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零八章 把零头抹掉了

第四百零八章 把零头抹掉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给我一个面子?

    一个面子?

    面子?

    ……

    陈抒涵刚才那话是对大堂经理说的,声音也不大,可听到所有同学的耳朵里,却如打雷一般震撼。有没有搞错,一个南江来的个体户,一个大家眼里的乡下妞,居然跟浦江一家高档餐厅的大堂经理说什么“给我一个面子”,妹妹,这是浦江好不好,你得有多大的面子才够用啊?

    大堂经理也是一愕,他本能的反应就是这帮人都疯了,前面一个人敢随便点人头马来装叉,后面这位刚开始还像个正常人,可随即却表现得比前一个还疯,居然敢要求按成本价来给他们结算,还说给她一个面子,你是谁呀?

    可大餐厅就是大餐厅,尤其是做到大堂经理这一级的,多少都有点眼力价,不会随随便便地去得罪客人,尤其是装得来头挺大的客人。他露出一个谦恭的表情,说道:“女士,不好意思,我真没这么大的权力,需要请示一下领导。女士,您能说一下您怎么称呼吗?”

    “你们朱总在吗?麻烦你向他请示一下,就说我叫陈抒涵,是从南江省来的,这是我的名片。”

    陈抒涵从小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了大堂经理的手里。此举又让旁边的同学们惊得掉了一地的眼镜和假牙。时下国内已经有名片这种东西了,但只有大型私营企业的老板才会印名片,普通人哪用得着这东西,又哪里用得起这东西。印一盒名片的价格是十块钱,也就是100张小卡片而已。如果自己找张信纸裁一裁,写上名字、单位啥的,五毛钱都用不了,谁舍得花这种冤枉钱。

    大堂经理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脸色就有些不对了。他向陈抒涵恭敬地笑了笑,便一溜烟地跑出去了,应当是去向领导报信吧。看到大堂经理离开,周围的同学都围了上来,看向杨海帆以及陈抒涵的目光分明没有了先前的傲慢。

    “海帆,你爱人是开公司的?”

    “老杨,你还跟我们保密呢,快说说,你爱人是个大老板吧?”

    “小陈,你跟他们领导真的认识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陈抒涵对大家嫣然一笑,说道:“大家别误会,其实我就是一个开个体饭馆的,因为都是做餐饮行业,所以和他们总经理打过交道,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给这个面子。”

    “肯定会给的,小陈,多亏你了,要不小曹可就惨了。”一个女生大声地说道,同时用眼睛瞟了曹香梅一眼。

    “哼,这可是在浦江,她以为……”曹香梅低声嘟囔道。她此时心里是羊驼狂奔,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她一方面希望陈抒涵的面子能够起作用,让对方免掉一些费用,这样就能够解了她的围。但另一方面,她又希望陈抒涵被打脸,人家根本不认她的面子,这样丢人的就不限于她曹香梅一个人了。可如果真的是后一种结果,她除了丢人之外,还要蒙受一笔巨款的损失,要不就是拼着得罪全班同学,让大家帮她凑钱,这将使她从此无法在班上抬头。

    大家没等到五分钟的时间,餐厅经理朱晓声便在大堂经理的陪同下匆匆地赶过来了。大家让开通道,陈抒涵笑吟吟地迎上前去,朱晓声一看到陈抒涵,脸上就布满了笑容,连忙伸出手去和陈抒涵握手,嘴里说道:“还真的是陈总啊,稀客稀客,哎呀,你到浦江来,怎么不打个招呼呢,是不是看不起老哥我啊?”

    “哪能啊,我不是怕打扰朱总的工作吗?”陈抒涵笑着说道。

    朱晓声道:“太见外了,太见外了!说好了到浦江来一定要来找我的,陈总教了我们那么多东西,我请陈总吃一顿饭总是应该的吧?”

    “吃饭就不好意思了。朱总,现在有这么一点事,这是我爱人杨海帆,今天是他们高中同学聚会,大家玩得挺开心的。因为有点误会,大家错点了两瓶人头马,费用上有些超支了。虽然说大家也都不是出不起这点钱,但在这之前班长已经把钱收过了,再让大家追回,未免有点扫兴,所以我想请朱总开个后门,给我们打个折扣,不知道合适不合适。”陈抒涵说道。

    “陈总发话了,那还有什么不合适的?就算是不合适,那也得合适啊!”朱晓声像说绕口令一般地说道。有关这里的事情,他刚才已经听大堂经理说过了,也知道中间出了一点乌龙。他装模作样地从大堂经理手上接过账单,看了看,问道:“小王啊,你看这个账单上的酒菜,如果我们按成本价算,该收多少钱?”

