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零五章 这只是一次意外

第五百零五章 这只是一次意外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不提几位日本人如何商议,毕建新从田雄哲也那里出来,转身就找到了他们这批劳务派遣人员的带队领导梁辰,把这件事向他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辰子,我觉得有点不对啊。”

    毕建新说完事情的经过之后,补充了这样一句。

    “师傅,你说怎么不对了?”梁辰问道,他曾跟着毕建新学过一段时间的电焊,对毕建新一向是执弟子礼的。不过,他的兴趣并不在电焊上,而是更喜欢做些管理、协调方面的工作,所以最终并没有成为一名优秀的焊工,倒是当上了一名项目经理。

    毕建新道:“那个小鬼子问我问题的时候,我总觉得他是想套我的话,想让我说这次的事故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而造成的。”

    “有这样的事情?”梁辰皱了皱眉头,随即问道:“师傅,咱们私下里说一下,你觉得这次的事故,到底和咱们有没有关系呢?”

    “我觉得没啥关系。”毕建新道,他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满,毕竟生产上的事情还是挺复杂的,他虽然自信在操作上没有什么瑕疵,但也不能百分之百地打包票说这件事一定与自己无关,他说道:“这座分馏塔,是前几天我带着唐勇、蔡建忠他们几个焊的。事故发生以后,我专门去查过生产台账,又找唐勇他们问过,应当是没有什么误操作的。那个底座的焊接,也算不上有什么难度,我们几个怎么可能会犯错误呢?”

    “可是,如果不是咱们的责任,又会是什么原因呢?”梁辰问道。

    毕建新摇摇头,道:“这个我就说不清了。照理说,池谷制作所的技术是没说的,他们不可能出现设计上的错误。焊接工艺方面,我感觉也没什么错。我们是严格照着工艺要求进行焊接的,所以也没有问题。可偏偏这座塔就被风吹倒了,这种事情,我过去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梁辰道:“万一就是他们设计出了问题呢?比如说,他们计算上出错了,没想到这个塔有那么重,结果底座承不住了,就倒掉了。”

    毕建新道:“我觉得这不太可能。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只要重新算一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还有必要把我们几个都找过去问话吗?”

    “万一他们是想栽赃呢?”梁辰敏锐地问道。

    “栽赃?”毕建新一愣,“辰子,你的意思是说,日本人设计上出了错,想把这个屎盆子扣到我们中国人头上?”

    “完全有可能啊!”梁辰被自己给启发了,他说道:“师傅,你想想看,如果真的是日本人自己搞错了,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他们怎么好意思跟墨西哥人说呢?这样一说,不是把他们的名声都给败坏了吗?如果把这个责任推到咱们头上,说是咱们焊接出了问题,那他们就好交代了。”

    “娘西皮的,那咱们不就冤了吗?”毕建新怒道,“明明就不是咱们的责任,让咱们去背黑锅,这可不是丢咱们几个人的脸的问题,而是丢了咱们中国人的脸。”

    “可不就是这样吗!”梁辰道,“师傅,你得赶紧去跟唐师傅、蔡师傅交代一句,绝对不能上了日本人的当,咱们没有责任的事情,就坚决不去替他们背黑锅,要不,回去以后阮总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明白,我现在就去交代他们。哼哼,咱们没做错的事情,日本人想往我们身上栽赃是办不到的。对了,辰子,你说这事要不要跟阮总汇报一下?”毕建新问道。

    梁辰道:“这还用说,我马上就去给阮总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情。咱们这些天也要多个心眼,别让日本人钻了什么空子。”

    众人做好了心理准备,只等着日本人出招。可让他们觉得意外的是,日方似乎并没有强迫他们承认操作失误的意思,田雄哲也找毕建新又谈了一次话,问了一些焊接上的细节,然后就没有下文了。而照着梁辰与毕建新的猜测,日本人如果要往他们头上栽赃,应当是会有所动作的,比如对他们进行威胁,或者进行利诱。几天过去,想象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这让梁辰他们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或许日本人并没有想让他们背锅的意思呢?

