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零五章 大城市来了个乡下姑娘

第四百零五章 大城市来了个乡下姑娘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杨海帆和陈抒涵这对剩男剩女其实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因为冯啸辰把春天酒楼确定为辰宇公司的驻新岭办事处,每次杨海帆到新岭出差,都会住在春天酒楼,一来二去,便与陈抒涵混熟了。这俩人岁数相当,性格上也颇有一些投缘之处,接触了几回便成了很好的朋友。

    两个人都是大龄青年,在外人眼里颇有一些另类的感觉。出于自尊的心理,两人都向对方撒了谎,说自己已经成了家,因为某种原因而与另一半两地分居。在这样一种互相不知情的状态下,两个人都把与对方的友谊当成了一种纯洁的革命友谊,把心里对对方的那一丝朦胧好感当成了不应有的非分之想。

    冯啸辰在感情方面颇为迟钝,每次回南江,与这二位相处,丝毫没有动过撮合一下他们的念头。倒是杜晓迪心思细腻,看出这俩人很有些般配,向冯啸辰提起此事,冯啸辰这才恍然大悟。

    在出访欧洲的途中,冯啸辰向杨海帆挑破了陈抒涵依然是单身的秘密,杨海帆果然激动起来。在港岛和在欧洲期间,杨海帆忙里偷闲地逛了几回商场,给陈抒涵买了一大堆衣服和女孩子喜欢的其他东西。

    在杨海帆买衣服的时候,冯啸辰还好心好意地提醒他,说衣服是有尺码要求的,千万别买错了。杨海帆颇为自信地告诉冯啸辰,自己的眼力不会差,买的衣服绝对适合。冯啸辰嘴里没说,心里却在暗骂:这个老不正经的杨海帆,谁知道他拿眼睛丈量过陈姐多少回了……

    杨海帆回国之后,是如何去向陈抒涵表白的,冯啸辰就不得而知了。他只是知道陈抒涵在一开始有些迟疑,还专门写信到京城征求过冯啸辰的意见。不过,没过多久,这俩人的事情就不需要冯啸辰再操心了。那段时间,杨海帆正好呆在新岭联系辰宇工程机械公司的建设事宜,白天在各个厅局洽谈工作,晚上住在春天酒楼,与陈抒涵彻夜长谈,关系进展神速。

    冯啸辰曾经不怀好意地与杜晓迪探讨那俩人会谈些什么内容,以及用什么样的姿势谈,结果被杜晓迪红着脸狠狠地收拾了一通。顺便说一句,冯啸辰与杜晓迪现在在探讨某些问题的时候,姿势也是颇为不雅的,这也就难怪他会以小人之心,度另外两位小人之腹了。

    陈抒涵和杨海帆都是50年代初出生的,现在都已经是30多岁,在这个年代里算是很成问题的大男大女了。两人关系确定下来之后,杨海帆的父母专程从浦江赶过来,见了陈抒涵,又见了陈抒涵的母亲,敲定了两边孩子的婚事。赶在85年的春节前,二人在新岭领了证,杨海帆便志得意满地带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回浦江过年去了。

    “海帆,这是你在南江找的爱人啊?长得倒是挺漂亮的……”

    “老杨,不错啊,我看你找的这个爱人一点也不土气嘛,不像是南江人。”

    “小陈过去来过浦江没有,这次来,让海帆带你到处多走走,开开眼界……”

    这是在浦江一家小有名气的餐厅的大宴会厅里,一场西式风格的酒会正在举行。参加酒会的人年龄清一色都在30出头,这些人全都是杨海帆的高中同学及其家属。当杨海帆带着陈抒涵出现在同学们面前时,众人纷纷上前,对二人评头论足。那些话似乎是在祝贺或者恭维,可听在二人的耳朵里,就有些味道不对了。

    “抒涵,你别介意,这些人……唉!”

    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杨海帆把陈抒涵拽到一边,带着几分歉意地说道。

    陈抒涵微微一笑,道:“有什么好介意的,过去你不是跟我说过吗,你在浦江的这些朋友挺势利的,今天倒是见识了。”

    杨海帆叹道:“唉,可不是吗。每年我回来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个腔调,总觉得自己是浦江人,高人一头。我原来以为有你在场,他们会收敛一些,谁知道会是这样……,早知如此,今天我就不来了。”

    陈抒涵温柔地捏了捏杨海帆的手,说道:“海帆,你不用在意的。其实,我们根本就不用在乎他们说什么,和他们相比,咱们生活得很充实。”

