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老郭是个能干的人

第四百六十四章 老郭是个能干的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门打开了,站在门外的是一名30来岁的中国人,他看起来有些瘦弱,两只眼睛贼溜溜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干正经事的人。

    “请问,哪位是内田先生?”

    中国人用还算流利的日语问道。

    “是我。”内田悠应道,“请问,你就是长谷君介绍过来的郭培元先生吗?”

    内田悠说的长谷君,是日本三立制钢所的销售代表长谷佑都。因为同是在装备制造企业里做销售,内田悠与长谷佑都关系颇为不错。这一次,内田悠随着日本化工设备代表团到中国来考察外包合作企业的情况,临行前专门与长谷佑都通了一个电话,请长谷佑都给他介绍几个能够帮他干点脏活的人。眼前这位郭培元,就是长谷佑都给内田悠介绍的人,是一名掮客。

    郭培元原来是京城一家企业里的技术员,因为一次接待日本客商的机会,搭上了日本人的线。此后,他从单位辞职,专门干起了替日本企业搜集情报和拉拢关系的勾当,成了一名职业掮客,用过去的话说,就是买办了。

    这里也得说一下,买办这个职业其实也不能算是什么不光彩的职业,后世的许多公关公司也是做这类业务的,有一些还做得挺红火的。市场经济需要有中介服务,跨国公司新到一个国家开展业务,自然需要找当地的中介来帮助了解市场、联络客户关系,这都是合法而且合理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拿了跨国公司的钱,自然要帮他们做事,这也无可厚非。不过,如果你做的事情伤天害理,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几年前,因为三立制钢所与秦州重型机械厂洽谈技术合作的事情,郭培元曾受长谷佑都的委托,试图贿赂秦重的技术员崔永峰,以便在谈判中赚到便宜。结果,冯啸辰指导崔永峰使了一个反间计,不但没有让长谷佑都的阴谋得逞,还结结实实地坑了长谷佑都一笔不菲的佣金,成为秦重技术处买资料和做实验的经费。

    在那件事情中,郭培元并没有受到什么惩处,因为他只做了一些牵线搭桥的工作,没有实际的违法行为。他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在实质上损害到国家的利益,他倒更像是那个盗书的蒋干,只是给大家留了一些笑柄而已。

    长谷佑都至今也不知道那一次自己上了当,他到现在仍然相信崔永峰是他买通的内鬼,而郭培元则是一个成功的沟通者。这一次,内田悠请长谷佑都帮他介绍几个中介,长谷佑都便很自然地把郭培元推荐过来了。

    “长谷先生跟我说过了,他说内田先生是他的好朋友,让我为你服务。内田先生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吧。”

    进屋坐下之后,郭培元简单与内田悠寒暄了几句,便切入了正题。他干掮客这行已经有五六年时间,现在业务上是越来越熟悉了。不过,他骨子里那种对外国人的恭敬是与生俱来的,但凡见到一个外国人,他的腰就会自然而然地弯曲一个角度。

    “我和米内副总裁以及其他的一些同行,这次是应中国官方的邀请,到中国来考察和选择合作伙伴的。但在我们考察的过程中,发现中国官方对所有的企业都下达了指令,要求他们向我们统一报价,这是一种建立价格同盟的行为,是违反市场规则的,我们对此非常愤怒。请问郭先生,对于这样的事情,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内田悠直言不讳地说道。

    “这件事我不太了解,不过,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前一段时间生丝大战的影响吧?中国国内的报纸上对于这种互相压价的现象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有几位有份量的人物也都说了话,我想这次有关部门是不是想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

    郭培元当掮客还是挺用心的,涉及到外贸方面的事情,他平时也都会关注一二,以便从中找到一些商机。内田悠一说,他就猜出是怎么回事了,同时也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内田悠道:“在我们日本,政府是不会干预市场行为的。买卖双方愿意达成什么样的交易价格,政府怎么能够插手呢?我们是带着诚意到中国来寻求合作的,我们认为中国方面的做法是非常不道德的。”

    他这话说得挺冠冕,不过说日本政府不干预市场行为,那就是骗鬼的话了。日本政府搞产业政策是全球闻名的,倒是英美等老牌西方国家比较讲究市场自由,因为这种理念上的差异,英美与日本之间没少发生摩擦。现在内田悠不过是拿着当年英美批评日本的话来指责中国而已。

