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不会影响仙户的声誉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不会影响仙户的声誉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平冈树男恍然大悟。

    早在两年前,中国的江城钢铁厂就在寻求与仙户制钢所进行合作,以开发某些特种钢材。说是合作,其实就是从日本引进相关的技术,因为中国的炼钢技术与日本相比,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中方在这种所谓的合作中很难有什么自己的贡献。

    在中方所希望引进的技术中,就包括了冯啸辰刚才提到了超低温钢材,这是用于制造低温设备的重要原材料,迄今为止,中国自己还无法生产这些材料,需要全部依赖进口。

    三年前,中国装备工业公司提出了自行设计建造60万吨乙烯装置的目标,并把相关任务分解开来,分别承包给了国内的上百家企业。乙烯装置研制过程中难度最大的莫过于被称为乙烯三机的乙烯压缩机、丙烯压缩机和裂解气压缩机,此外还有大型乙烯球罐。这几种设备的制造难度在于它们都是在零下40度至零下100度的环境下工作的,寻常的钢材在这样低的温度下会变得非常脆弱,根本无法使用。为了制造这些设备,就需要有耐低温的特种钢材。而要想独立自主地掌握大型乙烯装置制造技术,那么耐低温钢材的国产化就是一个重要前提了。

    江城钢铁厂向仙户制钢所提出了引进低温钢材冶炼技术的请求,并承诺可以支付高额的技术引进费。但仙户制钢所对这个请求不予理睬,道理也是很明白的,那就是他们希望能够攥住中国人的命脉,以便攫取源源不断的利润。

    低温钢材的研制要求是由装备工业公司提出的,冯啸辰一直都在关注此事,也想了不少办法,希望能够说服日方让渡这项技术。这一回,杜晓迪发现仙户钢材数据造假,冯啸辰敏感地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有这样一个把柄捏在手上,还愁仙户制钢所不肯就范吗?

    “低温钢材嘛……”平冈树男支吾着,“冯先生,这是仙户制钢所的核心技术,恕我们不能向贵方提供。不过,我们可以与贵方签订一个长期的供货合同,保证在未来10年……,不,未来30年内,按市场均价向贵方提供所需的钢材,绝对不会影响到贵方使用。”

    这个条件,也算是有诚意了,但冯啸辰并不能满意。这或许就是中国人的一种执念吧,不管你说得再好,一样东西我必须自己拿在手上才踏实。原因无它,过去100多年,中国受的各种制裁实在是太多了,世界上的强国,有一个算一个,都曾经欺负过中国,中国早已对这个世界充满了警惕。平冈树男说得好听,他们可以和中国签订一个长期供货协定,冯啸辰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但凡国际政治有点风吹草动,仙户制钢所一定会把这份协定扔进马桶里冲掉,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谁的诚意,都不如自己手上的保障,这是中国人从惨痛经历中得到的经验。上一个误以为能够依靠其他人帮忙的国家,名叫俄罗斯,如今已经扑街,没有十年八年是别指望爬起来了。中国人没那么傻,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平冈先生,作为彼此有诚意的合作伙伴,我们更希望贵方能够帮助我们掌握低温钢材的冶炼方法,毕竟凡事都要麻烦朋友,是一件不太礼貌的事情。”冯啸辰悠悠地说道。

    “其实,这不能算是麻烦……”平冈树男脸色灰暗,有短处攥在人家手上,真是一件憋屈的事情,明明知道人家是要讹诈自己,还得陪着笑脸,不敢直接反驳对方的谬论,这种滋味太难受了。

    可有什么办法呢,数据造假这件事情,是仙户制钢所高层默许的,甚至说是他们授意的,也并不为过。仙户制钢所用几十年时间培养起了良好的品牌形象,如果不能用这种形象来换取一些超额利润,未免太可惜了。反正大家都信任仙户,他们适当地造一点假,并不会被别人察觉。能够靠颜值赚钱的时候,何必要付出努力呢?

    现在,造假被人家揭穿了,人家开出天价的封口费,自己也就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充其量就是叫叫苦,看看能不能减免一点点。

    冯啸辰看看平冈树男,笑了笑,没有说话,却把头转向了内田悠,说道:“内田先生,为了表示贵我两国的友谊,我们希望在乙烯三机设计方面与贵公司开展合作,希望贵公司能够允许我们使用你们的部分专利,我想你是不会拒绝的吧?”

