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四十章 连车床铣床都分不清

第四百四十章 连车床铣床都分不清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成绩,当然还是值得肯定的。”

    在一处展台前面,40来岁、面色白皙的经济学专家高磊推了推自己的金边近视眼镜,用上位者的口吻发表着评论,在他身边,站着国家计委副主任谢文春以及一些随员,大家都在听着高磊的宏论,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

    “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有些华而不实了。”高磊只肯定了一句,就迅速转入了批判模式,“装备制造业,重点是在装备上。什么是装备?我在欧洲、美国考察的时候,参观过他们的工厂,人家的工厂里,清一色都是大流水线、机器人,全部是电脑控制。我去过Chicago的一家发电厂,那叫一个纤尘不染。人家一个厂子的发电量,抵我们好几个厂子,工人呢?连我们一个厂子的零头都不到。”

    “咱们也是在追赶吧。”来自于机械部的司长安东辉说道,“高教授说的火电设备,也是列入了我们重点装备研制计划的项目,我们龙江电机厂与美国通用、西屋公司联合设计、合作制造的首台60万千瓦火电机组,日前已经通过了检验认证,很快就可以并网发电了。当然了,我们目前还做不到独立制造这个规格的大型机组,不过,许多关键部件的制造工艺已经获得了突破,这次交流会上,龙江电机厂也带来了他们的一些成果。”

    “是的是的,这些成果我们刚才也已经参观过了,但是,安司长,恕我直言,这些成果里,做表面文章的地方还是占多数的,有些华而不实啊。”高磊毫不客气地说道。

    照常理来说,这种文科学者在官员面前是会比较谦恭一些的,不像有些理工科的专家情商那么低。但高磊这两年行情看涨,部级领导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这就惯得他有点找不着北了。他知道安东辉只是一个司长,是陪同谢文春来参观的,而他高磊则是谢文春亲自请来的,所以他并没有把安东辉放在眼里。

    安东辉被呛了一句,脸色当时就有些黑了。他冷冷地说道:“是吗?这倒要请教一下高教授了,什么叫作做表面文章,怎么就是华而不实了?”

    高磊不把安东辉放在眼里,安东辉同样没把高磊放在眼里。高磊是谢文春的客人不假,但即便是谢文春本人,也不会轻易在一个部委的司长面前如此不留情面地说话。大家都是体制内的人,一旦把话说到这个程度,那就是打算撕破脸的节奏了。

    谢文春在旁边听着二人说话,也嗅出了其中的火药味,但他却没有吭声,只是微微笑着,既不显得支持高磊,也不显得支持安东辉。他很想听听这两个人会如何辩论,以便从中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信息。

    “刚才咱们已经看过了龙江电机厂的展台,他们那个姓欧的处长也介绍了他们这几年引进和消化吸收国外技术的事迹。他说了很多,但说来说去,不外乎就是解决了什么淬火工艺问题,什么精密铣削加工问题,太初级了!国外都已经在搞机器人了,咱们还在沾沾自喜于什么淬火退火,这有什么意义呢?”

    高磊说道。也许是为了给自己的讲述增加一点实际的证据,他信手抄起面前展台上放着的一根轴,说道:“不就是这样一根轴吗?咱们早在50年代就能够加工出这样的轴了吧?到现在我们还把这样一根轴当成引进技术的成果,这不是咄咄怪事吗?”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有些惊愕了。来参观展会的人,企业里的就自不必说了,部委里的那些,也都是业务型的干部,多少是有些工业常识的。高磊这话,实在是太颠覆大家的三观了,让大家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高老师,您说这根轴不算成果,我能不能请教您一下,你觉得你手上的这根轴,是车出来的,还是铣出来的?”

    一个声音从众人背后传来。大家扭头看去,却是一个20出头的小年轻,脸上笑吟吟的,显得颇为和善。在他身边,还有几个人,其中有一位是大家都认识的,那就是煤炭部退休下来的老副部长孟凡泽,工业圈子里的老前辈。

    “孟部长,您也来了!”

