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三个要求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三个要求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表示?宁先生,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张培的语气里透着客气。从刚才宁默的表现来看,他也能猜出宁默并不是自己所标榜的那样,仅仅是韩江月的保镖而已。一个保镖不会不征得老板的同意就这样把钱砸出来,宁默的动作分明显示出他才是这些钱的主人。一个能够拿出五万钱,甚至好几叠钞票落在脚底下都懒得去捡的人,是张培不敢轻易得罪的。

    宁默原本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这两年赚了点钱,就更加得瑟了。其实早在韩江月做施政演说的时候,他和赵阳就已经到了,只是在台下遮着脸听着,没让韩江月发现。待到见吕攀胡搅蛮缠,明显是想把事情搅黄的时候,他便来了个突然袭击,用最粗暴也最昂贵的方式把对方砸倒了。

    他这趟千里驰援,就是来给韩江月撑腰的。在他眼里,区区一个县经委主任算个啥,你能比我有钱吗?韩江月想承包新液压,宁默出于帮亲不帮理的心态,无原则地表示支持。他觉得,韩江月既然有这个心思,那就要全力以赴地帮她实现。五万块钱算不了什么,但既然自己出了钱,不跟对方谈谈条件,那不是傻了吗?

    “新液压是一家亏损企业,塘阜县已经把新液压放弃了。韩总带领全厂工人重新振兴新液压,未来新液压的资产如果增值了,增值的部分,应当归韩总和全厂工人所有。我替韩总做个主,韩总占30%,其余70%由全厂工人平分,大家同意不同意?”

    宁默转头向场下的工人问道。

    “同意!”众人齐声应道。大家并不在乎韩江月占的30%,他们更关注的是自己能够拥有那70%。即使这70%是由500多人平分的,那也是属于自己的财产。至于说韩江月一个人就拿了30%,你不服气也可以,你押五万块钱来赌啊!韩江月说了,如果企业亏损了,这五万块钱就算打水漂了,人家冒了风险,凭什么不能多拿收益?

    张培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他看看徐新坤,又看看韩江月,问道:“徐书记,韩总,宁先生的意思,能代表你们吗?”

    徐新坤道:“我个人没有意见,但小韩只拿30%,她是不是同意,我想还是请她自己决定吧。”

    韩江月万万没有想到宁默会越俎代庖地替她向县经委提出要求,而且提出的这个方案还颇有一些水平。在这两天,宁默和她通过好几次电话,因为她住在厂子里,打长途不方便,所以每次都是约好时间之后,由宁默打过来的,以至于她都不知道宁默什么时候离开了临河,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明州。

    在与宁默通电话的时候,宁默也问过她对于承包收益的想法。韩江月提出过一个方案,那就是未来企业的利润以及资产增值,应当拿出一部分分配给全厂的职工,以便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至于她自己,拿5%或者10%都是可以的,更多的比例她从来也没有想过。

    宁默提出的30%的比例,远超出了韩江月原来的想法,但看到张培面前堆着的那五万块钱,韩江月突然觉得自己拿这个比例也是应该的。她在港资企业里工作了这么久,对于管理层持股的概念也有所体会了。她想到,自己争取到一个更大的比例,未来拿出来分给徐新坤、余淳安、何桂华这些人,也是好的。如果自己现在要求的比例太低,未来就没有余地了。

    至于说余下的70%全部归工人所有,不给塘阜县留下一点,韩江月也想通了。宁默说得对,塘阜县已经抛弃了新液压,在她提出承包新液压的时候,塘阜县非但不提供帮助,还处处刁难,那么未来新液压如果发展起来,关塘阜屁事呢?

    想到此,她点了点头,说道:“宁先生说的,完全可以代表我的意见。新液压未来如果能够振兴,靠的是全厂干部职工的努力,大家有权利享受努力的成果。”

    “这个……我需要向上级请示。”张培苦着脸应道。这个要求超出了他原来的预期,但他还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其实,外县已经有过类似的情况了,一群工人承包了亏损的企业,和县里约定自负盈亏,赚了钱都归承包者,赔了本县里也不负责。像新液压这种企业,县里已经当成包袱打算甩掉了,原来就没有盈利可能的,现在盈利了,县里好意思去分钱吗?