    “冯先生,我只是一个中间人而已,今天的会谈,主角是你和平冈君。”内田悠黑着脸,无视了冯啸辰的要求。开玩笑,钢材出问题,责任是在仙户制钢所,你讹诈平冈树男也就是罢了,凭什么又敲到我头上了?

    冯啸辰笑道:“是吗,我一直觉得池谷制作所与仙户制钢所是亲密合作的,这次的事情虽然是在佩罗工地上发生,但池谷制作所其他的工程,或许也有同样的隐患,你们不希望和我们一起把这些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吗?”

    “……”

    内田悠哑了,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灌了一口排泄物那样恶心,冯啸辰这话就是红果果的威胁,很明显,冯啸辰也知道这种威胁是有效的,因为不希望钢材事件发酵的,除了仙户制钢所,还有其他与仙户合作的企业,其中就包括了池谷制作所。

    仙户的钢材有问题,责任当然是在仙户。但你用了仙户的钢材,要不要对客户有个交代呢?仙户公司如果负担不起所有的赔偿要求,可以申请破产倒闭,那么使用仙户钢材的池谷制作所,又当如何?

    各家企业其实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无法独善其身。后世一些日本企业爆出长期造假的丑闻,其实并不是下游企业一直迟钝没有发现,而是这些发现问题的企业也不敢随便曝光,因为一旦曝光出来,上游厂商完蛋了,下游厂商也同样要受到连累。

    冯啸辰就没有这样的顾虑了,中国目前还是装备的净进口国,不需要考虑对国际市场负责的问题。至于国内,自家人的事情就很好说话了,就算是使用了仙户钢材,存在一些质量隐患,用户方面也不会不依不饶地发难,完全能够在国家的协调下妥善得到处理。

    冯啸辰这一次过来,根本就没打算只敲诈仙户制钢所一家,池谷制作所也是他瞄准的目标之一。中国要搞大型乙烯,有很多国外掌握的专利技术是绕不过去的,要么是买下来,要么是逐套设备支付专利使用费。装备工业公司的想法,当然是直接把这些专利买下来,使自己拥有这些专利的全部知识产权,这不但能够使未来的使用变得方便与廉价,而且还留出了在这些专利基础上开发新技术的空间。

    装备工业公司也曾与包括池谷制作所在内的几家日本化工设备制造商探讨过购买乙烯三机专利的问题,但对方或者是不予理睬,或者就是开出一个天价,让人望而却步。现在机会来了,冯啸辰也就不客气了。

    “内田先生,因为贵公司一些高层人员不负责任的言论,使我们派出的工人蒙受了不白之冤,也使我国的形象受到了极大的损害,难道贵公司不应当对此做出一些必要的补偿吗?事实上,我们只是希望能够与贵公司进行更深入的合作而已,关于乙烯三机的专利,我们会按照市场规则支付必要的专利费用,贵公司并没有承担经济上的损失。”冯啸辰说道。

    “这一点,我需要向公司汇报。”内田悠不敢过于强硬,使了一个拖字诀。

    冯啸辰点点头道:“我理解,这样的事情,当然不是内田先生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不过,内田先生如果要请示,恐怕需要快一点,因为我们明天就将召开新闻发布会了。”

    “什么,你们还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平冈树男急了,自己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了,对方怎么还要开新闻发布会呢?

    冯啸辰道:“我们事先并不知道二位的公司愿意与我们合作,所以我们通知了整个墨西哥城的所有媒体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现在虽然贵公司已经与我们达成了合作协议,但新闻发布会肯定还是要召开的,我们不能爽约。至于说会议上发布的内容,我们当然会做出一些调整。考虑到贵我两方的合作关系,我们将不会披露有关仙户制钢所所生产钢材的那些小小瑕疵。”

    “非常感谢。”平冈树男说着又准备起身鞠躬了。

    “不过嘛,内田先生既然不愿意与我们合作,而内田先生此前的一些发言又的确对我们造成了一些困扰。所以我们打算向公众进行一些必要的澄清,指出此次事故的原因与我国工人无关,原因在于池谷制作所使用的钢材存在着缺陷。”

    “这……这不是一样吗?”平冈树男目瞪口呆。

    冯啸辰正色道:“当然不一样。我们不会披露这些钢材的来历,所以不会影响到仙户制钢所的品牌声誉。至于池谷制作所方面是不是会指出这一点,就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