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八十三章 马尔多懂焊接吗

第四百八十三章 马尔多懂焊接吗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我在这里建立的,是一个非平衡可数马尔可夫链,由此马尔可夫链可以形成一个有向图……”

    马尔多与杜晓迪的对话从一开始就直奔主题。马尔多对杜晓迪在论文中提出的算法的确是非常感兴趣,早在来中国之前,他就已经通读了许多遍,对其中的一些计算步骤也进行过反复推演。此时,他是带着自己的疑问来向杜晓迪请教的,而能够让马尔多这种学术大牛感到疑惑的问题,难度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

    杜晓迪回答了几句,就发现没法用语言来解释了。这一方面是因为她的英语水平还非常有限,另一方面则是这种涉及数学推导的东西根本就没法说清楚。在征得余丰的同意之后,杜晓迪抄起了一支粉笔,开始在黑板上给马尔多写式子。马尔多起先还是坐在下面听,过了一会就忍不住了,也起身走到黑板前,拿起另一支粉笔,也刷刷刷地写了起来,一边写还一边和杜晓迪争论着。

    杜晓迪一开始还有些紧张,生怕自己弄砸了。说了一会,她渐渐进入了状态,也就把害怕给忘记了。这套算法虽然是冯啸辰教她的,但她自己已经推导过无数遍,又结合着计算机计算的结果进行过修改,可以说是谙熟于心的,马尔多的问题哪能难得住她。在此前,她还曾经花过几天几夜的时间,试图求出这组方程的解析解,虽然这项工作最终并没有完成,但方程的各种变化她都研究过,马尔多随便写一个式子,她就能够马上推导下去,中间甚至连一点磕绊都不用打。

    两个人一边写一边说,写满了一个黑板之后,又拿着黑板擦擦净了接着写。马尔多是那种一进入工作状态就物我两忘的人,哪里还能记得自己是应邀来当考官的,只把与杜晓迪的交谈当成了一次同行的切磋。杜晓迪没有办法,只能跟着马尔多的节奏,也顾不上再去看余丰、蔡兴泉等人的态度了。

    全场的人都看傻了眼,像蔡兴泉、杨卓然这些懂行的,自然知道讲台上这一老一少在说什么,而包括余丰在内的其他人,因为并不是焊接专业的,听了几句就晕菜了,只看着一屏一屏的公式在眼前晃动,显得很高深的样子。

    高磊坐在下面,嘴角微微翘着,把讲台上的一切当成了一出戏。他坚信,马尔多就是蔡兴泉请来的演员,马尔多和杜晓迪在黑板上写的东西,看起来玄虚,但其实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只是为了堵他高磊的嘴。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又哪里有这么为老不尊的专家。你随便提个问题,居然能跟个学生争论这么长时间,这是学生水平太高,还是你的水平太低呢?

    “Good,Very_good!”

    在把黑板写满了十几次之后,马尔多的脸上绽出了笑容,他拍着巴掌,用极其夸张的语气表示着自己对杜晓迪的欣赏。

    “杜,你非常优秀,你对电焊理论的理解与你的年龄是极不相称的,我认为,起码应当是35岁以上的学者才能有这样的造诣。还有,我认为你是一个数学天才,你的思路非常棒!”

    马尔多由衷地对杜晓迪说道。蔡兴泉在事先曾拜托他给杜晓迪一个好评,他也答应了,准备如果杜晓迪的表现不是太差,他就顺着说几句好话,也算是给蔡兴泉一个面子。可现在,他说的这些表扬话都是发自于内心的,因为他觉得一个20几岁的小姑娘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实在是非常了不起了。

    听到马尔多的赞扬,杨卓然和李兆辉也轻轻地拍起了巴掌,表示赞同。他们是懂行的,能够看出刚才这一会杜晓迪表现出了什么样的功底。可以这样说,马尔多提出的问题,比他们俩事先准备的最难的问题还要难出好几分,而杜晓迪却圆满地回答了这些问题,有些地方是杜晓迪自己的见解,让他们这些在焊接领域里浸淫多年的老人都觉得耳目一新。

    “杨教授,李总工,你们俩也提点问题吧。”

    看到马尔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余丰对杨卓然和李兆辉说道。

    杨卓然看了看李兆辉,后者向他笑着摇了摇头,杨卓然也笑了,对余丰说道:“余校长,后面的考核已经没必要了。刚才小杜同学的表现,已经足以证明她是一名优秀的焊接专业学生,我可以说,能够达到她这样水平的硕士生,在国内是很少见的。”

    “我认为,她的水平完全可以去攻读博士学位了。”马尔多听完李兆辉给他翻译的话之后,大声地附和道。

    “是吗,对于焊接,我是外行。既然三位专家都这样说了……高教授,你看你有什么意见吗?”余丰把头转向了高磊,问道。

    高磊微微一笑,说道:“这个程序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啊?马尔多先生是蔡教授请过来的,自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向杜晓迪同学提出了问题,而且似乎也只有一个问题,虽然他们在黑板上写了很多的公式。仅凭他一个人的话,就认为小杜同学的水平达到了标准,这样是不是有些轻率呢?”

