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有能力的人在哪

第四百四十九章 有能力的人在哪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你想承包新液压!”

    徐新坤、何桂华、余淳安三人看着韩江月,眼睛都瞪得滚圆。韩江月今天去拜访了何桂华、徐新坤之后,并没有离开塘阜,而是到县城里转了一圈回来,便把何桂华、余淳安约到了徐新坤的家里,向他们抛出了这样一枚重磅炸弹。

    “小韩,你不会是听了我那个老伴瞎嘞嘞吧?她就是个农村妇女,头发长,见识短,你千万别听她的。”

    何桂华带着几分不安的态度说道。他觉得自己的老伴给韩江月出了个难题,韩江月肯定是为了不让师母失望,才做出了这样一个明显不理智的决定。

    徐新坤也奉劝道:“小韩,这件事情你可别一时冲动。你在鹏城有那么好的机会,你的老板那么看重你,你可别为了新液压这么点事,误了自己的前程。”

    余淳安没有说啥,他情商低,理解不了韩江月的想法。不过,从内心来说,他也是觉得韩江月这个选择是极其不明智的。

    韩江月道:“徐书记,余厂长,何师傅,我是认真思考过的。新液压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没有人出来挑头搞改革,那就肯定是彻底完了。我中午来找徐书记谈的时候,徐书记说现在就是缺乏一个带头人,我想,既然没有合适的人,那就不如我毛遂自荐,来当这个承包厂长。

    我在鹏城的时候,是一家港资企业的副总经理,内部管理和市场开拓都干过,有一些经验。不过,我要承包新液压,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你们几位必须要帮我,否则我是挑不起这副担子来的。”

    “老实说,我也想过要自己来承包新液压。不过,我不太擅长交际,现在做企业,肯定是要自己出去找业务的,我没有这个信心。小韩如果想做,我是肯定会支持的。”余淳安说道。

    徐新坤道:“从厂子这几百干部职工的角度来说,我当然是支持小韩出来试试的,小韩的为人和能力,我一向都是了解的。不过,从小韩你自己的角度来说,承包新液压太委屈了。其实你已经不是新液压的人了,新液压如何,和你没什么关系,你没必要冒这个风险的。”

    “是啊,小韩,你就是心肠太软了,你师母随便说一句,你就当真了。”何桂华道。

    韩江月道:“师傅,我做出这个选择,并不完全是因为师母说了那句话。师母的话,只是给了我一个启发,但真正让我决定要承包新液压的,是我在你家里吃的那顿饭。”

    “那顿饭?”何桂华诧异道,“那顿饭很简单啊,就一个摊黄菜,你还没吃几口。”

    韩江月道:“就是因为那顿饭很简单,才让我觉得自己有义务要为新液压做点事情。当年我技校毕业,分到厂里来工作。我吃不惯食堂的饭,就经常到师傅家里去打牙祭,每次师母都会给我做好多好吃的。可现在,看到师傅和师母你们竟然每天只能吃点酱菜下饭,我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我不能自己在鹏城吃好的,让师傅和师母,还有全厂这么多师傅都吃得这么差。”

    “这……”何桂华语塞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劝这个徒弟放弃承包厂子的想法。韩江月这样做,是出于对厂子的责任感,这也是他经常跟自己的徒弟们说过的,既然当了工人,就要对厂子忠诚,这是工人的本分。韩江月信守着这个本分,他是应当感到欣慰的。可是,韩江月放弃的是港资企业的副总职位,还有2000元的月薪,而这仅仅是为了让他这个当师傅的能够不靠酱菜下饭,这让他怎么受用得起。

    徐新坤沉默了一会,问道:“小韩,你这个想法,有没有和你父亲商量过?”

    韩江月点了点头,道:“我刚才去县城,就是给他打长途电话的,我已经跟他说过了。”

    韩江月这就显然是撒谎了,她的确给父亲李惠东打了电话,但她打的第一个电话却是给宁默的,这一点当然是不便说出来的。

    李惠东接到女儿的电话,反应比徐新坤他们还要强烈得多。不过,经过一番争论之后,李惠东最终还是妥协了,同意女儿先征求一下徐新坤等人的意见,再做决定。至于他自己,则答应了替女儿与塘阜县经委联系一下,帮助促成承包事项。

    新民液压工具厂原来是省属企业,隶属于省机械厅。随着国家提出简政放权的要求,新液压被下放给了塘阜县,由塘阜县经委代管。这两年,新液压经营困难,欠下许多银行贷款,而这些贷款中间的大多数都是由塘阜县经委与当地银行协商发放下来的,因此新液压的归属权就彻底转到塘阜县手里了。

