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人心思动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人心思动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人心散了……”

    在东翔机械厂家属区一幢两层的小楼里,老工程师顾建华摇着头,向来访的冯家叔侄说道。

    人心思动,这是冯啸辰在这些天的考察中感受最深的一点。厂子还是这个厂子,职工还是这些职工,但大家的精气神已经散了,整个厂子里弥漫着一种躁动、失落、茫然的情绪。

    在前几天,冯啸辰已经在吴苏阳的陪同下,考察了东翔厂的各个车间、实验室以及一些职能处室。正如冯飞此前向冯啸辰介绍过的那样,东翔厂的技术实力颇为壮观,车间里摆放着大批的进口机床,其中还不乏时下国内地方企业很少拥有的数控机床。大型压力机、大型电炉、龙门加工中心等一系列重型装备,足以让重装办联系的那些国内装备制造企业都艳羡不已。

    人才队伍也同样豪华。全厂光是各大名校毕业的大学生就有200多人,其中还有一些是从国外留学归来的,什么哈佛、麻省、普林斯顿啥的,随便报一个学历都能够把人的眼睛亮瞎。技术工人方面,七级八级的技工比比皆是,你如果只有四五级,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学过技术。据吴苏阳介绍,这些工人都是建厂的时候从全国各家企业抽调过来的,原本是说临时借用一下,带出合格的徒弟就回去。谁知道这一借就是20多年,现在这些人想回也回不去了。

    在成品库,冯啸辰看到了东翔厂制造出来的产品,那是一门门泛着蓝光的榴弹炮。冯啸辰对军事并不了解,弄不懂有关武器性能方面的指标,但他能够看出这些产品制造工艺的不俗之处。随便一个零件的加工精度,都是许多地方企业所难以企及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实力爆棚的企业,却无法给人一种生气勃勃的感觉。无论是走在车间里,还是走进各处室的办公室,冯啸辰看到的都是一张张颓唐的脸。大多数的人都无所事事,看报纸的看报纸,打扑克的打扑克,见到冯啸辰这样一个陌生人走过,也少有人会好奇地打听一声,似乎大家对于一切都已经失去了兴趣。

    冯啸辰的考察分为一明一暗两条线进行。明面上的考察,就是跟着吴苏阳在生产区转悠,私下里,冯啸辰让叔叔冯飞带着他,来到了职工们的家里,以拉家常的形式,了解东翔厂职工对于厂子前途的看法。

    “唉,我们厂原来多风光啊,自卫还击战,就数我们厂的炮质量最好,没一门出故障的,后来部队还给我们送了锦旗呢!”

    “当年国家号召我们到艰苦的地方去,我们二话不说,扛着背包就到了这个荒山野岭的地方。小冯,你别看现在我们厂这片厂区还挺热闹的,当年这里可都是原始老林,厂区的土地都是我们用锹和镐给刨出来的。”

    “当年说要准备打仗,我们就来了,建起了这么大一个厂子。现在可好,一句话,说不打仗了,就把我们扔这不管了。”

    “唉,过去只想着为国家奉献青春,谁知道,献完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还要献子孙,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宁可扔了工作,也不到这个鬼地方来!”

    “小冯,你在京城,消息灵通,你说说看,国家打算把我们这些三线企业怎么处置呢?”

    “哼,反正我是不担心,国家还敢不给咱们饭吃?我们好歹也是为国家做过贡献的……”

    这是冯啸辰在走访过程中听到的各种各样的话,冯飞带他去拜访的,也都是与冯飞关系比较近的同事,大家在冯家叔侄面前是没什么忌讳的。有些人说着说着,矛头便指向了厂里的领导,或是批评领导们只顾自己的官帽子,不顾职工死活,或是抱怨厂领导无能,没能像其他一些三线企业那样争到转产民品的好项目。对于这些话,冯啸辰没有往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以免对方担心,但他还是能够从这些议论中得出一些判断,分析出厂领导的能力与为人。

    今天冯飞带冯啸辰来拜访的这位顾建华,是厂里资历最老的工程师。他是留美归来的专家,解放初就已经在军工系统工作,参与过苏联援助的156项重点工程的建设。东翔机械厂成立的时候,他从其他企业调过来,担任了厂里的副总工程师,目前已经退休,但依然在兢兢业业地做着设计。冯飞当年是以小字辈的身份进厂工作的,顾建华是他的领导,也是他的老师。

