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信息解决方案

第四百一十五章 信息解决方案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王伟龙的问题在第二天就有了答案。当他来到厂招待所,准备带冯啸辰去见厂领导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冯啸辰身边多了一个人。

    “老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包成明,包总,浦江市辰宇商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他是专程从浦江赶过来的,今天早上刚下火车。”

    冯啸辰笑呵呵地把那人介绍给了王伟龙。

    “包总,你好你好!”王伟龙热情地和对方握着手,刚想说点什么,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辰宇商业信息……”

    他忍不住扭头去看冯啸辰,冯啸辰大大方方地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王伟龙一下子就明白了,辰宇信息,辰宇轴承,这不分明就是一家吗?如此说来,这个包成明,分明就是帮冯啸辰打工的嘛。

    “包总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了,他原来在海东省工作,后来毅然下海,成立了这家专门从事商业情报搜集的公司。咱们罗冶的产品要销售出去,离不开信息的支持啊。所以呢,在京城出发之前,我就给包总打了一个电话,他就从浦江赶过来了。”冯啸辰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向王伟龙介绍着情况。

    包成明满脸笑容,对王伟龙说道:“是啊是啊,我和冯处长认识很长时间了,冯处长帮过我很多忙。这一次冯处长说是他朋友的事情,这不,我就赶紧跑过来了。王处长,你是冯处长的朋友,那我们也就是朋友了,一回生,二回熟嘛。”

    “好说,好说。”王伟龙终于回过神来了。冯啸辰不点破他自己与包成明的关系,自然是有所考虑的。有关辰宇轴承公司的事情,在罗冶知道的人并不多,尤其是几位厂领导,并不知道冯啸辰与辰宇公司之间的关系。这样一来,包成明的辰宇信息公司,自然也就成了一家完全独立的第三方机构,算是冯啸辰请来帮忙的。只要王伟龙不说,谁会去琢磨包成明与冯啸辰之间的关系呢?

    冯啸辰昨天在王家的家宴上说要用经济手段解决经济问题,也就是说他不会义务为罗冶帮忙,他帮罗冶解决问题是要收费的。但冯啸辰又曾经是重装办的官员,未来研究生毕业之后,还有可能继续从政,如果公然收取罗冶支付的业务提成,传出去就不太好听了。现在他让这位包成明来与罗冶合作,就成了辰宇信息公司与罗冶之间的商业合作关系,收取费用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也没法说什么。

    这位小冯,可真是一个人精啊!王伟龙在心里暗暗地嘀咕道。

    与包成明见过,王伟龙带着二人来到了厂部会议室。厂长龙建平和副厂长水忠德、李苏宝等一干厂里的干部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冯啸辰过去也曾和他们打过交道,此时见面,不外乎也就是寒暄几句。但当冯啸辰把包成明介绍给几位厂领导时,几个人都露出了一些惊愕的神色,其中还带着几分恭敬,估计是包成明身份里那个“商业信息科技”的名头把大家给唬住了。

    “21世纪,最稀缺的资源就是信息。”

    包成明用一句很装叉的话强化了罗冶厂领导们对自己的敬畏感,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下意识地向身边的冯啸辰扫了一下,因为他说的这句话,其实正是拾了冯啸辰的牙慧。在过去一年中,他凭着这句话征服了一大批政府官员和企业领导,让他们觉得自己是一个站在历史新高度上的智者。

    “今天的世界,已经形成了全球性的大市场,任何一家企业的原材料都可能来自于全球各地,而它的产品也同样需要销售到全球各地。如何能够准备地把握商机,在遍布五湖四海的供应商那里找到最合适同时也是最廉价的原材料,如何把自己的产品卖给最需要的客户,这中间都涉及到信息的搜集和交流。我们辰宇商业信息科技公司,就是立足于当前,着眼于21世纪的全球大市场,竭诚为国内企业,尤其是像罗冶这样的国家级大企业提供信息解决方案的。”

    包成明夸夸其谈,这番话他已经背过无数次了,说出来一点磕绊都没有,而且抑扬顿挫之间都极其讲究,像极了《动物世界》里的解说词。

    果不其然,罗冶的一干人等都听傻了。眼前这位包总,说的都是中国话,每个字大家都能够听懂,可凑在一起就有点不明白是啥意思了。不过,意思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给人以一种很厉害的感觉。

    “非常感谢包总不远千里来到我们罗丘,为我们提供这个这个信息……”厂长龙建平想说两句应景的话,可说到一半就卡住了,他想不起来包成明前面是如何说的了。

    “是信息解决方案。”包成明提示道。

    “对对,是信息解决方案。”龙建平总算是把话给说全了,他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向包成明问道:“包总,你们这个信息解决方案,具体是做什么的,能请您给我们大家解释一下吗?”

