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难度不小

第五百三十七章 难度不小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山北省奎固市,北方化工机械厂。

    皇冠牌小轿车载着冯啸辰一行,开进了厂门,径直开到厂部办公楼下。车刚刚停稳,办公室主任茹艳青便小跑着上前,拉开了后排的车门,随即,厂长赵亚东也走了过来,笑吟吟地伸出手,与从车上下来的冯啸辰握手问候:

    “冯助理,欢迎欢迎啊!大驾光临,让我们这个小厂蓬荜生辉啊!”

    冯啸辰笑道:“哈哈,赵厂长说笑了,谁不知道北化机是咱们国家化工行业的龙头企业,如果你们北化机是小厂子,那我们装备公司就只能算是一个皮包公司了。我们这次出发之前,罗总可专门交代过,让我替他向赵厂长问好,还要我们认认真真地向赵厂长学习,赵厂长可不能藏私哦。”

    “多谢罗总的关心。学习什么的我可不敢当,你冯助理可是国家社科院的研究生,沈教授的高足,我们全厂干部职工都等着冯助理来给我们指导工作呢。”

    “赵厂长这是要提醒我尊重您这位党校博士吧?我那个硕士学位,在赵厂长面前可真不够看的。”

    “说起来羞死人了,我那算什么博士,纯粹就是凑热闹,混了个文凭,不瞒冯助理,我连博士论文都是请办公室的几个笔杆子帮忙写的……”

    两个人互相恭维着,转眼间就说了一大堆的废话。赵亚东今年40来岁,在体制内就算是少壮派干部了。这年头提拔任用干部都讲究看学历,赵亚东也未能免俗,找了个党校读了个博士学位,不过那文凭的成色,他自己也清楚。在别人面前他或许还可以吹一吹,在冯啸辰这个社科院硕士面前,他可不敢瞎吹,因为冯啸辰的专业能力之前,在工业圈子里是少有人可以匹敌的。

    互相寒暄过后,赵亚东又向随同冯啸辰一起的周梦诗、黄明打了个招呼,然后一行人便前呼后拥地往厂部大楼里走。赵亚东与冯啸辰并排走在最前面,一边走一边低声地问道:

    “冯助理,你这次到我们北化机来,是不是又有什么大项目了?说实话,我们厂子现在都快揭不开锅了,我们全厂干部职工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你这样的上级领导来给我们安排业务呢。”

    冯啸辰道:“哈哈,赵厂长,我算啥上级领导?充其量就是替上级领导传话的一个传声筒而已。不过,项目倒是有一个,就是不知道赵厂长感不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赵亚东毫不犹豫地说道,“现在这个时候,谁还敢挑业务啊?就我们系统的企业,完全停产的已经有两三成了,余下的也都是像我们北化机这种情况,有点小活可干,但严重开工不足。能够勉强维持盈亏平衡就很不错了,稍不留神就是亏损。”

    “那好,咱们到会议室再谈吧,这个项目经费不少,但技术要求也很高,北化机如果要接下来,可得承受一些压力呢。”

    “有压力不怕,过去不是经常说,人无压力轻飘飘嘛……”

    “哈哈,那就最好了。”

    两人说着,已经来到了会议室门口。赵亚东伸手相让,冯啸辰哪肯自己先进门,用手推了赵亚东一把,让他走在前面,自己则跟在他的身后进了会议室。随后,其他人也陪着周梦诗、黄明二人进来了,宾主分别落座,早有服务员给送上了茶水和热毛巾,这就是国营大厂的派头了。

    会谈开始之前,照例是宾主互相做自我介绍。北化机这边参加会谈的有副厂长黄天舒、技术处长蒋宪宇、生产处长徐震新等人,其实也都是冯啸辰见过的。这些年,冯啸辰到处考察、拜访,国内稍有点规模的装备制造企业,他基本上都走访过多次,北化机也不例外。不过,距他上次拜访北化机至今,也有两年多时间了,有些人如果赵亚东不给他介绍一下,他也还真想不起来。

    对于冯啸辰这位国家装备工业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北化机的一干人可是再熟悉不过了。8年前,因为北化机分包大化肥设备时出现了质量问题,冯啸辰受重装办委托前来处理,愣是把当时的厂长程元定送进了监狱。赵亚东是在这之后才调到北化机来当厂长的,黄天舒等人有些是从外面调来的,有些是当时的下层干部,通过熬资历逐渐提拔起来的。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当年的那件事,捎带着对冯啸辰也就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敬畏之意。

