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四台36万千瓦机组

第五百四十二章 四台36万千瓦机组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这不是明显的坑人吗!”

    京城,装备工业公司总经理罗翔飞的办公室里,一位中年人坐在沙发上,用手拍打着一份文件,气呼呼地向罗翔飞控诉道。

    此人名叫段正伟,是龙山电机厂厂长,而龙山电机厂则是国内生产发电机的龙头企业。这一次,段正伟带着总工程师全建才、生产副厂长欧桂生来京城参加定南省沙亭电厂的招标,拿到标书的那一刹那,就被气得险些吐血了。他到计委、财政部、外贸部、机械委等单位都去吵了一通,收获了一堆无奈的回复,最后才来到了装备工业公司,向罗翔飞发起了牢骚。

    沙亭电厂是定南省的一项重点工程,也是列入了国家重点工程名单的项目。因为项目使用的是世界银行贷款,按照世行规则,需要进行全球招标,这对于国内企业来说也已经是常识了。

    世行项目要求进行全球招标的目的有二,一是因为世行资金来自于世界各国,因此项目也应当让各国能够利益均沾,不能通过暗箱操作被少数国家垄断;二来则是希望能够招标的方式,保证中标方案具有最好的性价比,提高世行资金的使用效率。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句话,显然并非中国人的专利,世界各国政府都明白这一点。对于本国获得的世行贷款项目,各国都会搞一些名堂,以确保本国企业或者与本国有利益关系的特定外国企业能够有更多的中标机会。当然,如果在搞了名堂的情况下,这些企业依然无法脱颖而出,就证明它们的确是烂泥扶不上墙,各国政府也不会放松要求使自己的项目受损。

    中国是一个具有装备制造能力的国家,同时又是一个能够获得大量世行贷款的发展中国家。国家对于世行项目的招标一向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要尽量让国内企业中标,确保肥水不流外人田。早些年,国内企业的技术水平差,很多项目拿不下来,不得不交给外国厂商做,但国家还是能够想办法让这些外国厂商把一部分业务分包给国内企业,让国内企业在分包中学到技术,同时也分到一些利润。经过十几年的技术引进,目前国内企业已经有了一战之力,便开始由分包转向了整体承接。这一次,段正伟到京城来,就是打算把沙亭电厂这个项目整体收入囊中的。

    龙山电机厂是新中国最早的几家电机厂之一,早在50年代就依托从苏联引进的技术,生产出了5万千瓦的高压火电机组。60年代至70年代,龙山电机厂在缺乏国外技术参照的情况下,克服种种困难,分别研制出了20万千瓦、30万千瓦火电机组,并生产了20多套,先后投产发电。

    此外,在研制30万千瓦机组的同时,龙山电机厂还受国家计委指派,参与了60万千瓦火电机组的研发工作,只是因为各种技术上、经济上乃至政治上的原因,未能成功。

    1978年之后,伴随着国家的开发政策,龙山电机厂从国外引进了30万千瓦和60万千瓦机组的设计和制造技术,先是利用国外部件在国内进行组装,然后逐渐攻克重要部件的制造工艺,提高国产化水平。到90年代初,除了少数关键部件还存在障碍,需要从国外进口之外,龙山电机厂已经基本掌握了30万千瓦和60万千瓦火电机组的生产技术,并形成了一部分自主知识产权,能够承担国内火电厂的建设任务了。

    90年代是中国经济调整增长的时期,用电需求几乎呈指数方式上升。庞大的用电需求带来了电厂建设的高潮,而其中又尤以火电建设更为迫切,因为火电厂的建设周期远比水电站要短得多,能够尽快满足地方经济发展的需要。

    如此多的火电设备需求,国家是绝对不能拱手送给外国企业的,一来是因为国家没有这么多的外汇,二来则是不敢过度依赖国外,以免受制于人。想想看,如果一个国家电网中一半的发电设备是国外提供的,万一人家在其中装个木马,在关键时候启动,一半国土就得陷入黑暗,在现代化时代,这几乎就意味着不战而胜了。

    也正因为预见到这一点,国家在80年代可谓是不惜重金地引进技术,迫使龙山电机厂等几家电机龙头企业尽快地消化吸收引进技术,形成独立的制造能力。龙山电机厂能够有底气前来参加这次招标,正是这种努力的结果。

