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国家装备工业集团公司

第四百七十八章 国家装备工业集团公司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罗翔飞有一点想错了,冯啸辰现在根本不是有可能成为千万富翁,而是已经成为千万富翁了,他近期的小目标是先赚一个亿。冯啸辰当然不会把这些事情全都告诉罗翔飞,否则未免太给自己拉仇恨了。

    对于罗翔飞的规劝,冯啸辰的态度用一句后世的话说就是“十动然拒”。前一世的冯啸辰只是一名单纯的机关干部,并没有自己去办企业,甚至连股票都不曾买过。这一世,冯啸辰也是阴差阳错,先与陈抒涵合开了春天酒楼,随后又办了辰宇轴承公司。在做这些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自己未来在仕途上会有更大的发展,待到发现领导们都挺器重自己,而自己在这个时代也的确表现出了过人的能力,完全具有进一步发展的潜质,再想与那些产业划清界限,已经不那么容易了。

    从主观上说,冯啸辰也觉得自己应当拥有一些企业,而且这些企业还应当有一定的规模,能够在经济领域里呼风唤雨。他有这样的想法,并非出自于对财富的欲望,而是他从两世的经历中深深体会到,有一些自己能够掌控的资源,对于实现自己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

    在前一世,冯啸辰曾经许多次遭遇过工作上的困境,一些很好的想法因为各方面的掣肘而无法实施,有些有前途的项目因为经费平衡的需要而无法获得投入,有时他不得不四处化缘,用自己在行业里积累下来的人脉去动员一些大企业帮忙,那种感觉也是非常憋屈的。每逢这种时候,冯啸辰就会幻想,如果自己是个亿万富翁,那就可以拿出自己的钱砸进去,即便是赔了也无所谓。

    到了这一世,他做的依然是行业协调的工作,同时手上已经拥有了几家企业。东翔机械厂面临经营困难的时候,他能够直接给东翔厂一份耐磨部件加工的合同;韩江月承包新液压的时候,他又提供了2000套液压件的订单;还有就是上次重装办组织的技术交流会,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也是他麾下的辰宇商业信息公司。

    正因为有了这些企业,他才能够拥有比其他同事更多的手段,而不至于出现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窘况。

    在尝到了这些甜头之后,再让冯啸辰彻底放弃自己的产业,怎么可能呢?

    “罗主任,我不否认这些企业与我有关。事实上,这些企业能够做得很成功,也是因为我提供的指导。不过,我并不认为这些企业是我的拖累,相反,我能够让这些企业成为我的助力。最起码,在与阮福根这样的私营企业家打交道的时候,罗主任是完全可以不用担心我被他收买的,因为我比他有钱。”

    冯啸辰说到这里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得意与自嘲混合的笑容。

    罗翔飞愕了一下,随即也无奈地笑了。他不得不承认,冯啸辰的话虽然算是歪理,但歪理也是理。的确,在重装办所有的干部中间,罗翔飞是最放心冯啸辰的,知道他不会被乡镇企业或者外商用金钱收买,因为他的身家决定了别人出不起收买他的价钱。东翔机械厂那件事,罗翔飞也知道,冯啸辰能够用自己控制的企业来帮助一家军工企业脱困,这件事的性质无论如何也是正面的,他能说冯啸辰拥有辰宇工程机械公司是一件坏事吗?

    “可是,机关是有机关的规矩的。你如果继续与这些企业保持密切的关系,那么在干部任用等方面,领导就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了,这将影响到你的发展。”罗翔飞说道。

    冯啸辰道:“罗主任,你说的情况我明白。我这两年在社科院读书,也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未来的发展问题。我觉得,我似乎并不适合在部委机关里工作,无论是我与那些企业的瓜葛,还是我本人的性格,都决定了我是无法接受机关的束缚的。”

    “你打算下海?”罗翔飞惊问道。他心里觉得好生惋惜,这样一个人才,如果下海去办企业,对于他个人的发展也许是更好的,但对于国家来说,尤其是对于国家的装备工业发展来说,那就是一个莫大的损失了。

    冯啸辰微微一笑,说道:“就我本人的打算来说,我希望能够留在体制内。不过,机关对于我来说是不适合的,我想去一家大型企业,最好是承担行业管理职能的企业。如果没有这样的机会,那么,下海可能也是一种选择。不过,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还是希望能够为国家的装备工业贡献一些力量。”

