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应当立一个军令状

第四百五十二章 应当立一个军令状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各位师傅们,我是原来咱们装配车间的钳工小韩,大家还记得我吗?”

    大礼堂的主席台上,韩江月对着麦克风,向满礼堂的干部工人们大声地问道。

    在鹏城两年的经历,让韩江月脱掉了身上那青涩的印记,站在几百人的面前,她已经没有丝毫的慌乱了。这两天,她一直都在酝酿着自己的施政纲领,并且与徐新坤等人进行反复的讨论,力求在这次竞聘会上做出最好的表现。

    根据徐新坤等人在职工中摸底的结果,大约有六成左右的职工是支持韩江月承包新液压的,另外四成的情况比较复杂,有打算观望的,也有持否定态度的。在后一种人中,又可以分为几种心态,有人是因为站在吕攀等人的一边,不希望有人来分这杯羹,还有人则是觉得让一个小年轻来承包不靠谱,他们更希望上级能够安排一个有经验的领导下来,把新液压带出泥潭。

    韩江月的演说,就是要尽可能地争取余下那四成的职工,她的支持率越高,县经委就越没有理由反对她承包。如果她的支持率只有六成,别人想做点手脚来否决这件事就比较容易了。

    “咱们新液压,一向是国家重点装备配件企业,咱们生产的液压阀、液压泵,多次获得国家机械部、省机械厅以及其他许多部门颁发的奖项,产品行销全国,矿山、钢铁厂,甚至解放军的军舰上,都有咱们新液压的产品,这是咱们的骄傲。前几年,咱们又引进了美国的技术,在全厂干部工人的努力下,咱们消化吸收了这些技术,产品的工艺水平上了一个档次,部分产品已经走出了国门,出口到了东南亚好几个国家。

    可就是这样一家实力雄厚的企业,现在却陷入了严重的亏损,甚至连大家的工资都不能足额发放,大家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呢?”

    下面一片沉默,许多束目光都投向了坐在主席台上的焦荣林、吕攀等人。大家心里都明白,问题的根源在于这些满嘴仁义道德,背地里却鸡鸣狗盗的领导们。

    韩江月停顿了片刻,开始一句一句地自问自答道:

    “是因为咱们懒吗?咱们曾经有过无数次为国家重大装备加班加点的经历,曾在工作现场累病累昏过的师傅就有十几位,谁敢说咱们懒惰!

    是因为咱们笨吗?从美国引进的技术那么复杂,咱们都能够把它吃透用好,谁敢说咱们笨!

    是因为咱们的产品不过硬吗?全国有那么多企业都信赖咱们的产品,谁敢说咱们的产品不行!

    既然咱们不懒、不笨,也不是产品不行,那么咱们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经营上出现了问题,挺好的一个企业,这么优秀的工人,力量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这才导致了严重的亏损。”

    职工们开始躁动起来,韩江月如排比句一般的几个问题,把大家心里的火给搧起来了。是啊,自己懒吗?自己笨吗?自己做的东西不行吗?这些都不是,那么自己为什么会混到这步田地呢?韩江月说得对,那就是厂子的经营出了问题,如果能够换一个厂领导,采取一些正确的措施,新液压有什么理由不能振兴呢?

    “各位师傅,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工人出身。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愿意勤奋工作,就不可能赚不到钱。咱们厂所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因为前两年我们的目标定得太高太远,超出了我们实际的能力,以至于没捡到西瓜,反而连芝麻都丢掉了。

    我无意评价咱们新液压前任领导的功过,但我要说,如果由我来当新液压的厂长,我一定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我会让新液压踏踏实实地先回到我们原来的地方,守住我们的传统产品,再在这个基础上循序渐进,逐渐占领高端市场。

    也许有些师傅不知道,在过去两年中,我在鹏城的一家港资企业工作,目前依然是那家企业的副总经理。从港岛人那里,我学到了企业经营的方法,也学到了市场开拓的手段。我有信心能够经营好新液压这样一家企业,我承诺,半年之内,要让新液压的面貌发生彻底的变化,我们不但要保证每月足额发放职工工资,我们还要有足以让全县其他企业眼红的福利,我们要盖新的职工宿舍楼,要给咱们新液压考上大学的子弟发全额的奖学金。

    我相信,咱们新液压的干部工人都不是孬种,其他企业能够做到的,咱们同样能够做到,其他企业做不到的,咱们也要做到。我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志气,我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能力,大家说,是不是这样!”

