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一十章 最大限度地榨出油水

第五百一十章 最大限度地榨出油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田雄哲也和内田悠接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岩崎直弘把杜晓迪留下的检测报告递给田雄哲也,田雄哲也只看了一小段,就颓然地瘫坐下去了:

    “怎么可能,居然是钢材成分出错了!”

    这几天,田雄哲也和他的小伙伴们猜测过各种事故原因,也进行了反复的查证,但有一个方面是他们没有质疑过的,那就是钢材本身的问题。按照设计,分馏塔的底座使用的是40号铬钼结构钢,这种钢材由日本仙户制钢所生产,被广泛地应用于各种钢结构,池谷制作所过去的很多工程也都使用过这种钢材。

    仙户制钢所是日本的一家特大型钢铁企业,已经有90年的历史,在日本国内乃至全世界都享有盛誉。田雄哲也从来也没有怀疑过仙户制钢所生产的钢材会有什么质量问题,他在进行结构设计的时候,是完全按照仙户制钢所提供的材料成分和技术指标来进行结构受力计算的。这些天,他和小伙伴们把模型算了一遍又一遍,所有的参数都反复核对过,唯有钢材的技术数据,他们从未怀疑。

    可眼前的这份报告,言之凿凿地声称分馏塔的底座用钢成分与仙户制钢所声称的40号铬钼结构钢存在严重差异,其中铬的含量低了三分之一,钼、钛、锰、钒之类的比重也有差异,而且都是偏低。至于这意味着什么,田雄哲也心里像明镜一般透亮。

    特种钢材与普通钢材相比,多出来的就是钢材里含的各种合金元素。合金元素比铁要贵得多,所以合金元素的比例越高,钢材的价格也就越高。如果一种钢材中声称自己含有1%的铬,而实际上只有0.7%,那么它的价格就是虚高的,而与此同时,它的各种性能也必然达不到指定的要求。

    最关键的是,钢材的型号与焊接时使用的焊料是要相互匹配的,分馏塔的底座焊接工艺要求使用74号焊丝,就是因为这个底座是使用40号铬钼钢制造的。如果钢材中各种合金元素的比例与40号铬钼钢不同,那么焊丝的选择也得相应地改变,否则就无法达到最优的熔接效果。

    分馏塔的倾倒,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受力超过底座的设计强度,二是底座的强度未达到设计要求。这些天,田雄哲也他们做了大量的计算,确定在更大的风力条件下,分馏塔底座的受力也不会高于设计强度,所以原因就只能是从后一条去查了。

    底座在受力条件下焊缝开裂,说明焊缝的强度不足。田雄哲也怀疑是工人操作有误,或者是用错了焊丝,但却万万没有想到,问题居然在于钢材成分有误,说好的40号铬钼钢,其中的铬钼含量居然不够。

    田雄哲也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多日,各种数据都已经刻在脑子里了。他一看分析报告,就意识到这份报告是真实的,因为它完美地解释了自己所遇到的问题。如果照着报告上的数据来计算,那么结果就与现实完全吻合了。

    “难道是钢材用错了?”内田悠问道。

    “这不可能,所有的钢板上都有拓印上去的标号,切割之前是要进行核对的。”岩崎直弘断然否认,分馏塔底座是在工地上放料建造的,如果说是钢材用错了,就意味着是他的锅了。

    田雄哲也摇了摇头,说道:“这个问题我们也考虑到了,调查的时候专门查过钢材的放料记录,型号并没有差错。”

    “那么,……难道是仙户制钢所的钢材有问题?”内田悠脸色有点白,这可是一个很骇人听闻的猜想。

    “这不可能吧,仙户制钢所……怎么可能出这种错?”岩崎直弘也认为内田悠的猜测过于离奇。谁不知道,仙户制钢所在日本可是一块金字招牌,钢材上仙户的Logo几乎就是品质的保障。任何一个在日本做工业的人,宁可怀疑自己中午吃的饭团其实不是米饭而是面疙瘩,也绝对不会怀疑仙户的钢材会有质量问题。

    “那么,就是这份报告有问题了?”内田悠又说道,“也许中国人只是拿了一份假报告来诈我们,目的是让我们替他们澄清。”

    田雄哲也道:“这也不可能,我们做一个检测是很容易的,只要到现场去取点样……,这样吧,我先让助手去做一下钢材成分的检测,看看结果再说。如果真的是仙户的钢材出了问题,那……那可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与此同时,在佩罗市的一个宾馆里,杜晓迪正在向冯啸辰报告着自己与岩崎直弘交涉的情况。冯啸辰是昨天才匆匆赶到的,杜晓迪拿去向岩崎直弘兴师问罪的那几份报纸,也是他翻译了之后交给杜晓迪的。