    “到企业去?”罗翔飞想了想,眼睛逐渐地亮起来了。

    自从国家做出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之后,许多职能部委都开展了政企分开的改革,将原来的管理职能划归到下属的工业总公司,部委只保留一些行政管理职能。根据高层传来的信息,未来一些部委可能会直接撤销,行业管理将完全由总公司负责。

    这些全国性的总公司与职能部委相比,管理模式有了很大的变化。因为公司的性质是企业,所以在管理方面的灵活性更大,不必受到行政机关的各种规章约束。像冯啸辰这样的情况,放在部委里显得非常另类,但如果是在公司里,就无伤大雅了。许多公司都非常需要锋芒毕露的人才,而这种性格在机关里就近乎是作死了。

    “你这个想法,倒也可行。”

    罗翔飞在想通了这些道理之后,心情也放松下来了。的确,让冯啸辰到企业去,更能够发挥他擅长“折腾”的能力。这两年,通过行政手段来协调装备建设已经越来越难了,企业拥有了更多的自主权,重装办这样一个协调机构对这些企业缺乏有效的约束。经委的高层也在思考如何转变管理思维,更多地使用经济手段而非行政手段去达到管理目标,这就是各类总公司扮演的角色了。

    “不瞒罗主任,我在参加一些会议的时候,也和几家总公司的同志接触过。包括机械工业总公司、石油化工总公司、电力总公司等等,他们对我倒是有些兴趣,只是我还没有想好具体去哪边。”冯啸辰不好意思地坦白道。

    罗翔飞问道:“机械装备、化工设备、电力设备,你更喜欢哪个领域呢?”

    冯啸辰道:“我原来在重装办,所有这些行业都接触过,也都挺喜欢的,现在必须在这些领域中选择一个,放弃其他的领域,我实在有些割舍不下啊。”

    “哈哈,你还挺贪心的。”罗翔飞笑道,“要不,我们成立一个装备工业集团公司,把这些总公司的业务都覆盖进来,让你到集团公司当总经理,是不是就遂你的意了?”

    “那感情好!”冯啸辰应道,“不过,总经理我可没资格,这位位置怎么也得是罗主任您的。我在罗主任手下打打杂就好了。”

    “此言当真?”罗翔飞问道。

    “当然当真。”冯啸辰道,说完,他愣了一下,反问道:“罗主任,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罗翔飞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现在还不能说是真假。其实,经委的确考虑过这个方案,准备挂两块牌子,一块依然是现在是重装办,作为行政管理部门,另一块就是我刚才说的国家装备工业集团公司,负责具体业务,实行企业化管理。你如果想到企业工作,这家公司几乎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呢。”

    “居然有这样的打算?”冯啸辰惊愕了。在他的记忆中,后世国家并没有这样一家公司,有一些冠以装备工业公司的企业,前面还有一个限定词,比如机械工业装备公司、兵器工业装备公司等等。而罗翔飞现在说的,是一家跨行业的装备公司,按照目前重装办的业务范围,这家公司至少会覆盖包括矿山机械、化工装备、电力装备、交通装备、冶金装备等若干个领域,罗翔飞说这是为冯啸辰量身定做的,并不算夸张。

    “这一次咱们与日本化工设备协会签订设备分包协议,过程一波三折,最后能够达到一个圆满的结果,也是有许多偶然性的。我和张主任探讨过,他也认为以后不能总是这样被动,应当有一些主动的作为。

    试想一下,如果国家规定涉及到装备制造业的涉外分包业务,只能由装备工业集团公司与外商签约,其他企业没有签约权,那么全福公司这样的事情,还可能发生吗?我们还有必要去给各家企业下死命令吗?

    到时候,我们是唯一有资格签约的主体,我们就可以控制价格。等我们签完合同之后,再与各家企业签署转包合同,各家企业还能有什么可说的?这就是我们一直提倡的用经济手段管理经济的思路。”

    罗翔飞侃侃而谈道。

    “这么说,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冯啸辰真觉得今天这一趟有了意外收获了。如果经委真的组建起这样一家跨行业的公司,那他还有必要纠结于其他公司的邀请吗?这就是他理想中的去处啊。

    “呵呵,这件事现在还在酝酿,最终还需要由上级领导批准。再说,你不是还有一年才毕业吗?等你毕业的时候,这件事应当也就尘埃落定了吧?”罗翔飞笑呵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