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上报纸了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上报纸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定南省计委副主任汪锦胜长得文质彬彬,性格温和,用后世的话说,是一位安静的美男子。财政部和国家计委分别找他谈话,提出沙亭电厂的招标要求存在问题,要求进行修改,他并不觉得意外。甚至对于国家计委提出将招标推迟三周的要求,他也是在有限的讨价还价之后,便答应下来了。

    在他看来,如果国家计委对此事不哼不哈,反而是怪事。毕竟,把招标范围限定在36万千瓦规格的用意,属于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定南省敢于这样做,也就是做好了被上级批评一番的心理准备的。批评就批评吧,实在不行,我自罚三杯,也就得了,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不过,在汪锦胜与国家计委和财政部官员会谈的过程中,也不是没有让他觉得异样的事情。对方所表现出来的不满情绪,似乎比他预想的更强烈一些。计委那位名叫王振斌的副司长,甚至撂了句狠话,说什么全国一盘棋的提法任何时候都不过时,定南不要因为自己作为改革开放前沿赚了点钱,就不把国家放在眼里了。这种话听起来是有些诛心的,算是一种敲打,汪锦胜在当时表现得唯唯诺诺,赔了不少笑脸。从计委出来之后,他心里有些疙疙瘩瘩的,总觉得哪儿有点不对。

    “汪主任,王司长那话,是什么意思?”随同汪锦胜一道去国家计委谈话的定南计委投资处长向他求证道。

    “我也纳闷啊。”汪锦胜道,“老王这个人,过去我也打过交道,还是挺好说话的一个人,今天这话说得有些强硬了。”

    “会不会是上头有什么领导说话了?”

    “难说,政策这种事情,不好猜。”

    “那……汪主任,咱们的招标要求,还改吗?”

    “当然不能改!”汪锦胜道,“找些细节改一改,有个交代就行了。36万千瓦这个要求,绝对不能改,这是关系到肯珀项目能不能落到咱们定南的关键。”

    这件事,说起来还有点绕。肯珀是一家美国的电子企业,从去年开始就准备在中国建一个组装基地,分别考察了好几个省,正在评估放在哪里比较合适。定南省也是肯珀公司考察过的省份之一,与其他省份一样,定南省对于这个项目也是志在必得,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进行争取。

    就在这个时候,沙亭电厂的世行贷款得到了确认,开始进入选择设备供应商的环节。肯珀公司向定南省提出了一个条件,希望把沙亭电厂的项目交给美国的科尔曼公司做,作为肯珀公司把电子基地落户在定南省的条件,嗯嗯,其实后面还有“之一”两个字。

    肯珀公司提出这个要求的原因,在于它与科尔曼公司有一些关联关系,大致是它的某几个大股东同时也拥有科尔曼公司的股票,能够顺手帮科尔曼公司拿一个大项目的事情,肯珀公司是不会拒绝的。毕竟,定南省在肯珀公司的选址名单上原本就是排在第一位的,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沙亭电厂这件事,肯珀公司就已经开始在定南投资了。

    定南方面可不知道这个情况,正值讨好肯珀公司的时候,人家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定南省岂能不赶紧响应。计委派人与科尔曼公司的代表洽谈了几次,发现这事有点不好办,因为科尔曼公司的报价有些偏高,技术上也说不上有什么独到之处。世行项目是需要走招标程序的,不是定南省想给谁就能够给谁的。如果要进行技术、价格等方面的综合评价,科尔曼公司几乎铁定会被淘汰出局。

    近几年,随着国内火电设备制造技术的稳步提高,外国火电设备制造商参加国内项目竞标的中标率不断下降。中国企业的主要优势在于价格,因为价格不仅限于设备本身的价格,还包括了设备安装、维护方面的价格。从西方国家派一个工人到中国来工作,成本高得惊人,一次普通的维护可能就需要花费数十万美元。而选择国内制造商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人家就算派一个维护小组常年住在你这里,也花不了几万块钱,而且还是人民币。

    外国制造企业参与中国的国内项目竞标,唯一的优势就是技术。而现在技术落差已经从相差几代下降到代际之内的差异,这种优势就所剩无几了。一旦价格上相差悬殊,别说定南省会如何选择,世行的贷款官员也得要求他们选择国内企业了。