    就在梁辰等人摸不清日方意思的时候,在佩罗市一家宾馆的大会议室里,由豪格公司与池谷制作所共同举办的一场新闻发布会正在进行着。

    佩罗化工厂工地发生事故的消息,自然是瞒不过媒体的。当地民众对于化工厂的建设本来就有一些担忧,听说化工厂还没有投产就发生了设备倒塌的事情,舆论自然是一边倒地开始质疑这个项目,连带着对日本人的技术也产生了非议。在整个西方世界,民众还是更相信美国和欧洲那些老牌工业国的技术,对日本这个新秀一向是心存疑虑的。现在由日本人建设的化工厂发生了这样的事故,自然就给了公众以更多的口实了。

    “为什么要在佩罗建化工厂?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不是万一,而是已经出事了,听说工地上那些化工容器全都被风吹倒了,现在死了好几十人呢!”

    “感谢上帝,这场事故是在工厂建成之前发生的,如果工厂已经开始生产了,发生这样的事故,那可就麻烦了。”

    “我早就说过,就算要建化工厂,也不能让日本人来造。日本人的东西根本就不行,你看街上跑的日本小轿车,那钢板薄得像易拉罐一样。”

    “亲爱的,我觉得你侮辱易拉罐了,易拉罐的钢板才不会那么薄呢。”

    “我的天啊,他们居然要用易拉罐来装那些有毒的化工原料……”

    这些街头巷尾的议论,很快就在当地报纸上发布出来了。一些当地的非政府组织开始发起请愿,要求豪格公司公布事故真相,并说明未来如何保证不会发生更加恶劣的事件。欧美的一些环保组织也闻风而动,不远万里地赶到佩罗,加入了声讨豪格公司的行列,要知道,这些环保组织从来都是喜欢凑这种热闹的。

    豪格公司承担了巨大的舆论压力,他们自然要将这种压力转移到池谷制作所的头上。厄斯金几乎一天三遍地给内田悠打电话,要求内田悠解释事故的原因,平息公众的质疑。在这种情况下,内田悠只能答应召开一次记者发布会,给媒体一个交代。

    “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故,我们深表歉意。不过,请大家放心,这只是一次意外而已。”

    在发布会上,内田悠向满屋子的记者表演了全套的日式鞠躬礼,摆足了赔礼道歉的嘴脸,但同时,他还是一口咬定,声称这次的事故仅仅是一个意外。

    “大家请看,这是我们池谷制作所为美国杜邦公司的得克萨斯工厂建设的对二甲苯生产装置,这是我们为巴斯夫建设的氯乙烯装置,这是拜耳的丁苯橡胶生产装置……,由此可见,我们池谷制作所在化工设备制造方面是具有丰富经验的,也得到了包括杜邦、拜耳、巴斯夫等国际化工界知名企业的认可。豪格公司佩罗工厂只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化工厂,其技术难度远远低于我们曾经建设过的其他一些项目,因此,没有理由认为我们会在这样的项目中出现差错。”

    内田悠用幻灯片向众人展示着池谷制作所以往的业绩,用以强化众人对于池谷制作所的信心。要说起来,池谷制作所也的确是颇有实力的,其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都已得到了国际化工巨头的承认。老百姓的质疑,其实只是因为他们对全球的工业发展缺乏了解,日本企业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具备与西方列强同台竞技的资格了。

    “可是,内田先生,你如何解释这一次佩罗工厂的事故呢?”

    台下有记者开始发问了。

    内田悠对那记者笑了笑,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这只是一次意外而已。”

    “可是,既然你声称你们公司的技术非常过硬,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呢?”记者追问道。内田悠的上述回答,也实在无法让人信服,任何人听到这种回答,肯定都要继续追问下去的。

    内田悠装作犹豫的样子,迟疑了一会,才吞吞吐吐地说道:“目前,我们的技术人员还在继续调查事故的原因,虽然已经有一些眉目了,但在有确切的结论之前,我是不能随便透露的。在今天这个发布会上,我只能这样说,这个项目与我们过去做过的其他项目有95%都是相同的,而我们其他的项目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95%?”

    “那么,还有剩下的5%呢?”

    “这是不是意味着事故的原因就在那5%的不同呢?”

    所有的记者都听出了内田悠的潜台词,众人一下子就抓住了新闻点。一名记者急不可待地举起手要求提问,在得到允许之后,他问出了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

    “内田先生,你能不能说说,这个项目与其他项目不同的地方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