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零一章 咱们自己做

第五百零一章 咱们自己做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啸辰一行回国了,出来时候是五个人,回去的时候只剩下了四个。听说冯飞主动要求留在非洲给迪埃国当军事顾问,目的是为了推销东翔厂的榴弹炮,吴仕灿和王根基也是唏嘘不已。尤其是吴仕灿,在众人面前感叹了无数次,说自己就没有冯飞这样的勇气,还说人活一辈子,怎么也得有一回像冯飞这样的经历,才算是不枉此生。听到吴仕灿也这样说,冯啸辰才明白了,原来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梦,尤其是冯飞、吴仕灿他们这代人,一直都是被教育要当英雄的,他们心里的英雄情结更是让冯啸辰这样的小辈望尘莫及。

    “我觉得,你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回去以后怎么向你婶子交代。你二叔可是跟着你出国的,现在你回来了,把他扔在非洲,跟着个军阀当什么顾问,你婶子非得找你要人不可。”返程的飞机上,王根基笑呵呵地对冯啸辰揶揄道。

    冯啸辰拍拍口袋,说道:“我这里有我二叔写的亲笔信,一封是给我婶子的,一封是给我爸的,还有一封是给我奶奶的,里面还有给我堂弟的信。有这些信,他们就没法找我的麻烦了。”

    “他们都会理解的。”吴仕灿说道,“尤其是你婶子,她本身就在军工企业里工作,这种事情见得多了。想当年搞原子弹的时候,多少人一去就是十几年,音讯杳无,家里人不也就是这样过的吗?”

    “呃,这个也太不人道了。”冯啸辰道。

    吴仕灿摇摇头,说道:“这有什么办法?搞建设嘛,总得有人做出牺牲的吧?对了,我记得当初你和罗主任去化工设计院找我的时候,罗主任也说过这话,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的那点事情能算得了什么呢?”

    “说到底,还是国家太穷太弱了。”冯啸辰叹道,“搞原子弹工程的时候,之所以需要如此保密,说穿了就是怕别人了解到咱们的进度,怕人家在什么地方给咱们制造麻烦。如果国家强大一点,这些担忧都是不必要的,那些前辈也就用不着忍受这种离别之苦了。”

    “哈哈,恐怕是你小冯担心自己和爱人两地分居吧?也难怪,你现在这个岁数,正是和女朋友如胶似漆的时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果让你留在非洲不回去,估计你是受不了的。”王根基大开玩笑。

    吴仕灿却认真地纠正道:“这种事情,也不光是年轻人无法忍受,哪个年龄的人都一样。我见过不少夫妻两地分居的家庭,后来即便是调动到了一起,夫妻关系也很僵,还有父子关系、母子关系之类的,都很难恢复。对了,我记得小冯曾经让咱们重装办搞一个解决职工两地分居问题的行动,那真是积德行善的事情啊。”

    “时代变了,中国也不像过去那么穷了,不能总是让咱们的干部工人承受牺牲。”冯啸辰说道,“我想过了,回去以后要向董老汇报一下这件事,我叔叔呆在非洲,最多呆一年,就得让他回来,绝不能让他和我婶子这样分开。实在不行,就让厂里把我婶子也派过去。嗯嗯,这个想法也不错,他们俩到非洲去,或许还可以不受计划生育政策限制,能够给我再生个堂弟出来呢。”

    “噗!”王根基直接就笑喷了,他用手指着冯啸辰,乐不可支地说道:“小冯啊小冯,你平时总说别人脑洞太大,我看你才是开脑洞呢。你二叔二婶也都快50了吧,你让他们再给你生个堂弟出来,你这话如果让你二叔听见,信不信他会把你打死?”

    一通玩笑开过,吴仕灿把话头引回了正题,对冯啸辰说道:“小冯,你和冯工、张处长他们去迪埃的那几天,我和小王又接待了一些来询问装备情况的非洲朋友。到目前为止,来问化肥设备的有十二家,问火电设备的有五家,钢铁设备有三家,水电设备也有三家,还有打听工程机械、印刷机械什么的,林林总总,有三十多个意向了。

    我认真分析过了,非洲国家的这些装备需求,都在咱们的生产能力范围之内。价格方面,咱们和西方国家相比,也有明显的优势。尤其是安装和售后服务方面,西方国家的用工成本太高,安装一家小化肥的工时费,比买设备的费用还高。这一点咱们有绝对的优势,谁也比不过咱们。

    我琢磨着,是不是回去之后就把各家装备企业的负责人找过来,把这些意向转告给他们,让他们去和非洲客商直接洽谈。咱们很多企业现在都有些开工不足,这些订单过来,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可就是雪中送炭了。”

    冯啸辰没有马上发表意见,而是把头转向王根基,问道:“老王,你的看法呢?”

