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离了国家你啥都不是

第四百七十一章 离了国家你啥都不是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老邓,我跟你说,这事乐子大了!”

    “你说什么,那个阮福根跟日本人签了合同,把重装办的那个标准当手纸擦PP了?”

    “可不是吗,罗翔飞他们自己树的典型,回手给罗翔飞来了个大耳光,你说可乐不可乐?”

    “老马,你这消息可靠吗?”

    “那还能不可靠?日本人马上就要到海东来了,最迟下周他们就会签合作协议。”

    “老马,我怎么觉得,这件事和你有点关系啊?”

    “哈哈,老邓,造谣是要有证据的!我充其量也就是给他们指了条路而已,这帮私人老板,见了腥味哪有不往上凑的。”

    “唉……”

    放下电话,新阳二化机的副厂长邓宗白来到厂长奚生贵的办公室,向他转述了马伟祥通报的消息,然后叹了口气,说道:“这事闹的,咱们这些国企在这死咬着不降价,这些私人企业先把价钱降下去了,这是弄啥呢。”

    “私人企业可不就是这样吗,鼠目寸光。”奚生贵不屑地说道。

    邓宗白道:“老奚,这样一来,咱们恐怕也得降价了吧?要不这些分包的活,可就落不到咱们头上了。”

    “看重装办的意思呗。”奚生贵冷笑道,“他们不是一个通知接一个通知地严令各家企业不能擅自行事吗?现在好了,私人企业那边出了岔子,看他们怎么说。”

    邓宗白道:“我估计重装办也扛不住了,这个口子一开,日本人也就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个全福机械厂,早先不怎么样,这两年因为承接重装办分包的大化肥业务,水平也上去了,完全能够接日本人的外包业务。日本人找到这么一个帮手,就可以跟咱们谈谈价钱了,唉,真特喵的,咱们中国人就喜欢这样内斗,让外国人拣便宜。”

    “是啊,如果大家能够一条心,像罗翔飞说的那样,最终日本人还是不得不找咱们代工,大家都能多赚一点。这样一闹,咱们就都得替日本人白扛活了。”奚生贵发着悲天悯人的感慨。

    “咱们现在就琢磨琢磨,看看怎么和日本人谈价钱吧,就盼着那几个土蟞别把价钱压得太低了。他们乡镇企业压成本压得太狠了,咱们如果像他们那样压价,非得赔死不可。”邓宗白摇头叹道。

    就在大家带着或喜或忧的心态等着看结果的时候,冯啸辰与王根基这对搭档已经乘飞机来到了海东省会建陆,接着又在当地经委借了一辆车,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会安。

    “还没和老阮联系上?”

    在下榻的宾馆里,冯啸辰向董岩问道。

    董岩摇摇头:“王瑞东这个兔崽子,鬼迷了心窍,一门心思就想和日本人做生意,谁劝也不听。他明白如果这事让他姐夫知道,肯定会有变故,所以干脆就把老阮给瞒了,而且不让我们和老阮联系。等到生米做成熟饭,老阮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现在日本人到了没有?”冯啸辰又问道。

    董岩道:“还没到,听说应当就是这一两天吧。”

    冯啸辰点点头:“好,老董,你让全福公司里的人务必警醒一点,别让王瑞东把公章拿走了,一旦签了约,后面的事情就被动了。你替我约一下这个王瑞东,我见识一下这位仁兄是怎么回事。”

    听说冯啸辰要见自己,王瑞东老大不乐意。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拗过董岩,被董岩拽到了宾馆。宾主双方坐下来聊了几句之后,冯啸辰对王瑞东有了两个基本印象:首先,这是一个乍富起来,觉得老子天下第一的土大款;其次,这就是一个没教育好的熊孩子。

    “王总,听董总说,你们全福公司准备和日商签订合作协议,分包日商的化工设备。”冯啸辰问道。

    “是啊,这还全托冯处长的福呢,要不我姐夫的公司哪有这个资质。”王瑞东嘴上说着恭维的话,脸上却带着几分轻蔑之意。

    冯啸辰淡淡一笑,道:“这是阮老板带领全公司职工努力拼搏的结果,说不上托谁的福。对了,王总,关于涉外分包业务的事情,重装办下发过一个工时定额标准,不知道全福公司收到没有?”

    “收到了。”王瑞东应道,有董岩坐在旁边,他也不便睁着眼睛说瞎话。

    冯啸辰道:“我们的文件上明确规定了涉外分包业务的工时标准,请问,你们和日方签订的协议,是否按照这个标准执行了?”

