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零九章 范英的好手艺

第四百零九章 范英的好手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杨海帆此前也想过解决这件事的办法,那就是拍一笔钱出来把单买了。可如果他这样做,未免显得太露富了,在同学中的影响并不好。陈抒涵用的这个方法,润物无声,既装了叉,又不显得太高调。大家只会说陈抒涵有本事,却无法说他们俩是暴发户,有两个钱就牛叉烘烘。

    杨海帆自从留在南江工作,就没少在浦江的这些同学那里遭受歧视,心里也早就窝着一股火了。今天这一下,算是把过去六七年的账都给还了,而且帮他撑面子的还是自己的新婚妻子,这种爽快的感觉,实在是无法言表。

    既然无法言表,那只能是在行动上努力了,其中的细节也不必详说。不过,到年底的时候,杨海帆成功晋升为奶爸,军功章里是不是也有曹姑娘的一点点贡献呢?

    同学聚会时候出的这段插曲,并没有传到范英的耳朵里去。所以,当第二天上午杨海帆、陈抒涵二人出现在范英的馄饨摊子跟前时,范英依然天真地相信陈抒涵是来学做馄饨的,给予了他们热情的接待。

    “这是我爱人杜俊彬,这是我女儿燕子。燕子,叫叔叔阿姨好。”

    范英的馄饨摊子就摆在她家门口,陈抒涵掐好了时间,赶在早餐时间过后再来拜访,这样就不会影响范英做生意了。范英没有请客人进家里坐,因为她家总共也只有20几平米的面积,住着她一家三口以及公公婆婆,实在是没有落脚的地方了。她只能搬过来几把供客人们吃饭时候坐的竹椅子,招呼杨海帆他们坐在门口。她丈夫杜俊彬也撑着一支拐杖过来坐下陪客,杨海帆和陈抒涵都注意到,杜俊彬的一条裤管下半截是空空荡荡的。

    “你们吃早饭了吗?”给客人倒上茶水之后,范英问道。

    陈抒涵笑道:“范姐,我今天是专门来向你学做馄饨的,所以特意没有吃早饭呢,就是想看看范姐的手艺。”

    范英很是高兴,陈抒涵能够有这个表示,说明她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时下社会上对个体户还是有些歧视的,范英对此也有些敏感。陈抒涵留着肚子来吃范英的馄饨,这是很给面子的表现了。当然了,在范英想来,陈抒涵也是个做餐饮的个体户,想必也是与自己同命相怜吧。

    “是吗,那正好,我这就给你们俩下馄饨去。”范英说着便开始系围裙。

    “范姐,也给我一个围裙,我给你搭把手吧。”陈抒涵说道。

    两个男人坐在原处聊着天,范英带着陈抒涵来到了馄饨摊子前,开始做馄饨。其实做两个人分量的馄饨,根本用不着什么帮手,范英知道陈抒涵是想学手艺,便给了她几块馄饨皮,自己另外拿了一块,开始给她讲解包馄饨的技巧,又详细说了调馅的一些诀窍。

    陈抒涵其实也是会包馄饨的,听了范英的介绍,当下也不藏拙,手脚麻利地包了起来。范英看着她的动作,笑道:“小陈原来也是个行家呢。”

    陈抒涵道:“我那个小店也卖馄饨的,我也是慢慢练出来的。我们江南省的馄饨包法和浦江的不太一样,我觉得范姐包的方法更好一些。”

    “嗯嗯,其实是各有千秋吧。”范英谦虚地说道。

    不一会,20几个馄饨就包好了,范英把馄饨下锅煮好,用两个碗盛出来,摆到小桌上。杨海帆和陈抒涵也不客气,各自抄起汤匙吃了起来。

    “嗯嗯,好吃,好吃!”

    杨海帆刚吃了一个,便忙不迭地夸奖起来。

    “真的很好吃,这个馅调得真好,面也擀得好,劲道。”陈抒涵从专业的角度评价道。

    “比你们店里的好吃。”杨海帆说道。

    “是吗?”陈抒涵眉毛一扬,给了杨海帆一个白眼。

    范英打着圆场道:“海帆,你怎么说话的?”

    杨海帆倒似乎是没有惧内的毛病,他笑着说道:“实事求是嘛,抒涵,你们店里的馄饨真的不如范英做的好吃。我刚才和老杜聊天,听他说,范英的手艺是在知青点里学的,是有过名师指点的。”

    范英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的确是跟一个师傅学过,他是德月楼的面点师,水平很高的。他那时候下放在农村,在知青点的食堂里当大厨,我这些手艺都是他教的。”

    “是吗?”陈抒涵有些惊讶,她说道:“对了,范姐,我记得你说过你这里还卖糕点的,能不能拿几块让我和海帆解解馋?”

