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盖詹的野望

第四百八十八章 盖詹的野望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这一点我们大家都知道啊。”

    盖詹不在意地回答道,“我和我的同事们对于你们中国的技术以及工人们的敬业精神都是非常佩服的,这就足够了。至于横幅上的文字,我们主要是考虑到参加庆典的人员的需要,在阿瓦雷,认识中文的人是非常少的,即使是用中文写出来,也没人看得懂。”

    冯啸辰笑笑,问道:“那么,盖詹部长,你懂中文吗?”

    “不懂。”盖詹很直接地回答道。

    冯啸辰随手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本中文书,递到盖詹面前,问道:“那么,你知道这本书是用什么文字写的吗?”

    盖詹只扫了一眼,便说道:“这是中文,我当然知道。”

    “这不就行了吗?”冯啸辰笑道,“我并不需要来宾们认识横幅上写的是什么,我只需要他们知道上面写的是中文就可以了。另外,你们目前挂出来的条幅上没有说明这条生产线是由中国企业建造的,这是一个失误。我建议你们把条幅的内容改成:热烈祝贺巴廷钢铁厂引进中国1700毫米热轧机胜利投产,我觉得这样的内容更为准确。”

    盖詹明白过来了,他问道:“冯先生,你的意思是说,你希望来宾能够注意到设备的提供方,或者说,你希望把这次庆典当成你们中国企业的一次广告。”

    “你这个理解非常正确。”冯啸辰表扬了盖詹一句,不过盖詹听到耳朵里却并不觉得舒服。他好歹也是一个工业部长,而且岁数也比冯啸辰要大出了一倍,冯啸辰这个夸奖,倒像是小学老师在夸奖自己的学生一般。

    “可是,冯先生,这样是不是显得太突出贵国的作用了?”盖詹道,“这毕竟是我们阿瓦雷共和国的活动,我们会邀请贵国的官员和总工程师在主席台上就座,但要说连条幅都改用贵国文字,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

    冯啸辰摇着头说道:“不,恰恰相反,盖詹部长,我认为这非常重要。我可以说一句实施,巴廷钢铁厂的这个项目,我们并没有太多的利润,尤其是在我们支付了高额的技术咨询费用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了一下,递给盖詹一个讳莫如深的眼神。盖詹只觉得身体激灵了一下,他当然听得出冯啸辰的暗示是什么,因为冯啸辰所说的高额咨询费,恰恰是进了盖詹自己的腰包的。冯啸辰的意思很明白,你拿了我们的钱,就得给我们干活,否则的话……

    其实盖詹也知道冯啸辰的话是胡扯,中方以技术咨询的名义支付给盖詹的钱,不过是区区30多万美元,相比一条热轧生产线的价钱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一个零头,根本谈不上是什么高额。这笔咨询费是支付给一家咨询公司的,这家咨询公司是由盖詹推荐的,表面上老板是盖詹的一个亲戚,实际的持有人则是盖詹自己。这种行贿的方式在国际贸易中并不稀罕,不过盖詹是个老实人,心理素质没那么好,拿了钱总觉得有些不踏实,所以才会被冯啸辰的暗示给吓着。

    “冯先生,我认为……”盖詹支吾起来了,他想找个合适点的理由来搪塞一下冯啸辰,一时间又找不着。

    冯啸辰打断了他的话,继续说道:“盖詹部长,我指出这一点,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我们中国是把巴廷钢铁厂的这个项目当成了在非洲开拓市场的一次尝试,我们希望通过这个项目,让非洲各国认识到中国的技术实力,进而愿意从中国引进技术。如果这一次的庆典上不能突出中国的技术,那我们前期的努力就白费了。”

    “这一点我能理解。”盖詹硬着头皮说道,“可是,如果我们太强调中国在这件事情里的作用,我们内阁的重要性就被淡化了,我想我们的首相是会觉得不高兴的。”

    “我听说你们的首相任期已经快满了,盖詹部长有必要如此在乎他的想法吗?”冯啸辰笑呵呵地说道,“事实上,我认为盖詹部长你本人就具有成为首相的潜质,如果你能够成为阿瓦雷的新首相,我想我们双方的合作肯定会更愉快一些的。”

    冯啸辰的话一出口,盖詹便吓得脸色苍白,他左右看看,发现没人关注他们俩,这才稍稍放心。他压低声音说道:“冯先生,你可不能随便这样说,我只是一个政府部长而已,怎么敢觊觎首相的位置。”

    “为什么不能呢?”冯啸辰道,“如果盖詹部长有更多的业绩,再如果你能够得到邻国官员的广泛支持,而且你又有足够的经费来运作此事……”