    可谁曾想,定南省制订的招标文件上,第一个条款就把段正伟给打趴下了,这个条款写着:沙亭电厂拟采用4台36万千瓦机组。

    “尼玛呀!这不分明就是不想让我们中标吗!”段正伟直接就把招标文件扔到定南省计委副主任汪锦胜的脸上去了。

    发电设备的功率规格是有讲究的,中国生产的火电机组,最初是5万千瓦的规格,然后逐步发展出10万千瓦、12.5万千瓦、20万千瓦、30万千瓦和60万千瓦,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的体系。正因为存在这样一个体系,在70年代末决定引进国外技术时,也同样选择了30万千瓦和60万千瓦的规格,而没有引进诸如36万千瓦这样规格的技术。

    设备规格的规范化是非常必要的,它能够使各企业的技术在一定程度上达到通用,便于技术和装备的移植,降低设备维护成本。也正因为国内的几家电机厂统一采用了30万千瓦和60万千瓦两种规格,因此国内的火电厂建设一律都是按照这个规格设计,要么是2台30万千瓦机组,要么是2台60万千瓦机组,不会出现其他的规格。

    可这个“一律”,偏偏就被沙亭电厂给打破了。他们提出了4台36万千瓦的招标要求,这分明就是存心不让国内企业中标了。

    “段厂长,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汪锦胜颇有些唾面自干的涵养,他没有在意段正伟的冒犯,而是把招标文件塞回到段正伟的手上,慢条斯理地说道:“4台36万千瓦机组,是我们和世行的专家进行反复讨论确定下来的。现在国家也是提倡用户负责制,我们作为用户,有权利提出自己的设备需求,不能因为你们生产不了36万千瓦的机组,我们就改变自己的需求,这不成了削足适履吗?”

    “削你的……”段正伟有心问候一下汪锦胜家的女性,话到嘴边还是咽回去了。他和汪锦胜没有熟到能够口无遮拦的程度,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干部,并不适合像泼妇一样地公开骂街。他指着手上的招标文件,对汪锦胜质问道:“你们说不能削足适履,那为什么不提35万千瓦,不提37万千瓦,你有种写个37万,让西门子、西屋专门给你开模具造出来,这才算本事呢!”

    “这是世行专家建议的,我也不懂。要不,段厂长你找世行说说去?”汪锦胜哼哼哈哈地说道。

    “他们就是存心的!什么世行专家,他们肯定和这些世行专家串通好了,目的就是不让我们中标!”

    在罗翔飞的办公室里,段正伟可就没那么好的修养了,他拍着桌子,向罗翔飞嚷道。

    “这的确是有一个严重的问题!”罗翔飞的眉毛也皱成了疙瘩。所谓世行专家建议这样的鬼话,也就是骗骗幼儿园的孩子还有用,罗翔飞在经济圈子里干了这么多年,哪里不懂得这些猫腻。说穿了,就是定南省计委不想用国产设备,却又碍于国家政策以及世行招标要求,不便直接把国内企业踢出局,于是才搞出这样一个规格限制。

    30万千瓦和36万千瓦的差别并不大,哪个电厂建设的时候都不会把产能计算到这么精确的程度。因为电网的负荷本身也是波动的,电厂产能大致满足需求就可以了,稍微有些波动完全可以通过电网来进行调节。

    前面说过,各个国家在对等世行招标规则的时候,都会搞一些名堂,提出一些有利于本国企业的条款,以限制国外企业竞争。中国对于各地区使用世行贷款的项目也有同样的招标政策,要求它们要尽可能地照顾国内企业。定南省可好,非但没有做手脚照顾国内企业,反而做手脚把国内企业排斥在招标范围之外,这就是红果果地跟国家政策对着干了,别说段正伟生气,罗翔飞同样是怒不可遏。

    可生气归生气,他一时还真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去纠正定南省的做法。这些年,国家不断地搞放权,地方的自主权越来越大,像这种利用世行贷款搞建设的事情,牵头的是国家财政部,但具体如何招标,却是由定南省计委来决定的。人家言之凿凿地说自己就需要4台36万千瓦机组,你只能是去协调,而无法命令他们更改。

    汪锦胜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也就准备着和国家扛一扛的,以罗翔飞这个级别,想去协调恐怕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