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五十七章 老老实实打工

第四百五十七章 老老实实打工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国际大协作理论的思路,是把全球产业看成一个整体。中国缺乏装备制造技术,缺乏高端原材料的生产技术,也缺乏消费市场,那就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出口加工大国。从国外进口装备,进口材料,利用丰富的劳动力资源进行加工之后,再卖到国外去,赚取中间的加工费。

    亚洲四小龙的崛起,都是这样实现的。其实,时下中国沿海的一些地方,也正在搞这种“大进大出”的出口加工贸易,收益也颇为可观。

    国际大协作的想法,并不能说是完全荒谬的,砖家之所以成其为砖家,多少还是有一点本事的。冯啸辰以及罗翔飞等人反对国际大协作的观点,只是觉得这种思路不能上升为国家战略,作为一个10亿人口的大国,完全放弃上游的装备工业和材料工业,放弃下游的消费市场,那是非常危险的,而且在实践中也无法做到。

    但具体到新液压这样一家企业,把自己嵌入到国际产业链中去,就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了。比如说,全球的工程机械市场,自然要比中国的工程机械市场要大得多。中国的工程机械企业目前还没有能力进入国际市场,所以国内的工程机械产量是比较低的,进而便影响到了工程机械中液压配件的需求。

    如果新液压不是把目标市场局限于国内,而是寻求为西方工程机械巨头提供配件供应,那么这个市场就能够扩大10倍。中国的工程机械在国际上缺乏竞争力,但具体到一些配件,还是有点希望的。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低,这就是最大的竞争力所在。许多西方企业也乐于让中国企业给他们当配件供应商,大不了转移一些技术,帮助中国企业提高技术水平。然后他们吃肉,给中国企业留一点汤,何乐而不为呢?

    韩江月是从自己曾经服务过的港资企业那里得到了启发,而她的想法,又启发了冯啸辰。冯啸辰此时想到的,可不仅仅是一个新液压的发展问题,他回想起了年前罗翔飞抛给他的问题:如何帮助陷入大面积亏损的中国装备企业走出困境。

    去西方装备市场找饭吃啊!

    冯啸辰恍然大悟。

    重装办组织全国攻关,突破了大化肥成套设备的许多关键技术问题,初步形成了独立建设30万吨大化肥装置的能力。但国内近期内大化肥装置的立项不足,而进军国外市场又暂时缺乏实力,这就使得许多化工设备企业面临着有劲无处使的窘境。

    但如果我们放弃一步到位的想法,放下身段去帮国外化肥设备企业做配套,给他们生产点辅机、配件之类,凭着现有的技术以及低廉的成本,应当是有希望的。通过做配套,能够暂时养活各家企业,同时还能够积累工程经验。等到时机成熟,咱们再一步一步地蚕食西方企业的市场,跟曾经的雇主抢饭吃,那是何等愉快的事情?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招呢!”

    冯啸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懊恼地说道。自己好歹也是一个穿越人士,这样的办法都想不到,还要一个80年代的青年来启发自己,真是给时空管理局丢人了。

    其实,这还真怨不了冯啸辰,他前一世和这一世都在重装办工作,搞的都是成套设备制造,想的问题都是百分之百地掌握全套技术,哪会去考虑替别人打工的事情?但在实际的历史中,中国企业靠给外国装备制造商提供配件而做成巨型企业的也比比皆是。

    例如,长三角有一家企业,原本只是一家动力机厂的叶片车间,后来逐渐成长成为专业制造透平叶片的企业。2014年,这家企业拿下了发动机巨头英国罗-罗公司的高温合金低压涡轮盘锻件项目,而且一个合同便是长达10年时间。这个锻件号称是飞机发动机上重要等级排名第一的部件,这个订单意味着,中国虽然在发动机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还有一些差距,但具体到叶片方面,已经有与西方企业同台竞技的资格了。

    这里还得再唠叨几句。中国制造的整机产品中如果使用了国外提供的配件,一般都会被指责为“关键部件不得不依赖进口”,而如果反过来,中国企业为国外的整机产品提供了配件,则会说是“不掌握核心技术,只能给别人打工”。反正在一些人心目中,不管你怎么做,中国制造四个字本身就是原罪,这种话听得多了,慢慢也就成为笑话了。

    不过,就目前来说,诸如新液压这样的企业走出去给别人做配件,还真有点为人打工的意思。因为此时的中国企业大多的确不掌握核心技术,只能是承接一些技术要求低、利润薄的业务。幸好,此时中国的公知群体还处于萌芽状态,到不了左右舆论的时候,新液压如果能够接到海外订单,那么得到的绝对不会是指责,而会是自上而下的褒奖。

    “哥们,你是说小韩的这个主意不错?”