    谢文春赶紧上前,向孟凡泽见礼。他的职位比孟凡泽要高,但在孟凡泽面前还是得以晚辈自居的。

    “文春,不必客气,听听小冯向高教授请教的问题。”孟凡泽制止了谢文春进一步过来寒暄的意图,用手指了指冯啸辰,说道。

    谢文春于是也就不再客套了,他还认识跟在孟凡泽身边的罗翔飞,于是也点头微笑着打了个招呼,随后便把目光投向了孟凡泽所说的那位“小冯”,一时猜不透这位小冯的来历。

    高磊的高谈阔论突然被人打断,让他有些恼火,再一看说话者居然只是一个小年轻,他就更加不悦了。正想着不予理睬,却见谢文春以及那位什么部长对这个小年轻都颇为重视的样子,他又不便不回答了。

    “是车出来的,还是铣出来的?这个我倒是没有研究过。”高磊支吾道,“不过,既然是成果交流会,我想它的加工技术应当还有一定水平的吧,很可能是铣出来的。”

    “您是说,铣一定比车更高级?”冯啸辰依然笑呵呵地,把高磊往坑里带。

    高磊感觉到了一些危险,因为他发现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大家都在看着他,就像看一只正往捕鼠笼子里钻的老鼠一般。

    “技术上的事情,我了解得不多。”高磊先给自己铺垫了一下,“我是研究宏观经济的,这些微观的事情嘛,当然,我也在学习……”

    “嗯嗯,高老师这种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值得我们效仿。”冯啸辰满脸真诚,然后说道:“不过呢,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一个连车床铣床都分不清的学者,最好不要讨论工业技术的问题,否则……”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大家都已经能够悟出他的潜台词了。尼玛,你连一根轴是车出来的还是铣出来的都没有弄明白,就说这根轴不能代表什么成果,这也太儿戏了吧?在场一干搞工业的人,都知道加工出这样一根高精度的轴有多大的难度,这不是放放嘴炮就能够实现的事情。

    “高教授是学经济学的,对于工业技术不是特别了解,术业有专攻,这算不了什么。”谢文春出来打圆场了。冯啸辰的问题虽然简单,却让谢文春看清了眼前这位专家的成色。或许,高磊在宏观经济方面是确有一些建树的,但在涉及到工业发展的问题上,那就只能呵呵了。相比之下,孟凡泽、罗翔飞、安东辉这些人,都是长年累月和机床打交道的,他们的认识更为深刻。

    “是啊是啊,高教授在经济学上的造诣,是我们望尘莫及的,日后我们还要专门去向高教授请教呢。”罗翔飞也说着漂亮话,他走上前去,伸手向高磊打着招呼,道:“高教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经委重装办副主任罗翔飞,这次的技术交流会,就是我们办组织的,有很多不足之处,还请高教授批评指正呢。”

    “呃呃,哪里哪里,搞得很好,很好嘛,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高磊一边与罗翔飞握着手,一边尴尬地应道。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但从周围人的眼神里,他知道自己已经栽了。在这个时候,再装牛叉那就是彻头彻尾的傻叉了。文科教授的情商在这一刻再次回到了高磊的身上,他把自己的模式又调回了“恭维”状态,开始大夸重装办的丰功伟绩了。

    “孟部长,这小年轻是谁啊,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啊。”

    借着高磊与罗翔飞搭话之机,谢文春走到孟凡泽的身边,低声地问道。

    孟凡泽看了看跟在罗翔飞身后的冯啸辰,同样低声回答道:“冯啸辰,原来在重装办当副处长,现在在社科院跟沈荣儒做研究生。”

    “原来就是他呀!”谢文春恍然大悟。在他这一级的领导眼里,冯啸辰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但这个小人物折腾过的事情可真不少,所以谢文春对他也有所耳闻,只是无法把名字和人对上而已。

    “果然是名不虚传,一个小小的问题,就把高教授给难住了。还有那句‘一个连车床铣床都分不清的学者,最好不要讨论工业技术的问题’,说得太犀利了,我看高教授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谢文春道。

    孟凡泽道:“我倒觉得小冯说得很对,搞工业,不能让一群分不清车床铣床的人去说三道四。过去我们任用干部,都要求有基层的工作经历,要在车间里干上几年,才能真正了解实际情况。像高磊这样的学者,高高在上,不接地气,根本就不知道啥叫工业基础,就开始指手画脚。照他们的意见来管理工业,非得把咱们的工业毁掉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