    大堂经理岂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答道:“朱总,我刚才算过了,如果菜品按咱们餐厅内部价计算,酒水按进价计算,总数是1650块钱。”

    “哦,这是成本价了哈?”朱晓声道,“这样吧,陈总都发话了,咱们就把零头抹掉吧,算1000块钱好了。”

    “1000块钱!”

    所有的同学都听傻了,尼玛,1650块钱,抹个零头就抹成了1000块,你这也叫零头?餐饮业的利润之高,大家当然也是有所耳闻的。这些年,各家餐厅都在搞自主经营,价格方面比过去零活了许多,吃饭打个折,或者走个所谓“内部价”,都是可能的,但前提是你有足够硬的关系。朱晓声把2100块钱的账单生生压到了1000块钱,其实还是有利可图的,但这得有面子啊。

    杨海帆的这个老婆,到底有多大的来头,能够让这位朱总如此恭敬?

    大家当然不知道,陈抒涵的春天酒楼,现在国内的餐饮行业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是商业系统里的一个模范。浦江商业局曾经组织过浦江的一些餐厅到南江去参观取经,朱晓声也是“取经团”的一员。在亲眼目睹了春天酒楼的内部装修、菜品设计、服务体系之后,取经团的成员们都被折服了,对这个年轻的女老总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参观完毕离开新岭之际,大家纷纷给陈抒涵留下联系方法,请陈抒涵去浦江的时候务必要赏光去自己单位走走,吃顿便饭啥的,还许下了一些诸如免费、打折之类的空头支票。陈抒涵刚才敢于向朱晓声提出打折的要求,也就是因为朱晓声曾经有过这样的承诺。。

    都是干餐饮行业的,陈抒涵自然知道餐饮业的利润有多高,也知道一个经理能够有多大的权限。她深信,只要自己开了口,朱晓声是肯定会给这个面子的。当然,如果没有曹香梅惹出的乌龙,陈抒涵自然不会去滥用自己的关系,毕竟她也不差这点钱。

    陈抒涵亮出朱晓声这块牌子,当然也有她的用意,这不仅仅是能省下几百块钱的事情,而是能够在一干像曹香梅这样狗眼看人低的同学脸上狠狠地搧上一巴掌。你们不是说我是南江来的乡下人吗?你们不是觉得我是个个体户吗?你们不是看不起我家海帆吗?现在看看,人家大餐厅的老总在我面前都是客客气气的,一张嘴就给打了折扣,你们能他更牛?

    陈抒涵平常还是挺低调的,即便是个富婆,在人前还是以个体户自居。可遇到想在她面前显摆的人,尤其是这个人还是给她老公递过情书的高中同学,她可就没这么好的涵养了。她出面给曹香梅解围,其实并没安什么好心,她要把曹香梅给过她的羞辱,翻着倍地还回去。

    听到朱晓声把账单折到了1000块钱,班长的脸上也挂不住了。他赶紧上前向朱晓声道谢,又说班上同学本来已经凑了1300多块钱,也不便让餐厅吃亏,要不就照着1300块钱付账好了。双方互相推辞了一阵,最终餐厅方面还是收下了1300元钱,算是让这些同学的面子得以顾全了。

    照这个算法,大家并没有占陈抒涵的便宜,陈抒涵只是帮曹香梅抹掉了两瓶人头马的费用,丢人的是曹香梅而已。

    “海帆,你真是太有本事了!”

    “海帆,你夫人不要太能干哦,你不会得妻管严吧?”

    “小陈,今天多亏你了,要不大家都要出丑的啦。”

    “也不是大家,反正是有人要出丑就是了。”

    “哈哈,以后咱们班多了个故事哟,王朝干白……”

    众同学愉快地离开了餐厅,大家都觉得今天的聚会实在是太有趣了,而且还品尝了传说中的人头马,嘻嘻,还是免费的哟。临分手之前,每个人都去向杨海帆、陈抒涵说了一些热情的话。当然啦,这其中要除了曹香梅在外,因为她在第一时间就掩面而走了,估计在未来的若干年内也不会再有脸来参加同学会了。

    离开同学们,杨海帆拉着陈抒涵的手向家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笑着问道:“抒涵,今天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的?”

    “故意让朱总出来给大家打折啊。”

    “我不是怕你们同学尴尬吗?”

    “你想过没有,这样一来,大家就更尴尬了。一群浦江人,连两瓶人头马的钱都凑不出来,还让咱们两个南江来的乡下人帮着解围。”

    “你也是浦江人哦。”

    “你以为你不是?嫁鸡随鸡,你以后也是浦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