    韩江月想要承包新液压,肯定是要与塘阜县经委洽谈的。以她的身份,塘阜县经委很可能根本就不会予以理睬,更不用说允许她承包企业。李惠东是省经委主任,给县里打个招呼还是很容易的。不过,李惠东也严肃地向韩江月表示,他只能打这样一个招呼,具体的承包条件等等,他是不会插手的,否则就会给人留下一个以权谋私的把柄。

    “这么说,李主任也同意你承包?”徐新坤问道。

    韩江月道:“我爸爸表示他不干涉,我想怎么做都可以,但就是不能打他的旗号。”

    “那是肯定的。”余淳安插话道,“你爸爸是经委主任,如果由他决定把一个企业交给你承包,人家肯定会说闲话的。”

    “那是不是意味着,你即使是承包了新液压,省经委也不会给我们什么特殊政策?”徐新坤考虑的是更实际的问题。

    韩江月摇了摇头,道:“我爸爸是不会给我什么特殊政策的。甚至有可能别人能够享受到的政策,我倒反而享受不到。”

    “这就有些麻烦了。”徐新坤道,“如果没有省经委的支持,我们就只能靠自己努力。可新液压现在这个状况,恐怕不是努力能够改变的。最起码一点,我们要恢复生产,就需要流动资金。有几家咱们厂欠了款的企业,说年后就要来厂里拉走咱们的设备,如果设备被他们拉走了,咱们还谈什么振兴?”

    韩江月道:“资金的问题,我来想办法。现在我只需要落实一个问题,那就是徐书记、余厂长、何师傅,你们会不会支持我?”

    “当然!”三个人一齐答道,他们现在已经感觉到,韩江月是打算动真格的了,不是小孩子家的一时兴起。

    韩江月道:“那么好,徐书记,明天咱们就一起到县经委去,我希望在过年之前就把这件事情落实下来,过完年我们就开始整顿企业,你们看如何?”

    “好吧,小韩,既然你有这么大的决心,那我就陪你疯一次吧。”

    “小韩,我知道你是为了师傅,才这样做的,师傅没啥说的,这条老命就交给你了。”

    “生产方面,你尽可放心,只要你能拿回订单来,我老余绝对不会给你掉链子!”

    三个人先后表态,韩江月的内阁就这样形成了。

    李惠东帮韩江月借来的吉普车,让韩江月打发回金钦去了。次日一早,韩江月借了一辆自行车,与徐新坤一道,骑车来到了县经委的所在。经委主任张培听说是新液压的人来了,以为又是来向他化缘的,当即吩咐秘书挡驾。不过,没等秘书把他的话传达到徐新坤和韩江月那里去,张培又匆匆忙忙地赶到了接待室,然后满脸堆笑地把二人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下。

    “是韩科长吧?我一直都听说过你的。”张培笑着向韩江月说道,“刚才李主任已经来过电话了,他说你原来也在新液压工作,有一些关于新液压的想法要和我们县经委谈。韩科长的想法肯定是非常精彩的,我在这里洗耳恭听了。”

    韩江月道:“张主任过奖了,我哪有什么精彩的想法,只是前一段时间听说了新液压的一些情况,昨天到厂里看了看,觉得很可惜。”

    “是啊是啊,新液压这么好的企业,搞得亏损严重,的确是太可惜了。不过,这件事情的责任也不能全推到新液压头上,这也是国家的政策性亏损嘛,我们作为一个小县城,怎么可能改变国家的大形势呢。”张培打着官腔,心里却在嘀咕着,不知道韩江月到底想说啥。

    “我和徐书记,还有厂里的余淳安厂长一起讨论过。我们觉得,新液压的现状主要是管理失控,加上经营不善。厂子的技术还在,生产能力也没有受到破坏,恢复生产是完全可能的,关键要看领导。新液压现在的主要领导是不称职的,应当让他们下台,另选有能力的人接替他们。”韩江月说道。

    张培脸上微微有些不悦,心道你这个丫头片子,不就是仗着自己是李惠东的女儿,就敢这样信口开河。新液压的领导称不称职,我还能不知道吗?让他们下台也不是难事,毕竟厂子这样亏损,焦荣林也是有责任的。可是撤了焦荣林,让谁上呢?你说另选有能力的人,这个人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