”

    冯啸辰眼睛一亮,自己正是这样想的,没料到这个杨海帆也想到了这一招,算不算是英雄所见略同呢?他故作困惑地质疑道:“招聘退休工人,咱们桐川县有这么多退休工人吗?”

    “没有,桐川县几乎没有值得返聘的退休工人。”杨海帆说道,“不过,我们可以到外地去招聘,比如说东山市,再比如说新岭,还有,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到浦江去招。浦江是老工业基地,技术工人数量众多,只要我们给出的待遇足够好,肯定有人愿意过来的。”

    冯啸辰心中暗笑,这个杨海帆似乎是进入角色了,居然一口一个“我们”,似乎是把自己当成了合资企业的一员。他好奇地问道:“杨主任,我听你的口音有点像是浦江那边的味道,难道你在浦江生活过?”

    杨海帆道:“我是浦江知青,我家里就是浦江双岗轴承厂的,我从小就在工厂里长大,对工厂的情况很了解。我们双岗轴承厂有30多位退休的老师傅,技术都是非常过硬的,如果我去请他们,最保守,能够请到三分之一。再加上旁边其他一些厂子的老师傅,一个技术工人的架子就可以搭起来了。”

    冯啸辰这回有些吃惊了,他说道:“你居然是浦江知青,你怎么没有回浦江去呢?”

    杨海帆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从18岁出来,今年都30岁了,一事无成,回浦江去哪有脸见人。”

    “是这样……”冯啸辰有些明白了,他说道,“这么说,你这样努力地想说服我把合资企业办到桐川去,也是希望拿这家企业当成你的一番事业了?”

    杨海帆抬起头,看着冯啸辰,嘴唇动了动,却又没说出话来。冯啸辰见状,诧异道:“杨主任,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咱们能聊到这个份上,也算是朋友了。”

    杨海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冯处长,我有一句话,说出来如果你觉得不对,还请不要见怪,就权当我没说过一样。”

    “你说吧。”冯啸辰应道。

    杨海帆正色道:“如果冯处长的这家企业真的能够建到桐川去,我想向县委毛遂自荐,担任合资企业的中方厂长。”

    “你想当厂长!”冯啸辰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这完全脱离了剧本啊,说好是来劝我去桐川投资的,怎么你自己先惦记着要当厂长了?县委办副主任,书记的大秘,多好的一个位置啊,干上两年,下放到某个公社去当一任书记,然后就能够平步青云,进入县里的领导班子了。放着这样的前途不要,到一家目前连名字都没有的合资企业去当厂长,这是什么想法呀?

    杨海帆这句话已经憋了半天,一旦开了头,他也就无所顾忌了。他急切地说道:

    “其实,我不喜欢县委办的这个位置,我也天生不是能够去伺候人的。我父亲就是双岗轴承厂的厂长,我从小是看着他管理工厂的,我相信我能够做得比他更好。在桐川这些年,我一直都想能有个机会去管理一家厂子,但桐川这个地方哪有能够让我施展手脚的企业?冯处长说要引进外资,而且还是一家机械企业,我觉得,我担任这个中方厂长是最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