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零七章 给我一个面子

第四百零七章 给我一个面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严格地说,和杨海帆两口子还有一点点的关系。刚才,曹香梅跑去向陈抒涵炫耀自己的地位,没能得逞,让她觉得很没面子。于是,她便跑到其他同学那里继续她的表演,吹嘘她所在的外企如何如何牛叉。

    要表演自然就需要找到道具,不知怎的,曹香梅就谈起大家正在喝的葡萄酒了,非说国产葡萄酒又涩又腻,没有人家法国人的葡萄酒好喝,并当场要求服务员拿两瓶法国葡萄酒来给大家开开眼界。

    负责操办这次聚会的班长赶紧阻止,说这次大家交的钱有限,菜肴和酒水都是精心计算过的,如果加两瓶酒,费用就超支了。曹香梅也是多喝了两杯,脑子有点晕,当即拍着胸脯说道:“这有什么,不够的地方我多出一点就是了,不就是两瓶酒吗,我们公司光年终奖就发了200多块的,就当请老同学喝点洋酒,开开洋荤好了。”

    话说到这个程度,班长也没法说啥了。服务员递上酒水单,曹香梅看着一串洋文也分不清楚谁跟谁是怎么回事,便说道:“我上次喝过一种叫雷米马丁的法国葡萄酒,蛮爽口的,就上那种好了。”

    “雷米马丁……”服务员有些犹豫,“女士,那酒比较贵。”

    “我当然知道贵啦,法国葡萄酒当然贵的啦!”曹香梅骄傲地说道,“要两瓶!”

    于是,两瓶雷米马丁便被送来了,别致的酒瓶和满瓶子的洋文让一干见过一些世面的浦江人也都啧啧连声。每个同学,包括那些不太喝酒的同学,都品尝了一小杯,虽然大多数人并不能分辨出洋酒和国产葡萄酒之间的区别,但还是很给了曹香梅一些恭维。

    临到要结账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账单上一下子多出来800多块钱,让班长傻了眼。这次聚会,连同学带家属,来了60多人,每人交20元,也就是不到1300元的样子。班长是个精细人,点酒点菜都是做过计算的,确保不会超支。谁曾想,最终的账单却达到了2100多元,这就要了亲命了。

    聚会超支,一般的规矩就是让大家再补交一点钱。如果是差个一块两块的,大家补一补也无所谓,但800多块钱摊到每人头上就是10几块,谁平白无故乐意这么交?尤其是那些带了老婆或者老公来的,原本交的钱就多,这一下还要追回20多块,肯定不能接受的。

    班长一查账单,便发现问题所在了。其他的酒水菜品都没问题,唯一出问题的,就是曹香梅点的那两瓶洋酒,每瓶酒的价格居然高达400多块钱,合着一小杯就是10几块。也就是说,超支的部分,就是大家每人喝的那一小杯洋酒。

    最傻眼的自然就是曹香梅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装叉点的那两瓶酒,居然会贵到这个程度,这完全超出她的想象力了。她分明记得,公司里有一位日本派过来的职员为了泡她,曾带她去过一家馆子吃饭,点了一种法国葡萄酒,据说就是什么雷米马丁公司出产的,一瓶才10几块钱,这里的雷米马丁怎么会贵成这个样子?其实,服务员把酒送上来的时候,她也闪过一点疑虑,因为这两瓶酒的酒瓶子和她上次喝的那种差异挺大的,看着就像是很高档的样子,可再高档,价钱也不能差这么多吧?

    “你们宰人!”曹香梅指着服务员的鼻子怒斥道,事情是她惹起来的,而且她还放出了豪言,说超支部分由她承担,可谁知道会超这么多呢?她原本只想拍30块钱出来装个叉,结果装成傻叉了。现在赖账也来不及了,让同学再交钱恐怕也做不到,这可让她怎么办呢。

    服务员哭笑不得,同时也暗暗懊悔自己刚才没有多说一句。作为一家高档餐厅的服务员,他见过的大款多了,能够一掷千金的大有人在。在这些大款面前,你是不能随便说酒水价格的,充其量提醒一下价格比较贵,对方如果不介意,你就不能再说啥了,否则就会让客人不高兴。刚才这位女士气焰嚣张,显然是不差钱的样子,自己也不便说出价格来。谁曾想是对方摆了个乌龙,现在没法收场了。

    “女士,人头马就是这个价钱,我们店里的价钱,比别家店还低一些呢。”

    “人头马?我要的是雷米马丁啊。”

    “是的,这是雷米马丁葡萄酒的俗称。”

    “可是,我过去喝过一种法国葡萄酒,人家说是雷米马丁公司出产的,一瓶只要十几块钱……”

    曹香梅慌了,她可以不知道雷米马丁是怎么回事,可人头马她是听说过的啊,那可是时下土豪装叉的专属奢侈品牌,那价钱高得根本不是她这个级别的白领能够问津的。可上次那个她傍上的“皇军”请她喝的,分明就是雷米马丁公司产的,那小鬼子还专门向她吹嘘过一番这家公司如何如何牛,她怎么可能记错呢?

