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我喜欢吃

第五百三十六章 我喜欢吃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啸辰认真地观察着冯林涛的表情,确定他所说的都是发自于内心,而不是出于客气或者别的因素而说了什么违心的话。冯林涛今年也已经是28岁的人了,因为在国外漂泊多年的缘故,又显得比同龄人还要成熟几分。他这样说出来的话,应当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也就是他真实的选择了。

    看起来,这个二叔一家,也的确都够奇葩的。二叔放着好端端的军工企业工程师不当,跑到非洲去给军阀当军事顾问,还把二婶也带过去了。这个堂弟跑到德国去拿了个硕士学位,原本可以到自家的家族企业去当个高官,或者在社会上选一个别人眼中炙手可热的单位,却偏偏要干核工业这样一个冷门专业。

    话又说回来,在冯啸辰看来,核工业也就是时下比较冷,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的核工业是要全面发力的,届时这个领域也能风光无限。冯林涛在此时进入这个行业,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于说工资收入、生活待遇之类的问题,就没必要考虑了,就算冯林涛不回辰宇公司去工作,冯啸辰也少不了他的分红。一年最起码拿上一两百万的分红款,冯林涛就算是去当清洁工,也是开着大奔扫马路的那种了。后世有个关于自由的说法,认为有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能够实现工作自由,即可以任性地选择自己的职业。托冯啸辰的福,冯凌宇和冯林涛都已经达到了这个层次,在他们面前,还真没有什么热门专业、冷门专业的限制。

    想到此,冯啸辰也就不再劝说冯林涛什么了,而是在心里盘算起了自己能够如何帮冯林涛联系单位。核工业的对口单位,不外乎军工、高校、民用核工业系统这几个方面。军工这边,冯啸辰是不考虑的。高校和民用核工业这两个方面,冯啸辰都有一些关系,届时帮冯林涛介绍一下并不困难。

    “克林娜,你呢,打算做一份什么工作?”

    冯啸辰思考完与冯林涛相关的事情之后,又转向了克林娜,笑呵呵地对她问道。

    克林娜抿着嘴直笑,却不肯说话,而是看着冯凌宇,似乎想让冯凌宇帮她说话。冯凌宇手里拿着一块羊蝎子,正很不雅观地啃着上面的肉。见克林娜向他投来求助的目光,他含含糊糊地用德语说道:“克林娜,你就跟我哥直说吧,他是个很开通的人,肯定会同意你的要求的。”

    “怎么,还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冯啸辰是懂德语的,听冯凌宇用德语向克林娜交代,猜出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便也换成德语问道。

    克林娜迟疑了一下,脸红红地说道:“这件事,我有点不好意思说,我怕爸妈会骂我。”

    她这里说的爸妈,指代的正是冯立夫妇。她和冯凌宇虽然还没领证,但早就是老夫老妻了,加之欧洲女孩也足够开放,这样说话并不为过。

    冯啸辰不以为然地说道:“自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克林娜道:“我和凌宇一样,也是学机械的,不过,我真的不喜欢机械这个专业,我完全是因为凌宇才拿这个学位的。”

    “那你喜欢什么呢?”

    “我喜欢……”克林娜又犹豫起来了,再次去看冯凌宇,等冯凌宇帮她说出来。

    “她喜欢吃!”冯凌宇扔了手里的羊骨头,笑呵呵地替她说道。这句话,他倒是用汉语说的,让人一听就觉得是在开玩笑。

    “喜欢吃……”冯啸辰无语了。他倒是早就知道这位弟妹是个吃货,甚至冯立夫妇在私底下也这样调侃地评论过。可当着克林娜的面,冯啸辰还真不好接口。杜晓迪听不下去了,瞪了冯凌宇一眼,说道:“凌宇,你说啥呢,克林娜是个老实人,你别老是欺负她。”

    “不是的,嫂子,我……我真的是喜欢吃。”克林娜磕磕巴巴地澄清道。

    “喜欢吃……也不算什么缺点吧。”冯啸辰硬着头皮应了一声,然后说道:“可是……咦,你不会是想开餐馆吧?”

    要说灵感这东西,还真是无法用常理解释的。冯啸辰只觉得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突然就明白了冯凌宇和克林娜所打的机锋。自己明明是在问克林娜的职业选择,冯凌宇却说克林娜喜欢吃,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在调侃克林娜,但克林娜却并不生气,而是愉快地承认了。这就说明,这小两口在这个问题上是有默契的,克林娜的职业选择,必然与吃有关。那么,与吃有关的职业是什么呢?作为一家大型高档连锁酒楼的大BOSS,冯啸辰能想不到开餐馆这一点吗?

