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用经济手段解决经济问题

第四百一十四章 用经济手段解决经济问题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啸辰回社科院去请假,并没有费太多的周折。时下理论界观点冲突非常激烈,社科院也是鼓励学者以及研究生们多去参加一些社会实践,以便从实践中取得经验、验证理论。沈荣儒听冯啸辰说完罗冶的情况,只是叮嘱他注意分寸,不要做太出格的事情,然后便放他走了。

    冯啸辰随着王伟龙坐火车来到罗冶,先接受了王家的一顿家宴款待。几年前王伟龙的夫人薛莉带儿子王文军去京城看病,冯啸辰帮他们一家解决在城市里的食宿问题,薛莉一直念叨到现在。冯啸辰这几年也去过几回罗冶,每一次都要到王家去吃顿饭,与王伟龙一家也混得很熟了。

    “小冯,你上了研究生,我们还没恭喜你呢。你看,老王每次找你都是去麻烦你,我们对你却是一点忙也帮不上,这些人情以后让我们怎么还啊。”

    餐桌上,薛莉一边拼命地给冯啸辰挟着菜,一边笑吟吟地唠叨着。

    冯啸辰笑道:“瞧嫂子说的,王哥帮过我很多忙的。在冶金局那会,我岁数小,很多生活上和工作上的事情都不懂,王哥一直都很照顾我。还有上次我老家建那个中外合资企业的时候,王哥帮我介绍了几十位罗冶这边的退休工人过去,他们现在可都是那个厂子里的骨干呢。对了,那家公司现在的外方经理范加山,不就是你们罗冶原来退休的副书记吗,现在可是公司里的顶梁柱呢。”

    “过年的时候我还遇到范书记呢,他对你家那个辰宇轴承公司那可是一阵猛夸啊,说你小冯的经营理念是无人可比的,这么一个小小的轴承公司,一年的利润比我们罗冶还高。”王伟龙评论道。

    冯啸辰道:“老王,你可不能瞎说,辰宇轴承公司是中外合资企业,和我个人可没啥关系。”

    王伟龙不屑地撇撇嘴,道:“你小冯跟我还瞒呢?老范都说了,那家公司就是你们冯家的,估计是你奶奶还有德国的那个叔叔投的资,但最后的继承人不还是你吗?”

    “这个可不好说。”冯啸辰只能打着马虎眼了。这种事情要想做得天衣无缝是不可能的,让王伟龙觉得这家企业是晏乐琴投的资,又远比让他知道真正的投资者是冯啸辰自己要好得多了,至少资金来源不会引起什么猜疑。事实上,冯啸辰现在也就是在公开场合拒绝承认这家企业与自己有关系,诸如孟凡泽、罗翔飞乃至张主任他们,都知道这家企业是冯家的家族企业,只是这事也不算违规,所以大家都不去计较而已。

    薛莉颇为八卦地说道:“小冯,我倒是觉得,你守着家里这么大的一个企业,何必还这么辛苦地在重装办工作?挣的钱少不说,还受累受气的,我听我家老王说……”

    “你瞎说什么!”王伟龙打断了老婆的话,又转头对冯啸辰说道:“小冯,你别介意,我这个老婆就是肚子里藏不住话。上次我听原来冶金局的老同事说,你去社科院读书,也是有些隐情的,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

    冯啸辰无奈地笑笑,要不怎么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呢,自己这么点事情,居然都传到罗丘来了。他说道:“这事也不好说是真是假吧,不过,罗主任和张主任安排我到社科院读书,是爱护我的表现。这大半年时间,我的收获还是非常大的。”

    “我明白,我明白。”王伟龙点头不迭,随后又说道:“我一向知道你小冯志向远大的,不像我们到了这么一把岁数,就没什么理想了,光想着单位能够稳定一点,奖金能够高一点。对了,小冯,有件事我需要事先跟你打个招呼,不瞒你说,这次我去京城,厂里的领导是专门交代过的,让我务必要找你联系一下,最好能够请你出山,帮着厂里推销一下设备。要推销,自然就会有些费用,厂领导让我问一问,你有什么要求?”

    “哪有你这么问的?”薛莉白了王伟龙一眼,说道:“小冯是咱们自己人,你不能拿他当外人看。小冯,我跟你说,我们厂里现在也搞承包制了,推销员出去推销产品,都是能够拿提成的,根据产品不同,提成的额度是2%到5%。你如果能够帮我们厂子把产品推销出去,也可以拿提成,老王刚才问你的,就是这个。”

    被薛莉戳穿了窗户纸,王伟龙有些不好意思,他掩饰着说道:“薛莉说得对,我们厂领导让我问的,就是这个意思。你现在不是重装办的干部,而是社科院的学生,拿提成就不违反规定了。其实,就算你还在重装办,拿提成也是可以的,大家不公开说出来就没事了。”

    冯啸辰笑道:“还有这样的规定呢?对了,老王,你在京城的时候,罗主任说帮你们联系上了冷水矿,能够订4台车,你们也给提成吗?”