    “对对,咱们不比他们差,他们那种感觉,真是井底之蛙。”杨海帆附和道。

    说话间,一个衣着时髦,脑袋上烫着大波浪卷的女子端着红酒杯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杨海帆犹豫了一下,想避开却又避不掉,只得领着陈抒涵硬着头皮迎上去,给双方做着介绍:“抒涵,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曹香梅,我的高中同学。小曹,这是陈抒涵,我爱人。”

    “我和海帆可不仅仅是高中同学,我们俩还是同桌哦,你说是不是,海帆?”曹香梅笑靥如花地向陈抒涵说道,一边说一边还向杨海帆抛了一个媚眼。

    陈抒涵便知道对方是何许人也了。这半年多时间,杨海帆跟她聊过很多自己的事情,其中也谈到了过去在浦江读书的时候那些同学的情况。在杨海帆讲的故事中间,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个与他同过桌的女同学,而且据说那个女同学一度对他颇有好感,还给他写过情书。不过在杨海帆到南江当知青之后,这个女同学便与他断了联系。杨海帆当时是当作一桩轶事说给陈抒涵听的,因此也没说这个女同学的名字。此时听到曹香梅自报家门,又见她当着自己的面对杨海帆眉来眼去,陈抒涵岂能猜不出她的身份,又岂能想象不出她想干什么。

    “是吗,同桌可真是挺难得的。”陈抒涵淡淡地笑着应了一句,她颇有一些好奇,这个与她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情敌,到底打算如何表演呢?

    “小陈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果然,曹香梅开始进行火力侦察了。

    “我是个小个体户,因为没工作,自己开了个小饭馆,混碗饭吃。”陈抒涵故意含糊其辞地说道。

    “个体户啊?嗯嗯,也蛮好的,自食其力嘛,现在国家政策也是鼓励的哦。唉,其实我原来也想去做个体户的,后来人家给介绍一个到外企工作的机会,我想想到外企也蛮好的,就去了。”曹香梅不无卖弄地说道。

    杨海帆插话道:“小曹,我记得你原来不是仪表厂当保管员的吗,怎么不做了?”

    曹香梅一撇嘴,道:“仪表厂有什么出息嘛,一个月才赚40多块钱,吃顿像样的西餐都不够。我现在这家单位是日本企业,一个月工资有80多块,虽然比不上美资公司,马马虎虎也还算不错了。”

    “那你爱人呢?我听同学说,你爱人是仪表厂的技术员,他有没有离开仪表厂?”杨海帆又问道。

    “早离了。”曹香梅像是说一棵被她扔掉的烂白菜一样说道,“要钱没钱,要情调没情调,谁和他过得下去啊?孩子判给他了,现在我是一身轻松。”

    杨海帆无语了,这属于能够把天给聊死的话题,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才好。幸好曹香梅的兴趣点也并不在此,她用挑剔的眼光上下打量着陈抒涵,啧啧连声道:“不简单啊,小陈,你身上这件衣服,是个法国牌子吧,我看我们公司里的总监也穿过这个牌子的。”

    陈抒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笑了笑,说道:“可能是吧,这是海帆出国给我带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

    “啧啧啧,我都听说了,海帆现在是在一家中外合资企业里做事,也有出国机会的。小陈,你这也算是嫁给伪军了。”曹香梅说道。

    “伪军?什么意思?”陈抒涵真有些懵了,眼前这位长舌妇的用词,还真让她有些摸门不着啊。

    “伪军你都不知道是啥意思啊?”曹香梅得意地说道,“现在浦江都时兴这样说的,一流的姑娘嫁美军,也就是美国人啦;二流姑娘嫁皇军,就是日本人啦;三流姑娘嫁国军,就是指台商、港商这些。四流姑娘嫁伪军,就是在中外合资企业里做事的人,像海帆就是这种,你能嫁一个伪军,也算不错了。”

    陈抒涵听着有些齿冷,她带着几分嘲讽地问道:“是吗?那谁嫁八路军呢?”

    “当然就是最不入流的姑娘罗,不入流的嫁共军。现在浦江那些机关里的,还有国有企业里的小伙子,都很难找到对象的,要么只能找浦江乡下的,要么就是找没工作的,像做个体户的那种……”

    这话说得就很露骨了,陈抒涵还没怎么在意,杨海帆的脸已经沉下去了。他当然知道陈抒涵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个体户,最起码,陈抒涵一天挣的钱,比眼前这位以在外企工作而自矜的女人一年挣的还多。可饶是如此,听到曹香梅这样指着陈抒涵的鼻子说个体户如何如何,杨海帆还是有些怒不可遏了。

    “香梅,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没等杨海帆暴起,一个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杨海帆和陈抒涵同时扭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位剪着短发,衣着朴素的女同学。

    “范英,你怎么来了?”

    杨海帆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激动。