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五百二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石化总公司。

    副总经理马中亮放下手里的电话听筒,苦笑着对端坐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年轻人说道:“小冯助理,我都照你的吩咐说了,你们这回,可是把设计院那边给坑苦了。”

    那年轻人自然就是冯啸辰了,他从石化设计院出来之后,直接就到了石化总公司,向马中亮汇报与康海东交涉的结果。听说设计院那边根本拿不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马中亮也是颇为无奈,只能同意对设计院采取冻结账户、停电这些极端措施。

    60万吨乙烯项目的业主单位,正是石化总公司,装备工业公司不过是项目的承包方而已。相比装备工业公司,石化总公司对于项目早日投产更为迫切。石化设计院历时一年半都未能拿出设计图纸,总公司其实也是恨得牙痒痒的。马中亮也不是没有给徐爱忠、康海东这些人打过电话催促,但每次都没有什么效果。设计院那边人事关系复杂,干群矛盾严重,马中亮是心知肚明的,他甚至曾在总公司的办公会上提出要撤换徐爱忠等人,但撤换了这些人是不是就能够解决问题,他心里也没底,所以迟迟未能下手。

    前些天,冯啸辰代表装备工业公司前来与石化总公司洽谈,提出要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来解决石化设计院的问题。马中亮一开始对于这个小年轻并不在意,但听他说得有板有眼,加上总公司这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便答应让他试试。

    法院、银行、供电所这些单位,都是冯啸辰让人事先联系好的。石化设计院未能按合同要求完成任务,装备工业公司要向法院起诉,法院自然也得支持他们的诉求。当然,如果没有人打招呼,法院不可能这么迅速地采取行动,银行、供电所之类的单位更不可能如此配合。为这事,罗翔飞专门出面找了一些相关的人员,又告诉他们说此事已经得到了石化总公司的默许,这才有了几家单位对石化设计院的联手封杀。

    听说银行封了自己的账户,徐爱忠直接就把电话打到了马中亮这里,气呼呼地告了装备公司一状,请总公司给自己撑腰。石化设计院是个正厅级单位,与装备工业公司是平级的,但作为一家科研机构,社会关系肯定不如装备公司那样丰富。徐爱忠明白,装备公司既然能够让银行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就冻结了自己的账户,那么自己去找银行说理是没用的,只能请上级单位来出头。

    马中亮早就知道徐爱忠会找自己,他既然已经答应了与冯啸辰合作,自然也就不会帮设计院说什么了。听罢徐爱忠的控诉,马中亮先是狠狠地批评了徐爱忠一顿,说这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纯粹是设计院方面咎由自取,装备工业公司依法申请冻结设计院账户,并没有什么错误。徐爱忠被骂了一通,气焰也没那么盛了,只是反复地说着自己的困难,请总公司体谅。马中亮这才哼哼哈哈地答应会找个合适的方式去与装备公司谈一谈,至于能不能解决问题,他可不能打包票。

    “重症下猛药,设计院现在的状况,如果不能给全院的职工一个深刻的教训,恐怕是无法改变他们的作风的。”冯啸辰向马中亮说道,“据我了解,设计院的干部职工都没有把国家交付的任务当成一回事,大家都觉得事不关己,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是啊,我们原来总是提主人翁责任感,可这几年,大家都把这个词给忘了。争待遇的时候,大家都是争先恐后,生怕自己吃了亏。临到有工作的时候,就是互相推捼,谁也不愿意多干活。在这样的风气下,工作怎么能够做好。”马中亮颇有同感地说道。

    冯啸辰道:“所以,我才斗胆提出这样一个方案,要让整个设计院的职工都感受到压力。等到他们明白自己没有任何倚仗的时候,总公司再派人去接手,他们也就不敢炸刺了。”

    马中亮道:“他们到时候敢不敢炸刺,我现在还不敢说。不过,未来这几天,总公司这边肯定是不得安宁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唉,我也真是昏了头,居然会听你这样一个小年轻摆布,说真的,如果不是孟部长给我打了电话,我是绝对不会和你合作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语气已经变得柔和下来了。最初孟凡泽给他打电话介绍冯啸辰的时候,他还只是碍于老领导的面子,不得不虚与委蛇。及至与冯啸辰交谈了几回,他才渐渐感觉到这个年轻人颇有一些见地,于是才会答应与冯啸辰合作。冯啸辰对于设计院内部情况的分析,马中亮也是心有戚戚,至于说这种将设计院置于死地以求后生的做法是不是有用,马中亮只能是带着几分怀疑来试一试了,反正这种作法也就是让设计院的职工们难受几天,不会造成什么损失。设计院这几年的工作都让总公司觉得不舒服,马中亮也有意要让他们尝点苦头。

