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别把好心当成驴肝肺

第四百六十九章 别把好心当成驴肝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等等,董哥,辰子,你们俩说啥呢,为什么给日本人做就要更贵一些?还有,这个姓郭的怎么就是汉奸了?”

    王瑞东有些懵了,工时定额这种事情,并不是他分管的,所以他并不知道重装办下发外包工时定额标准的事情。梁辰是施工员,就是负责这方面工作的,所以接触过这份文件,只是看过之后觉得与全福公司无关,也就没怎么去研究了。至于董岩,作为一名化工设备技术咨询公司的老板,这种资料当然是要了解的,而且对于事情的前因后果也都有所耳闻。

    听到王瑞东发问,董岩便从自己的书架上拿下来一本重装办发的标准,递给王瑞东,然后开始解释起来。王瑞东也是个聪明人,听了一会就明白了,说道:“也就是说,如果照着国家重装办这个要求,这个球罐的报价得到30多万才行。这个姓郭的说20万之内都可以商量,其实是想诈我们。”

    “正是如此。”董岩说道。

    “娘西皮的,这家伙太黑了!真特喵是个汉奸!”王瑞东激动起来,明明是30多万的东西,非要压到20万以内,生生坑了自己10多万,这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的事情。他看到董岩家的客厅里就有电话,便说道:“董哥,我用一下你的电话行不行?我得打电话过去骂一骂那个娘西皮的!”

    “你用吧。”董岩无语了,没办法,谁让王瑞东是阮福根的小舅子呢,看在阮福根的面子上,董岩也没法跟这个小屁孩计较。

    王瑞东记得郭培元住的宾馆以及房间号,他通过查号台查到了宾馆的总机号,然后直接就把电话打到了郭培元的屋里。郭培元接到电话,并不觉得惊讶。他哼哼哈哈地听完了王瑞东的咆哮,然后心平气和地问道:“王老弟,我只问你一句,你应当也是找懂行的人算过了,照着20万一台的价格,你们有没有赚头?”

    “这关你什么事?”王瑞东没好气地呛道。他没有扔了电话,是因为他还惦记着郭培元的小杂志,以及那不可描述的录像带。他在心里存着一个念头,也许郭培元会在自己的指责之下幡然醒悟,痛改前非,然后对自己纳头便拜呢?这样一来,自己不就能够与郭培元保持长期联系了吗?

    郭培元隔着电话线也已经察觉到了王瑞东的想法,其实,刚才王瑞东对他大发雷霆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暴露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他一直还是称郭培元为“郭哥”,这就说明对方并没有打算把双方的关系彻底陷断。只要对方还能听自己忽悠,凭着自己多年的掮客经历,还愁拿不下这个下半身指挥上半身的小年轻?

    “王老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样一个球罐,放到你们公司去生产,成本连12万都用不了。照着20万报价,你们起码有8万的赚头,是不是这样?”郭培元问道。这些造价的知识是他从内田悠那里问来的,他自己也在工厂呆过多年,对于工厂的成本构成是非常清楚的。

    王瑞东答道:“可是,如果这是给日本人造,按着重装办的标准,我们可以报35万。你整整压了我们15万的价钱,你怎么不说呢?”

    郭培元冷冷一笑,道:“如果是按35万来做,日本人凭什么让你们一家乡镇企业来包?”

    “因为……我们有这个技术啊!我们过去就分包过国内那几套大化肥的设备。”王瑞东有些词穷了。

    “那不过是国家为了树个典型,给你们一点小甜头而已。你们接的都是二类容器,能有多大的利润?再说了,就你们当时分包的时候,是按什么价钱算的?”

    “那不一样,那是给国内造。”

    “国内国外,谁给的钱不是钱?你从我这里拿走的那两本写真,你会在乎她们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吗?”

    “……”王瑞东被雷倒了,大哥啊,不带这样揭短的好不好,大家还能不能愉快地一起玩耍了?