    王根基道:“我的想法和老吴差不多,不过多一个建议,那就是那些承担了出口设备任务的企业,要给咱们重装办交点管理费。咱们几个跑一趟非洲,光差旅费就花了好几万,这些钱总得让他们来承担吧?至于说咱们三个的劳务费,就算了吧,权当是咱们给下面的企业做贡献了。”

    “让下面的企业交管理费,恐怕不妥吧。”吴仕灿反驳道,“这个没有政策依据啊。”

    “那咱们凭什么出这些钱?”王根基呛声道。

    “这是咱们的职责嘛,咱们重装办,不就是干这个的?”

    “谁说咱们重装办是干这个的?咱们只管搞协调,啥时候管企业的业务了?老吴,你这个思想也该换换了,现在讲商品经济,企业里的业务员接到业务,都是要拿业务提成的。咱们几个人跑到非洲来拉业务,不拿提成也就罢了,哪有连差旅费都要倒贴进去的?”

    “这不都是国家的钱吗,怎么能算是倒贴呢?”

    “说是国家的钱,你找下面的企业出点钱试试,看看他们给不给?”

    “他们是给国家交过利税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辩论了起来,冯啸辰在旁边听着,只是笑而不语。二人吵了一阵,估计也是觉得很难说服对方,便一齐把目光投向了冯啸辰,异口同声地说道:“小冯,你也别装聋作哑了,说说你的看法吧,你支持我们谁的观点?”

    “我的看法吗?”冯啸辰好整以暇地笑了笑,说道:“我觉得你们俩说的都不靠谱,我都不支持。”

    “什么意思?”两个人顿时就变成了同盟军,都向冯啸辰瞪眼问道。

    冯啸辰道:“很简单啊,刚才老王也说了,这是咱们拉来的业务,那凭什么白给下面的企业做呢?”

    “对呀对呀,这不就是我的意思吗,他们想接这些业务,起码得把咱们的差旅费出了吧?”王根基说道。

    “差旅费?”冯啸辰露出一个鄙夷的神情,说道:“老王啊老王,你好歹也是国家机关里的处长好不好,你就这点志气?”

    “这碍志气什么事了?”王根基不解地问道。

    冯啸辰道:“咱们三个人的差旅费才多少钱?撑死了有10万人民币就足够了吧?这些设备,咱们向非洲国家报的价钱,起码都是七成以上的利润,就算对方砍砍价,两三个亿的利润也是稳的,你拿10万块钱就满足了?”

    “说得也是啊。”王根基反应过来了,他们这次在非洲和人洽谈装备出口,都是把装备在国内的价格涨了好几倍报价的,就这样还让黑叔叔们感激涕零呢。这些装备交给任何一家企业去做,都是五成以上的利润,加起来两三个亿是稳拿的,自己光想着让对方出差旅费,的确是很傻很天真的想法了。

    “依你之见,咱们该怎么做呢?”王根基问道。

    冯啸辰道:“我原来也没想到在非洲有这么大的市场,还有就是利润率能够这么高。原来我的想法和老吴差不多,就是把拉来的业务直接交给下面的企业去做,解一解他们的燃眉之急。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我想回去跟罗主任谈谈,这些业务,咱们不能交给他们去做。”

    “不交给他们去做,难不成咱们自己做?”王根基下意识地问道。

    “没错啊,就是咱们自己做。”冯啸辰道。

    “这怎么可能!”王根基直接把冯啸辰的话当成了调侃,或者是一个大家都听不懂的冷笑话,他不屑地说着,“小冯,咱们聊正事呢,你开玩笑也得看场合吧。”

    冯啸辰无奈地一摊手,道:“我说的就是正事,你非要当玩笑,我有什么办法?”

    吴仕灿是了解冯啸辰的,知道他虽然爱开玩笑,但也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他说道:“小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直接说出来吧,别跟我和小王打哑谜了。你说咱们自己生产,是指什么呢?”

    冯啸辰道:“我没说自己生产,我只是说自己做。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咱们自己把这些业务接下来,然后再包给下面的企业去做。”

    “这不是咱们过去搞大化肥的时候那套思路吗?”吴仕灿有些明白了,他想了一下,说道:“可是,这一回和上一回可不一样。上一回,咱们是面对日本企业,从日本企业手里拿到分包任务,再发给下面的企业做,具体的技术要求,是由日方负责的。这一回……嗯,就算有点相似之处吧,但区别还是有的。再说了,咱们重装办是机关,又不是企业,怎么能跟非洲国家签合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