    原来,在杜晓迪与王瑞东离开京城之后,冯啸辰便接到了外交部门转过来的情况通报,说墨西哥当地报纸在诽谤中国技术工人的水平。冯啸辰看到这些报纸的传真件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猜测已经应验了,日本人果然在栽赃甩锅。再往后,已经抵达墨西哥的杜晓迪打来电话,惴惴然地报告说自己发现日本人使用的钢材存在成分对不上的情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检测的时候搞错了。

    “哈哈,对不上就对了!”冯啸辰在电话里就笑喷了。这个年代,全世界都在相信日本神话啊,谁能想到20多年后会爆出那么多日企造假的丑闻。按照后世披露出来的情况,仙户制钢所在钢材数据上造假的事情,此时已经发生好几年了,只是盛名之下,没人会往这个方面去质疑。也就是富有经验的杜晓迪,能够凭着一丝细微的颜色差异,猜测出钢材成分有异,这才专门找地方去进行检测。换个其他人,哪会想到这一点呢?

    “你是说,仙户的钢真的有问题?”杜晓迪听到冯啸辰的话,也是惊得目瞪口呆。她是干电焊这行的,又在日本培训过,对于仙户制钢所的大名自然也是十分熟悉的。时下正值“日本制造”如日中天的时候,让她去怀疑日本的钢材有问题,这实在太颠覆她的三观了。

    “相信你的检测结果,这一次的问题,的确就是钢材问题!”冯啸辰说道。

    “那好吧,我把这个情况向他们通报一下。”

    “不忙……”冯啸辰脑子里灵光一闪,连忙吩咐道:“晓迪,你先不要声张,等我过去再说。”

    “什么?你过来?”

    “没错,这是一个机会,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可就太可惜了!”

    冯啸辰说走就走,他通过外交部的关系紧急办了签证,同样经美国转机赶到了墨西哥。到达佩罗市之后,他设法找到了前几天那些诋毁了中国工人的报纸,把上面的相关内容翻译出来,然后交给杜晓迪,对她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接着就在宾馆里等着看后面的好戏了。当然,这场戏演到最后,他这个总导演是要粉墨登场客串个角色的。

    “啸辰,你怎么就确信日本的钢材会出问题呢?”

    杜晓迪汇报完情况,依然有些忐忑地向冯啸辰问道。那块钢材,她反复检测了四五遍,直到万无一失,才出具了检测报告。但饶是如此,她还是觉得自己有可能在什么地方弄错了,原因无它,那就是日本人怎么可能会出错呢?

    “日本人凭什么就不会出错呢?”冯啸辰反问道。

    “因为……”杜晓迪无语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日本人多精细啊,日本人多敬业啊,日本人……鞠躬的时候多虔诚啊。

    冯啸辰笑道:“晓迪,其实日本人也是人,是人就会出错。但日本人与其他人又有不同,那就是这个国家处在一个地震频发的海岛上,形成了一种极其悲观与充满危机感的民族性格。这种性格让他们不敢正视自己的错误,一旦犯了错误,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隐瞒,然后是推诿,到这些都做不到的时候,他们就会以极端的方式去逃避。”

    “嗯,好像是有点这个意思。”

    杜晓迪想起自己在日本的那些日子,感觉周围的日本人的确有点像冯啸辰描述的那样。

    “日本经济正在面临着转折,广场协议的恶果开始呈现,整个日本社会都将进入停滞,在这个时候出现广泛的造假行为,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池谷制作所即使认识到了钢材的质量问题,也会选择三缄其口,不会公之于众。因为一旦仙户制钢所的问题暴露出来,池谷制作所此前做过的工程质量也会遭到质疑,这不是他们能够承受得了的损失。”冯啸辰分析道。

    杜晓迪道:“那咱们要把这份报告公布出去吗?”

    “当然不能公布。”冯啸辰道,见杜晓迪一脸诧异的样子,他又笑着说道:“日本人造假坑害墨西哥人,关我们啥事?我们抓住了他们的把柄,就得好好利用利用,得从他们身上最大限度地榨出油水。日本人要想保密遮丑,我会成全他们,不过嘛,封口费可得好好算算哟。”

    “啸辰,你也太阴险了!”杜晓迪半嗔半怒地斥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