    郭培元在这方面没有多少知识,他连连点头道:“内田先生不必生气,中国人就是这个样子,要不怎么会这么落后呢?我们要向日本学习的地方,还多得很呢,依我看来,中国100年也赶不上日本的一个零头。”

    “哪里哪里,我对中国还是很看好的,郭先生不必过于自谦。”郭培元的话说得连内田悠都不好意思了,尼玛,你能不能不要舔得这样狠,直肠都让你舔出茧子来了。

    郭培元丝毫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他在把中国狂贬了一通之后,皱起眉头,说道:“内田先生,你也是知道的,涉及到政策方面的事情,那些当官的是非常谨慎的。要想让他们改变这个政策,恐怕难度比较大。”

    “这么说,你觉得没有什么办法了?”内田悠试探着问道。

    郭培元摇摇头,道:“当然不是。长谷先生吩咐过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做好呢?我的想法是,从上层来改变这个政策恐怕是不容易的,但我们中国有句话,叫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果下面的企业愿意降价和你们合作,你们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

    “你是说,你能说服下面的企业和我们合作?”内田悠问道。

    “事在人为吧。”郭培元道,“现在都在讲扩大企业自主权,有时候上面的要求,到了下面就会变样。只要不是做得特别过火,上面也不会追究的。所以,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内田悠点点头,赞道:“郭先生果然是个能干的人,长谷君郑重地向我推荐你,看来是没有推荐错。”

    郭培元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酥了,他连声说道:“那是长谷先生和内田先生信任我,我不胜荣幸。”

    “那么,如果要说服下面的企业和我们合作,你需要多少佣金呢?”内田悠又问道。

    这才是关键的问题,郭培元敛了敛心神,然后说道:“佣金方面,内田先生看着给就行了,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其实主要是疏通关系,需要一些费用。现在要办点事,没有点润滑剂是不行的。”

    “润滑剂?”一直在旁边听着不作声的米内隆吉忍不住了,他想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难道郭培元是通过这样的方法去疏通关系的?

    “呃……”郭培元窘了,作为一名资深汉奸,他当然也是懂一些不可描述的,听到米内隆吉的话,再一看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猥琐神色,郭培元立马明白对方是产生了什么样的误会,他赶紧解释道:“不不,米内副总裁,我想你可能是……呃,其实这只是一个比喻,在中国做生意的人都是这样比喻的。我的意思是说,需要有一点,呃,这个……”

    他说着用手做了一个捻钞票的动作,米内隆吉这才明白过来,不由意兴索然,又把自己埋回到沙发里去了。

    “钱不是问题。”内田悠没有介意刚才的这些乌龙,他说道:“要办成一些事情,必要的经费是没有问题的,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我们提供了这部分经费,你能够有多大的把握帮我们把事情办成?”

    郭培元道:“我想知道内田先生的要求是什么。”

    内田悠把自己弄到的一份工时定额标准递到郭培元的面前,说道:“这是中国官方制订的工时定额标准,我们认为这个定额是严重高估的。我们希望各家企业能够在这个标准的基础上,把定额下降50%至70%,如果能够压得更低,那就更好了,我们会根据郭先生达到的目标,来确定付给你的佣金。我们初步约定,谈下一家企业,我们付100万日元,你看如何?”

    100万日元在时下能够换到5000美元,再换成人民币,即使是按官方牌价也有近2万元,按黑市价就更别提了。这个价码对于郭培元来说,是很不错的。他知道内田悠也是懂行情的,因此也不与内田悠去讨价还价了。

    他翻开那份定额表看了一会,凭着他在企业里工作的经验,算了一下各企业的成本、利润等等,然后笃定地点点头,道:“内田先生,我已经明白了,这份定额标准,的确是有些高估的。让各家企业在这个定额的基础上下调30%左右,我有十足的把握。至于下调50%甚至70%,可能就需要花比较大的力气了,尤其是,可能需要给相关企业的领导意思意思。”

    “钱不是问题。”

    内田悠微微地笑着。能够把定额降下来,他们节省的岂止是一亿两亿的日元,拿出一个零头来,也够把那些家伙喂饱吧?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