    王伟龙有些窘,他摇着头道:“这个当然没法给了,罗主任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如果敢跟他说提成的事情,他恐怕立马就把我赶出门去了。”

    冯啸辰道:“这可不对。罗主任明确说了,潘才山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答应要4台车的,所以这4台车应当算在我的业绩里,你是不是可以跟厂领导说说,给我提个百分之几的。”

    “这……”王伟龙傻眼了。这事有点不太好算啊,冷水矿那4辆车的订单,到底算是谁的功劳呢?这订单是罗翔飞联系下来的,可罗翔飞是不可能拿提成的。如果不算在冯啸辰的头上,就相当于替厂子省了4辆车的提成,这是帮公家省钱。但如果算在冯啸辰名下,冯啸辰就可以拿到这笔钱,这是私人的收入。为了帮公家省钱,而剥夺了私人赚钱的机会,这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啊。

    150吨电动轮自卸车的售价是每台200万人民币,按2%的提成,也是足足4万元。4台车就是16万元,这可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冯啸辰如果要较这个真,也有点道理,最起码,他可以和潘才山唱个双簧,这样拿提成就顺理成章了。

    厂里定下这个提成制度,还真有推销员拿到了很高的提成,在厂子里也引起过争议。不过,时下各家厂子都在搞这样的制度,而且推销这种事情也不是谁都能够干得下来的,厂领导坚持不为流言所动,慢慢地大家也就淡定了,只会羡慕那些有本事的推销员。

    这个年代正是收入差距开始出现的时候,社会上也出了不少万元户、十万元户之类的,体制内的职工对于这些先富起来的人有羡慕,也有抱怨,但总体还是能接受的。当然,这也导致了社会风气逐渐走向笑贫不笑娼,有些人通过歪门邪道发了财,大家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抱以鄙夷之色,反而觉得他们有本事,并且恨自己没有这样的胆量以及这样的厚黑。

    看到王伟龙一脸纠结之色,冯啸辰笑了,说道:“老王,你别当真,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罗主任帮你们联系下的订单,我怎么可能去插手呢。”

    “为什么不能?”薛莉在旁边愤愤不平地说道,“老王,这事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小冯出了力,你当然要帮他去争取争取,公家的钱,不拿白不拿。”

    王伟龙无语了,他还真是拿自己的老婆没办法。不过,老婆说的似乎也没错,提成款是公家的钱,不拿白不拿的,他有什么理由替冯啸辰去拒绝呢?

    “小冯,你看……”王伟龙向冯啸辰投以一个复杂的眼神。这件事,关键还是要看冯啸辰的态度吧,如果冯啸辰坚决不要,那王伟龙也就不用费劲了。可万一冯啸辰有这个意思,王伟龙只能到厂里去帮他争取,这其中当然要费一番口舌。可为了十几万的提成,费点口舌又算个啥呢?

    “没必要。”冯啸辰摆了摆手,道:“老王,嫂子,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当初帮冷水矿的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现在潘才山说还我的人情,其实也只是客套,怎么能当真呢?该我拿的钱,我当然不会拒绝。但这种巧立名目,尤其是拿自己过去在职务上结下的人情来换个人的好处,有悖我的做人原则,这种钱我肯定是不会要的。”

    “我就说嘛,小冯是个讲原则的人。”王伟龙恭维道,冯啸辰这个表态,省了他很多事情,他也是如释重负。

    薛莉却很不以为然,她说道:“什么讲原则,现在大家都讲向钱看,谁还讲原则了?小冯,依我说,你就该跟厂子里要钱,这又不是谁私人的钱,凭什么不给?”

    “冷水矿这4台车,不是我的功劳,我不能要钱。”冯啸辰道,“不过,老王,你刚才就算是不提,我也打算要跟你说的。这次你请我来帮罗冶推销产品,我是打算要收费的。这也是我准备向罗主任提出的一个思路,既然行政指令已经不好用了,那么我们就逐渐学会用经济手段来解决经济问题好了。”

    王伟龙的表情严肃起来了,他认真地说道:“小冯,你这个说法我赞成,不过,你打算如何使用经济手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