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很好的合作机会

第四百三十一章 很好的合作机会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啸辰说的地方企业,自然就是正在筹建中的辰宇工程机械公司了。

    天地良心,冯啸辰最初到东翔厂来的时候,丝毫也没想过要拉东翔厂与自己的公司合作,他是纯粹为了帮叔叔的忙而来的。但在考察过东翔厂的技术状况之后,他便产生了这个念头,觉得让东翔厂与辰宇工程机械公司合作,实在是堪称珠联璧合的一个方案。

    在杨海帆和张国栋的主持下,辰宇工程机械公司的框架已经基本搭起来了。大批机器设备已经运进了刚刚建好的车间,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冯啸辰和杨海帆在海外捡的“洋垃圾”,也就是一些其实性能还非常不错的二手机床。

    招工的情况也还令人满意,杨海帆从辰宇轴承公司带过来一批有经验的工人,又新招收了一批各家工厂退下来的老工人,还用高薪作为诱惑,从其他企业撬来了一些在职的骨干技工,满足了各个工序上的人员要求。相比几年前,下海赚钱的观念已经更为普及了,国内一些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也不太理想,有些技术好的工人也乐于到薪水更高的私企去工作。至于说铁饭碗啥的,不还有“停薪留职”这个名目吗?

    张国栋带领一帮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地工作,拿出了好几种全新的工程机械的设计,包括挖掘机、推土机、混凝土搅拌机等等。这其中,冯啸辰的金手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向张国栋提供了不少后世的工程机械设计理念,让张国栋大开眼界,叹为观止。利用这些设想,张国栋设计出来的工程机械在某些方面甚至超前于欧美同行,他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这些产品必定能够赢得客户的青睐。

    产品设计出来,还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要把这些产品生产出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辰宇公司要搞的是批量化的生产,初期的目标是年产2万台各式机械,未来还要再发展到10万、20万的规模。2万台机械,就不是靠着一两个优秀技工捣估捣估能够做出来的,它需要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生产体系,需要有大量的设备和数以千计的熟练工人。杨海帆和张国栋拿着计算器算了半天,发现现有的设备和技术工人还有很大的缺口,而这个缺口一时间是很难弥补上的。

    从那时候起,冯啸辰就琢磨过找人代工的问题。普通的零件,要在社会上找到代工厂并不困难,因为随着国家的经济调整,一些机械企业正面临着开工不足的威胁,有人找他们代工,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但涉及到那些加工精度要求较高的部件,找人代工就不容易了,因为制造这样的部件需要有高级机床和高级技工,而拥有这些资源的都是大企业,这些企业日子还得过去,同时又带着一些傲气,不肯接受一家民营企业的订货。

    正是瞌睡碰上枕头,就在冯啸辰觉得一筹莫展的时候,在他眼前便出现了这样一家企业。这家企业拥有大量的进口机床,设备条件好得让人目眩,这家企业还拥有大批高级技工,拥有精密机械加工的丰富经验。开玩笑,民用挖掘机的零件精度要求再高,能比得上火炮吗?

    最难得的是,这家企业目前还陷入了严重的经营困难,2000多职工眼看着就要断粮了。冯啸辰在这个时候给这家企业介绍业务,对于企业来说就是雪中送炭,是能够让人建个生祠去祭拜的。

    冯啸辰当然也可以带着一些趁火打劫的心态,把给东翔机械厂的代工价格压到底线,光给对方留下职工工资,而把利润通通卡掉。不过,冯啸辰不是这种黑了良心的人,他前一世是国家干部,这一世还是国家干部,同时,他还是一个热血青年,有着一些富国强兵的理想。他这次到青东来,就是为了挽救东翔厂的,在不损失自己利益的情况下,给东翔厂留出更多的利润,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

    这两天,冯啸辰已经在思考与东翔厂合作的问题了,他根据东翔厂的生产能力,计算了准备分包给东翔厂的业务。按照价值计算,大约每套部件是5000元左右,一年大致是1万套的规模。东翔厂深处内地,交通不便,冯啸辰准备分包给东翔厂做的业务,都是那些加工要求高,附加价值大,而重量和体积都比较小的零件。也只有这样的零件,才适合放到这种地方来做,如果你让东翔厂去生产挖掘机的大铲子,光是运费就足够让人崩溃了。