    冯家叔侄来到顾建华住的专家楼时,发现顾建华家里已经有一位客人了。那是一位头发全白的老者,看起来倒是显得精神矍铄。他的腰板很直,一看就是职业军人出身,不过这在东翔厂并不奇怪,因为东翔厂是军工企业,出现一些军人是很寻常的事情。

    “我姓董,你们就叫我老董吧。我和老顾是老朋友了,他是造炮的,我是打炮的,我们已经有快40年的交情了。”

    不等顾建华说什么,那老者呵呵笑着做了个自我介绍。

    “哦,原来是董老。”冯飞和冯啸辰同时恭敬地称呼道。冯飞平时称呼顾建华也是叫“顾老”的,这位老者自称与顾建华有40年的交情,自然就得称为董老了。

    “董老过去是在部队里的,现在已经离休了,这次是专程到青东来看我的。”顾建华解释道。

    “哎呀,真不好意思。”冯飞道,“我不知道您家里有客人,冒昧打扰了。要不,顾老您和董老慢聊,我们改天再来拜访您。”

    顾建华摆摆手,道:“无妨的,小冯,还有你这个……小小冯,你们都坐吧。董老也不算是外人,大家一块聊吧。”

    董老也说道:“没错,我和老顾是老朋友,没什么不能聊的。我听说这位小小冯同志是从京城来的硕士,我虽然是个大老粗,可就是喜欢和有文化的人一起聊天。你们如果不嫌我文化水平低,那就坐下一起聊聊吧。”

    话说到这个程度,冯家叔侄是没法走了,如果执意要走,就相当于是不愿意和董老聊天,这显然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众人分头落座,寒暄了几句之后,顾建华先把话头引入了正题。冯飞带冯啸辰来之前,是和顾建华通过气的,告诉他自己的侄子在社科院读硕士,这次到东翔厂来,想考察一下三线企业的经营现状以及“军工转民用”的可行性,这个题目是冯啸辰这一次考察所用的幌子,他对任何人都是这样说的。顾建华看着冯啸辰,问道:“小冯硕士,你这次到我们厂里来考察,是自己的课题,还是国家的任务?”

    “二者皆有吧。”冯啸辰直言不讳地说道。

    “怎么说呢?”顾建华问道。

    冯啸辰道:“从我自己来说,因为我叔叔就在东翔厂,东翔厂如果经营不好,也会影响到我叔叔的生活,所以我就到东翔厂来了,想看看能不能给东翔厂找条出路,既是帮了东翔厂的5000多职工和家属,也是帮了我的叔叔。”

    “哈哈,小冯,你这个侄子很有孝心啊。”顾建华笑着对冯飞说道。

    冯啸辰也笑了笑,接着说道:“从国家方面来说,三线企业也是咱们国家装备工业的组成部分。我过去曾经在国家重装办工作过,有关装备工业的事情,也算是我的份内工作。另外,我来东翔厂之前,科工委的同志也专门叮嘱过我,让我想办法给东翔厂解决一些困难。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我也是在完成科工委交付的任务。”

    “那么,你这些天的考察,有什么收获没有呢?”顾建华又问道。

    冯啸辰道:“收获还是挺大的。首先,我没有想到咱们国家的军工体系有这么强的实力,仅就东翔机械厂来说,技术实力丝毫不逊色于地方上的装备工业大厂,这样强大的制造能力如果闲置下来,是很大的浪费。”

    “你说得对,主席说过,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董老在旁边插话道。他自己和顾建华都没有透露他的职务和身份,不过冯啸辰能够想象得出来,他肯定是当过相当级别的领导职务的,随便一张嘴,也带着浓浓的政治腔调。

    “其次,东翔厂的专业特点决定了要转向民品生产有很大的难度。我们的优势在于精密制造,火炮的零部件都是一些耐高温、耐恶劣工况、精度要求极高的工件,这样的技术对于消费品工业来说基本上是用不上的,如果是搞民用的工业装备,还说得过去。”

    “老顾,我记得你们是不是有一个方案是准备转产压力锅?照小冯硕士的观点,这完全就是扯淡的想法。”董老继续评论道,看起来,他对众人聊的这个话题还颇为关心,冯啸辰说的话,他都听进去了,而且还有一些自己的心得。

    “最重要的一点是,东翔厂目前缺乏迎接挑战的勇气和决心,这是最大的问题。不管别人能够给东翔厂找到什么机会,最终决定东翔厂兴衰的,只能是全厂的干部职工。如果大家没有这样的心气,什么事情都是不可能做好的。”冯啸辰继续说道。

    于是,便有了顾建华的那声长叹:

    “人心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