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又见临时工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又见临时工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各位记者朋友,我叫内田悠,是日本池谷制作所的销售总监,我非常荣幸能够与中国国家装备工业集团公司的冯啸辰先生共同召开这次新闻发布会,向大家介绍有关佩罗化工厂工地分馏塔倒塌事件的调查结果……”

    海角宾馆的大会议厅里,稀稀拉拉地坐着十几家媒体的记者,还有一些工业圈子里的人士,他们都是应邀来参加这次新闻发布会的。佩罗工地的分馏塔倒塌事件,现场只造成了几人的轻伤,经济损失也不算特别大,所以并不属于很引人注目的新闻。冯啸辰此前让人把新闻发布会的请柬发到了在墨西哥城的各家媒体手里,但真正有兴趣来的并不多,有些媒体索性只留了一个传真号,让会议主办方事后发一篇新闻通稿给他们,他们酌情考虑是否需要发布。

    让记者们觉得有些意外的是,发布会的请柬是由中国人发出的,而率先走上讲台发言的,却是池谷制作所的内田悠。更让他们觉得意外的是,在十天前含沙射影把责任全推到中国工人身上去的这位日本人,发言一开始就大夸中国工人技术之精湛,同时强烈谴责“部分不负责任的媒体对中国工人作出了不恰当的指责”。

    不恰当的指责?难道这不正是你内田悠希望我们说的话吗?怎么现在反过来说是我们造谣了?早听说日本人有吃排泄物治脑残的传统,今天可算是见着一个活样本了。

    “池谷制作所与中国企业进行过近10年的合作,在我们的很多海外工地,都有这些勤劳的中国工人的身影。我们认为,中国工人的技术水平丝毫不亚于任何一个西方工业大国的高级工人,而他们的聪明与吃苦耐劳的精神,更是令人佩服的。”内田悠说道。

    “可是,内田先生,似乎在上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你专门强调说佩罗工地是你们第一次使用中国工人,这和你今天的表述完全不同。”一名记者举手质疑道。

    “我这样说过吗?”内田悠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他似乎是认真地回忆了一下,然后说道:“记者先生,我想或许是我的英语水平不够好,表达意思的时候出现了一些瑕疵。我当时说的是,我们在现场使用的中国工人中间,只有一位是过去没有在我们池谷制作所工地上工作过的,而我们经过调查,这位工人并没有参与分馏塔的焊接工作,而且他的技术水平也是非常可信的。”

    “他是这样说的吗?”

    “不会吧,我记得他当时说的不是这样。”

    “该死的日本人,英语水平真的太差了!”

    “不,鲍勃,你真的相信他的解释吗?”

    “莫非是……”

    记者们议论纷纷,有人怀疑自己的听力与记忆,但更多的人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就反应过来了,这哪是什么英语水平不高的缘故,分明是内田悠想往中国人身上泼脏水,结果人家找上门来了,他只能把自己的话再咽回去。你没注意到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是中国人召集的吗,内田悠跑来为中国工人正名,明显就是被人抓住了把柄,不得不出来自己打脸了。

    日本是个发达国家,中国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而且据说中国在技术和外资方面还有求于日本,所以内田悠此番表态,肯定不是受到了什么政治压力,而应当是在道义上有短处了。这也就是说,中国工人的技术水平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甚至内田悠想找个理由泼脏水都办不到。内田悠这种前倨后恭的表现,能够说明很多问题,这一点,在未来的报道中是需要特别指出来的。

    “内田先生,既然你表示中国工人的技术是没有问题的,那么,这次分馏塔事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记者们弄明白了此前的事情之后,开始追问后续的问题了。

    “原因我们已经查清了,主要是因为一名日本籍临时工的失误!”内田悠郑重其事地宣布道。

    “经我们的周密调查,发现我公司派往佩罗工地负责材料发放的临时工松下堀代子女士在工作中玩忽职守,在发料时错误地将25号焊条当成74号焊条发放给了现场工人,造成工人在焊接过程中使用了错误的焊条,从而降低了结构的强度,导致这次严重的事故。我们已经对松下女士进行了开除处理,并将在日本国内对其失职行为提起诉讼。”

    “咔嚓!”

    “咔嚓!”