    这时候,餐厅的大堂经理也被惊动了,过来了解情况。曹香梅和服务员各自说了一遍,大堂经理也是一脸无奈,心说这是哪来的一个土鳖,明明囊中羞涩,还要点人头马,而且一点就是两瓶,真把自己当成大款了?

    “现在怎么办?”

    杨海帆听同学说过原委,问道。

    同学冷笑道:“曹香梅想装阔气,那就让她装好啦,反正我的20块钱已经交过了,要让我加钱是做不到的。现在曹香梅拉着大家说每个人都喝了那酒,不能让她一个人出钱,我看班长也是两头为难了。”

    “呵呵,这就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杨海帆幸灾乐祸地说道。

    “海帆,咱们过去看看吧。”陈抒涵拽了一下杨海帆,说道。

    杨海帆诧异道:“咱们去干什么?反正如果班长说要大家加钱,咱们也加就是了。事情是曹香梅惹出来的,让她自己收拾去。”

    陈抒涵摇头道:“毕竟是同学聚会,搞得不欢而散也不好。”

    “唉,我就知道你心软。”杨海帆假意叹了口气,带着陈抒涵向正在争吵的那个地方走去。其实,杨海帆自己也不希望看到这次聚会闹得不愉快,他刚才那样说,纯粹是顾虑到陈抒涵的想法,他觉得,陈抒涵或许是希望看到曹香梅出丑的,岂料陈抒涵会有这样的胸怀。

    二人来到人群里,见曹香梅已经两眼发红了,声音也有些嘶哑,全然没有了刚才那副趾高气扬的架式。班长和大堂经理站在旁边,都是满脸苦相,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至于三三两两聚在旁边的同学,则是眼里都带着鄙夷之色,同时多少还有一些忐忑。大家都担心,如果这个装叉的娘们掏不出钱来,自己是不是真的得再交一笔钱了。大家毕竟也都是有身份的人,总不能真的吃霸王餐吧。

    “班长,怎么回事?”杨海帆挤上前,向班长问道。

    班长简单地说了两句,曹香梅抢着说道:“明明就是餐厅宰人,我过去也喝过雷米马丁的,根本就没这么贵!我喝的那种,一瓶也就是十几块钱。”

    “这不可能,雷米马丁绝对不可能这么便宜。”大堂经理说道。

    陈抒涵笑了笑,问道:“小曹,你喝的那种,是不是那种普通的葡萄酒瓶子装的?”

    “是啊,可我朋友说了,那就是法国葡萄酒,是雷米马丁公司生产的。”曹香梅应道。

    陈抒涵转头向大堂经理说道:“经理,我们这位同学说的,可能是王朝干白。”

    “王朝干白?”大堂经理愣了一下,嘿嘿地冷笑起来:“还真是,我怎么没想到呢……啧啧,原来是这么个法国葡萄酒。”

    能够把王朝干红说成雷米马丁,也就是曹香梅的那位“皇军”男友才干得出来的事情了。要严格地说起来,他也还真没撒谎,因为国内市场价8元一瓶的王朝牌半干型白葡萄酒,的确是由津门市和法国雷米马丁公司合资生产的,原料是国内引种的法国葡萄,用的设备也是国外进口的,品质颇为不错,还得过莱比锡金奖,在国内市场上也算是高档葡萄酒之列了。估计那位“皇军”也没打算在曹香梅身上花太多的本钱,请她吃饭的时候点了一瓶王朝干白,然后愣说是法国雷米马丁的葡萄酒,把这个傻娘们给忽悠了。

    “原来她喝过的是王朝干白?我还以为是什么真的法国葡萄酒呢。”

    “切,喝过一回王朝干白都拿出来吹牛,真是个乡下人。”

    “这还在外企上班呢,不知道是哪家外企,不要太丢人哦……”

    周围的同学纷纷议论了起来,大家特意也没有控制住音量,就是想让曹香梅听到。曹香梅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站在那里脸胀得通红,恨不得都要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可是,刚才这位女士并没有说是王朝干白,她说的就是雷米马丁,而且要法国原装的,……这个错误,并不在我们这方。”大堂经理向陈抒涵说道。

    陈抒涵点点头,道:“是的,是我们同学弄错了。现在酒已经喝了,我们肯定不能不认账。不过,经理,能不能麻烦你向你们领导请示一下,给我一个面子,我们今天的消费,给我们算个成本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