    “是!”何桂华站在下面,带着周围的几名工人大声地喊了起来。

    “咱们有没有这样的能力?”韩江月继续煽动着。

    “有!”回答的人更多了。

    “咱们有没有这样的志气!”

    “有!”

    这一回,几乎是全礼堂的工人都吼叫了起来,声音之大,几乎要把礼堂的天花板都掀开了。

    情绪这种东西,只要有人去带动,就是很容易被激发起来的。韩江月前面给大家施加了一种心理暗示,让大家觉得新液压是非常了不起的,自己完全没有理由会混得这么惨。她又披露了自己在港资企业当高管的经历,让大家相信她是有能力带领新液压走向繁荣的。在一片阴霾之中,有人能够指出一个光明的前途,大家怎么可能会不激动呢?

    与焦荣林他们同坐在主席台上的徐新坤见气氛已经被调动起来,便站起身,大声说道:“同志们,刚才韩江月同志向大家表了态,承诺如果由她担任新液压的厂长,她能够在半年之内让新液压扭亏为盈。现在,请大家……”

    他想说让大家举手表决,那头吕攀坐不住了,也站起身来,打断了徐新坤的话,说道:“徐书记,你先别忙。”

    “怎么?吕助理,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徐新坤扭头看着吕攀,不悦地问道。不管他对吕攀有多么不屑,但吕攀毕竟是现任的厂长助理,是有权利发言的。当着经委主任张培的面,徐新坤也不便粗暴地阻止吕攀说话。

    吕攀道:“徐书记,选厂长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怎么能够凭着小韩同志几句话就决定了呢?要说这种漂亮话,我也能说的,没准比她说得还好呢。”

    “吕攀,你是什么货色,我们还不知道吗?你说得再漂亮,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台下一名暴脾气的工人没好气地呛道。

    吕攀并不生气,而是呵呵冷笑道:“我说话你们不相信,那凭什么小韩说话你们就相信呢?她过去在厂子里工作过,可已经离开好几年了,你们对她了解吗?她说的话,就一定是真心的吗?”

    “小韩是放弃了在鹏城的好工作,回到塘阜来承包新液压的。她在鹏城一个月有2000块钱的工资,如果不是真心为了咱们新液压的兴旺,她凭什么要回来?”何桂华忍不住替韩江月回答道。

    吕攀道:“这就对了,大家想想看,有谁会放弃一个月2000块钱的工资,仅仅是为了回来帮大家振兴新液压?要说她没有其他的想法,我才不相信呢。”

    他这样一说,大家刚刚被搧起来的热情便有些消退了,一些人开始在下面嘀咕,分析吕攀的话是否有道理。大多数人对吕攀并没有好感,但对他的观点却是认同的。是啊,如果不是有其他的想法,怎么会有人愿意放弃2000元的月薪,回来陪大家受苦呢?

    吕攀听着下面的声音,心里很是得意。他把头转向韩江月,说道:“小韩同志,你觉得我说的话有没有道理?”

    韩江月冷冷地问道:“那么,你觉得我想承包新液压的目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想捞钱了,还能是什么?”吕攀说道。

    韩江月不屑地答道:“吕攀,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只有那些成天搞歪门邪道挖工厂墙角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愿意老老实实做人和做事的人。我和在场的工人师傅们都是后一种人,我们不懂得什么叫捞,我们只知道凭自己的双手去挣钱,挣的是光明正大的钱,是干净的钱。”

    “谁信啊!”吕攀被韩江月噎了一句,又找不出话来反驳,他索性装作没听出韩江月指桑骂槐的意思,转头对张培说道:“张主任,我觉得光靠讲几句话就能承包我们新液压,太不严肃了,这是对我们新液压不负责任的表现。”

    张培原本就对这次竞聘心怀芥蒂,有吕攀出来搅局,恰是他乐意看到的。他装出从善如流的样子,问道:“那么,吕助理,依你的意见,应当怎么做才好呢?”

    吕攀阴恻恻地说道:“最起码,想当厂长的人应当立一个军令状,再押一笔保证金。未来如果无法实现竞聘时候的承诺,她不但要主动辞职,而且还要赔偿厂子的损失,赔偿的钱嘛,就从这笔保证金里出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