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要注意小节

第四百七十七章 要注意小节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啸辰有一点想多了,高磊在领导面前告他的黑状,实在算不上什么处心积虑,他只是在大家讨论一个话题的时候,随便把这事拿出来当个例子,说过也就罢了,根本没放在心上。想想看,一个上仙看着一只蝼蚁不顺眼,随手将其拍死,这能算是什么穷凶极恶吗?在高磊眼里,冯啸辰、杜晓迪都是不入流的蝼蚁,既然这些蝼蚁爬到自己地盘上来恶心自己了,他当然不介意给对方一巴掌。

    这也算是报应不爽吧,冯啸辰跑到海东去收拾王瑞东,也是这样的心态,弄得人家一个身家过千万的大老板……的小舅子,都不得不在他面前挨打罚跪,这不也算是上仙欺负蝼蚁的行为吗?现在人家拍到他头上来了,他又有何不服气的呢?

    于蕊向冯啸辰通风报信之后的第三天,罗翔飞打电话把冯啸辰叫到了重装办,一见面便板起脸问道:“小冯,我问你一件事,你未婚妻,也就是杜晓迪,目前是在工业大学上研究生吧?在她考研究生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做过什么违反原则的事情?”

    冯啸辰苦笑道:“罗主任,你不用绕弯子了,你说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你详细汇报一下吧。”

    “嗯,那你说说吧。”罗翔飞对于冯啸辰事先知道此事并不觉得意外。高磊是在一次会议上谈起这件事的,参会的人员不少,有些参会者回去之后也会向其他人提起,这个消息传到冯啸辰耳朵里是很正常的。

    冯啸辰于是从杜晓迪当年参加跃马河特大桥抢修并得到蔡兴泉的欣赏说起,讲到自己向蔡兴泉推荐杜晓迪担任课题组的实验员,杜晓迪在担任实验员期间努力补习功课,最终凭借自己的实力考上了研究生。

    罗翔飞一边听一边做着记录,不时还向冯啸辰确认一些关键的时间、地点、人物等等,比如帮杜晓迪补习功课的那些工业大学学生分别叫什么名字,这些问题都是需要搞清楚的。

    听完冯啸辰的叙述,罗翔飞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一个过程,那么的确不能算是以权谋私。小杜的电焊技术是得到过机械部认可的,在电焊工大比武中得过名次,还在日本接受过培训,像这样优秀的技工到科研团队担任实验员,是合情合理的。她虽然原来只有初中学历,但能够自学成才,通过研究生考试入学,别人也就无法说长道短了。”

    “关于这些情况,组织上可以去进行调查,如果有虚假之处,我愿意接受纪律处分。”冯啸辰郑重地表示道。

    罗翔飞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他说道:“其实,前天我已经安排规划处的黄明和陈默到工业大学去调查过了,还查阅了小杜的入学考试试卷,她的考试成绩是没有问题的。关于小杜在课题组的表现,黄明他们也走访了一些老师和学生,大家的评价也都是很高的。蔡教授和小杜因为是当事人,所以黄明和陈默没有和他们直接接触,也没有向他们透露这件事。不过,既然你已经提前知道了,我估计至少小杜应当是知道此事了吧?”

    “是的,我已经向她说过了,不过主要是为了向她确认一下有关考试过程的情况。”冯啸辰坦然地说道。

    冯啸辰向杜晓迪说起此事的时候,杜晓迪先是惊愕,既而是愤怒,然后便有些担心了。她的担心中间,对自己的担心只是一小部分,她更怕因为此事而连累了冯啸辰和蔡兴泉。她觉得,冯啸辰和蔡兴泉都是出于培养她的目的,而为她提供了帮助,如果因此而惹上麻烦,她会感到内疚的。

    冯啸辰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说明自己没做亏心事,自然也不用怕鬼叫门。杜晓迪考研的时候,英语课和政治课都是统考,不存在泄题的问题。专业课方面的确得到过蔡兴泉的一些指点,但这是当下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如果因为这一点而对蔡兴泉兴师问罪,那么全国就没几个硕士生导师能够幸免了。

    其实,整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一点,那就是杜晓迪到底有没有才华。如果杜晓迪是可造之材,别说她是通过考试录取的,哪怕就像冯啸辰那样直接被单位推荐去读研,也没有任何问题。反之,如果杜晓迪胸无点墨,完全是个废物,那大家就得掰扯掰扯了,看看这个不学无术的人是如何通过这么多的关卡成为研究生的。