    徐爱忠没有等来马中亮的救援,停电的事情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并在设计院中引起了波动。白天停电,充其量也就是没法开电风扇,对于大家的生活没有什么影响。到了晚上,家家户户要开灯照明,孩子要做作业,大人要追电视连续剧,没有电带来的不便是非常严重的。

    大家一开始还以为是线路检修之类的问题,看着周围的单位和住宅区灯火通明,自己单位的院子却是黑灯瞎火,不禁纷纷指责行政处办事不利,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和供电局协调好。可随后,有关停电的真实原因就开始在职工中流传开了,大家这才知道,这么长时间的停电,居然不是什么技术原因,而是那么劳什子的装备工业公司闹的鬼。

    “反了他们了,凭什么停咱们的电!”

    “艹,没完成任务,让他们找院领导去啊,停我们职工的电算什么事?”

    “还有王法没有了!”

    职工们忍不住就骂开了,每个人都觉得这事对于自己是无妄之灾,院里跟人家签了合同,最后没有按时完成,关大家屁事?凭什么停大家的电呢!

    大家的怒骂,伤不着装备工业公司的一根毫毛。这一宿,整个设计院愣是一直没有来电,弄得像是个鬼城似的。次日早上一上班,愤怒的职工们便在办公楼里闹腾开了,有三三两两凑在一起骂街的,有跑到行政处去抗议的,几个有点老资格的学术大牛直接就找到了徐爱忠那里,质问院领导对于这种红果果侵害设计院权益的事情为什么不抗议。

    “老宋,这件事我昨天已经向总公司汇报过了,总公司答应要找装备公司那边交涉一下,现在还没什么结果呢。”徐爱忠对着前来兴师问罪的总工程师宋世军解释道。

    “这还有什么可交涉的!他们有什么权力停我们的电!必须让他们停止这种错误的做法,马上通知供电局给我们恢复供电!”宋世军怒气冲冲地嚷道。

    昨天晚上,他那个10岁的宝贝孙女是点着蜡烛做作业的,因为蜡烛光太暗,小姑娘的眼睛都熬红了,让宋世军和老伴心疼难耐。乙烯装置的事情,宋世军是非常清楚的,偶尔也觉得未能按时交付设计成果有点不合适。但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工作没完成,你们可以通过组织渠道来协商嘛,一言不合就把我们的电给停了,哪有这样办事的?

    “没那么容易啊。”徐爱忠一脸苦相,“装备公司那边说了,他们是按合同办事,咱们没有按时完成任务,他们就向法院起诉,要求追回前期支付的1000万合同款。现在咱们账上别说1000万,连100万没有,所以法院先冻结了咱们的账户,这也是按着程序办事。供电局那边说咱们付不起电费,所以才停了咱们的电。现在供电部门都是电老虎,根本就没法跟他们讲理的。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落到装备公司那边去。”

    “真是太过分了,不行,我要直接给马中亮打电话,问问他这个副总经理还管不管事了!”宋世军牛烘烘地说道。

    停电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其他的事情也出来了。先是建筑公司的经理找上门来,说设计院正在建的两幢宿舍楼要停工,理由自然也是担心设计院付不起尾款。随后,食堂管理员也急匆匆地跑来报告,说买菜的钱没有了,中午食堂无法开伙,全院职工只能去外面饭馆吃饭。旁边的中学也来凑热闹,说设计院30多个子弟的赞助费得交了,如果今天不能交钱,就只能让孩子们先回家呆着了……

    徐爱忠再次拿起电话,准备向总公司告状,却意外地发现电话也被掐断了,至于原因,还用多说吗?

    “这个冯啸辰,还是不是国家干部了,怎么做事像个流氓似的!”

    徐爱忠直接把电话听筒摔在桌上,气急败坏地大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