    “既然大家都是熟人了,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我和周科长、黄科长这次到北化机来,是来求大家帮忙的。咱们国家自行建设的60万吨大乙烯工程,目前正在进行紧张的设计,预计明年初就可以破土动工了。这项工程投资70亿,单靠个别企业肯定是拿不下来的,我们希望像北化机这样的化工系统龙头企业能够参与其中,为我们分摊一些压力。”

    冯啸辰用平和的语气,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投资70亿,我的乖乖!冯助理,我们北化机能够分到多少?”黄天舒忍不住发问了。没经历过开工不足的痛苦,就不会知道业务的珍贵。一个70亿的项目放在面前,随便漏一点出来,都足够北化机吃饱穿暖了。

    赵亚东毕竟是厂长,不像黄天舒那样轻率,他冷静地问道:“冯助理,大乙烯应该是石油系统的业务吧,怎么会让我们化工系统的企业来参与呢?”

    冯啸辰道:“赵厂长,现在哪还有什么石油系统、化工系统,大家不都是市场上的企业吗?当然,在这个项目里,原来石油系统的几家大企业肯定是要挑大梁的,像什么石油机械行业里的东北厂、西北厂、浦江厂,都是承担这个项目的主力。可是,咱们国家过去没有搞过这么大的石化项目,这几家企业的力量还不足以完成整个项目,所以我们希望请化工系统的一些大企业来参与。”

    “没问题,我们服从国家的安排,肯定会抽调精兵强将来完成这项任务。”赵亚东说得慷慨激昂。

    “冯助理,我能不能问一下,具体给我们的安排,是哪些任务?”徐震新问道,他是生产处长,思考问题自然是从生产角度出发的。

    冯啸辰向黄明打了个手势,黄明拉开公文包,取出一叠图纸,顺着桌面推到徐震新的面前。徐震新道了声谢,接过图纸开始查看,坐在他旁边的技术处长蒋宪宇也把头凑过去,跟着他一起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两个人的眉头都皱起来了。

    “怎么,有难度?”赵亚东注意到了二人的表现,沉着脸问道。

    “难度不小。”蒋宪宇应道。

    赵亚东拖着长腔说道:“老徐,瞧你这话说的,如果没有难度,冯助理他们至于千里迢迢专门跑到咱们北化机来吗?有点困难怕什么,咱们想办法克服就是嘛。”

    徐震新把图纸推到赵亚东的面前,苦着脸说道:“赵厂长,这不是想办法克服困难的事情,而是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做到。你看,冯助理他们希望我们承接的业务,包括了十几个特大型的压力容器。比如这个1500立米球罐,竖起来有14米高,咱们的容器车间根本就放不下,更别提做加工了。还有,这个反应釜的耐压壳,需要用大型水压机进行模锻处理,咱们没有这么大压力的模锻机,根本就做不出来。”

    “嗯,这个倒的确是有点麻烦。”赵亚东点了点头,然后把脸转向冯啸辰,说道:“冯助理,你看,这倒是我们的实际困难。我们那个容器车间,还是80年代初的时候建成的,当时没考虑到要造这么大的容器。我们一直打算重新建一个新的容器车间,可是我们厂现在这种经营状况,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看着这君臣的做作,冯啸辰心中好笑。60万吨乙烯项目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前期光是各种研讨会就开过上百次,北化机也曾派人参加过一些会议,对于自己即将承担的任务,也是早就有所了解的。赵亚东摆出一副全心全意为国家着想的样子,让下属来提困难,其实就是演了一出双簧给冯啸辰他们看。这么大的项目,国家肯定是有各种配套的技改资金支持的,北化机的干部们显然是盯上了这些技改资金,想借项目之机,让国家给他们投资改造车间,再添置一些设备。在以往,类似这样的事情是常有的,越是重点项目,就越容易从国家那里获得好处,企业里的人都是精通此道的。

    “赵厂长,徐处长,你们不必担心。”冯啸辰开口了,“国家搞重大项目建设,本意就是通过项目形成咱们自己的生产能力。1500立米球罐,咱们过去没有搞过,包括石油系统的几家大企业,都没有这么大的车间,所以,建设新的车间是必须的,把新车间建起来,未来我们造其他的设备也能用上。”

    “是吗?”赵亚东面有喜色,“这么说,冯助理是支持我们建设一座新的容器车间了?资金方面,是用乙烯的投资,还是国家的专项资金?”

    冯啸辰呵呵一笑,道:“赵厂长,你别急,我还没说完呢。车间肯定是要建的,但不是建在北化机,这就是我这次来想跟你商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