    对于杜晓迪的才华,冯啸辰心里踏实得很,这也是他并不在意高磊诽谤的原因。

    罗翔飞一开始接到经委转发下来的函,也是吓了一跳。因为事情牵涉到重装办的干部,而且与重装办此前的大化肥攻关项目有关,上级部门基于回避原则,并没有把调查工作交给重装办去做,只是让重装办进行自查,准备接受调查组的质询。

    罗翔飞没有把此事告诉冯啸辰,而是先派了两个人去工业大学进行了解,以便掌握一手资料。待到黄明、陈默二人把了解的情况带回来之后,罗翔飞也就放心了。他虽然并不知道冯啸辰在这件事情里与蔡兴泉是否有什么幕后交易,但至少杜晓迪在工业大学的表现是非常出色的,这就足够堵住别人的嘴了。

    “这件事情,人事部、教委和经委将会组织一个联合调查组,到工业大学去进行调查,也会到重装办来了解有关课题招标的情况。届时,调查组有可能会找你、蔡教授和小杜谈话,你要叮嘱一下小杜,要积极配合调查,实事求是地回答问题,不能隐瞒,也不要有抵触情绪。要相信组织,只要你们在这件事情里面没有做什么违反原则的事情,组织上是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同志的。”罗翔飞道。

    冯啸辰应道:“罗主任,你放心吧,我已经叮嘱过晓迪了,她能够心情愉快地接受调查。”

    罗翔飞道:“根据黄明他们了解回来的情况,我觉得这件事情上并没有什么不合规的地方,所以你不要有思想包袱。”

    冯啸辰笑道:“罗主任,我一直都没有思想包袱,轻松得很呢。”

    罗翔飞把脸一沉,说道:“你不要这样嘻皮笑脸。这件事你虽然没有违反原则,但毕竟是存在着公私不分的嫌疑。蔡教授的课题组承接的是重装办的课题,课题评审工作你是全程参加了的。而杜晓迪又是你的未婚妻,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不让别人产生联想?我们在做工作的时候一直强调回避原则,你在这件事情上至少是没有遵循回避的原则,这不是错误吗?”

    “可是,罗主任,古人还说举贤不避亲呢,杜晓迪技术好,年龄轻,正是蔡教授的课题组所需要的人才,我向蔡教授推荐她,也是出于工作需要。事实上,蔡教授认识晓迪比我还早,即使没有我推荐,他也是有可能主动与晓迪联系的。”冯啸辰不服气地辩解道。

    他和罗翔飞呛声也已经很习惯了,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说点什么领导英明、属下必然痛改前非之类的场面话,倒反而显得生分了。

    罗翔飞轻叹了口气,说道:“小冯,你脑子灵活,专业基础扎实,对工作兢兢业业,对国家忠诚,这都是你的优点。我个人,以及孟部长、张主任他们,对你都是寄予很高期望的,希望你能够成为我们的接班人。但你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在私人问题上太不注意了,小杜的事情只是一个方面,你身为国家干部,还在企业里持股,这是非常犯忌讳的。

    虽然你的那几家企业都是用你父母的名义持有的,但实际情况如何,领导们都是非常清楚的。你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干部,这样的小节倒也无妨。如果你未来要更进一步,走上领导岗位,这个问题就是你的硬伤了。

    小杜上研究生的事情,我是能够理解的,而且也非常支持。她的学历更高一些,对你的帮助也会更大。但你办的那些企业,未来对你就是拖累了,你就不能真正地把这些企业丢开,全力以赴地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来吗?”

    这番话,罗翔飞其实已经憋了很久了,借着杜晓迪的这件事情,他索性向冯啸辰摊牌了。关于辰宇公司的真实股权构成,以及控制权的分配,罗翔飞并不是特别清楚,但他知道冯啸辰在其中肯定是占了相当比例的。他一方面觉得自己无法去干预冯啸辰的选择,毕竟机关里没法给冯啸辰发更高的工资,而时下的年轻人谁又能守得住清贫呢?但另一方面,他对冯啸辰有着过高的期望,他又知道公司的事情肯定是会影响冯啸辰的发展的,所以不得不出言相劝。

    但要让冯啸辰如何去选择呢?罗翔飞自己也没有主意。辰宇公司旗下有酒楼、轴承公司、工程机械公司、信息咨询公司等一大摊业务,再发展几年,冯啸辰成为一个千万富翁也不在话下。要让冯啸辰放弃成为千万富翁的机会,守着机关里这六七十块钱的工资为国家兢兢业业地工作,罗翔飞觉得自己真有点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