    无数的闪光灯亮起来了,拍下了内田悠那大义凛然的表情。在现场,除了冯啸辰、杜晓迪与平冈树男之外,没有人知道内田悠此刻内心正在滴血。

    在前一天的谈判中,冯啸辰咄咄逼人,以曝光钢材质量问题相要挟,最终让平冈树男和内田悠都接受了城下之盟。内田悠原来还打算与冯啸辰较较劲,声明池谷所作所与此事无关,但冯啸辰抓住内田悠曾经诬蔑中国工人一事作为理由,声称如果池谷制作所不有所表示,中方就将公布此事,哪怕因此而失去与仙户制钢所的合作机会。

    平冈树男没辙了,只能帮着冯啸辰向内田悠施压,又承诺会在未来给池谷制作所以丰厚的补偿。内田悠把自己的损失夸大了十倍,留出向仙户制钢所索赔的余地,这才答应了冯啸辰的条件,同意向中方转让乙烯三机的核心专利,并在次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为中国工人正名。

    关于把责任推到临时工身上的说法,原本是冯啸辰想出来的,但没等他开口,内田悠与平冈树男就已经定下这个口径了。冯啸辰这才意识到,要论甩锅的本领,日本人是远远超过中国人的,这种手法,还真用不着中国人去教他们。

    商量妥了处理方案,冯啸辰逼着他们两位写下了承诺书,把转让技术的事情明确下来。冯啸辰自己就是一位技术权威,加上此前一段时间一直都在忙着搞乙烯国产化的推进工作,对关键技术的要求了如指掌。他列出了一份需要日方转让的关键技术清单,让平冈树男和内田悠签字画押,以备日后安排人去与两家公司正式洽谈。

    冯啸辰倒也不用担心他们爽约,毕竟仙户钢铁所的钢材质量问题是客观存在的,他们卖出去的钢材数以千万吨计,任何一家客户只要意识到存在质量问题,做点检测就能够发现。如果平冈树男和内田悠敢于忽悠冯啸辰,冯啸辰找个场合放放风,就能掀起一场波澜了。

    “冯先生,我公司会立即对钢材数据进行纠正,避免再出现类似的差错。这一次的事情,还请贵国的知情人员不要向外界透露,拜托了!”平冈树男第100次地向冯啸辰鞠着躬央求道。

    “放心吧,平冈副总裁,中国人是讲信用的,我们答应的事情,就绝对不会违反。”冯啸辰承诺道。

    平冈树男又表示了一番感谢,这才与内田悠一道告辞离开。临走前,他多嘴多舌地又问了一句:“冯先生,请问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效劳的吗?”

    “嗯,的确是有一件小事。”冯啸辰道,说着,他用手指了指堆在地上的那堆宣传材料,说道:“既然咱们双方已经达成了谅解,那么这些材料就用不上了,麻烦平冈先生找人把它们运走处理掉吧。此外,印刷这些材料的费用,一共是175美元,是我个人掏腰包垫付的。既然材料不能发放,这些费用就没法报销了。我是一名公职人员,要个人承担这些费用,的确有些困难。”

    “给冯先生添麻烦了!”平冈树男强忍着与冯啸辰决斗的冲动,躬身说道:“我会请人把这些材料运走销毁的,冯先生花费的费用,我也会让人给你送来……”

    花钱印对手的黑材料,用以要挟对手,最后还要对手负责报销这些费用,这简直就是欺负人欺负到家了。但平冈树男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接受这种欺负,而且打心底里产生出一种要对冯啸辰臣服的念头。这也是日本的民族性吧,谁对他们下手最狠,他们就对谁最崇拜……

    新闻发布会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分馏塔事故最终被证明是由于一位日本临时工的失职所致,不管大家信不信,反正内田悠和冯啸辰都信了。

    豪格公司对于这个结果采取了无所谓的态度,只要池谷制作所能够保证化工厂未来不会发生同类事件,他们也就懒得去深究了。田雄哲也根据钢材的真实成分设计了新的焊接工艺,让工人们把存在隐患的那些设备都进行了加固,这件事就算是平息下去了。

    冯啸辰和杜晓迪完成了他们各自的任务,一起乘机离开墨西哥返回中国。直到这个时候,毕建新、梁辰等人才知道杜晓迪嫁的人居然就是冯啸辰,纷纷感慨他们俩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这些花絮自不必细说。倒是王瑞东见识了冯家伉俪的本事,意识到自己虽然傍着姐夫有点财富,但在人家面前不过就是一个乡下土鳖,对冯啸辰的膜拜之意又多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