    “当然可以。”包成明说道,“就以贵厂为例吧。前天冯处长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到罗冶目前生产的150吨电动轮自卸车在销售上出现了一些困难,让我过来帮忙。我在我们公司的电脑上查了一下,就我们所掌握的资料,国内能够用得上150吨电动轮自卸车的大型露天矿,一共有17家。此外还有一些地方的小矿山,可能需要一些小吨位的自卸车,相信贵公司也是能够提供的,这样的小矿山大约有30多家。这个信息不知道是不是准确。”

    龙建平和几位厂领导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点点头道:“这个基本是准确的,我们掌握的大型露天矿,也是十六七家的样子。”

    包成明有了信心,继续说道:“这就对了。这样一来,贵公司要推销自卸车,主要的目标客户就是这17家大型露天矿,这就需要掌握有关他们的详细信息了。”

    副厂长水忠德道:“包总,这一点我们是非常清楚的。事实上,你说的这17家露天矿,我们都有联系,我们销售处的销售员长年累月和他们的设备处、技术处打交道,你说有关他们的详细信息,我想我们销售处应当是能够掌握的。”

    “没错没错,我们销售处有所有这些矿山的联系方法,他们的矿长、设备处长、技术处长等等的电话号码,我们都掌握的。”罗冶的销售处长简福民说道。

    “是吗?”包成明看着简福民,好奇地问道。

    “那是肯定的。”

    “既然如此,我问一个问题吧,滨海省的景泉铁矿,他们的矿长叫什么名字?”包成明问道。

    “这个我都知道。”水忠德插话道,“不就是老柳吗,应该是叫柳平吧?”

    “没错,就是叫柳平。”简福民确认道。

    包成明笑笑,接着问道:“柳平有几个孩子,分别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现在从事什么工作,你们清楚吗?”

    “柳平的孩子?”水忠德和简福民都懵了,这算啥信息啊?我们要卖自卸车,找矿长也就罢了,和矿长的孩子有什么关系呢?

    “包总,这个问题有意义吗?”龙建平皱着眉头说话了。

    包成明点点头,道:“非常有意义。我也不怕泄露我们掌握的信息,我们公司的分析人员有一个猜测,你们向景泉铁矿推销自卸车不成功,很有可能和柳平的女儿有关。”

    “这是什么道理?”龙建平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包成明不可能是在信口雌黄,如果他是这样一个乱说话的人,冯啸辰也不可能专门把他从浦江请过来。可要说自卸车的销售与一个矿长的女儿有什么关系,龙建平实在是想不通,莫非柳平的女儿是分管设备的干部?

    简福民是和景泉铁矿打过交道的,和柳平也曾在一张桌子上喝过酒。他细细想了一下,说道:“听包总这样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了。柳平的确说过他有一个女儿,好像是在滨海大学读书,马上要毕业了……嗯,他好像还说过,他女儿想出国留学。”

    “出国留学?”

    龙建平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他看着包成明,问道:“包总,你的意思是说,因为柳平的女儿要出国留学,所以他不愿意买我们的产品,想买进口的自卸车,以便和国外取得一些联系?”

    包成明点点头,道:“具体他是怎么想的,我们还不清楚。不过,如果柳矿长的女儿的确想出国留学,那么柳矿长倾向于采购国外的自卸车就有理由了。一来,涉及到外汇交易,他就有可能获得一些渠道,换一些外汇供孩子在国外消费;二来,如果要从国外进口自卸车,矿领导就有可能获得出国考察的机会,他可以借机去看望一下女儿,甚至有可能解决女儿出国的机票。不管怎么说,他有个女儿想出国留学这一点,与你们的自卸车销售是有很大关系的,不掌握这个情况,你们再怎么努力推销都是枉然。”

    龙建平啧啧连声,道:“原来是这样……,服了,服了,包总,看来这个信息的价值,的确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