    盖詹只觉得心抨抨地跳了起来,可不是吗,一个不想当首相的部长不是好部长,盖詹自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部长,他为什么就不能成为阿瓦雷的新首相呢?说到业绩,其实巴廷钢铁厂新落成的这条热轧生产线,就是盖詹的业绩。如果他能够促成更多的建设项目,那么他的业绩将会更加辉煌。至于说得到邻国官员的支持,这一点盖詹就有些弄不明白了。

    “盖詹部长,我认为,你应当在明天的庆典上强调这条生产线的投产是阿瓦雷与中国紧密合作的结果,而促成这一合作的,除了你盖詹部长,还能有谁呢?在明天的庆典之后,我希望你能够创造一个机会,让我们能够向前来参加庆典的其他国家的官员们介绍中国的工业装备,一旦他们通过盖詹部长你的介绍,与中国形成了合作,他们肯定会感谢你的。”冯啸辰给盖詹灌着迷魂汤。

    “可是,如果这些国家需要工业装备,他们肯定会优先向欧洲企业采购的。”盖詹提醒道。

    冯啸辰道:“恐怕不一定吧?盖詹部长,你想想看,你们阿瓦雷为什么最终选择了从中国引进这条生产线呢?”

    “那是因为……”盖詹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他飞快地思考着阿瓦雷从中国引进这条生产线的原因,这其中有政治上的考虑,那就是希望通过这样的合作获得中国在国际政治上对阿瓦雷的支持,同时也有经济上的考虑,那就是中国的生产线的确比西方要便宜得多,这对于阿瓦雷这样一个经济上并不宽裕的国家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自己的邻国是不是也有同样的考虑呢?盖詹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或许冯啸辰说的都是对的吧?

    冯啸辰接着说道:“盖詹部长,这就是我和我的同事们专程到阿瓦雷来的目的,希望能够得到盖詹部长的支持。顺便说一下,如果我们能够与阿瓦雷或者你们的邻国达成其他的合作,我们仍然是需要本地的咨询公司为我们提供咨询服务的。我觉得原来那家咨询公司的服务就非常不错,就我本人而言,是倾向于与它继续合作的。”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替埃尔曼谢谢冯先生了。”盖詹咧着嘴笑了。冯啸辰的最后一句话,对于盖詹来说是最关键的。他说的那个埃尔曼,就是替盖詹管理着那家咨询公司的那个远房亲戚。冯啸辰的意思很明白,如果盖詹能够帮着中国卖出更多的设备,那么他就能够拿到更多的“咨询费”。冯啸辰刚才已经指出来了,盖詹要想竞争首相的位置,除了需要业绩、口碑之外,还需要有资金,而这些“咨询费”,就是盖詹的资金来源。

    那么,中国人能够卖出更多的设备吗?盖詹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觉得还有几成希望的。巴廷钢铁厂的这条生产线,除了价格上的优势之外,性能和质量上也给了盖詹不少惊喜,他相信,自己那些邻国的同行应当也会对中国设备有兴趣的。中国人卖出设备,自己就能够拿到好处,而需要做的,仅仅是帮中国人露露脸而已,有何难哉?这条生产线本来就是中国人建造的,在宣传上给他们增加一点分量,谁又能说什么呢?

    想到此,盖詹便轻松下来了,他笑着对冯啸辰说道:“冯先生,我承认,条幅的事情是一个疏忽,我马上就去安排。还有,明天庆典的新闻稿,我也会让人做些修改,一定会突出贵国在这个项目中的贡献。”

    “那我就代厂方向盖詹部长表示感谢了。”冯啸辰应道。

    盖詹心中的野望被冯啸辰撩拨起来了,一团小火苗烧得他脸红扑扑的,他就带着这样的基情跑去找人干活去了。其实重新拉几个条幅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而且首相也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就不高兴,这种利人利己的事情,盖詹有什么必要拒绝呢?

    “小冯,你跟老盖说啥了,我怎么觉得他挺开心的?”王根基凑上前来,对冯啸辰问道。

    冯啸辰道:“我给他画了个饼,他觉得味道不错,所以就乐开花了。”

    王根基笑道:“哈哈,他如果知道你小冯每次给人画饼其实都是在给人挖坑,他恐怕就不会这么高兴了吧?”

    冯啸辰装出一副严肃脸,说道:“老王,你怎么能这样诋毁我的形象呢?我告诉你,老盖已经答应替咱们张罗卖设备的事情了,你就赶紧和吴处长准备准备,看看怎么给这么多国家的来宾画大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