    杨卓然道:“高教授,马尔多教授刚才与小杜同学讨论的问题,是一个非常有难度的问题。小杜同学在这个过程中给出了满意的回答,我想这已经足以证明她的功底了。老实说,我和李总工准备的问题,还不如马尔多教授刚才这个问题的难度大呢,问那些基础的问题,实在有些浪费时间了。”

    高磊道:“你们二位都是机械部聘来的电焊专家,你们的水平,我是相信的。但马尔多教授,恕我直言,谁能证明他懂焊接呢?”

    “你说什么?你说马尔多教授不懂焊接?”杨卓然看着高磊,脸上一片愕然。

    高磊笑笑,说道:“我只是提出一个疑问罢了。刚才蔡教授也没有说他是焊接专家对不对?也许他只是一名搞其他领域的专家,由他来鉴定一名焊接专业的研究生是否合格,恐怕不太合适吧?”

    马尔多从众人的眼神中感觉到高磊是在说他,他向从讲台上走下来,正站在他们一行面前的杜晓迪问道:“杜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位先生刚才在说什么?”

    杜晓迪想了想,用英语说道:“马尔多教授,这位先生想知道,你是不是懂焊接?”

    “是吗?”马尔多点点头,然后对着高磊说道:“这位先生,我可以告诉你,在焊接方面,我的确只是一个新入门者,有很多问题我都不了解。”

    高磊也是懂英语的,他听到马尔多的话,脸上的表情更得意了,他说道:“杨教授,你看看,他自己也承认了,说他只是一个入门者。”

    杨卓然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也觉得我只是一个入门者而已。其实科研人员都有这样的感觉,接触得越多,就觉得自己知道的越少,马尔多教授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你确信吗?你怎么知道他懂焊接呢?”高磊问道。

    李兆辉忍不住了,转头向高磊说道:“高教授,术业有专攻,您是搞经济学的,对我们焊接领域并不了解。马尔多教授在我们这个领域里是鼎鼎大名的,其实刚才蔡教授已经介绍过了,说马尔多教授是IIW的执委,你不会觉得国际焊接学会的执委不懂焊接吧?”

    “国际焊接学会……”高磊的脸一下子就变成了酱紫色,尼玛的蔡兴泉,你说什么IIW,我还以为是一个什么国际象棋协会呢,你早说这是国际焊接学会的缩写,我至于摆这么大的乌龙吗?在学会里能够混到执委位置的,哪个不是业内大牛,他亲自出面给杜晓迪的水平背书,就算他是随便说说的,也没人有资格去置疑。自己在这个时候说得越多,打脸就越惨。

    “原来是这样,呃,那看来我有些误会了。”高磊悻悻然地说道。

    余丰却不想放过高磊,他追问道:“高教授,你对今天的考核结果是不是满意呢?”

    “很好,我觉得这个形式还是很好的。”高磊硬着头皮说道。

    “那么,杜晓迪同学的水平,应当是可以得到认可了吧?”

    “我想,既然专家都这样说了,那么应当是不错的。”

    “你看我们还需要组织进一步的考核吗?”

    “呃,也许用不着了吧……”

    “那好,那就太感谢高教授了。要不,咱们今天的考核活动就到此结束吧。蔡教授,校办安排了一个小宴会,你陪马尔多教授一块去吧。对了,把小杜同学也叫上,我看她刚才和马尔多教授交流得非常融洽嘛。”余丰开始旁若无人地安排开了,把高磊晾到了一边。

    岑建威走到高磊身边,恭敬地问道:“高教授,您看,对于我们的调查工作,您还有什么要求吗?比如说,是不是还要从其他方面再做一些工作。”

    “我觉得就到此为止吧。”高磊黑着脸回答道。他当然还能想出其他的一些办法,但照眼下这个情况,估计再用别的方法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只是在他脸上再补上几个耳光而已。

    岑建威笑着点点头,说道:“那好,我们会尽快地完成调查报告,关于高教授在我们的调查过程中所提供的指导,我们会用专门的一节来予以鸣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