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居然是中国人造的

第四百八十九章 居然是中国人造的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其实冯啸辰还真没给盖詹挖坑,他给盖詹指出的道路是完全可行的,只是取决于盖詹会不会运作了。能够混到部长这个位置上的人,当然不会是傻瓜,盖詹如果努努力,成为未来的首相也是有希望的,更何况冯啸辰还暗示了会在政绩和资金方面给他提供支持。

    西方国家在亚非拉国家培植代理人几乎是公开的事情,中国至少到目前为止对于这种事情还是比较避讳的。冯啸辰毕竟是一个穿越者,思想远比现在的官员们开放得多。在他看来,培育几个如盖詹这样的代理人是合情合法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冯啸辰给盖詹画的大饼的确发挥了作用,半天时间不到,庆典现场就增加了许多中文的条幅,原来那些英语和阿瓦雷语的条幅也更换了一些内容,突出了中国在这个项目中发挥的作用。准备在庆典之后发放给记者们的新闻通稿也重新编辑过了,同样增加了有关中国制造的内容。盖詹还专门派人把这份通稿送给冯啸辰过目审查了一遍,这也是一种示好的表现吧。

    次日的庆典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开幕了,依着非洲当地的习惯,背景音乐放得震天响,一群群壮男肥妹扭动着腰肢狂舞着,身上的饰物晃得观众眼晕。盖詹站在主席台,扯着嗓子介绍着前来参加庆典的嘉宾,除了阿瓦雷本国的人员以及中国的来客之外,果然还有一大批来自于非洲其他国家的官员,诸如什么迪埃国的工业部长、苏克罗的副首相、塔美国的经济大臣等等。

    非洲的工业基础很弱,阿瓦雷这条热轧生产线的落成,对于整个非洲大陆来说都是一件很盛大的事情,所以各国都派出了官员前来观礼。盖詹如相声里念贯口一样地念着这些官员的名字,冯啸辰坐在下面却是一个名字也听不清楚,只能对着手上的资料猜测着是什么人,同时用铅笔在这些人的名字上画着圈圈。这可不是为了诅咒这些人,而是琢磨着未来如何从他们的兜里掏出钱来。

    “感谢各位来宾,感谢新闻界的朋友们,非常感谢大家前来见证巴廷钢铁厂1700毫米热轧生产线的投产仪式。这条生产线包括了板坯加热、粗轧、精轧、卷取等工序,采用了当今世界最流行的液压弯辊和连续板型控制技术,在精轧工序,增加了中间带坯边部加热环节,能够全面提高带钢的金相结构……

    这条生产线的生产能力为年产80万吨精轧板材,并预留了提升至160万吨产能的改进空间。这条生产线的落成投产,将使阿瓦雷的钢材产量在现有基础上增加一倍,质量得到全面的提升。它的落成,不仅仅将提升阿瓦雷共和国的工业水平,还能够使非洲大陆的钢材供应得到改善,我们将减少对于欧洲和美国的钢材依赖……”

    首先致词的阿瓦雷首相不吝溢美之辞,把这条生产线夸成了世间少有。讲话稿中那些技术词汇,对于他来说颇为生僻,以至于他在念稿的时候还有些磕巴。但即便如此,前来参加庆典的那些其他国家官员还是瞪大了眼睛,心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庆典是在新落成的热轧车间里举行的,客人们所坐的地方,就位于镫明瓦亮的生产线旁边,能够近距离地观看这条生产线。大多数的官员对于轧钢技术并不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欣赏这些设备上透出的工业之美。再加上阿瓦雷首相嘴里吐出来的那些名词,让众人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也莫过于此了。

    “太了不起了!”

    “这一定是英国制造的,只有英国人才能够造出这么优秀的设备!”

    “不不不,我想你是弄错了,轧钢装备最强的是德国人,你知道克林兹吗?”

    “可是我看到坐在主席台上的分明有一些亚洲人,我很怀疑这条生产线是日本制造的,日本人的技术也是非常出色的。”

    “是的,我们国家也正在准备从日本引进一套化肥设备,不过在价格上还有一些麻烦。阿瓦雷真是财大气粗,居然能够建得起这样一条热轧生产线,这样一条生产线,恐怕要5亿美元吧?”