    可是,如果答应了这个条件,那么新液压还算是国企吗?尤其是韩江月占了三成的比例,这不有点资本主义的味道了吗?算了,这事也不是自己这个级别的官员能够做主的,还是行个施字诀,让上面的领导头疼去吧。

    “第二,”宁默没等张培说完,紧接着又抛出了一条,“既然是承包,而且是拿出了保证金进行的承包,那么未来新液压的任何经营活动,包括人事安排,塘阜县不得干涉。”

    “这个,我个人也不能做主……不过,这个要求也是合理的。”

    “第三,呃,第三……”宁默突然卡住了,他挠了挠头皮,迷茫地想了想,最后不得不回头去看赵阳,问道:“赵阳,那谁说的第三是啥来着?我这话到嘴边,怎么一下子就忘了……”

    赵阳憋住了笑,走上前,板起脸对张培说道:“第三,新液压厂原来的领导班子必须全部撤换,而且需要对所有主要干部进行任职审计。发现有虚报支出损公肥私的,一律要求退赔。如果发现有和外单位里应外合侵吞新液压财产的,要追回所有的不法收入,并追究当事人法律责任。为了避免现任毁灭证据,财务科必须从现在开始封账,请大家推举几位可靠的师傅到财务科值班看守,严禁任何人转移账目。”

    “好!”台下又是一片叫好声,赵阳提出来的要求,迎合了相当一部分职工的心态。尼玛的,焦荣林、吕攀这帮人成天花天酒地,财务上没点猫腻才怪呢。当即就有人站出来表示要去财务科守着,等审计人员过来查账。更有人开始鼓噪,说要把吕攀等人扣起来,以防他们畏罪潜逃。

    “你们是谁呀?这是在新液压,有你们说话的份吗!”

    吕攀的脸都绿了,他强撑着架子厉声呵斥道:

    “姓宁的,姓赵的,这是我们新液压的地盘,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保卫科的人呢,快,把这两个人赶出去!”

    韩江月冷哼一声,说道:“吕攀,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现在,我以大家推举出来的新厂长的身份,宣布撤销吕攀厂长助理的职务,鉴于吕攀曾在新液压担任主要领导工作,在进行任期审计之前,不得擅自离开新液压厂。保卫科的同志,你们负责监督吕攀的行动,他如果找不着了,唯你们是问!”

    “是!”台下有几条汉子大声应道。这几位正是保卫科的干部,眼看着韩江月已经得到众人的拥戴,当上厂长只是时间问题,他们还不知道该如何站队吗?再说,吕攀这小子过去就是个二混子,因为赌博打架被保卫科扣过好几回。他当上厂长助理之后,可没少给保卫科的这几位穿过小鞋,现在风水轮流转,大家还不赶紧报仇?

    “我的要求就这三条了,韩总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一块向张主任说吧。”

    宁默得意地笑着,向韩江月说道。

    韩江月瞪了宁默一眼,但那目光中分明带着几分亲昵,还有几分惊讶。说真的,宁默跑来救场,还在韩江月能够想象的范围之内,可宁默和赵阳如此有理有节地向张培提出三条要求,这就让韩江月觉得要对这个胖子刮目相看了。在她印象中,胖子做生意还有两下子,撩妹的技巧不行,但真诚可嘉。但要说到谋略,尤其是处理承包企业以及清算前任领导的问题,宁默是不可能有如此清晰的头绪的,赵阳与宁默也是半斤八两,两个人怎么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呢?

    此时也不是审问胖子的时候,韩江月收拢起精神,对张培说道:“张主任,小宁和小赵说的意见,也是我的意见,请县领导斟酌。新液压恢复生产的事情,一天也不能耽搁,所以我斗胆请求从现在开始行使厂长的职责。如果未来县领导不能批准我的承包要求,这几天里我给厂子造成的损失,我全额赔偿。”

    “赔偿的事情,就不用提了。”张培硬着头皮说道,“既然是全厂职工都对你投了信任票,那你先把这副担子挑起来吧。未来如果因为一些政策上的原因不能同意你的承包申请,你在这段时间里做出的贡献,塘阜县也是会记在心里的。”

    “既然如此,那就请张主任当众宣布一下吧。”徐新坤可是一刻也没忘记给张培挖坑。

    张培拿起麦克风,吭吭了几声,然后宣布道:

    “我代表塘阜县经委宣布,根据新民液压工具厂全体职工的集体投票表决结果,现决定,免去焦荣林同志新民液压工具厂厂长的职务,任命韩江月同志暂时代理新民液压工具厂厂长,正式任命待塘阜县领导开会讨论后颁布。希望大家在韩江月同志的领导下,同心同德,群策群力,共同振兴新液压,也预祝新液压迅速扭亏为盈,再次成为塘阜县的骨干企业,为国家、为人民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