    趁着王瑞东无语之际,郭培元继续说道:“王老弟,实话说吧,日本人现在的态度很明白,如果你们的价钱低,那就把业务交给你们做,一年起码是1000万以上的业务。如果你们和海化设这些国企是一个价钱,那么他们就会把业务交给海化设去做,人家是大厂,比你们技术好,信用也可靠。哥哥我是在帮你们揽业务,你把别把我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可是,从35万压到20万,这也压得太狠了。”王瑞东有些委屈地说道。

    郭培元道:“这是因为国家重装办那帮人太黑心了,明明就是十几万的设备,非要给人报30多万,这不明摆着是欺负人吗?人家日本人说了,如果是这样的价钱,他们宁可不找中国人代工了,他们去请印度人做,也比找咱们做省钱。”

    “郭哥,这国家下了文件,我们也得照着做啊,总不能跟国家对着干吧?”王瑞东开始打起感情牌来了,在他心里,刚才的激昂情绪已经消退,他觉得郭培元的话是挺有道理的,而且郭培元这个人,也是挺不错的。

    郭培元知道火候已到,他故意地沉下声音,说道:“王老弟,好话我都已经说过了,怎么选就在乎你了。我挺喜欢你这个人的性格,不管买卖能不能成,你这个老弟我都认下了。至于价格方面,没有什么余地,最多就是20万,以后其他设备也照这个标准。如果不成,那就算了。”

    “别啊,郭哥!这样吧,我找我姐夫再商量商量,明天给你一个答复好不好?”王瑞东用央求的语调说道。

    放下电话,王瑞东转向正看着他的董岩和梁辰,说道:“董哥,辰子,我考虑过了。国家这个文件,是下给海化设那种大企业的,跟咱们乡镇企业没啥关系。人家日本人找咱们做设备,不就是图个便宜吗?咱们平常报价的时候,也都是比国营企业要低一两成的,这一回咱们也这样做就是了。”

    “瑞东,这样不好吧?”梁辰劝道,“阮厂长说过,重装办对咱们有恩,如果不是重装办给咱们机会,咱们全福公司哪有今天?现在重装办要求各家企业统一报价,咱们这里如果掉了链子,不是让重装办没面子了吗?”

    董岩也劝道:“瑞东,我觉得梁辰说的有理。重装办发这个文件,就是担心咱们国内的企业互相压价,最后让日本人占了便宜。这两年咱们海东省出口的生丝价钱都压到什么程度了,不就是因为跟其他省竞争的结果吗?最后吃亏的都是咱们中国人。”

    “这有什么办法?”王瑞东道,“咱们中国人就这样,能怪人家吗?再说了,重装办定的这个价钱也太黑了,十多万的设备,给人家报30多万,日本人也不傻是不是?”

    “能卖高价,干嘛不卖呢?”董岩道,“就算是黑,那也是黑日本人的钱,对咱们中国是有利的。”

    “可是,如果照这个价钱,咱们根本就拿不到业务。同样的价,日本人干嘛不找海化设他们去做呢?”王瑞东道。

    董岩道:“这个文件提供的也只是一个指导价格,咱们的人工比海化设他们低,管理成本也低,所以价格上可以比他们略低一点。比如说吧,这样一个罐子,海化设报价估计是37万左右,咱们照着33万到35万报,还是有一点价格优势的。”

    王瑞东道:“如果我们报33万,那这桩业务就想都别想。姓郭的说了,要么就是20万,以后还有这样的业务,一年不少于1000万。要么他们就找那些国营大厂去了。”

    “这是诈你呢。”董岩说道,“国营大厂报的是30多万,他就算要压价,也压不到20万吧?”

    王瑞东道:“可是,如果那些大厂也降价了呢?”

    “我估计他们不敢。”董岩笃定地说道,“你既然说姓郭的是由李志伟陪着来的,他肯定去过海化设,而且肯定是在那里碰了一鼻子灰。马伟祥这个人我知道,他以下面的人横,但其实胆子小得很。像这种当出头鸟的事情,他肯定不敢干的。”

    要不怎么说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呢,董岩作为与马伟祥发生过冲突的人,对马伟祥的了解还真不是一般的,他这番分析,与马伟祥的心理分毫不差。

    王瑞东听罢,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明天再去和姓郭的谈谈,如果他能再涨点价,咱们再落一点价,能接就接过来。这种送上门的业务,不做白不做,万一被人家抢走了,咱们哭都没地方哭去。”

    董岩无奈了,他毕竟不是全福公司的人,无法替全福公司做决策。他提醒道:“瑞东,这么大的事情,你最好还是和阮老板商量一下,不要轻易答应姓郭的。阮老板对重装办很有感情,不说什么国家利益之类的,就算是私人感情,他也不好去驳重装办的面子的。”

    “嗯嗯,我知道的。”王瑞东点头不迭。

    不过,当他和梁辰一块走出董岩的家门之后,话就完全不同了。他说道:“我姐夫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心太软了。什么重装办对我们有恩,其实就是拿我姐夫当个典型用用罢了,我们至于卖他们这么大的面子吗?”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