    范英觉得有些意外,几块面点当然不算个啥,陈抒涵想吃也说得过去。但双方毕竟只是第二次见面,这样直截了当地讨东西吃,是不是显得有些太自来熟了?陈抒涵给她的印象,并不是那种大大咧咧、不知进退的人,所以这样的要求就愈发让人觉得奇怪了。

    心里虽是这样想,范英还是很热情地回屋里用盘子装来了几块做好的糕点,放在陈抒涵面前,抱歉地说道:“你看,你不提我都忘了。这是我做的一些点心,怕放坏了,所以做得不多。”

    陈抒涵没有一点客气的表现,她把每种点心都掰成两半,一半递给杨海帆,一半自己慢慢地品着。吃着吃着,她的眼睛亮了起来,脸上也绽出了笑容。

    “抒涵,我看范英比大餐厅里的专业面点师也不差啊。”杨海帆看出了陈抒涵的意思,对她说道。

    陈抒涵道:“岂止是不差,我们店里那两个面点师,和范姐一比,简直就是学徒的水平了。”

    “瞧你们说的……咦,你说你店里有两个面点师?”范英刚想谦虚一句,忽然觉得陈抒涵话里透出的味道不对,不是说好是个个体户的吗?怎么店里光是面点师就有两个?那这个店,怕不得有一两百平的面积?这就不是什么普通的个体户了。

    “范姐,昨天太匆忙了,也没顾得上和你聊一下我的情况。”陈抒涵道,“我是80年的时候在南江新岭开了一个小饭馆,那个饭馆是我当知青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投的资,我在里面占了一点股份。这两年,饭馆做得还不错,现在在新岭有一家总店和一家分店,加起来有2000平米的面积。”

    “2000平米!”范英眼都直了,自己这个馄饨摊子,连10平米都没有,人家居然有2000平米的面积,亏自己还觉得人家是和自己一样的小个体户。再联想到昨天晚上曹香梅在陈抒涵面前颐指气使的嘴脸,范英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离谱了。

    “范姐,其实我和海帆今天到你家来,是有事想求你。原来不知道范姐的面点做得这么好,现在知道了,这件事我就更得拜托范姐了。”陈抒涵用真诚的口吻说道。

    范英懵懵懂懂地问道:“小陈,你这是哪里话,你这么大的一个老板,怎么可能会有事要求我呢?我和我家俊彬,啥本事也没有啊。”

    陈抒涵指了指面前的点心,说道:“谁说范姐没本事,光这些点心,范姐就可以当一个面点经理,专门负责面点制作。”

    范英苦笑着摇摇头,又叹了口气,道:“小陈太夸我了。再说,你那个店如果是在浦江就好了,我或许可以去当个面点师。可你们是在新岭,离得太远了。”

    陈抒涵笑道:“范姐,这就是我要说的事情了。我那个春天酒楼,今年就打算在浦江开一个分店,地方都已经初步选好了,只等着过完年,我就去和对方谈租楼的事情。那幢楼在淮海路边上,有2000多平米,差不多符合我们的要求。”

    “你要在浦江开一个2000多平米的分店?那……那得花多少钱啊。”范英失声道。

    “前期的租金,加上装修,再加上雇人,差不多要花200万的样子吧。”陈抒涵道。

    范英和杜俊彬两口子的眼睛都直了,200多万,这是他们难以想象的一个数字。这些年,随着政策逐步放开,社会上也出现了不少大款,家产几百万的事情,他们也听说过一些,但那些土豪与他们的生活圈子离得太远了,让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真切的感觉。可现在,一个土豪就坐在他们面前,吃着他们的馄饨和糕点,轻描淡写地说着200多万这样的生意。

    “这事……我能帮上什么忙呢?”范英只觉得自己已经矮了一大截,说话都有些怯意了。她在曹香梅面前没有什么自卑感,那是因为曹香梅虽说在外企工作,工资高一点,但与他们这些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落差。可陈抒涵这种情况完全不同啊,有个词怎么说的,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陈抒涵道:“范姐,我原来的打算,是想请你到我们的浦江分店去当一个行政经理,其实主要的任务就是监督一下分店的经营。你是海帆的同学,海帆说你是个可信任的朋友,有你在店里盯着,我就能够放心了。刚才吃了你做的馄饨和糕点,我改了主意,想聘你当这个分店的面点经理,同时还要分管整个店的后厨,前面说的监督整个店的经营的事情也不变。这些事情比较多,也比较辛苦,我初步开个价,一个月工资500块钱,范姐觉得能接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