    宁默一直在旁边紧张地听着韩江月与冯啸辰的对话,他既希望冯啸辰能够给韩江月出一些好主意,又希望韩江月能够在冯啸辰面前露上一小手,让冯啸辰也知道他宁默的女朋友是极其出色的。现在看到冯啸辰的表现,宁默喜出望外,连忙问道。

    冯啸辰笑道:“小韩的想法岂止是不错啊,这个想法能够解决整个国家装备制造业面临的难题,你想想,其意义有多大?”

    “不会吧?小冯,你可别跟我开玩笑。”韩江月虽然这样说,但脸上也绽出了笑容。她知道冯啸辰的身份,他是有资格提“整个国家装备制造业”这个概念的。看冯啸辰的意思,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莫非自己这个想法,真的有这么大的意义?

    冯啸辰摇摇头道:“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大家也都知道的,现在国内很多装备企业,都面临着像新液压一样的困难,主要原因就是国内的产业结构调整,传统装备市场出现了萎缩,而新兴装备方面,咱们又拿不下来,只能依赖进口。小韩的这个想法,是让这些传统装备企业走出去,哪怕是给国外品牌做辅机、做配件,起码也能有些业务。这个想法如果能够实现,倒是为许多传统装备企业找到了一条出路。”

    “言之有理。”徐新坤道,“我一个战友是在一家机床厂的,他们生产的机床型号太陈旧了,过去靠国家计划硬塞给下游企业,现在国家不搞行政命令式管理了,下游企业宁可从国外进口机床,也不愿意用他们的机床。现在他们也是处于停产状态,亏损的情况比我们新液压还严重。如果照刚才小冯的说法,让他们去给国外企业做点配件,我看是没问题的。毕竟是几十年的老厂,生产个齿轮、卡盘之类的,还能生产不出来吗?”

    “这个想法太好了,我会马上向重装办的领导汇报。如果领导同意,开春之后,我们就会组织国内企业到国外去开拓市场。如果这条路子能够走得通,小韩你可就是首功了。”冯啸辰笑呵呵地对韩江月说道。

    韩江月心里很是得意,脸上却装出不屑的样子,说道:“谁在乎什么首功不首功的。我可得提前说好,你们如果要出国去开拓市场,一定得给我们厂留一个名额,这才是最实惠的呢。”

    “一定一定。”冯啸辰连声说道。

    看看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宁默首先提出要请大家一起到塘阜县城去大吃一顿,一是庆祝韩江月竞选成功,二是感谢冯啸辰千里驰援,而且还带来了订单。

    这一会,宁默已经回忆起来了,冯啸辰说的辰宇公司的总经理杨海帆,不就是当初他在鹏城遇到过的那个人吗?考虑到杨海帆与冯啸辰的关系,宁默知道,这家辰宇工程机械公司,真正的幕后老板正是冯啸辰。既然如此,那么这个订单其实已经是没有什么悬念了,当然,这还得看新液压能不能保证质量,这就是韩江月他们要考虑的事情了。

    借着众人往外走的时候,宁默蹭到韩江月身边,小声地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了韩江月。韩江月错愕之下,自然也是满心感慨。不过,自己与冯啸辰已经是无缘无份的人了,反而是身边这个胖子才是自己能够抓住的幸福。念及此,她轻轻伸出手,搭在宁默的胳膊上,顿时把宁默又给激动得找不着北了。

    “这胖子,原来是小韩的对象?”

    “我怎么觉得小韩原来和小冯有点意思啊?”

    “小冯是京城的干部,身份上还是有点差距吧。”

    “这胖子看着倒是挺实诚的,长得……呃,也算是挺憨厚的,是个靠得住的人。”

    徐新坤一行窃窃私语,不由得悄悄加快了脚步,把两个年轻人甩到了后面。冯啸辰扭头看看跟在自己身边的赵阳,笑着说道:“小赵,看样子,胖子是打算在明州过年了,你怎么办?”

    “当然是回临河去,我还能留下来当灯泡吗?再说,我媳妇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我如果不回去过年,她还不剁了我。”赵阳撇着嘴说道。

    “那好,咱们俩吃过饭就开车回京城,我让京城的人给你订回临河的火车票。”

    “还开车啊!昨天这一路,没把我累趴下。冯处长,你还是现在就剁了我吧!”

    赵阳杀猪也似地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