    正在无可奈何的时候,有人给定南省计委支了个招,说可以在招标要求上做点手脚。科尔曼公司有36万千瓦的机组,而中国国内所有的电机厂都无法生产这种机组。只要把招标条件限制在36万千瓦的规格上,中国企业就自动出局了。而到了只剩下西方企业互相竞争的时候,科尔曼公司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顺便说一句,出这个主意的,恰恰是世行的贷款官员。世行是无国界的,但世行官员是有祖国的……嗯,好吧,其实出这个主意的世行官员并不是美国人,而是印度人,但你架不住他有一颗美国心啊。至于说这颗美国心是红色的,还是被美元染成绿色的,就无人知晓了。天地良心,他从来也没有在自己的工作上违反规则,他只是在私底下聊天的时候提点了一下不谙世事的中国官员,谁让人家好为人师呢?

    方案有了,但要不要这样做,定南方面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国家政策是要求尽可能使用国产设备,这个政策甚至连定南计委自己也是赞成的,因为定南省也有几家大型装备制造企业,这个政策对他们是有利的。但当定南省换了个角色,成为设备使用方的时候,他们的观点也就变了,这就叫做屁股决定脑袋,谁也不能免俗。

    要用招标条件把国内企业淘汰出局,意味着与国家政策对着干,会得罪国家部委,这一点定南省非常清楚。但是,不这样做,肯珀项目就有被别人抢走的可能性,这个损失更大。两害相权,定南省最终确定得罪一回上级部委,大不了未来找个什么机会弥补一下就是了。能把肯珀项目拿下来,该是多大的政绩啊,为此挨几句批评算什么?

    再说了,部委那边也不会真的动怒,也就是例行公事地批评几句,谁还会为了这样的事情记你的仇?哪个省份不得三天两头地打打政策擦边球,如果为这么点事就记仇,人家记得过来吗?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份招标文件,也有了预想中的计委和财政部约谈。王振斌的敲打,让汪锦胜知道上头对这件事的意见比其他事情要更大一些,这意味着定南省未来一段时间要稍微收敛一点,最好未来一个月别再惹事了,要惹事也拖到下个月去,这个月的惹事指标已经用完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汪锦胜回到了驻京办,吩咐驻京办的工作人员这一段多到几个部委去走动走动,表示一点悔过的诚意。就在他把相关事项安排完,正在琢磨着晚上请谁吃饭的时候,李超华脸色紧张地找他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份散发着墨香的报纸。

    “汪主任,出事了,沙亭电厂招标的事情,在报纸上被捅出来了。”

    “什么!”

    汪锦胜一惊,接过报纸,先看了看报名,知道只是一份地方一级的小报,平时都是以曝光点负面消息以及娱乐新闻骗取订阅量的,心里踏实了几分。这两年,国家的政策有所放开,许多报社都把副刊改成主打社会娱乐内容的报纸,有些还假模假式地搞点舆论监督啥的,兼具骗读者眼球以及收取被曝光单位封口费的职能。定南省作为改革开放前沿,这类报纸的数量又远比其他内地省份更多,汪锦胜对此也是见惯不怪了。

    再接下去看,果然在一个不算很重要的版面上,看到了李超华说的内容。那是一篇评论文章,标题写得很土气,叫作《变了味的招标》。文章一开头,倒确是一则狠料,声称某省一个叫作某亭的电厂招标日前被国家计委和财政部联手封杀,预定的招标工作不得不无限期推迟。

    “尼玛,这事还能这样解读?”汪锦胜哭笑不得。作为一个写评论文章的,你有没有一点体制内的常识啊?分明就是龙山电机厂那边去闹了一下,两部委为了安抚,让定南省做个姿态,把招标时间适当推迟几天,这也能叫封杀?你知道啥叫封杀了,你见过真正的封杀没有。

    后面的内容就更离谱了,作者扯虎皮做大旗,把一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中央领导讲话也搬出来做为证据,说明这个“某亭电厂”招标有损国格人格,十恶不赦,应当把相关责任人绳之以法,最好是铸个铁像放到临安去和秦桧夫妇跪到一起,以谢国人。

    “简直是放屁!”汪锦胜再也淡定不能了,把报纸揉成一团,恶狠狠地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