    听到冯啸辰说出了开餐馆这个选项,克林娜满脸喜色,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我就是想开餐馆,我想跟陈姐学习做菜,以后在德国开一个春天酒楼的连锁店。”

    “这个……”冯立把眉头皱起来了。他知道这个洋媳妇与自己的小儿子是同学,也是亚琛工业大学的毕业生,算是高学历人才。放着自己的专业不干,却要去开什么饭馆,这可就是典型的不务正业了。冯立对于开饭馆这件事倒没有什么歧视,对于春天酒楼给自家带来的收益更是极为满意。但在他想来,开饭馆这种事情,应当是陈抒涵这种没啥文化的回城知青做的,哪有德国的机械专业硕士改行开饭馆的。

    可是,冯立皱眉归皱眉,却不便直接斥责儿媳妇的荒唐。原因无它,对方毕竟是儿媳妇,不是自己的女儿,再说,人家还是外宾,有自己的文化,他这个中国老公公适合直接去斥责对方吗?

    冯啸辰的想法却与冯立完全不同,听到克林娜的话,他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完全没问题啊,克林娜,你如果想学做菜,就在春天酒楼工作好了,反正也是咱们自己家的产业,你想学什么尽管说,没人敢拦着你。至于说未来去德国开连锁店,我想陈姐肯定会非常高兴的,她可跟我说过不止一次,说要把分店开到国外去呢。”

    “真的,那咱们一言为定?”克林娜欣喜若狂,只差伸出小拇指来和冯啸辰拉钩了。

    “啸辰,这事……是不是从长计议啊?”冯立在一旁提醒道。

    冯啸辰看了看父亲,猜出了他的想法,于是笑着说道:“爸,你就别操心这事了,其实干什么职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做一份自己喜欢的事情。克林娜喜欢中国文化,想学习中国的餐饮,这是好事,我们应当支持才对。”

    “嗯嗯,你说的也对。”冯立点了点头。冯啸辰把克林娜想开餐馆的事情引申到喜欢中国文化的高度,让老爷子心里感到了几分骄傲,也就不把开餐馆当成什么低端的职业了。冯啸辰说得对,家里有了这么大的产业,其实也不指望克林娜挣钱养家,她喜欢干啥就干啥,说不定开餐馆这事也就是五分钟热气,过后就腻了,自己又何必干涉呢。

    一顿饭之间,就把三个人的职业选择都确定下来了,大家各得其所,都是心花怒放。冯立委婉地提起了冯凌宇和克林娜的婚事,冯凌宇有些不好意思,克林娜反而大大方方地表示随便大人安排。冯立夫妇闻言大喜,立即就探讨起了有关买房子、婚礼之类的事情,全然忽略了桌上还有冯林涛这样一条单身狗。

    家里的事情自有冯立夫妇安排,冯啸辰是不用过多操心的。自从冯姗出生之后,老两口就放弃了在南江省的工作,迁到京城来与儿子、儿媳一家住在一起了。早年经委暂借给晏乐琴的那个小四合院,因为种种制度改革的缘故,已经被冯啸辰高价买下了,成了冯家的私产。当然,80年代末的高价,也就是一百来万,而这样一个四合院到了新世纪,没有一两个亿恐怕是拿不下来的。

    冯凌宇和冯林涛两兄弟回国,首先自然是在四合院落脚。不过,未来他们将会搬出去各自单住,时下京城已经有不少商品房出售了,冯家作为“先富起来”的人家,买几套房子不在话下。一家人住在一起,热闹归热闹,但麻烦也不少。冯林涛毕竟是外人,住在大伯家里肯定不自在。冯凌宇娶了个洋媳妇,加上自己又在国外呆了多年,颇有一些“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如果长期与父母住在一起,没准也会有摩擦,搬出去另过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冯凌宇既然要到辰宇工程机械公司去工作,在京城的时间也就不会太多了,因为工程机械公司是在南江省,他大多数的时间肯定是在南江呆着。至于克林娜,自然也会跟他一道回南江。春天酒楼的总部仍在南江,陈抒涵是在总部坐镇的,克林娜想跟陈抒涵学厨艺,回南江也是正道。这些事就不必赘述了。

    石化设计院那边的事情已经办妥,大乙烯装置设计进入了快行线,次年3月之前拿出完整的设计方案基本已无悬念,暂时也就不需要冯啸辰再去过多操心了。设计的事情有了眉目,后续制造环节的事情就该提上日程了。冯啸辰领了罗翔飞的旨意,带着下属周梦诗、黄明二人,又踏上了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