    “这可不是一项我们国家能够承担得起的投资……”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间,阿瓦雷首相已经讲完话,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盖詹重新走到麦克风前,隆重地宣布道:

    “各位朋友,接下来,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帮助我们阿瓦雷共和国建设这条热轧生产线的中国朋友,有请中国机械部的鲁仲虎司长!”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看着笑眯眯走向发言席的那个中国人,一干非洲官员都傻眼了:

    “什么?中国!”

    “我没听错吧,盖詹说这条生产线是中国人建的?”

    “这怎么可能呢?中国……那不是一个很落后的国家吗?”

    “不,我并不觉得中国落后,中国人帮助我们修过铁路的……,不过,要说他们能够造出这样一条生产线,而且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我可真有些不信呢!”

    台下坐着的还有一些秦重的工人,他们可不像旁边的非洲官员那样惊奇,见到自己国家的官员走上来,大家都拼命地拍起了巴掌。非洲官员们这才醒悟过来,知道自己失礼了,也跟着鼓起掌来。

    “感谢首相先生,感谢盖詹部长,感谢现场的各位来宾,感谢秦重的工人干部们,非常高兴能够参加由我国秦州重型机械厂承建的阿瓦雷巴廷钢铁厂1700毫米热轧机投产庆典……”

    鲁仲虎不会说英语,他的这番致词是用中文说的,旁边有翻译帮他译成了英语。正因为有这样的麻烦,鲁仲虎没有长篇大论地说什么,而是简单地说了一些场面话,就退下去了。没等众人回过神来,一位黑头发黄皮肤的年轻人已经在盖詹的引导下走到了发言席上。

    “各位朋友,上午好。我是中国重大装备办公室的冯啸辰,受我们鲁司长的委托,来做后续的发言。鲁司长不擅长英语,他同时又不希望看到我们这位年轻漂亮的翻译小姐太过于辛苦,所以只说了几句话,他还有许多要向大家致意的话,就由我代劳了。”

    冯啸辰一上来,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没办法,在这一干中外官员之中,他无疑是最人微言轻的一个,要用其他的理由,怎么也轮不到他在这里发言。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让鲁仲虎把他想说的话说出来,但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鲁仲虎听的时候,鲁仲虎完全听晕了,连连摆手,说自己说不了这些,还是请小冯同志亲自去说为好。至于理由嘛,怕翻译太累也是能够说得通的,还能博一个怜香惜玉的好名声。

    “我知道,现在在座的各位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这条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热轧生产线到底是不是由中国企业建造的,或许还有朋友在怀疑这是不是我们从西方厂商那里买了设备,又钉上了中国制造的牌子,然后再安装过来的,我想,我没有猜错吧?”

    众人都哄笑起来了,冯啸辰的话,的确是说到了他们的心上,甚至于那个买了西方设备而假称是中国制造的猜想,也是刚刚有人说起过的,众人对这种说法还有几分相信呢。听到这位年轻的中国人直言不讳地把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到处真相如何,大家还是要听一听的。

    “在此,我可以郑重地向大家声明,这条热轧生产线,是由中国独立自主建造的,其中虽然使用了包括西德克林兹、日本三立制钢所在内的一些企业的专利,但其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是百分之百属于中国的。这条生产线的设计者,是中国秦州重型机械厂的胥文良先生和他的学生崔永峰先生!”

    说到这里,冯啸辰用手示意了一下,坐在主席台的崔永峰抢先站了起来,然后伸出双手扶起坐在自己身边的胥文良,并向他深深鞠了一躬。胥文良以手相搀,师徒二人略有些腼腆地转向全场的嘉宾,脸上洋溢着兴奋和自豪的神色。

    “哗!”

    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不管心里是不是还存在着疑问,对于技术人员,大家还是非常尊重的。

    冯啸辰跟着鼓了一会掌,然后做了个手势,请胥文良和崔永峰坐下。这时候,台下的掌声也渐渐消停下来了,冯啸辰转回头继续说道:

    “为什么大家会怀疑中国无法建造出这样的一条生产线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西方国家垄断非洲市场的时间太长了,作为一个工业强国的中国一直被不公平地隔绝在这个市场之外。没错,我说的正是工业强国这个词,请大家不要忘记,中国是一个能够自主制造原子弹、氢弹和人造地球卫星的国家,而且就在几年前,中国成功完成了核潜艇水下发射运载火箭的试验。试问,一个能够达到这种科技水平的国家,造出一条轧钢生产线还值得怀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