    王瑞东装着糊涂:“冯处长,这个规定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吧?我们是乡镇企业,不归重装办管。”

    王根基在旁边插话道:“你们从事装备制造,当然和我们重装办有关系。几年前你姐夫阮福根到我们那里去申请分包大化肥设备的时候,我们对他和那些国有企业是一视同仁的,这一点你应当清楚吧。”

    “那是我们承包你们的项目啊,并不是说我们就卖给国家了,是不是?”王瑞东道,“我们是乡镇企业,而且已经被我姐夫承包了。我姐夫和乡里的承包协议写得很明白,只要交足承包金,乡里不干涉公司的一切经营活动。你们听听,连乡里都管不了我们,国家就更不用为我们这样一家小企业操心了。”

    冯啸辰道:“王总,这不是谁管谁的问题,而是说咱们中国的企业要联合起来,避免被外国人各个击破。重装办要求各家企业统一报价,就是为了让大家都能够以更高的价格得到业务,这不比你们降价销售要强吗?”

    “是吗?”王瑞东冷哼一声,不置可否。在他心里,丝毫没有觉得冯啸辰的话有什么意义。他的想法是,如果统一报价,他这家乡镇企业凭什么能够得到业务?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自保,有什么不对呢?

    王根基有些不耐烦,但也不便发作,只能继续劝道:“王总,这件事情,国家是有统一部署的,你们单独行动,就会破坏整个国家的安排,这对于国家以及对于你们企业都是没有好处的。”

    王瑞东冷冷地说道:“对国家有没有好处,我是一个农民,也不懂这么多大道理。可对我们企业有没有好处,我是知道的。我们向日本人的报价,对我们来说挺合适的。”

    “那么,国家的利益你就不考虑了?”王根基恼道。

    王瑞东道:“国家的事情,不是你们这些干部考虑的吗?关我一个农民什么事?”

    “你……”王根基几欲暴走了,这熊孩子,真是欠收拾啊!

    冯啸辰冷着脸,问道:“王总,我想问一句,这件事,阮老板知不知道?”

    “当然知道,公司的事情,我能不请示我姐夫吗?”

    “他也赞成这样报价吗?”

    “那是当然。”

    “好,既然阮老板也是知情的,我也就不干预了。”冯啸辰决定不再与对方谈下去了,他站起身,说道:“王总,我就不留你了,你好自为之。”

    “谢谢两位处长。”王瑞东也站起来,告辞向外走去。

    冯啸辰与董岩一道把王瑞东送到门口,然后像是不经意地说道:“王总,我还有最后一句话想送给你。”

    “什么话?”王瑞东也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冯啸辰正色道:“你刚才说,国家的事情与你一个农民无关,我要告诉你的是,全福公司能够有今天,全靠国家给你们的平台。离了国家,你啥都不是!”

    说完这话,他便不再搭理王瑞东,转身回了房间。董岩恶狠狠地瞪了王瑞东一眼,没说什么,也跟着冯啸辰回房间去了。王瑞东站在宾馆的走廊上,愣了一小会,然后摇摇头,自己给自己开脱着:“屁,什么离了国家我就啥都不是,我王瑞东有今天,靠的是我姐夫。”

    屋里,王根基看到冯啸辰和董岩进来,怒气冲冲地说道:“这孙子喵的就是欠削啊,依着我的暴脾气……”

    “老王,消消气,你跟个熊孩子较什么劲?”冯啸辰笑着安抚道,随后又看看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董岩,说道:“老董,你也坐吧。这个结果也不意外,我原本也没指望说几句话就能够把他说服,跟他谈一次,也就是尽个努力而已。”

    “是啊,这孩子被老阮两口子惯坏了,唉,如果能联系上老阮就好了。”董岩叹息道。

    冯啸辰道:“老阮对此事是否真的知情,我们还不了解。如果老阮也支持王瑞东的做法,我们又怎么办呢?”

    “这不可能,以我对老阮的了解……”董岩争辩道。

    冯啸辰拦住他后面的话,说道:“我们不能寄希望于个别企业家的人品,我们必须有相应的手段,才能保证一项措施的推行。”

    “没错!”王根基附和道,“对这样公然拆国家墙角的企业,我们绝不能轻挠。我找找人,联系一下会安的工商、税务,好好查一查这个全福公司,查出一点毛病就给丫往死里整。我还就不信了,一家私人企业敢和国家呲牙!”

    冯啸辰想了想,说道:“老王,这样吧,先不着急联系工商税务这些部门,这样下手太狠了,未来不好收场。我记得你在电力部那边有点关系吧,你联系一下,咱们先把它的电掐了,让王瑞东知道,离了整个国家的工业体系,他寸步难行。”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