    冯啸辰估计这些部件的毛利率在50%左右,其实也不能算是向东翔厂让利。如果换成一家地方企业来做这些业务,在报价同样为5000的情况下,毛利率是达不到这个水平的。东翔厂的毛利率高,一是因为军工企业没有各种税费负担,一是因为东翔厂的设备都是由国家无偿拨付的,东翔厂在生产中不需要考虑设备的折旧和分摊。这些好处,都是国家给东翔厂的优惠,冯啸辰没有把这些好处据为己有的想法。

    “啸辰,你说的特殊部件,是指什么样的东西,你确信我们厂能够生产出来吗?”冯飞有些不踏实地问道。冯啸辰是他侄子,他说话是可以无所顾忌的。其实顾建华和董老也想问这个问题,只是碍着面子,不便提出来而已。

    冯啸辰在顾建华家的茶几上找到纸笔,然后随手画了一个伞齿轮,标了一下相关参数以及表面粗糙度、热处理工艺等方面的要求,然后说道:“这样一个伞齿轮,咱们厂年产1万个,没什么压力吧?”

    “这个的确没什么压力。”

    顾建华扫了一眼图纸,便点头说道。他是搞火炮设计的行家,但对于制造工艺也是非常熟悉的。一个真正的行家,不是说会画个图,能算算弹道就够的,他还得知道自己的设计在工业上能不能实现,成本是多少。后世不是有句话吗,离开工艺来谈设计,都是耍流氓。一个设计师如果对于制造工艺和制造成本不了解,怎么可能做得出符合实际需要的设计?

    冯飞也琢磨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这个的确不算什么,我们完全能够制造出来,年产1万套也毫无压力。不过,啸辰,这样一个齿轮,照你刚才的计算,值多少钱?”

    “30元一个。”冯啸辰说道。

    “太高了,最多……”顾建华下意识地批驳了一句,话说到一半,才想起自己在这桩业务中是乙方,哪有乙方嫌开价过高的道理?他是照着过去自己生产火炮的习惯来算的,这样一个齿轮,包括材料费、工时费,有15元钱就不错了,再贵,军方就该不干了。

    冯飞嘴张了张,最终还是咽回了一句如顾建华那样的感慨,只是讷讷地说道:“这个价格,倒的确是比较合理的。如果你说的一套5000元的部件都照这个方式报价,那么对于我们厂来说,倒真的是一项好业务呢。”

    “岂止是好业务,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啊!”顾建华的迂腐毛病又犯,他感慨了一句,接着说道:“小冯硕士,你说的这个,对我们太优惠了,我担心对方企业不能接受呢。其实,以我们厂现在的情况,别说50%的毛利率,就算有30%,甚至20%,我想厂领导也是会接受的。我们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发工资,只要能够保证把工资发出去,就是一个极大的成功了。”

    冯啸辰正色道:“顾老,我觉得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发工资。刚才您说过的,要开发新的火炮,需要有大量的投入。我希望东翔厂能够拿这些利润去支持新型火炮的研制。武器开发这种事情,讲的是十年磨一剑,现在不努力,未来战争来临的时候,我们就被动了。”

    “小冯说得好。”董老也发话了,技术方面的事情,他插不上嘴,但涉及到战略问题,他就有发言权了。他说道:“小冯这个提法是很好的,我们建立起来的这个军工体系,不能仅仅满足于发得出工资,还应当有所作为。现在国家削减了军工订货,我们就想办法搞民品。但搞民品的目标不能仅仅局限于发出工资,还要考虑有所作为。军工生产停下来了,军工科研不能停,各家企业都应当是如此。”

    “既然顾老也觉得这个项目可行,那我回头就和那家企业谈谈,请他们派人过来和东翔厂的领导直接洽谈。不过,到时候可能需要请顾老敲敲边鼓。说实话,我对于东翔厂的领导有些不踏实,如果他们带着一些个人的想法,或者缺乏远见,这项合作可能就有些麻烦了。”冯啸辰说道。

    董老摆摆手,道:“小冯,你先去和那家企业谈。至于回来和东翔厂谈的事情,可以稍缓一下,……唔,最多个把月时间吧。以郑利生他们现在的状态,我需要提请科工委更换东翔厂的领导队伍了。”

    “您……”冯啸辰和冯飞都有些惊讶,这位老爷子的口气可真够大的,一张嘴,就把郑利生这些人的命运给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